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培训(3)

第5章 培训(3)

这是培训的第三天,也是课程讲学的最后一天。卫灵和昨天一样,起了个赶点的时间。然后按照既定的流程穿衣、洗漱、出门。出了单元楼的他又一次的在垃圾堆旁边看到昨天的那个老媪,依旧牵着一个拖车,依旧弯着腰在垃圾桶里外翻找,依旧从一个桶慢慢的走向下一个桶。

卫灵跳上了即将关门的公交车,坐到了车厢尾部的窗边。不多会,车子经过瑶州区市中心的公园广场站,卫灵透过车窗玻璃望向清晨的公园,起早晨练的老头老妈们在公园中心的广场上精神的伸展着老迈的腿脚,向着赤红的朝晖,三五个或年轻、或中年的男女在公园的小道上轻快的晨跑着。两三个老大妈应是结束了晨练,相互寒暄着,结伴朝着公园对面的早点店走去,然后各自买着所需的早点。车子又启动了,卫灵回过头透过车窗望着他们轻松惬意的清晨时光,静静的将视线收回了车内,看向面前拥挤的人群。

下车后依然是在撑着硕大的绿黄色伞的早餐车上买了几个包子。然后边吃边赶的朝着魅寿保险的大楼走去。

来到培训室内坐下,依然是胖女人和方脸的女孩早他先到。然而胖女人今天穿着的是一套略显得陈旧些的深色西装,尺寸似乎也显的小了一号,勒在圆墩墩的身躯上,像是一卷被蚕丝缠绕住的蛹,十分的束缚。女孩依然是昨日的那一身洁白的正装,不着一丝污渍,然而发髻却梳理的不似昨日般高耸,微微的往后伸展着。又是同样的时间点,又是一个新的讲师,同样的穿着,站在同样的讲台上,讲着洗脑般的人生职业发展方向,言语中吐露着保险是人生开启崭新未来的潜台词,说教的那些没经过历练的和不清楚原委以及被生活磨砺的难以站立的人群们。演讲了没几分钟后,邋遢的男孩又悄无声息的猫到了座位上,指着左侧空着的座椅,转着头对同桌的三人说道:“她现在来的比我还迟噢。”

方脸的女孩转过头来平淡的对男孩说道:“她不来了。”

“不来了,怎么搞的,出了什么事吗?”胖女人瞬间将原本聚精会神的听讲状态,噌的一下拉回到了这张桌前。同桌的三人都惊讶于她如此快速的话题反应。卫灵也感到疑惑,便转过头也问道:“她和你说的吗?”女孩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好像是因为昨天下午被叫站起来的原因?”卫灵回顾着昨天下午女孩坐下后的神情,估摸着应当是和这件事有关。接着又说道:“昨天下午看她的脸色是有点不一样,没想到今天就不来了。”

“哎呀…真是的,被讲一下就不干了,不可惜了吗,今天过了培训结束了,就上岗了,在这里好好干一年能挣不少钱哦,唉…真是的!”胖女人依然坚信着他的发达梦想,不时地发出惋惜的声音。“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好干。”方脸的女孩将手搭在桌边上,侧过身体,朝着桌子中心。“哪讲的啊?我们家那边就有人是干保险的,一年都挣几十万。”她重复着之前说过的话,并且把所挣的金额拔高。女孩没有反驳她,只是向同桌的几位转述着别人告诉她的话语:“昨天晚上我和她再微信上聊了会天,她说第一天培训过后,给家里人打过去电话,大致是告诉家人,她现在已经找到工作了,过几天就正式上班,让家里人不要替他操心;但是没过多久,她大伯给她打来电话,劝她还是再找其他的工作,不要从事保险外销。”女孩停顿了一下,瞄了下手机,接着说道:“她大伯之前好像也参加过保险外销,

所以昨天她本是不打算再来的,后来觉得钱也交了,当天又没有事情可做,于是又过来了再试着听一下,结果下午培训的人硬要她换成职业装,她本身没有西装,更不会现在花钱去买,所以今天就干脆不来了。”

“唉哟……”胖女人惊了一下,然后赶紧追问道:“不会的吧,她伯父之前在哪家保险公司干的啊,可是魅寿这家?”“这个我就没有问她了。”女孩坦然的说道:“按照她大伯说的意思——搞保险的就是搞传销的。”女孩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情,像是在惭愧自己的不经世事。卫灵听到女孩的这话,又看向了坐在第一排前门桌位的那个女孩,回想着昨天中午她和自己的对话,此时的卫灵心里已基本可以确认保险外销行业是干不得的;然而他还需要确认,因为他一旦放弃了现在的付出,之后便又要再次回到漫长的、飘忽不定的求职过程中。这种漫长的投递和等待的过程会让他丧失信心,持续的颓废下去,这正是他心中那道残留的火红所不能容忍的!

“不会的,不会的,她大伯肯定是在别的家保险公司干的,其他家都不如这家,我认识的这个家门口的人他是实打实的在这家干的。”胖女人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立场。卫灵看着她今天刚换的工装,将脸正对着她,认真的问道:“你和你那老乡关系怎么样,是他介绍你过来参加培训的吗?”

“是啊,就是他让我来的啊!”胖女人决绝的回答道。

“你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那个叫姚钱的推荐人推荐来的吗?”卫灵清楚的记得培训第一天她所说过的话。

“也是我老乡让姚钱带我来培训的,他业务多,没时间,就没自己带我来了。”胖女人似乎要强化说话的底气,圆乎乎的脑袋向上微昂着,坐直了身体,略往后板着,小一号的西装被她身上的肥肉挤压出一道道勒痕。

“你老乡也没给你把培训费免了?”邋遢的男孩插了一句。

“那是公司规定的,他也免不了。”胖女人果断的否定着。男孩似乎有话噎在口中,准备吐露又收了回去。

“他一年能挣这么多钱,能保证你多少呢?”卫灵问到了所有人都关注的问题——经济。胖女人的眼神愣了一下,鼠小的眼睛在睁裂的眼眶中剧烈的转动着,停顿了一会,把绷直了的圆鼓形的身躯松了下来,靠在了椅子背上,心神不灵的吐了句:“反正他跟我讲的是只要好好干,能跟他一样的。”说完后将身体侧着又面向了讲台。卫灵没有再追问下去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再追问下去的问题,对面的这个胖女人是回答不了的。女孩和男孩都望向了他俩这边,显然他们对卫灵追问的话题同样是非常关心的。卫灵也望向了讲台,然而目光虽在培训室内,思想却远逸九霄之外,他在内心中反复的纠结着一个问题——什么是好好干,什么不是好好干?或者说怎么判断一个人是好好干的,或者是不好好干的;亦或是怎样做才能被认定为是好好干,要怎样做才能达到好好干这个标准呢。是显于外在的表现还是藏于内心的砥砺;是结果还是经历,亦或是几者皆不足够,要全然通达!

上午的后半段是一场团建活动,活动时间虽然不长,却让这个沉默的室内多了一点欢声笑语,年轻的组织者带领大家做着成语接龙、萝卜蹲等小游戏,让这个培训室里的男女老少都在欢快中忘记了生活的压力。

中午的时间很快过去,紧接着就是下午的成功案例的分享以及最后的测试考核。连续登台的三四个保险业界的成功人士,犹如走秀般的展示着自己走向保险销冠的成功成长经历以及如今辉煌的年收入和社会地位。与其说是分享成功倒不如说是在炫耀和诱导,或者说得更确切些,是“成功人士”对非成功人士赤裸裸的洗脑。卫灵这张桌上,果不其然的只有胖女人依然兴致高昂的盯着台上。卫灵向来反感这种标榜成功的说教,从讲课的一开始就压根没听一句,他看到方脸的女孩对这种说教也是毫无好感;而男孩的脸上则是一脸的倦意,对这样的宣讲压根提不起精神来。

几人的成长秀表演结束后,便是最后的测试了,一个穿着藏青蓝工服的女孩,抱着一摞试题卷走到了培训室内,然后抄起一叠,扔在最前排的第一张桌子上,让他们每人各拿一张,剩下的往后排传。接着又在前排的其他桌子上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和话语。然后就坐在了讲台上的凳子上,说了句:“作完试卷后都往前传到第一排来,我统一收卷。”之后便悄无声息的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机。卫灵拿到试卷后,简单的扫了一眼,试题都在讲课内容之中,难度很低,他推测着考试就是个形式,好让每个人都通过,从而顺利上岗就职。再看向坐在台上低头看手机的“监考老师”,卫灵笑了——这可比在学校的考试环境优越多了。他用笔在试卷上快速的勾选着,虽然三天的培训也没仔细听多少内容,然而这些常识性的知识对于任何一名合格的大学毕业生来说都不存在任何难度。很快卫灵便完成了所有试题,收起笔准备把试卷传到前排,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对面胖女人的卷子上竟然满是空白,不时地在翻找着自己记下的笔记以及培训前发的手册,慌张的一条一条的仔细核对着,却又似乎不能快速的找对,焦急的像是丢了钱包的穷苦人,连圆滚的脸都慌张的横扁了起来。卫灵诧异的观察着她,一个桌子上的几位,就她听讲的最为认真,怎么只是遇到了这么一点简单的测试却慌张到如此程度,仿佛从未参加过课程培训一样。卫灵用手指指向她摆在眼前的手册,轻轻的说道:“对着手册找,大部分在手册上都能找到答案。”

“哦哦……我再找找,再找找看,我都记下来,记下来过了。”胖女人掯着头,将脸贴的更低了,一行行检索着文字,寻找着自己所需的答案。卫灵又看向了男孩和女孩,男孩压根没去翻找,看着女孩写什么自己便写了什么,完全是赤裸裸的抄袭,不过这也没什么,这场测试本就只是个形式,压根就不会去为难任何一个人。不仅同桌的这位再抄袭,整个培训室里没怎么听讲的也都纷纷抄袭着左右。胖女人把手压在手册上,侧过头看见男孩肆无忌惮的抄袭着,又左右看了看其他桌位,突然将卫灵的试卷扒了过来,转过来摆在自己的前面,然后一道题一道题的仔细的抄着,生怕遗漏了一处。卫灵心中诧异的同时又暗自发笑,怎么一个听课如此认真的人,反倒抄起了马虎不上进的;她的认真的态度,难不成只是态度,却从不入脑?卫灵怕打扰了她,使她抄的差错了,便靠到了椅背上,等待着她抄完。女孩也早早的写完了,男孩伸着头,在女孩写完后不久,跟着抄完了所有,将笔往桌子上一甩,靠到了椅背上,一副大功告成后的释然样子。卫灵看到他们都已作完,侧过头微微的往右斜着,咧着嘴笑着说道:“明天就正式入职了,不知道这个‘传销’后面好不好干。”

“不管了,先干着再说吧,现在也没什么更好的出路,都搭进去几百块钱了,不干了岂不亏。”男孩不假思索的率先回答着。女孩转着头,望了望男孩,又看向卫灵,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说道:“我明天不来了。”卫灵和男孩都诧异的望向她,女孩将搭在桌面上的手放了下来,侧着身体,朝向他们,继续说道:“家里人给找了份和我专业对口的工作,下个礼拜就去入职了。”

“不是吧,大小姐,你这老爸从哪找的啊,这么好使。”男孩趴在桌面上,调侃而又拜服的看着她。诧异过后的卫灵又诚然觉得已经发生的事情和将要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在情理之中,向女孩这样家庭经济实力优越的,自然不用困顿在这样的淘金行业中,她有着大量的职业选择权,只是她还处在刚毕业不久后的真空期,迟早会回到属于自己的轨道中。

“原本来这里就只是试着看看能不能锻炼一下自己,看看靠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这几天培训下来,其实并不向往这个行业。”女孩看了下讲台上那个端坐着的“监考老师”接着说道:“另外也感觉这里的人文环境不是很友好,虽然看上去是鼓励大家积极正向的,但是有种说不好的隐藏感觉。”话说到这里,女孩望向男孩,调侃的问道:“大老板,你呢?”

男孩动了下懒洋洋的脖颈,歪着脑袋对女孩说道:“我哪有你那么好的命,不来这里上班,就得回华东方站桩。”然后他又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还是先干着看吧,实在不行再找其他出路。”卫灵望着两人,又看了看胖女人,这次方脸女孩的离开倒没有引发任何的反应,只一路低沉着头,心无旁骛的抄着自己的卷子。卫灵哂笑了一下,将头又转回了右侧,问道:“对了,都培训了三天,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女孩甜甜的笑了下,说道:“我加你们微信吧,以后有事可以在微信上聊啊!”女孩的这一句话,让卫灵着实尴尬了,自己的那个诺基亚砖头块上哪聊微信啊;正准备开口说明原因的时候,男孩从裤子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举了起来,然后在女孩面前晃了晃,说道:“大小姐,我这台大哥大您看能加不?”卫灵一看,是和自己用的一般的二代手机。女孩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不上进的,整天的趴在那睡觉。”男孩识趣的把手放了下来,蔫不唧的回着:“那可不,我们是废柴,哪像你大小姐那样既勤奋还有钱。”女孩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话伤到对方,于是低下了头不再说下去。卫灵看着两人,接了句:“要不我们都留个电话吧?”将话风又引了回去。“好啊,你们把手机号报给我,我备注下你们的名字。”女孩爽快的答应了,抬起头,悄悄的从她的手包中拿出苹果手机,握在桌面下方。

“187……,王成海。”男孩蔫蔫的吐着自己的号码和姓名。“151……,卫灵。”卫灵也报出了自己的号码。“你呢,大小姐?”男孩将头支在手掌上,问着女孩。“我叫史亮…………”

“噗…”男孩喷笑着,“屎是亮的,那是因为开着灯!”男孩忘乎其形的嘲讽着对方的姓名,女孩翻着眼珠子朝他瞪着,男孩连忙的改口道:“好名字、好名字,我就说大小姐肯定不同凡响吗,你看看这气质拿捏的多到位,今后一定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好名字、好名字!”然后举起一只手,身体向下压着,宣示着自己投降的诚意。卫灵听着两人的对白,再一次的微笑着,然后问道:“你的号码是?”“187……”女孩囔囔的说着,脸上还是一副气愤未消的模样。

三人相互的记着对方的名字,胖女人的也终于写完了她的试卷,将卫灵的试卷扶正了过来,卫灵示意他们把测试卷都交给他,再一起递到前排去。陆陆续续的整个培训室里的人都交完了卷子,坐在台上的“监考员”起身后从最里面一桌往门口收去,收完后站在门口说了一句:“回头你们各自联系自己的推荐人,领取资格证,准备明天的上岗资料。”说完便走出了培训室的前门,消失的无影无踪。

培训室里的人都起身准备回去,卫灵也将靠在身后的背包甩到了肩膀上,准备离开。女孩突然对着一桌的人说道:“你们都住在那,顺路的话我带你们一程。”

“唉哟,史大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救济穷苦大众啊!”王成海隔着桌子再一次的调侃着她。“对,是的。”女孩用决绝的肯定语式回怼着,男孩看着女孩的神情再一次的露出歉意的笑容,说道:“史大小姐开宝马来的?”“那可不,没宝马怎么请的动你这大老板的身价呢。”两人相互的打着嘴仗。

“卫大哥,你住在哪里。”女孩问道。卫灵愣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说:“哦,不用了,我住的离这里很近,坐公交车很快就到。”卫灵转身便准备走开,他不愿意图别人的便宜,一旦承了别人的人情,总感觉亏欠别人似的,也会让他产生一种低人一等的心态,便不打算告诉对方自己的住址。

“没事的,顺路捎你们一节也不麻烦,我一个人也是要开车回家的。”女孩继续问道。“算了,我还是坐公交车,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你们开车慢点,我先走了。”卫灵依然不愿麻烦他人。

“哦,那你路上也注意安全。”女孩怏怏的说道。女孩又问起了胖女人的住址,胖女人爽快的回答了她,并欣然的接受了对方的盛情。三人一起坐着电梯,走出了大楼门外,来到了楼后的院子里——女孩停车的地方。女孩按下车钥匙的解锁键,拉开右侧前门,让胖女人坐在自己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然后又拉开后门,弯着腰,侧着身体,伸出左手向内指引着,对男孩说道:“请大老板赏光屈尊就驾!”男孩迈着外八字,把手背在身后,装作土豪的样子,脸上露出满意的憨笑,说道:“嗯…,服务的还算到位,不错,不错。”女孩又一次的朝他白了一眼,然后坐到了驾驶位上,启动了车子,捎着两人往外驶去。

卫灵已然在马路对面的站牌等了好一会了,然而今天的公交车似乎来得很晚。深秋的夜幕落下得格外早,昏黄的钠灯下,萧瑟的冷风吹打在胸膛上,不禁让卫灵扣紧了身上的西装,弓缩着身体,把背部对着风向,在无声的寒意中等候着车辆的到来!

“滴,滴……”身后响起了响亮而悠长的汽车鸣笛声,声音断了一会,又接着持续的想起,汽车迅速的朝着马路边缘靠近,停在了卫灵等车的站牌前,右侧副驾驶的车窗降了下来,从车内传出了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女孩的声音。“卫大哥,怎么还在等车啊,坐我车吧,我捎你回去!”卫灵挤了下眼皮,定睛一看——是史亮那个姑娘!

“唉,你怎么还在这里,没回去吗?”卫灵不明就里的问道。

“刚刚把他们俩带到了家里,我住在巢东,要往东边去,就又走回来了。“史亮隔着副驾驶位,将车门从里往外推开,说道:“你快上车吧,我捎你回去。”卫灵犹豫了一下,在寒风中等的时间久了,不觉得便磨掉了韧性。他拉着门把手把车门开口又拉大了一些,坐了上去,带上了车门。卫灵压根没想到又遇到这个女孩,本就孤寂的他对不在预计之中的突然到访,总会感觉到些许的无所适从。于是张望着女孩的车子,看着控制台上摆放的小玩偶——两个心心相印的童仔,中视镜下方垂着一个红色的中国结,是和车身的颜色一般的。卫灵都忘了跟女孩说自己住哪了,倒是女孩开口问起:“卫大哥,你住在哪边,我先送你回去。”卫灵还在看着车内的装饰,回了下神,说道:“哦,我住在瑶州区三里道那里,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公交车搞到现在还没来。”他努力的要找出这些不正常事件的原因。“北一环那里堵车堵了一个小时了,我也是从这边绕路过来的。”女孩回答道。“巢城现在也堵成这样了?”卫灵回想着他在魔都的时候,经常在上下班的时候,乘坐着的公交车会莫名的停在了路上,伸头向车窗外看去,绵延数里的路面上塞满了各式的车辆,堵得车轮转动不了丝毫。

“当然啊。”女孩自豪的说道,“巢城现在也是大城市了,都叫大巢城了。”她似乎在内心里为这座城市感到欣慰。

“噢,对了,史亮你是哪里人,怎么住在巢东县?”卫灵问道。

“我就是巢东的啊!”女孩爽亮的答道。

“啊,你也是巢东人?”卫灵诧异道。

“嘿嘿,你也是巢东的吧!”女孩嘻嘻的笑到。

“一张桌子上趴了几天,遇到的竟然是个老乡。”卫灵也乐呵了起来。“你每天从巢东开车过来,路上岂不是要费不少时间。”卫灵接着问道。

“是的,一来一回要两个小时,遇到像今天这样堵车的,时间就更长了。”史亮叹了口气,似乎是让每日重复的漫长车程压的沮丧。“不过现在也没有个合适的工作,暂时先住家里吧,等工作稳定了,再搬到公司附近住。”

“这样也好,现在在巢城租房子,一个月房租也不少。”卫灵把头靠在椅背上,感慨的说:“感觉这几年巢城发展的很快,消费越来越高,工作反而越来越不好找。”卫灵不时地替自己的工作着落揪心着。

“肯定的啊,大巢洲现在可不是徒有虚名的,新政区那边几年前还是个大农村,现在发展成了巢城最繁华的地方了,住的都是妥妥的富人。”

卫灵听到女孩说起“富人”这两个字的时候,联想到那名邋遢小伙对她的调侃,漠然神伤的苦笑着,再一次的观摩起了女孩的车子——虽然算不上十分的豪车,然而对于一个刚毕业几个月的应届生而言,着实不是她的经济能力所能购买的。

“市政府也搬到那边去了。”卫灵接着史亮的话往下说着,“巢城这几年新扩了好几个区,北边的新北区,西边的高新区还有原属巢西县的经发区,感觉我们这些巢城土著快要跟不上节奏了。”

“谁让我们是土著呢,历史书上不都记载着土著都被外来的侵略者殖民了嘛!”女孩目视前方,一边盯着路况,一边夷愉的和旁边这位老乡交谈着。

“哈哈……”卫灵欣忭的笑着。自打回巢城之后,一直困顿于失业的樊笼中,能令他欣喜的时光只剩在游戏中,像这样的在现实场景中的自然态的怡悦已是不怎多见。“那我们这些土著就更要好好干了,不能让殖民者欺负咯。”他振奋的宣告着自己的表态。女孩也笑了起来,接着卫灵的话说到:“让我们都独立的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吧!”卫灵和女孩都开怀大笑,他仿佛回到了那个追梦的岁月,空想而真诚着。

在欢乐中沉寂了片刻后,卫灵想起了女孩下周要去的新工作,于是问道:“你下周去入职的那家单位是做什么的呢?”

“是一家证券公司,在高新区那边。”女孩一边回答着,一边减慢了车速,接着说道:“我大学学的就是财经专业,正好我爸和这家公司里的人认识,就让我过去干干看;也不知道怎么样,反正下周先去干干再说,希望不会像这家保险公司一样。”史亮最后还是说回了这家保险公司。

卫灵把脑袋转向了她,平静的说道:“下午时你说这家公司环境不友好,那时你已决定不会再来了。”

“是的。”女孩的手轻松的搭在方向盘上,行驶的非常平顺,看得出来她已有不短的车龄。“虽然在社会上的经验不多,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这家公司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尤其是让他们站起来的那个人。”她不自觉的提到了昨天下午的事情。卫灵心里早已觉察到女孩对昨天课程上所发生之事的不满,然而他并不清楚她愤懑的原委,决定就这话头,问个清楚。“你是穿着工作服的,也没有让你站起来,这件事情没有牵涉到我们这些按要求换成工作服的啊?”卫灵没有把话说完,只是说出了这件事情本是和我们无关的这一利害关系,他在心里盘算着要把女孩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引诱出来;然而女孩必定是未经社会浸染的白衣天使,不用他语言的引诱,已然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一口说尽——“他们和公司只是劳动聘用关系,不合适可以解除关系,结束培训。他没有权利在课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羞耻别人,看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怜悯,实则是对人性的凌辱。”她原本平静的心态,陡然激烈起来。卫灵瞥向左侧的眼神,再一次看到了和昨天同样的神情——那道义愤填膺、几欲拍案的怒火。卫灵担心她此时的心情影响到驾驶安全,立即将话题引开——“哦,对了,王成海说你老爸是当官的,不会是真的吧。”女孩的心态又拉回了平静,抿笑着说:“别听他瞎讲,满嘴拉淖子。“停了一会接着说道:“我老爸原来是在大学教书的,后来自己经商创业了。”然后出乎意料的把头往右撇了下,脸对着卫灵说道:“卫大哥,你可别听他瞎说的,他这个人就不知道好好上进。”言语中似有几分埋怨。卫灵转着头,愣愣的望了她一眼,女孩的这一个动作似乎让他感觉到了什么——埋怨着对方的缺陷,却欣赏着缺陷之外;然而,更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这句话,完全将女孩的心境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刚才的愤懑和怒火已然遁逸的踪影全无。

“噢,你爸以前是大学教授啊,在巢城那个大学啊。”卫灵接着女孩的话说道。

“他以前是在巢工大教电子工程的,2000年的时候自己出来创业搞家电行业。”女孩回正了头,继续观察着路况,缓缓的说着。“卫大哥,你家里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女孩回问了一句,卫灵听到别人问及自己父母职业的时候,显得异常的尴尬,随口应付了一句:“他们都在巢东老家那边做点小生意,挣点钱保自己生活。”

“那你现在住的地方离老家也不远,你可以经常回去帮帮他们啊!”卫灵本一句随意遮掩的话,不承想女孩却信以为真。然而这一句话更让他无地自容,自打大学毕业之后,他便很少回家,更别说帮家里什么忙了。母亲也因为身体的原因,早已不在摆摊做生意了,只是零散的做点手艺活,父亲也早已从镇上的乡中退休,靠着退休的工资过日子。

“是应该回家看看了。”卫灵望着车窗外,目光黯然的说道。

“上学的时候可能还不觉得的,越是走上社会进入工作了,越是会感觉到家里人才是最关心自己的。”史亮平静的述说着,这个入世极浅的女孩,却有着如此细腻的生存感悟。卫灵欣喜的笑了,他根本没想到一个如此简单、纯真的女孩竟有这般惊人的洞察能力。两人畅然的聊着家长里短,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开到了三里道。史亮侧过头对卫灵问道:“卫大哥,你具体住在哪里,我送你到门口吧。”女孩十分真诚的要将卫灵送到家门口。卫灵连忙的摇摇手,坚决的说:“已经到了,已经到了,我坐公交车也是只到这儿,你靠边停一下,我就从这里下车了。”

“没事的,都已经到了三里道了,又不差这最后一截。”女孩依然诚挚的说着。

“真的,我就在这里下车就行了,你赶紧顺着主干道往东去吧,开到你家里还有好一程,别把时间耽误在我这了。”卫灵固执的坚持着。女孩没有办法,只好靠到路边,让卫灵下车。卫灵一边开门,一边嘱咐她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两人告别后,女孩又驾驶着车辆往东边驶去了。卫灵看着那辆红色轿车的背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感慨着:一个如此年轻不经世事的女孩,竟然有着这般的冰与火交融的心灵,这才是自由的生灵、天赐的本真;而那些岁月的成熟和社会的老练只不过是已被时间磨灭了人性的傀儡。这一离去,或许便是永远。

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卫灵还是放好背包后下楼去觅食,数十分钟后,便走了回来,呆滞的望着静静躺在那里的锅碗厨具,他再一次的感觉到自己如今的萎靡。工作了几年的他,不仅没有攒下丝毫的积蓄,反而还要自己的父母养活自己。“这他妈养的什么儿子。”他在凝视中诅咒着自己。今晚的他没有触碰电脑,早早的睡去,好让明天有充足的精力投入正式的工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巢之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巢之下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培训(3)

66.67%
目录
共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