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苏府底蕴

四、苏府底蕴

“醒醒!醒醒!”

脸颊有点疼!

苏曜缓缓张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麻衣的糙汉正蹲在他面前。

这是哪?

周围弥漫着一股马粪味儿,他发现自己行动受限,双手被反绑在一柱子上。

“嘿嘿!”糙汉笑着,拿起酒壶饮了一口,这时苏曜才看到在他身后还有两道身影正阴恻恻地看着他。

“我说公子哥,你晚上一个人出来喝酒也不带个随从,还点了三坛,结果三杯不到就倒下了!”糙汉嘲讽着,这时苏曜才发现他们手里的是昨天自己买的酒……

外面天已经亮了,看来自己睡了一晚,这三人应该也是刚醒,脸上还有些许水渍。

“你们是谁?”苏曜迷迷糊糊的,疑惑地问道。

三人对视一眼:“你看我这身打扮也应该明白,我们在江湖没多大名声,手头上有点紧,希望公子能借点钱给我们兄弟几个花花。”

“哦!劫财?”

“没错!”

“要多少?我给你们!”

“痛快!”三人大喜,为首的糙汉伸出一根手指,“看你气度非凡,我们兄弟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一百两!”

“小意思!”苏曜表现的异常配合,因为刚睡醒,双眼耷拉着,“我身上的钱你们应该都搜刮干净了,这样,去我府邸,我给你们取!”

“你当我们傻吗?把你送回府邸你还会出来?这样吧!我们派老三去你家中取钱,你家人要是给了我们便放你走,若是不给那就只好……”

他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恐吓苏曜。

苏曜不为所动,仍旧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听到不放自己走,索性闭上眼睛,嘴里平静道:“行,正好我三天前新娶了夫人,来时带了许多嫁妆过来,你们可以趁机多要一些。”

“哥,这小子不会是脑子不好吧!怎么还主动让我们兄弟多拿自家的钱?”老三凑过来问道。

老大思考了片刻,从苏曜表情上没有任何害怕的情绪,不由察觉到事情不对。

可他刚刚探查过了,这家伙并没有修为在身啊!

如果有修为又怎么可能被自己这么轻松绑在这儿?

“还是小心为妙,可能他夫人是个机灵的会花钱请高手过来,或者他府中就有高手坐镇!”老大并不傻,摸了摸下巴就将事情分析的八九不离十。

“那该怎么办?”这时老二也凑过来问道。

“好办!你忘记我会下蛊了!”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瓷瓶,从瓶中倒出一粒绿油油的药丸送到苏曜嘴里。

“吃下去!”

苏曜吃下。

“丹药里有一种沉睡的蛊虫,如果不将其唤醒,三天时间它就会被你从身体里排出,而如果这场交易出岔子我会立刻唤醒蛊虫,到时候他会让你肠穿肚烂而亡!所以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招,明白了吗?”老大狞笑着解释道。

“好!”

令他想不到的是苏曜仍旧没有表现出恐惧,懒洋洋地回答道。

莫非这小子真的是脑袋有问题?

算了!管他呢?还是把钱弄到手最为要紧,于是他眼珠子一转。

“我培养蛊虫时耗费了许多心血,所以现在我们要二百两银子。”老大坐地起价,说罢解开苏曜身上的绳子。

“好了,前面带路吧!记住我的忠告,千万别做傻事!”

老大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再次提醒道。

一行四人就这样来到了苏府,

将门敲开,门童打着哈欠出来,惺忪睡眼瞬间变为惊讶地看着苏曜带着三个糙汉走进来。

“公子!”门童呼唤一声,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疑惑。

“没事,告诉夫人一声,家里来客人了!”苏曜拍拍他的肩膀,对他使了个眼色,似笑非笑。

“哦!好!”门童急忙应一声,与此同时苏曜把三人带到了院里凉亭坐下。

“三位稍等,我夫人马上就来!”苏曜客气地说道。

“你这府邸不小啊!看来确实是户有钱人家!”老二四下看看夸赞道。

像他们三个行走江湖,平常都是饱一顿饥一顿,居无定所,更别说住进这样的庭院里了。

“见笑了!”苏曜对着不远处招了招手,一位仆人急忙过来,不一会儿就在苏曜的吩咐下端来热茶。

当然,这只是普通的热茶,苏曜自然是不会请这三人喝静道茶庄的名茶。

“三位请!”苏曜说着喝了口茶暖暖胃。

这三人看了眼茶却没动,行走江湖让他们很谨慎,生怕苏曜会在茶里下毒!

“茶我们就不喝了,等你交出银两我们便再无瓜葛!”老大沉声说道。

话音刚落,周围环境突然一暗,抬头看去,只见十几丈宽的巨大羽翼遮挡住了苏府头顶上方的天空。

这羽翼又迅速缩小,化作一道流光飞进后院位置。

“刚刚那是?”兄弟三人惊讶地张大嘴巴,目光齐刷刷看向后院方向问道。

“一个化形期妖族,我夫人认得一位妹妹,目前住在我家!”

化形期妖族?

那岂不是相当于人族天人境界高手!

老大心头一颤,他想过苏曜府中可能会有高手,可没想到居然是位化形期的妖族!

还好我们要的不多,而且这蛊虫极为特殊即使是天人境界强者也不能轻易破解,想必他们应该不会为了两百两冒风险吧!

他心里想着,突然挤出个笑容,态度也有了些许转变,变得恭顺起来。

“公子真是家大业大,府内居然有这种级别的高手坐镇,着实让人羡慕。”

“还好还好!”苏曜谦虚地摇了摇头。

相比老大,老二老三明显胆子小很多,见到这一幕都吓得冷汗直流不敢说话,毕竟化形期妖族想杀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这不免又让他们感到庆幸,因为本来他俩是打算能赚多少就赚多少的,最后是老大将他们拦下来说不要把这富贵人家逼急了,少要一点彼此都过得去。

昨天夜里又下了雪,清理出来的过道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刚刚四人来时路上还留有一堆杂乱无章的脚印。

这时负责打扫的仆人刚刚出门。

那是个盲人老翁,他的双眼处只有眼皮,模样有些吓人,一头白发,穿着一身厚厚衣服手里提着个扫把。

盲人怎么扫地?

兄弟三人皆被吸引目光。

只见老翁似乎能看见一般稳稳站在路旁,手中扫把轻轻在地上一扫,一道精妙的气旋便自扫把处产生,向着过道飞快席卷过去。

仅仅一个呼吸间,气旋便裹挟着白雪飞到过道尽头处的宽广区域形成一个规整的雪堆!

“这……”老二指着老翁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因为这老翁所表现出来的手段也是天人境界!

现在天人境界的高手都这般不值钱了吗?居然在偏远县城的府内当杂役?

“这位是黎翁,之前跟随我夫人,随着夫人一起来的。

我看他年纪大了又有眼疾,本来是打算让他安心在府中养老的,可他闲不住非要找点活儿干!”苏曜摇头叹息道。

“公子!”就在苏曜装作一副体恤下属的表情时,那老翁突然挺直腰板呵呵笑道:“我是眼睛不好使,可是我这耳朵可灵着呢!公子何时让我修养了?可别当着外人面说瞎话呀!”

被当面戳破,苏曜却没有觉得尴尬,反而脸不红不白道:“我和夫人说了,你若是真想休养可以和她谈谈。”

“呵呵!那还是算了!”黎翁摆摆手转身提着扫把去清理其他过道去了。

“你们也看到了,连黎翁这么大年纪都怕我家夫人,证明我那夫人是个蛮不讲理的,你们三位一会儿见了可要好好与她说道说道,最好是能教训教训她!”

“啊?啊!!”老大额头冒出冷汗,他已经完全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心中不免想起了江湖上最近流传着的一个传说。

据说有个没有修为身有残疾的乞丐娶到了一位站在世间绝顶的仙人妻子,从此鸡犬升天,成为当世软饭第一人!

这件事已经成为许多人茶前饭后的谈资了,当然这兄弟三人和许多江湖人一样,一直是不相信的,只当是画本里的故事。

可是如今眼前这个情景难免让他想起这个故事,不禁脱口而出,惊呼道:“你就是那个乞丐?”

?????

苏曜被问的一脸疑惑,“什么乞丐?”

“江湖上流传,一个身有残疾命不久矣的乞丐娶到了位仙人妻子,可是你?”

“呃……没猜错的话说的应该是我,只不过我还从来没有沿街乞讨过。”

苏曜摇摇头,世间传闻难免夸大,他与曲倾音的身份差距越大就越引人好奇,这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

苏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堂堂一个贵公子怎么就成了乞丐了?

闻言兄弟三人脸色大变,抬腿就跑。

“三位要去哪?”

看着三人匆匆离去的背影苏曜高声呼喊道。

“公子,这是之前在您身上搜集到的财物!”老大说着急忙从怀里掏出和布袋扔给苏曜,又连忙道:“您身上的蛊虫很快就会被排出不会对您有什么影响,我们三个有眼不识泰山,有事先走了,告辞!”

说话的功夫已经走到了门口。

铛!

突然一把飞剑从天而降斜插在三人前方路上。

剑身颤动,一道清冷声音让三人同时身子一寒。

“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话音刚落,一道白衣身影轻飘飘落下,她扎着简单的高马尾,背负双手,足尖轻轻点在剑柄上。

整个人如同一根羽毛,站在剑上,插在地上剑未弯分毫!

这人苏曜认识,也是曲倾音的姐妹,之前婚礼时她特意来祝贺,然后就在府中住下,至今没走。

三人已经被吓破了胆,急忙跪下求饶,“仙人饶命,仙人饶命!”

“我可不是什么仙人!”白衣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的有点蒙,白了似笑非笑的苏曜一眼后双手叉腰道:“听好了,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钱塘孟纤,看你们也是走江湖的应该听说过我吧!”

“……”

下面三人跪着你看我我看你,属实是没听说过!

…………

世间人喜追名逐利,江湖中有好事者意图将世间高手做出强弱排名,以此为榜。

此榜单本因其作者自身名气在家乡传播开来,一众当地侠客心驰神往。

后榜单被这群侠客传至各地,便立刻引起多数人不满,说此榜单简直胡编乱造。

于是各地皆有人作榜,榜单上的人物各不相同。

后来有人将所有作榜者聚在一起,想让他们商讨出一个结果,可这些人皆各执一词难以达成共识。

大家渐渐明白,这都是因为这些作榜者见识不足导致,他们大多都为井底之蛙只见自己一方天地,不见外界辽阔,高手如云。

最后,大家找到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世间事的江湖百晓生为江湖侠客作榜。

“天仙榜”应运而生!

天仙榜,顾名思义就是江湖中天人境界与仙人境界的榜单。

其中天人境界甚多,上榜单者仅仅百人!

而仙人境界强者榜单只排到八十一,因为百晓生找不到第八十二位仙人!

这榜单是百晓生排出来的,一出便被世间各个地方的人讨论,有人欢喜有人愁,因此还给百晓生惹来杀身之祸。

幸好他提前有所提防才逃过一劫。

此后百晓生便隐居幕后,除了偶尔会更新榜单极少露面……

…………

“你们真是一群见识浅薄的,没听说过天仙榜吗?”孟纤因为尴尬而有些脸红,怒气冲冲地问道。

“哦!原来是天仙榜上的高人!我兄弟三人无意冒犯,请您大发慈悲放我们一马。”老大急忙跪地磕头求饶道。

苏曜坐在凉亭看到这一幕笑道:“世人看天仙榜都是看了热闹,有心人或许会记一记,寻常人也就记住上面几个声名赫赫的,谁会特意记下一个排名九十七的人物?”

“你闭嘴!”

苏曜被她瞪了一眼,缩了缩脖子不敢言语。

惹不得!真是惹不得啊!

“我只听门童说有三个恶人来到府上,这三人究竟犯了什么错?要杀了吗?”孟纤已经没了兴致,想尽快将事情解决。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三人磕头如捣蒜,连连求饶。

“官府不管江湖事,但你们主动送上门……”苏曜在后方说道,让老大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急忙保证道:“我们三人一定去官府自首,请公子给个机会。”

“去吧!”

三人灰溜溜离开,孟纤从剑上落在地上,手掌一挥,剑身飞起插入剑鞘被她扛在肩上。

“这次我帮你个大忙,你要怎么谢我?”孟纤扬起下巴,高傲道。

“谢?我请你喝杯热茶如何?”苏曜端起茶杯为她倒了一杯茶水。

“呵!小气!”嘴上这么说着,她手一挥,茶水来到手中,将茶饮下,她便扛着剑潇洒离去。

走之前说道:“我出一次手可不是一杯茶就能糊弄过去的,你欠我个人情!”

“……”

强行被欠人情,苏曜没说什么,只是心中好奇:“她要我一个病秧子的人情做什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四、苏府底蕴

33.33%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