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文人出关

五、文人出关

半月后,天气越发寒冷,苏曜大多时间都躲在屋子里。

或是闭目内视尝试修行或者看书打发时间。

虽是新婚却与妻子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两人见面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如此生活,甚是无趣!

这一天苏曜起的很早,坐立窗前,观东方一团紫气一直弥漫到绥县上空久久不散。

或许那些江湖人说的异宝要出世了吗?

“咚咚咚!”

清晨的苏府大门被扣响。

大门打开,睡眼惺忪的门童眼睛一亮,急忙打起精神躬身行弟子礼,惊喜道:“韩先生,您出来啦!”

这副恭敬模样,即使见到苏府主人苏曜也未曾表现过。

“守孝三年,今日期满,特意来见苏兄。”

这位韩先生还礼,一身素衣,举止文雅,一看就是位读过书的文人。

苏曜居高临下遥遥看到这一幕,急忙从座椅上站起来,甚至顾不上穿衣、顾不上寒冷,跑出门去迎接。

这人正是他另一位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是此生最好的朋友,韩伯安!

伯安刚入门,便见到苏曜穿着单薄的衣服披着毯子向自己奔袭而来,不禁失笑。

两人紧紧相拥,似乎在述说思念之情。

分开时皆是眼含热泪。

“伯安,你小子终于肯出来了!”苏曜说话时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半月他心中苦闷似乎也在这久别重逢中得以发泄。

“三年期满,我便出来了,”韩伯安说着似有所感,回头看天边旭日东升,那些紫气被太阳驱赶皆汇聚于绥县上方。

“我还说这紫气东来是什么异宝出世,原来是伯安你终于走出家门,今天高兴,我们叫上武阳喝酒去,不醉不归!”

苏曜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畅快,今天是他三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然而这时韩伯安已从刚才久别重逢的激动中缓过神来,皱起眉头看向苏曜越发觉得不对劲,问道:“你这身体……你去太白了?”

“嘘!”苏曜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给门童使了眼色,随即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先随我去屋中……咳咳!”

话还没说完他就开始咳嗽起来,韩伯安手掌轻拍他后背,一股暖流瞬间驱散了所有不适。

两人同行,来到苏曜的房屋。

…………

韩家,绥县排名第一的家族,祖上世代都是读书人,其中好几位在懿城做过大官!

不过到韩伯安这一代有些没落,他父母兄长皆早死,是家中嫂嫂将他养育成人,并和他说:你安心读书就好,其他事情你不用管,等你以后考取功名,嫂嫂也能风风光光地去见你兄长。

三年前韩伯安进士及第,带着京城的车马与美酒,春风得意回家来。

路上他想好了如何见嫂嫂,如何报恩情,自是满心欢喜。

奈何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

回家时却发现嫂嫂已经在他赶考途中死了,只是怕影响他考试时心情,没有告诉。

懿城那边又劝他快些过去当官,他却决心留下为嫂嫂守孝三年,并让韩府大门紧闭,不再与外界联系……

呜呼哀哉,日月有时。

归合茔封,终天永辞。

绝而复苏,伏惟尚飨。

…………

“说说看,你这一身修为是怎么回事?”韩伯安是为数不多知道苏曜真实身份的人,刚一进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语气中满是担忧。

他太了解苏曜是个怎样的人了,放荡不羁又一身傲骨,这样的人如果失去一身修为可想而知是怎样的打击。

“这件事要从曲老头说起,他寿元将至,想要寻找突破的办法,我也不甘心修行止步仙人境界,想去更广阔的天地看看,于是我们决定联手登太白,见一见传说中的李长庚是不是真的那般强……”

苏曜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好兄弟说清楚,并说了自己迎娶曲倾音的一些事。

“这么说你都成婚了?那我一定要见一见!看是怎样的一位妙人能让你甘冒这样的风险。”韩伯安听完一切没有表现出为苏曜的处境担心,反而笑着调侃道。

“还是别了,我要见她一面都难得。你我久别重逢,且不提这些不开心的,走,找武阳喝酒去!”

“以你现在这身体还要饮酒?怕不是担心自己死的早?”韩伯安端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

“说话还是那么毒,你可别咒我啊!一顿酒没什么的!”苏曜大手一挥,拉扯着韩伯安出门。

今日高兴,必须饮酒,谁也拦不住!

然而两人兴高采烈的出门,却遇到了非同寻常的一幕。

只见,绥县城西的古珈寺里,突然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竟冲散了天上那团紫气。

寺庙上有明珠,放出夺目光芒,在绥县境内,甚至可以与太阳争辉。

“这是?”苏曜面露疑惑,再抬头,却见整个天空都是金色!

大懿国境内所有寺庙皆放出光芒,诵经声震彻九霄,致使大懿国内每个宗门、每个百姓都能听见!

有些崇尚佛门者,皆向凤翔法门寺方向叩首,一些不明所以者,也有许多双手合十闭目祷告。

一处树上,无戒和尚盘膝坐在树枝上双目金光灿灿看向法门寺,口中轻道:“阿弥陀佛!”

随后不知怎么,叹了口气。

韩伯安脸色大变,皱起眉头掐算日子,口中喃喃道:“还有三个月!”

“什么还有三个月?”苏曜不解,他之前只专注于修行一道,对佛门的事向来不感兴趣。

“三个月后,法门寺迎佛骨!”韩伯安双眼无神地地解释道。

又突然焕发神采,抓住苏曜的双肩道:“我五日日便要入朝为官,苏兄可愿与我去懿城走走?”

“懿城?”苏曜被韩伯安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点懵,“我还没有出远门的打算!但是如果你一定要我陪着,我可以陪你走一遭。”

“好,那就一言为定!”韩伯安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竟嘿嘿傻笑起来,状若癫狂。

苏曜不解,带着他轻叩武家房门,将武阳叫出来,兄弟三人便一起去百花楼饮酒!

“哎!今天还真是有趣。”武阳将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感叹道:“据说这种场景三十年才遇一次,是佛门大兴之兆。皇帝每三十年就要去法门寺迎佛骨入朝,那三天佛光将真正盖过天上的太阳,普度众生为大懿祈福。”

武阳一脸向往,明显对于这种事情很感兴趣,并且觉得这种异象是难得的风景,是极致的浪漫。

“狗屁!”一旁韩伯安一个文人突然大怒,让一旁武阳面色一垮:“每迎佛骨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争先恐后地迎拜佛骨,有的人为此不惜捐财捐物,搞的倾家荡产,为了显示自己的虔诚,不惜用蜡烛烧伤身体也在所不惜。

此等行为劳民伤财,却为了一份虚无缥缈的守护,简直迂腐至极。”

“佛门兴盛至今,教化世人行善积德,怎就是虚无缥缈?我觉得它完全配得上这般阵仗,你说的那些错在凡人不在佛门。”武阳也是怒瞪着眼睛辩解道。

这两人向来是不对付的,苏曜被夹在中间也不知道如何劝解,只能尴尬地笑着。

说来他心中还有个恶趣味,很喜欢听两人吵架……

“在人?确实在人!但佛若是真的仁慈便不会因为要占据江湖地位入朝而不在乎百姓的死活。

况且如今坐在皇位上的是位女帝,她是如何登基的?

靠得是佛门昙无谶书写的《大云经》,《大云经》通过佛门流传于世,让世人皆知女子可称帝,才有今日之景。

当今女帝为了感谢佛门自然会将此次迎佛骨办的空前绝后,倒是如何你自会看到。

今日金光耀世之景象是为掩盖三月后血流成河罢了!有何好看?”

“你……”

韩伯安毕竟是文人,引经据典,武阳说不过他。

“行了,先别吵,我们到了!”苏曜指了指前方,百花楼这种地方可没什么信佛的,所以依旧如往日一般迎客,里面的人听到诵经声还要破口大骂,可谓是对佛门最没敬意的地方。

又来百花楼,老鸨白了他们一眼明显是不愿意苏曜来的,因为觉得会引来麻烦,可赶走客人又不是她们的风格,最后还是迎了上来,并和手下姑娘说明万不能献身于三位公子。

三人来到二楼,点了一桌酒菜,这次没点乐妓伴奏,只此三人!

他们饮酒吃饭,讨论着一起经历过的从前。

不知不觉间,都有些醉了。

“喂!武阳,五日后伯安要去懿城当官,我也随他去走走,你去不去?”苏曜拍了拍武阳的肩膀,他还是希望能三人同游。

“我?”武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急忙摇了摇头:“算了,我可不去!我家有妻子如今正是恩爱,去那里做什么?

至于你,刚刚娶了位女仙人,这才半个月就走?你也舍得?还是说你打算带她一起?她愿意吗?”

“呃……”说起来苏曜一开始就没想过曲倾音会随自己走,于是摆摆手道:“她愿意就随我走,不愿意就随她吧!”

“还有几日,不急!”韩伯安笑道,“如果你着急的话明天启程也可以。”

苏曜急忙摇头,“还是算了,在家多待些时日总是好的,对了,还没问你,你这三年躲在家里谁也不见究竟在忙些什么?”

谁知这时韩伯安玩起了神秘,连忙摇头,“不可说,不可……”

“阿弥陀佛!”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三人齐齐向门口望去,只见一穿着袈裟头有戒疤慈眉善目的胖和尚双手合十垂眉看着他们三人,语出惊人。

“贫僧了尘,可否请这位施主随我入古珈寺中诵经三个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公子且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公子且行
上一章下一章

五、文人出关

41.67%
目录
共1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