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灯饰厂

第三章 灯饰厂

达光灯饰厂的内部非常简单,管工管吃管住,几乎就是所有的功能了。这家灯饰厂成立还不到两年,从前是一个废旧的糖厂。糖厂乃是大生意,而且在近代,南镇出了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制糖先驱,堪称所有南镇生意人的精神偶像。

也正因如此,制糖业的集聚是其他行业没法比的,小糖厂被市里的大糖厂并购。除此之外,纺纱作坊、染料作坊也面临类似的情况,虽说还是计划经济的年代,但民营企业的活力,已如爆竹一般在中华大地遍地开花。

由是一来,南镇的空置用地、厂房也变得多了起来。

灯饰厂的宿舍都是八人一间,构造非常简单,开门直对着窗,左右各有两个上下铺。其中有两个是镇上的人,只是隔三差五在宿舍里住一住,剩下六人则是朝夕相伴的老伙计了。

除了苏清石和常宝河,还有大强二强一对兄弟,以及和他们同村的阿丰。

另外一人,人们都叫他“老尤”,他是这个宿舍里最独特的一个。

老尤已经四十多岁了,宿舍里的人都觉得他无妻无子,三百六十五天的生活只有三个词,车间、饭堂和宿舍。而且老尤只有一只手能做工,他的右手无法分指,始终是“螳螂拳”的模样,久而久之已经萎缩了。

苏清石刚一回到宿舍,大强和二强便凑了上来,满怀激动和苏清石说起来新厂子新福利的事。

这兄弟俩无甚主见,但都很不安分,南镇一出现新的灯饰厂比谁都清楚。每当有这样的事,他们都会让苏清石把把关。这里面没什么可避讳的,没有一个打工人会在一个厂子待一辈子,什么都没月月多赚几块来得实在。

在他们看来,苏清石颇有见地,而且打交道那一套他们也学不来。一年多相处下来,苏清石实诚不耍歪,便每有情况都来问询。况且这样的消息分享出来,若真的盘到个好去处,那意味着大家一起多赚,何乐而不为。

不过,不安分也是有不安分的底气,一九八二年,南镇第一盏真正意义上的商品灯诞生,距今堪堪三年时间。单从这个行业来说,这一屋之内的人不能说前辈,也足以称得上有资历的人了。

大强二强看的正是这里,在达光只是磨砂工、组装工,换一个新厂保不齐就摇身一变,最起码能管上几号人了。

到哪都是务工,苏清石主观上不希望大家整日这般浮动,而且这一屋子都是大老粗,只想着管人做个小头头,而厂子要的是管理,不见得是光明坦途。

出于大家对自己的信任,每当这个时候苏清石都会帮大伙分析分析,而大强他们一看新厂就只知眼红,背地里的事还是苏清石做了不少调查,他在厂子里和很多人都能说上话,打听起来倒也很快。

“这两家里面,一个是三津村四家人共同出资两万成立的,目前的样品只有一盏扁鱼灯,虽然简单但也有点滞后了,而且销路上他们要去镇办公司找推销员帮忙,这里面也需要找关系。”

“另一家是从昌远跳槽出来自己单干的,这个人叫史秀明,我见过他两次。史秀明在昌远本就不是奔着赚钱,看看工艺流程、拉拉人脉关系才是他的目的,所以这个人一旦单干肯定不是光杆司令,他会从昌远撬走一些人,这些自然就是亲信了。”

“他们现在招工,只能靠明年年底的分红赚吆喝,销路上其实都没底。我只能说新厂的情况很不稳定,比起老厂子把灯做好就成,新厂子怎么趟销路更重要。

而且,一个厂子发展怎样,不是我们这些人能相关的。”

我们是完全可以替代的,才是苏清石的本意。然而在人们听来,更多只是慎重二字,而且苏清石越是说得头头是道,他们便更觉得处处都是留爷的好去处,仿佛有了一种身份,有了可以一谈的本钱。

不等苏清石再言,他忽然看到两只大手,一左一右从后扣住了大强二强的脖颈!想起傍晚发生的事,常宝河再找不到其他可能,肯定是这些家伙把苏清石和用工的事搞在了一起,才有人找几个小混混让苏清石老实点。

就凭大强二强两张嘴,不知会掰出什么花样,苏清石的这些意见,指不定在别人看来就成了挡路。常宝河快气死了,他盯着苏清石,不明白怎么还能心平气和与他们聊这些。

“原来是你们两个王八蛋!把清石哥给卖了啊!”

“宝河宝河!这从何说起呀!”

常宝河平时和笑面佛一样,一旦发起火来,眼睛瞪得铜铃那般,气力也极大。近乎半拎着把大强二强甩到了门口那里,口中大骂两面三刀不是玩意,好心不想让你掉进坑里,你却埋了一手陷人不义。

这一通下来,吓得人们灰溜溜跑去了。

在达光灯饰厂,和大强二强来自同村的有十多人,十多人的背后还有成百上千同村老乡,在当下的南镇灯饰行业,这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对很多新起的灯饰厂来说,挖到这样的人,用工方面会省去很多麻烦。

不仅是这新起的两家,回头看这一年多来,和兄弟二人主动接洽的灯饰厂两个手都数不尽。别的不说,这路子肯定是有大财,兄弟二人骑驴找马的心思更重了。心底里更是不由感叹,要是咱家里有点底子,还干什么涂蜡钻钉,有个几千块钱,这最早的一杯羹跑不了咱!

问题也就出在这几千块钱,难如登天。

每与新厂接触的时候,兄弟二人信心满满,而市场经销的一套却说得涩涩顿顿。实际上他们就是套了苏清石的一些话,让对方觉得自己既有本事还有眼界,以此让人另眼相待。然而真细究起来,说的都是车轱辘话,连他们也记不得什么时候把苏清石“供”了出去。

“清石哥,这不是小事,你以后不要给他们出主意了,继续留下不是你的情,真要跳槽都是你的不是。闹大发了,你在达光也没法干了!”

苏清石微微点头不再多言,躺在床上屁股一跳,床板发出咚的一声,不知在和谁生气。

不久之后,只能听到老尤,雷一样的鼾声。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山河灯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山河灯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灯饰厂

5.56%
目录
共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