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乱我心者

三、乱我心者

嗯?

醒来时头有点疼。

缓缓坐起身,用手锤了锤脑袋,视线才变得清晰。

此时苏曜正处在他无比熟悉的房间中,不远处有用来取暖的火炉,里面炭火正熊熊燃烧着。

屋子里很暖和,他长出口气,看来是武阳给他送回来了,夫人也讲情面没有把他送去柴房睡。

果然,一顿酒可以解决不少问题!

苏曜心中感慨着,觉得口中干涩,急忙下床来到桌前为自己倒杯水饮下。

“你醒啦!”突然一道声音自窗口传来吓了他一跳,接着便看到窗户被从外面拉开,一道窈窕身影一跃进来。

正是之前与武阳见过一面的青鸾。

青鸾拍拍身上的雪,一袭青衫加上她那张娇俏可爱的脸,甚是动人。

“人是要讲礼数的,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来到我的房间,这是不合礼数的!”苏曜看着她以一副长者姿态说道。

“那没经过青鸾同意就拔走她三根羽毛,就是你口中的合乎礼数?”门外一道清冷声音让苏曜身子一紧,接着便看到一穿着宽松素衣的女子推门进来。

此女子一身打扮甚是平常,但凡人见她皆不会在意这些,甚至也不会在意她的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只觉得此女有种朦胧与距离感。

不似凡人,似仙人!

此女正是苏曜的妻子,曲倾音。

提到这事,青鸾就气鼓鼓地坐下,怒瞪苏曜:“是啊!你不讲人族礼数在先,凭什么要求我讲礼数?”

“那好,今天这事我不怪你,之前羽毛的事情你也不怪我,可好?”

青鸾思考片刻,半天才盘算过来,竟认真点了点头:“好!”

“……”

曲倾音先是一愣,随后同样坐在桌前为自己倒了杯水,强压下怒火冷冷嘲讽道:“你还真是个厚脸皮的,青鸾不过刚刚化形,你就这么哄骗一个孩子?”

“孩子?她修行也有百年了吧!算下来当我姥姥都可以,怎么能说是孩子呢?”苏曜明显是在强词夺理,这时他也知道理亏竟自怀中掏出一把酒桌剩下的花生米扔给青鸾。

“我身上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这些算是给你的赔礼了。”

青鸾眼睛一亮,急忙用真气将花生托住捧在手中,开心地吃着。

“你看,她自己都不在意,你瞎操心什么?”

“你……”曲倾音平时一副高不可攀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此时被气的脸上多了些烟火气。

“真不知道我爹怎么会看上你,让我嫁过来!”曲倾音感叹着,突然一拍桌子,咬牙道:“咱们两个的事可以放在一边,但今天青鸾的事你必须给个说法。”

“哎!”苏曜长叹口气面露愁色,“既然你执意要知道,那也罢了,我便说给你听。”

“你应该调查过我,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天生体弱多病,如今刚娶了婆娘,而且还是位女仙人,可谓好日子刚到,所以我想多活两年!

我知道个偏方,其中一味药材就是灵兽羽毛,所以我才哄骗青鸾,要了她三根羽毛。

一切都是这身体闹得!”苏曜叹息着,若有其事地以手扶额,一副忧愁状。

“就这样?”曲倾音眉头一挑明显是不相信!

“不然呢?你觉得青鸾羽毛对我来说还能有其他用途?”苏曜摊摊手,表情真诚。

“可是你如果想延年益寿,完全可以请我帮忙,灵丹妙药我还是能找到一些的!”

提及此事苏曜面露难色,

“我现在在外人看来就是仗了你的势,如果再让你为我做些什么,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如果我自己取了青鸾羽毛,日后我想办法补偿她,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苏曜此言逻辑清晰语气诚恳,曲倾音有些信了,点点头正欲再问什么,却被青鸾急匆匆过来打断。

“所以说,你把我的羽毛,吃了?”青鸾震惊的瞪大眼睛问道。

“对啊!”

“你……”青鸾一愣,看向手中花生,急忙嫌弃地扔了,五官瞬间皱成一团,然后对着窗外呕吐不止!

这是怎么了?

夫妻二人都是一愣,苏曜起身想解释突然被一道无形的气劲顶了回来。

“你别过来!”说罢,青鸾打开窗户纵身一跃离开了苏曜的视线……

…………

苏曜见到青鸾最后无比嫌弃的眼神,大概是明白了这件事情将会造成的深远影响,无奈地长叹口气。

“行了,这件事以后一定要补偿青鸾,另外,绝对不允许有下次!”

曲倾音没了交谈下去的兴致,撂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只留下苏曜一人,呆愣愣看着面前墙壁。

被别人以那种眼神嫌弃,还真是不舒服啊!

不过也没办法!

他捂住肚子闭目感受一番,脸顿时垮了下来。

说来吃下那丹药也过去好几个时辰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曲老头临死之前还骗我?

不可能啊!他都把自家女儿嫁给我了怎么可能在丹药方面骗我?

莫非他祖上传下来的就是张假丹方?

妖族的镇族之宝是个假丹方,那也太滑稽了!

苏曜疑惑不解,心情变得糟糕。

如果自己一直这样病恹恹地苟活于世……

好死不如赖活着,貌似当个平常人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默默安慰着自己,起身推开窗,已是黄昏时分,看来还睡得挺久。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只有风会带起一些飞雪。

过道已经被下人清理干净,露出院中的青石地板。

他一直住在三楼,放眼望去能越过围墙看到外面,绥县已经白茫茫一片,只有几处楼阁依旧热闹。

小县城果然是好!安宁祥和……

还不等苏曜多做感慨,只见远处一道气劲带着雪花冲天而起,形成一个几丈宽的厚厚雪墙,随即又落下,伴随着一道闷响,一间庭院就这样被雪埋葬!!

这是……什么情况?

苏曜惊愕地看着那处已经被雪填平的地方,没有记错的话那里是绥县钱氏府邸。

钱家世代经商,如今好像惹了一位高手遭来灭门之祸。

对了,听武阳说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大批高手涌入绥县,这些人来意不明,或许可以找机会从曲倾音那里打探一下真实原因……

回到床上,盘膝打坐。

苏曜内视自己的身体状况。

太白山一战,他与李长庚过招三百,虽然最后在曲老头舍命帮助下逃出太白,可这一身伤却导致他经脉俱毁,修为被废!

登太白之前曲老头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将妖族至宝丹药给了苏曜,说这丹药来自祖传丹方可治疗一切伤势。

不过需要一味药引,上等灵兽的羽毛。

苏曜预谋了三天才在昨夜好不容易骗到青鸾的羽毛并将丹药服下,今天早晨曲倾音就得知此事将他赶出去面壁思过。

内视的结果果然和感受到的一样,经脉没有一点要恢复的迹象,依旧破败不堪。

看来他的丹药对我是真没用!

那我被他坑了呀!

当初可是他说能保我万全还给我介绍媳妇我才答应闯太白为他博得一线生机的。

如今他死了,我也保住性命并且娶到了媳妇,可是修为没了!

呼~~~

他长出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这才发现刚刚的豁达是因为没有内视确定自己的情况,心里抱有一丝侥幸。

如今得知真相之后他哪里平静的下来?

越想越气!

不行,如果一直自己一人在屋子里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

心中有事想睡又睡不着,只能出去走走分散一下心神了!

否则一个人在屋里迟早要被憋坏的!

推开房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这还是在三楼楼梯口,要是到外面只会更冷。

他急忙又回返加厚衣服才走出楼阁。

这时已经入夜,苏府上下静悄悄的,他一人悄悄走出苏府大门,他所在的街道也甚是安静,没有人影,走起路来只能听见踩雪的“吱吱”声。

一路来到幽深的酒家,此刻里面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正在饮酒交谈。

见一衣着华贵的公子走进来,大家都投来怀疑的目光并刻意压低声音。

“小二,上酒!”

苏曜坐在桌前呼叫道。

俗话说一醉解千愁,他现在只求一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三、乱我心者

25%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