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一、好算计

一十一、好算计

“阿弥陀佛!”

果然前方传来一道佛号,赶车的陈士珍还不明白情况,疑惑道:“佛门也要掺和七彩琉璃的事情?”

他想不明白,因为以佛门势力根本不在乎天衍宗或者江城吴家的人情。

“别猜了,找我们的!”苏曜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接着车帘被掀开,韩伯安的身影缓缓走出来。

冰天雪地里,挡在马车前方的和尚并非来自古珈寺,此人来自嵩山少林寺两天前赶到绥县一直等韩伯安出来。

“施主请回吧!”

这位僧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淡蓝色僧服,手持长棍,头顶并无戒疤。

“既然出来了又怎么有返回的道理?况且我是因为考取功名朝廷让我过去,你们如此阻拦,难道佛门已经打算违抗朝廷了?”韩伯安淡然道。

对于韩伯安的言语,僧人选择闭耳不闻,“施主的道理不用多说,贫僧此行只是奉命拦截,不问缘由。”

说罢,他一手持棍一手立于身前,身体表面的皮肤开始色变,仅仅三个呼吸时间,全身都宛如镀金一般。

这是嵩山少林寺“金刚秘法”,据说当世修得此秘法的僧人仅仅一十八位,这位僧人就是其中之一!

“金刚秘法?有点意思!”陈士珍见了高呼一声也是在给苏曜提醒,“佛门金刚出手我倒是能会一会,不过这附近好像还有旁人观战啊!”

说着,他抬起头,两边树上不知何时各站着一人,打扮与下面的僧人一般无二。

少林寺出动三金刚阻拦韩伯安!

“你们究竟惹了多大麻烦?是偷走了佛骨不成?”陈士珍惊骇道。

“差不多吧!”苏曜笑着回应。

他看向这少林三金刚若有所思。

说来他和少林还有些渊源,当年悄悄潜入少林想去藏经阁里看看,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发现,当时他已是仙人境界,也曾面对过十八金刚结下的金刚法阵。

十八个天人境界所形成的阵法居然能对抗仙人,这在苏曜看来很是不可思议!

所以等他仙人巅峰境界第二次潜入藏经阁时还仔细研究了一番这种阵法……

没有给他们过多思考的机会,地上的那位佛门金刚率先出手,全身金光灿灿,手中长棍也被镀上一层金色。

长棍挥舞过来,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力若千钧!

“奶奶的,真麻烦!”陈士珍面色一冷,抽出腰间佩刀飞身与之相抗。

铛!

一道打铁一般的响声,陈士珍的身子被这一棍击飞出去,回退十余步,退到马车后方才勉强稳住身形,而这时这位佛门金刚已经再次挥棍。

这一棍,目标不是韩伯安不是苏曜更不是马,而是车身。

佛门轻易不杀生!

韩伯安冷哼一声,一道无形的气以他为中心将整个马车包裹起来。

佛门金刚的一棍打在这道气壁上,这足以令陈士珍倒退十余步的一击竟然只是在无形气壁上荡起涟漪而已!

坐在马车内看到这一幕的苏曜暗暗点头,看来伯安这三年果然没有白费,修为又有所长进!

挥手一道浩然气隔空拍打在佛门金刚胸前,也仅仅将其逼退而已。

佛门金刚最强之处就在其防御力上!

“三位既然执意要阻拦我,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如何?”韩伯安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也想好了应对办法。

“阿弥陀佛!贫僧三人占据优势为何要与施主对赌?”

人家佛门金刚也不傻。

“你们佛门得到的卦象是我会对佛门的未来有所影响。

只不过这次是你们佛门大事而我又刚好出关,所以你们会觉得这次我去懿城会破坏迎佛骨的事情。

难道你们就确保是这次?不是下次?下下次?或者在其他方面?

这次你我对赌,如果你赢了,我承诺今生今世不会找佛门麻烦,并立刻回去在家中闭关三个月。

如果我赢了还希望你们三位不要阻拦我们前行!”

沉思片刻,佛门金刚终于松口,回应道:“施主想怎么赌?”

“很简单,你们三人中选出一位最强的与我比试,赢了便是赢了!”

地下的金刚闻言回头看看树上的两位佛门金刚,只见左手边那位点了点头随后一跃来到韩伯安面前。

一手持棍,一手立于胸前,垂头道:“阿弥陀佛,贫僧嵩山少林寺,无念。”

“陈兄,带着马车退后,我结束这场比试还要你赶车呢!”

陈士珍看着韩伯安薄弱的背影有些不明白,一个年纪轻轻考取功名的文人,他的时间应该都用在识字读书上了,为什么还能有如此自信可以与从小就苦修的佛门金刚比试?

天才?

佛门金刚个个都是天才!这个世界也不缺少天才,而是天才缺少成长起来的时间!

总之陈士珍虽然从刚刚的短暂交手中看出韩伯安修为不凡,但也仅仅是不凡而已,想要独自应对佛门金刚,毫无胜算!

不止是他,即使苏曜也是皱起眉头。

他神识强大,能隐隐感受到这三位佛门金刚的实力。

如果韩伯安应对地上那位或许还有胜算,可是这位无念僧人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这也是他们会同意比试的原因吧!

陈士珍听话地牵着车马退后,苏曜也走下马车,一边吃着干果,一边看着这场比试。

大不了就三个月后再启程嘛!

对于佛门究竟如何苏曜并不关心,他所关心的只有自己和韩伯安!

无念身上的金色与之前那位佛门金刚有所不同,他的皮肤的金色更深,仿佛经过岁月的沉淀与洗礼。

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金身古佛,惊人的压迫感在场中肆虐,吹动了韩伯安身上的棉袍。

“施主的兵器呢?”无念见对手迟迟不掏出兵刃,于是问道。

“我没有兵器!”韩伯安自幼修行甚至没有练过招式,只有一身内力。

“那贫僧也不用兵器!”无念说罢将手中长棍扔给一旁的师兄弟,双手合十,金色的脑袋在日光下泛着金属光泽。

“多谢!”韩伯安微微颔首。

佛门有很多方面对于韩伯安来说都是十分认可的,甚至他还因此读了许多佛门典籍,受到一些思想上的影响。

只不过在他看来现在的佛门正走向一个唯利是图的歪路,这歪路的根源正是弘忍的一个执念。

此执念说不上对错,但结果在他看来就是错误的!

所以他要拼尽全力改变这个错误!

无念目光一凝抢先动手,他的身子化作一道暗金色流光,转眼间就来到韩伯安身前,屈指成爪,抓向韩伯安胸口。

却是一抓扑空!

韩伯安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此时他的身形已经来到头顶。

一脚踩下,一身浩然气加身让他的重量宛如山岳。

然而就是这样一击,无念仅仅是弯了下腰,然后迅速做出反击。

韩伯安不敢在他头顶上多做停留,身形再次一闪,与之拉开距离。

太快了!

两人的交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无念脸色一沉,他发现自己跟不上韩伯安的速度。

韩伯安与他比试无论是内力招式都处于劣势,唯一的优势就是他的速度!

准确的说无念从未见过天人境界修为者能达到这种速度的人。

不过既然已经赌了,那就绝不能输!

身上的气在沸腾,周围的雪在融化!

肉眼可见的白气将无念的身形包裹,他双手呈龙虎之形。

再次动手,脚下发出一道爆炸声,周围土地为之颤动,树上的雪都被震落下来。

苏曜本就身子柔弱,被摇晃的差点站立不稳。

马匹也因此受惊,幸好有陈士珍在,将它们稳住。

这样巨大的力量下,无念的速度变得更快。

身形如离弦之箭,再次向着韩伯安冲去,身上蒸腾的白气包裹着金身,让他这一刻不似金刚更似修罗!

韩伯安只感受到一股难言的恐惧在心头蔓延。

此时如果其他两位佛门金刚出手,他必然无法逃脱这一击,但因为有赌约在前。两人只能看着。

韩伯安身上浩然气突然化作一双羽翼。

足尖轻点地面,与无念的刚猛不同,他此时带着一种属于风的柔和。

身形一跃十余丈,接连后退几次,成功脱离了三位佛门金刚的包围,也脱离了无念的攻击范围。

无念再向前追,却看见韩伯安头也不回向着更远方向逃跑!!!

留下一句:“这场比试就算平手,后会有期!不对,应该是懿城再会!!!”

什么?

三位佛门金刚都是呆愣在原地。

不是说比试吗?不是说赌约吗?怎么这家伙就这么跑了?

即使是苏曜都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这家伙还是还真是好算计啊!

一阵笑声后,他拍了拍陈士珍的肩膀:“走,去懿城!”

陈士珍一脸懵,宛如木头一般来到马车上,对于这变故他还没反应过来,马车已经在他本能驱使下前行了!

“阿弥陀佛,施主这是何意?”无念身上白气裹挟着怒火挡在苏曜面前。

然而苏曜却无赖般地说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他约了我同行去往懿城,现在他自己跑了,我和你们无冤无仇,难道你们还想拦住我不成?我招谁惹谁了?”

“这……”

虽然知道苏曜和韩伯安是一伙儿的,现在他满嘴胡话,可是他们确实没有阻挡苏曜去往懿城的理由!

所以刚刚的赌约是假的,脱离包围才是真!

而且以韩伯安的轻功来看,一旦走出这出绥县以后的第一道伏击。那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想要再将他抓住就难了!

“好,施主请!”无念思量片刻沉声放行。

马车继续行驶在赶往懿城的道路上,苏曜坐在车内悠闲地喝着茶,神识强大的他能感觉到那三位佛门金刚并没有走开,而是跟随马车前行着。

他们想要守株待兔!

苏曜哑然失笑。

这一切都在韩伯安的算计中,恐怕他是觉得苏曜现在的情况前往懿城一路上并不安全,于是给他找了三位佛门保镖……

可谓用心良苦感人至深啊!

只可怜这三位佛门金刚,当了免费的保镖没有工钱不说还惹得一身怨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一十一、好算计

91.67%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