第二章 苏家姐弟

第二章 苏家姐弟

苏瑶拽着苏清石,出了五金店先从他的口袋里把烟拿了出来,扔在地上不解气,又狠狠跺了几脚,而后便往校园的方向走去。

“姐!姐!你听我说!”

“跟我去学校说!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这大周末的学校哪有人呀!我就是用空闲时间打了份工,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苏瑶目光凌厉让人不敢迎视,“你少骗人!要是推销员我还信了!采购是攥钱的人,没点资历能让你出来?”

苏清石忙道:“姐,大学的课程很松的,有时候半个多月都没课,我打打工补贴补贴,总比闲着强吧。”

“呸!你这是赚补贴吗!都巴不得做成事业了吧!既然闲着,为什么不去图书馆,你的心思到底在哪里!”

姐姐情绪激动,苏清石不敢再有半个驳字,如受训一般连连点头。

“家里哪里养不起你了,不用你现在赚钱,姐不懂毕业分配,但也知道成绩更好也就更有前途。我看你都快掉进厂子里,到底还慕不慕学业了!”

说着说着,苏瑶双目晶莹,苏清石双手搓着裤子甚为无措,“姐,我保证会收心的,你放心。”

正这时,一群大学生迎面走来,脸上洋溢着笑容,每个人都干净白皙,白衬衫有棱有角,音容笑貌之间还能看到几分青涩气。他们的聊话中,是对下周的参观、对某一场讲座充满期待。

反观眼前的弟弟,一副奔波人的模样,泥巴擦在腿上像老树皮似的。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套“社会礼仪”,熟练老成、音笑皆宜,不是亲见所见根本不敢想象。

气质是装不出来的,如此强烈的对比——

突然让苏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清石,你到底有没有上大学!”

面色如常的苏清石,心里像炸了鼓,只觉得额头汗水渗渗成珠。忽有一种冲动,他想坦白一切,可姐姐已然受了刺激,火上浇油,不知会伤心到何种地步。别说姐姐没有准备,连他自己也没有做好准备。

“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苏清石声音发颤,激烈动荡欲说还休的神情,反倒让苏瑶觉得话说重了。

“但凡有点大学生的样子,我也不会这么说,学业为重、学业为重,都说了多少遍了!”

说话间,苏瑶摘下臂弯的包裹,这是每次都会给苏清石带的熏鱼和米糕。之前每次见面,苏瑶都会拿出十块钱来,每一次苏清石都不要,今天她明白了。

“家里要添一些渔网,化肥也要再买一些,我得去忙了。”

走了几步,苏瑶忽然转过头来。

“清石,有些话姐说的急了,你记住该记住的就好。”

苏清石神情讷讷,听到这话,比痛骂自己一顿还要难受,与此同时也让他心如火灼,更加不敢去想道出真相的场景。

晌午过后,苏清石准备回南镇了。

从市里回南镇的班车,相比去汽车站买票,人们更愿意到郊外的站牌等待。这些站牌最早的时候并不是市里设置的,而是先有人们的自发等待,才有了标识的出现。

距离站牌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回南镇的一趟班车正好驶来,苏清石跑步上前,跑着跑着他又忽然停下了来,那抹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远处。

若再早上几分钟,就会和姐姐在站牌再度相遇了,苏清石抬头望天,只觉得连老天爷都在告诫他,瞒得过初一瞒不过十五。

苏瑶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人,

一手提着半袋化肥,一手拎着捆成麻袋一样的渔网。她先把化肥和渔网放在上车口,两个好心人帮她提到了车里,几声道谢之后,车门关闭了。

一个多小时后,苏清石也坐上了回南镇的车。

……

这是一九八五年的秋天。

夕阳穿过榉树的梢,洒在南镇的迎华街上,虽然每当雨后便充满泥泞,但这里是最能让南镇人满足的地方,街两边的手工作坊和门市部,写就人们内心不可替代的繁华。

汽车的轰鸣让在街边玩耍的孩子们,不约而同放下了游戏,一辆辆绿色的大卡车驶来。从看见车头到紧盯车尾,孩子们像行注目礼一样跟着全程。

这些大车都会开到镇办企业,由其中的商业公司进行分配,到了镇里的供销社,再往下到乡里、村里的供销社。

马上就是中秋节了,近年来的节日供应不仅量大,而且品类越来越丰富。除了米面肉品,副食花样繁多,能买到巧克力和软糖,也能买到小抽屉一般的大号山楂糕,镇里的有钱人还能早早买下为数不多的红酒。

苏清石魂不守舍走在街道上,对周遭景象漠然不觉,站牌处的那个画面让他久久不能挥去。他到了南镇就是达了终点,可苏瑶还要走水路,南镇离家直线距离只有十多公里,但却要花上两三个小时,中间要经过不止一次倒运。

大姐出嫁后,二姐掌家,对一个小农家庭来说,掌家是没什么荣耀可言的,相比说了算,更多的是柴米油盐的精打细算。

苏家又不同于别家,苏父也不同于别家家长,再一想大学的事,让苏清石直冒虚汗。

就这么思思量量的时候,不远处,一块竖起来的榉木牌上,写着粗厚的毛笔字,“达光灯饰厂”。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个看上去和苏清石年龄差不多的人,像提前埋伏好一样,-在他身边围成一个三角。

这三人叼着烟、戴着镀色的链子,有的还留着长发,在南镇时常能看见这类人的身影,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崇拜所谓的“码头江湖”。不过这些都是色厉内荏之辈,真正闯荡码头的人都是江湖和产业不分家,眼前几位唬唬人罢了。

苏清石看着三个小混混,几乎能瞧见他们的脑瓜顶,苏清石算不得孔武,但身形健硕。那人说着说着,伸手便要戳一戳苏清石,可仰头视人,总是气势输了一截,只好撑起嗓门喊了几句“管好自己”“少碍别人的事”之类的话。

三人还未离开,忽见一人阔步而来,他的个头比混混还矮,但体格极度扎实,走着走着捡起一根木棍,掌背青筋起、满目凶狠色。

三人见势不妙立马撒腿而去,那人把木棍一飞,口中大骂不止。

他叫常宝河,是苏清石的发小,后来常宝河跟着家里回到别的村子继承祖业去了,一年前他们又在镇上的这家灯饰厂相遇了。

一如苏清石准时与姐姐见面,常宝河也会经常守在这里等着苏清石,当然他迎接的是苏家的美食。于他而言这是每个月最好的日子,到了他这里,之后在宿舍里怎么吃怎么分,苏清石便不管了。

常宝河对刚刚的事非常疑惑,迫不及待问了出来,而苏清石只是摇了摇头不说话,把二姐带的包裹解了下来,常宝河熟练地用胳膊一夹。

他比苏清石还早一个月进厂,自那之后在南镇形影不离,加上苏清石在厂子里的口碑,他怎么可能得罪人呢?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山河灯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山河灯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苏家姐弟

3.7%
目录
共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