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过场

第6章 过场

这是本周的周五,也是公职人员一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卫灵在这之前没有咨询过对方工作的时长问题。他还在幻想着完成今天的工作任务之后,明天便能好好的休息了。早晨起来后,卫灵还是像前两日的节奏一样,洗漱、出门、乘车、到站,来到了公司大楼。他边走边和自己的推荐人通着电话,从对方那里获悉了自己今天所要办理的手续,以及今天入职所要去的办公室,然后乘坐电梯又来到了11层,走入了推荐人告诉他的那个地方。

办公室的门已然开着在,卫灵象征性的敲了下门,往里一看,办公室里只有一个肥胖的男人躺在由数张凳子临时搭建的“床”上,那人听见敲门声,揉了揉眼睛,起了身。卫灵带着疑惑的神情向对方说明自己是来这里入职的。男人听到后,从旁边的一张椅子的靠背上摘下了搭在上面的西装外套,然后向后甩起来,套在了身上,揉了揉蓬松的头发,对着卫灵说道:“你先到里面的那间小办公室里等一会吧,主管过一会才到。”他指向里面的一间独立办公室,然后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没过多久胖子回来了,卫灵打量了他一下,脸上沾着些许水珠,头发也做了梳理,应该是刚去哪里洗漱了一番。卫灵在小办公室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着,陆续的看到有人来到办公室,多是和卫灵一样,穿着西装前来。有的来到办公室没多久便又走了出去,有的则一来到办公室里便开始玩起了手机或是看着报纸漫画,像是在打发着时间。从8点多钟一直等到9点,卫灵始终没有看到和自己在一起培训的男孩和胖女人。又过了不多一会儿卫灵的推荐人和一个年纪较他大了些许的矮女人一起走了进来,朝着内侧的小办公室走来,推荐人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桌后的卫灵,引荐着那位女人,对着卫灵说道:“来啦!这是我们外销第十一部的贾主管,你先到外面跟我们一起开个晨会吧,一会贾主管再和你沟通下入职和工作的事情。”卫灵连连答应,跟着矮女人和推荐人走到了外面。矮女人走到了办公室最前方的白板前,面朝着或坐着或趴着的人群,然后大声的吼了一嗓子:“都停下来,都停下来,起立,向我看过来。”巨大的声浪震着她那短如鹌鹑尾毛的发线来回跳动着。瞬间整个办公室内的所有人员,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扯了扯衣角,抖了抖肩,像打了鸡血似的噌的弹了起来,一个个笔直的站到各自桌位右边。“来,手举起来!”矮女人大声的呼喊着:

“我们的口号是——”,

“不畏艰、勇争先,一往无前创新高;牛劲足、气势宏,势不可挡开门红!”二十多张硕大的口腔中迸发出排山倒海的气流,震动着屋顶的天花吊顶瑟瑟颤抖。卫灵站在离小办公室门口最近的一张桌位那里,肩上还背着他那支黑色的背包,看到如此这般的震撼情景,慌忙的将自己背包卸下,就近扔在桌上,学着周围的人一样,向前伸出右手,握紧了拳头,口中不知所措的跟着念起口号。

“魅寿保险——”矮女人再一次的从短粗的脖颈中迸出洪亮的声响。

“魅寿魅寿,魅力无限,福寿绵绵,全球第一,舍我其谁!”办公室被内再次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外销十一部——”同样的从办公室最前方的那座矮粗的“喇叭”里发出振聋发聩的声响!

“我们最强,天下无敌,谁与争锋,誓夺销冠!”每一个人都用尽全身的力量要将藏匿在生命深处的小宇宙爆发出来。

此时的卫灵也被群体的力量深深的震撼着,莫名其妙的陷入到一种狂热的状态中,仿佛失去了个体的独立,将自己融合到了周围群体中。

“好。”矮女人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转身面向白板,一边用马克笔挥洒着她龙飞凤舞的笔迹,一边布署着下一周的销售目标,最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向“在站”的每一个人下达了不可推卸的作战指令。“大家都要牢记自己下一周的目标,不能停留在原地,机会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要靠你自己争取,一定要有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狠劲!”她作出了最后的总结!不懂行的卫灵着实被这一通指挥若定的部署所惊慕,折服于如斯强大的企业和团队。

这边是所谓的晨会,卫灵之前在魔都工作的时候,部门也会开展每周的例会,然而他们那样的例会,也就只是同部门的一帮人各自如佛爷一般的靠在椅子上,听着部门经理在长桌最前吧啦吧啦几分钟后,便各自回归到岗位上,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形式。

“你跟主管到里面小办公室沟通下入职和工作的事情。”推荐人走到他面前,示意他进去。这名叫姚钱的推荐人似乎是部门的骨干、主管的贴心人,卫灵看到刚才晨会的时候,他笔挺的站在最前一排的中间,带着头发出响彻云巅的口号。卫灵带上自己的背包,回了小办公室先坐在了桌子外首的椅子上。结束了晨会的主管尚还在外面大办公室和推荐人小声的嘀咕着,没一会儿便走了进来。

“你好!”矮女人面带着笑容在刚走入小办公室门内的时候,便主动向卫灵打了声招呼。卫灵连忙站了起来,礼貌的回了声:“您好!”。女人矮粗的身形从卫灵肩膀下掠过,坐到了桌子内侧自己的皮椅上。

“坐吧。”矮女人随意的说了一声,然后翘起了自己那双短粗的腿,左手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一张纸,念道:“卫灵…,是吧。”

“对,是我。”卫灵回答道。

“我看了你的简历,不论是从工作经验还是能力上讲都是非常优秀的,也恭喜你顺利的通过了前期的培训,这也证明以你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我带领的外销十一部也很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矮女人停了下,端起放在桌边上的不锈钢保温杯,吹了口气,吸了一口,放下后继续说道:“你是……”矮女人顿了一顿,将脸贴近了手中所拿的纸,又接上了话:“徽师大毕业的,在魔都也工作了几年,对吧?”

“是的,在魔都做了几年文案工作。”卫灵如实的回道。

“嗯,文案工作。”女人重复了下卫灵的话,又将手中的那张纸扔回桌上,接着问道:“你之前没干过保险吧?”

“没有,以前没有从事过这个行业。”

“那好,是这样的。”矮女人身体往后靠着,背部依在了皮椅的靠背上,将手搭在椅子两侧的扶手上,说道:“所有到我们魅寿这里来上班的,入职后都得为自己买一份保险,最好也能为家里的人、亲戚朋友买上一份保险。”她用那一双狭小而外翻的眼珠来回打量着卫灵,然后接着说道:“其实保险是我们每个人防患于未然的重要保障,也是一项终身受用的福利。很多人不了解保险,认为买保险就是花冤枉钱,抱有侥幸心理,一旦出现了意外,才后悔自己当时怎么不买一份保险。”女人说着和培训的讲师一样的话,似乎在打开卫灵的心扉。

“啊,入职之后还要先为自己买一份保险啊?”卫灵诧异的说道。

“那肯定的啊!”女人果断的接上话,“你想啊,你入职后是不是就正式成为我们保险公司的一名职员了?”

“嗯。”卫灵点了点头。

“对啊,你想想看,如果你出去拜见客户,客户要是问起你,你自己是卖保险的,怎么都不买自己公司的保险,反而介绍我们来买,你想想看,别人是不是就会对你产生怀疑。”矮女人像是背好了的台词一样,立刻将原委抛了出来。紧接着又续上:“最好帮你的家人,让你认识的亲戚朋友都买一份,既为他们提供了一份生命的保障,又方便以后你在推销保险时说服客户。你和客户沟通起来的时候,你就拿你身边的保单作案例,摆事实给客户看,一下就拉近了客户对你的信任,一举两得,你说可是。”矮女人自鸣得意的吐着自己的说辞。然而,此时的卫灵已然在脑海中翻出了昨天他和史亮的对话,接着又迅速的串联出前天中午吃饭时和那名工装女孩的对话,再往前,又想起了一同前往魔都打拼的那两名同窗。众多的记忆串联在一起,此刻,在他的心里扎根了一个笃定的结论。

“他妈*的,做实了传销。”卫灵在心里骂道。然而必定是多了几年社会的打磨,虽然心中有无比的愤怒和懊恼——对对面的怒火和对自己的懊悔,他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

“那…,给自己买一份保险需要多少钱呢?”卫灵故意的问着。

矮女人用平静而大度的表情将自己贪婪和窃喜的欲望遮掩的滴水不漏。她从皮椅上滚了下来,从身后抵着墙摆放的文件柜中取出一沓用铜版纸装订的册子,从最上面拿了一本,递到了卫灵那端,然后又取了一册放在自己这边,将剩下的随手堆在桌面的边缘处。

“你看哦…,这是我们公司的险种,你培训的时候讲师应该也和你讲过了。”矮女人打开册子,指着册子里的险种介绍着:“你看,这几种是重疾险,这几款呢是医疗险,还有寿险和意外险。”矮女人愣了一下,问道:“你结过婚有小孩了吧?可以给小孩买个少儿险。”

“没有。”卫灵说道。

“哦…,买车了吗,我们魅寿也有车险。”

“没有。”卫灵再一次的扫着她的兴致。

“那你选一款医疗保险或者重疾险吧。”矮女人指着册子最前面的两类,说道:“上次我老婆婆做肠道手术,我带她到巢城一院去,我的天啊,手术费好几万。好在我给她就在公司买过了保险,要不然这好几万的手术费就得我们自己掏。”她又端起不锈钢的保温杯,吹了口气,又吸了一口,接着说道:“现在这个社会压力大,生活环境也不好,生病去医院的人太多了,一不注意就得病了。我们团队里好多人都给自己和家里人买过医疗保险,这个险种真的不错,从各个方面为我们的生命健康考虑着,你看买个医疗险吧!”矮女人的这一段话,让卫灵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身体不好,在卫灵刚毕业的时候,曾得过一场大病,几年过去了,身体依然是那样的羸弱。卫灵看了下册子上的介绍,说了句:“我想给我妈买一个医疗保险。”此时两人的交谈已经不像是领导和刚入的新人之间的交谈,早已变成了赤条条的当面保险交易。卫灵的这句话瞬间将矮女人的兴致燃到了峰值,微笑着缓缓的将头部往对方靠近,对卫灵说道:“对啊,我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儿子。”矮女人狭小的眼珠子愈发的难以看清,她接着说道:“你妈多大了?”矮女人迫不及待的追问着。

“59了。”卫灵回答着。

矮女人因笑而挤的模糊的眼珠又渐渐的恢复了原样,变得狭小而外翻着,却依然绷紧了脸上僵直的皮肉,身体往后撤了下,没羞没臊的对着卫灵说道:“你也可以给自己买一份医疗保险啊!,一年也就几千块钱”。

卫灵诧异了一下,很快又明白过来了,他记得两天前培训的讲师提到过——重疾险和医疗险超过50岁便不能购买。卫灵在心里咒骂着:“妈的,真需要的人不能卖,不需要的你他妈的往死里推荐。一年几千块,老子他妈的是来给你送钱的?狗日的保险,肏!”

“哦……,这个医疗保险对我可能不适合,要不我再看看可有其他适合我的险种吧。”卫灵试图着把话题岔开,接着又说:“培训的时候,老师们说的好像没有这本册子里说的仔细,有好多条款和事项上的细节都没有讲,我得花点时间好好学学这本产品手册。”

“那些人都是去胡任务的。”矮女人冒不失的漏了一句,转眼又补了一句:“他们没讲好也没事,我这里都有公司产品的详细介绍,还有保单,你都可以拿着看看,不明白的可以问姚钱,他干的时间长,会帮你的。”矮女人脸上挂着的笑容依然没有褪去。卫灵紧跟着她的话:“那我就去外面大办公室,跟姚经理学习学习产品知识,了解透了,以后和客户交谈起来,也好向他们推荐。”矮女人欣然的同意了,并且将刚才从文件柜中拿出的那叠摆在桌边的册子都给了卫灵,让他带着这些册子方便日后与客户的对接。

卫灵转身拎起放在背后的背包,刚背到肩膀突然想起自己遗忘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于是他赶忙的转身说道:“对了,贾主管,面试的时候说的我的薪资是基本工资八百加上百分之二十五的佣金提成,薪资是这样的吧?”卫灵特地的在说话的结尾提高了声音的分贝。矮女人脸上的皮肉再一次的绷的僵直,故作平常的说道:“是这样的,公司对于一般的销售人员是没有基本工资的,但是你的资历和工作经验都很丰富,我这边已经把你纳入到第一梯队的销售精英行列了,八百的基本工资给到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要根据你本月的销售额度和保单的数量综合评判,如果你没有达到公司规定的销售额度,那么下个月基本工资就会停发,必定公司也是要发展、创收业绩的,不能白养活闲人啊!”矮女人说完后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容,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不用担心,以你的能力,达到规定额度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姚钱就是和你一样,大学毕业的优等生,你看他现在都干到了副经理级别了。”卫灵扮作如梦初醒一般,张大了嘴往外吐露着:“噢…,是这样啊!噢噢……”

在或得到确定的证实后,卫灵大步的走出了小办公室。他没有挂念工资的事情,反倒是在心里叫骂不跌的念着:“客户的保单我也能看,对方的资料信息反正到了你的手里,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就是咯,肏!”。推荐人坐在最靠近白板的第一排的最外侧,卫灵走了几步,打算按照所说的向他请教业务知识,在快要靠近他的时候,回头看向了小办公室里,然后冷静的回正头,面带笑意的对着推荐人说:“姚经理,主管让我做你后面空着的那个工位,以后好跟你多学学业务知识。”推荐人正在整理着桌面上堆积的一叠文件,卫灵向对方说话的同时,低头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张纸左上角赫然写着“史亮”两个字,卫灵视线往下挪动了一下——这是史亮培训前,填写的推荐单,后面整齐的填写了她家人的各类信息。卫灵带着笑意望向推荐人。“噢,那你就坐那吧。”推荐人头也没抬的说了句,说了句“好的。”然后他将背包平躺着放在桌面的最外端,背包的边缘抵到了一个原先就摆在桌子上的水杯上,卫灵往回拽了下背包,便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装模作样的将矮女人给的手册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卫灵朝着扫视着大办公室内,每一个人都像是干涸了的泥池中的鱼虾,想要游出去却又挣脱不了,期待上苍的甘霖等来的却是烈日的曝晒,一个个儿毫无生气的趴着,在惛惛惶惶中寻不到黎明的曙光。卫灵在内心中感叹着:“这都怎么了!”刚才开晨会时一个个斗志昂扬、热血喷涌的激情似乎在一瞬间从这群男女老少的魂魄中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具具空洞的尸壳。卫灵闲散的翻着手册,过了一会,办公室里有两三个人从摆在最后面的储物架上拿了两个宣传的易拉宝,然后底歪着脑袋,怏怏的走了出去。之后断断续续的有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有的带上点东西,有的像来的时候一样空着一双手;如此几番,办公室里的人渐渐的少了。卫灵坐了一会,起身向前问起了推荐人:“姚经理,培训的时候和我在一张桌的几个人,怎么今天都没有看到。”推荐人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回头瞅了卫灵一眼,然后又回转了回去,说道:“有两个被分到了其他部门了,还有两个没有通过考核,已经被淘汰。你的资历条件比他们好,所以优先分到我们精英部门。”卫灵在心里酸笑着,默不作声的又坐了回去,静静的坐在那里。

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从外面走来俩穿西装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应该也是外销十一部的员工,进门后没有在大办公室停留,径直走向了小办公室。卫灵朝里面盯着看;然而矮女人所在的小办公的门却在两人走近后便关上了。不多一会儿,门打开了,两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个子高点的朝着卫灵的桌位走来,朝着卫灵望了一样,然后一声不吭的将桌上的那支水杯拿走,转身便走出了大办公室。另外一人朝着前面的姚姓经理走去,朝他讨要着什么押金之类的东西,两人一番交涉过后,那名青年男子留下了一张银行卡卡号,然后说了句:“这两天就得转给我。”然后也转身走出了大办公室。卫灵被刚才高个子的行为给惊到了,说了句:“哎呀,这是别人的座位吧,杯子都摆在这,我居然给占了。”推荐人转过头,淡淡的说了句:“他不会再来了。”说完又将头转了回去。卫灵没有追问下去,然而这名姚姓的经理,却又将转过去的头又转了过来,问道:“主管有没有跟你说保证金的事?”卫灵茫然的看着对方,说道:“没有,什么保证金?”

“哦,那你就交给我吧,都一样。”这名经理将身体完全转了过来,然后微笑的对卫灵解释到:“是这样的,公司规定,凡是公司的销售人员,都需要缴纳500元的岗位保证金。”卫灵脸上的疑惑更加的重了起来,接着问道:“为什么呢?”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离职了,不在这干了,我们会一分不少的把保证金还给你。”推荐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卫灵转瞬间联想到刚才走出去的那个男的,应该也是找他要保证金的。

“那你明天来的时候再缴吧。”推荐人说过后又补了一句:“公司规定,没缴押金是不能接单的。”

“缴个毛。”卫灵在心里骂道:“老子就没打算明天还在你这干。”索性连册子也不再装着看了。瞅着天花板所留不多的几个人口,在看到又有两个拿着东西都出门外的时候,卫灵拎起了桌上的背包,随着这两人走了出去,留下一沓的册子躺在桌上。卫灵有意和他们一起坐电梯下楼,一进电梯里,卫灵立马挑起了话题,直言不讳的问道:“你们在这干了多久了,一个月工资加奖金能拿多少?”两个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说道:“你是今天刚入职的吧?”

“是的。”卫灵果断的回答到。两个人漠然而又无奈的笑着,将拿在手里的易拉宝靠在边上,个头高点的背靠着依在电梯壁,手按在易拉宝的杆子上,侧着头对着个头稍矮的笑着夸口了起来:“今天出去摆摊,就专找富婆傍上,只要傍上一个,后面几个月的口粮就有着落了!”说完还将手高举了起来。矮个子听着也乐了,望着高个子的,也望了望卫灵这边,跟着个头高的和了起来:“是啊,兄弟我就跟着李总混了,以后发家了,别忘了兄弟啊!”两人乐呵的在电梯里吹擂着。卫灵也歪斜着,靠在电梯壁上,哂笑着望着两人的海吹。出了电梯后,高个子扛着折叠的易拉宝,矮个子背着包跟在后面,自顾自的走出了大楼。

卫灵走出了这栋大楼,回看着高耸在楼顶的那一行硕大的隶书雕刻字,再一次的哧哧的笑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刚好十二点。于是最后一次的来到了街边的那家沙县小吃店,像培训的第一天一样,要了一份炒米粉和一笼蒸饺。老板娘大咧咧的摇晃着身子将吃食端了上来,知道还是前几天一直来的那个人,将蒸屉和盘子放到桌上后,操着她那浑重的闵普说道:“还没结束啊…。”卫灵笑着对她说道:“结束了,今天已经正式上班了!”他装作高兴的样子,将盛着米粉的盘子拖到自己面前,从桌边的筷桶里抽出一双一次性筷子,慢慢的撕去上面的塑料套。“还不如去厂里打工的啦…,实实在在啊……”卫灵傻傻的笑着,掩盖着他难以名状的郁闷心境,将筷子插进盘子里,抬起一块头米粉,低下头,慢慢的咀嚼着。他短暂的失去了原先极好的胃口,用了长达数十分钟的时间才勉强的将米粉吃完,剩下数个蒸饺躺在蒸屉里,付完钱走出了店外,回头朝着魅寿大楼的方向走去,准备从前面的人行横道过马路,去对面的站牌等车回家。卫灵刚出店门没走几步,远远的看到了胖女人从外面朝着大厅内走去,她似乎也看到了卫灵,然而却径直的朝着里面走去,脚步显得急促而匆忙。卫灵没有多想,继续沿着马路向人行横道走去,刚过了魅寿大楼,还没到人行横道迎头遇到了依旧蓬头垢面的王成海,歪肩斜脑的拖着步子朝着大楼这边走来。卫灵喊着他的名字,王成海恍惚了一下,发现是卫灵,来了精神,说道:“唉,你已经来过了啊?”

卫灵被他的这句话弄得迷惑了,问道:“怎么,你才来吗?”

王成海揉着惺忪的眼皮,对着卫灵说道:“昨晚和那个推荐人通了电话,他让我今天下午去公司入职。”

“下午?你昨天晚上打的电话?”

“嗯!”

“为什么让你下午来,你上午待在家里?”

“也不知道问什么,他让我下午来就下午来呗,待家里也好睡觉。”从王成海那一脸的蒙眬中,卫灵早看出他是刚起来不久。

“那个推荐人姚钱,让你去哪个部门入职?”卫灵接着追问道。

“11层,1106室,外销十一部。”

卫灵心里一阵诧异,又慢慢平静了自己的心境。

“随他怎么搞吧!你打算就在这里面干下去吗?”卫灵手往后指着大楼的方向问道。

“嗯,不干也没什么其他事可干。”王成海挠了挠头发。

“下午去的时候注意了,别没挣到钱,反倒贴了钱进去。”卫灵提醒着他,接着说道:“我也不干了,回去重新找工作了。”

“啊……”王成海的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又挠了挠头的说道:“我们一桌的,现在也就我和李姐还打算去了。”王成海口中的李姐便是坐在卫灵对面的那个胖女人。

“你俩应该都是下午,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定下来要在这里干了。”

王成海接着卫灵的话往下说着:“她是要在这里干下去的,昨晚坐史亮车回去的路上,她也是说要留下来。听她说,她家里的负担也不小,她老公在厂里也挣不到多少钱,没办法,只好自己也找份事情,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家里,她说买保险上下班时间比较自由,只要能接到单子,来不来公司打卡考情都无所谓。”卫灵想到上午办公室内进出的几波人,确实非常自由,都是离开了办公室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出门后都是如何“忙碌”的。

“你也是想上班时间自由点吧?”卫灵调侃了他一句。王成海腼腆的笑着:“其实在华东方就是很累人,每天都要站十几个小时,都在流水线上,人干的和机器一样。但是包吃住,省点钱花,一个月也能攒下个两千块钱左右。”然后他又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到这里试一下呗,不行再说嘛!”卫灵看着他这般散漫而无邪的面孔,不再说什么了,两人相互道别后,卫灵朝着马路对面的站牌走去,而王成海依然拖着步子走进了那栋大楼里。

这个时间点的公交车几乎是空载的,硕大的车厢内只坐了三两个。卫灵依然坐在后排的车窗旁,刚找到的工作半天便泡汤了,即便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难免还是会产生无端的负面情绪。在车上的这段时间里,他又要重新思索着自己工作的问题,然而似乎没有任何捷径可以帮他解决这道燃眉之急,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像之前一样——继续投递着自己的简历,继续奔在找工作的路上。午后这段时间是客流的低谷期,因此公交车行驶的格外快些,很快卫灵便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那片小区。卫灵上楼进屋后换好鞋,甩下自己的背包,快速的打开自己的电脑,在招聘网站上检索着适合自己和不适合自己的工作,但凡他觉得可以从事的职业都在网上投递上一份电子简历。广泛撒网,能干就干是目前卫灵解决工作问题的最佳方式;什么HR、职业经理人口中的职业规划、发展方向,在现在的情境下,都是一堆无用的废话,远不及快速上岗挣钱解决温饱来的切实可行。他在几个招聘网站上都囫囵的投递了十数份简历,然后又到小区外的打印店打印了十多份书面简历,准备趁着明后周末的两天再去投递。“对了,经开区的徽省国际会展中心经常在周末举办大型的招聘会,在网上先了解一下信息,明后两天去看看。”打印完后,在回来的路上卫灵心里还在思索着他能想到的一切门路。到家之后,他迅速的用百度搜索出徽省国际会展中心的官网,查找着近期的日程安排。果不出其然,他不仅找到了日程安排,还看到了参会的相关企业和职位信息。浏览了一遍过后,锁定了几个自认为合适的企业和职位。在将打印好的书面简历整齐的放入背包后,他感觉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便又登陆上了游戏平台的账号,打起了游戏。晚上又是在小区外天桥对面的夜市中觅了食,回来后又打起了游戏,直到夜深后洗漱睡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巢之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巢之下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过场

77.78%
目录
共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