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张佑,你好毒!

第22章 张佑,你好毒!

天然居,胡常满脸疑惑地听着胡管事的禀报。

“张佑去书坊做什么?”胡常很是不解。

胡管事也是一脸费解,“这··我也不知道,听跟着他去的下人禀报,他在那翰林书坊足足待了半个多时辰,待他走后,那下人进去打听了一下,但是那书坊掌柜却说他是来找书的。”

“找书?找什么书?”

“说是在找一本食谱。”

胡常闻言,顿时两眼放光,“食谱?难道这如意楼又要玩什么花样吗?”随后又略显紧张地问道,“那他找着了吗?”

胡管事摇了摇头,“没有。”

“太好了!”胡常猛的从座椅上跳起,就像看到五百万在朝他招手似的,搓着手在房内不断的来回踱步,对胡管事兴奋道,“好好,这太好了,胡平,你亲自去一趟那个书坊,想办法问到张佑找的是何书?”

“是,我这就去。”胡平答道。

其实哪有什么食谱,这俩倒霉孩纸即将在找食谱的路上越走越远,一去不复还呐!当然促成这事的刘掌柜却浑然不知,张佑也早有提防,所以在合约上,张佑特意加上了一条保密条款,若在书籍开售前泄漏此事,则需赔偿八百两银子。

所以当张佑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人上门来打听张佑此行的目的,刘掌柜便立刻就明白了,所以想着张佑即是如意楼的掌柜,就随口胡诌张佑是来找食谱,搪塞了过去。

傍晚时分,小九肩负着光荣使命,前往馨月客栈邀请唐寅再次莅临如意楼用餐。

又是那个熟悉的雅间,又是那个一脸谄媚的张佑。不同的是,这晚餐就只有一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米粥。

唐寅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白粥,再看看一旁笑得跟傻子一般的张佑,看看白粥,再看看张佑,如此三五次之后,唐寅终于开口了,“张掌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只是碗普通的白粥吧?”

张佑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呀,这就是白粥。”

“你那跑堂的小兄弟不是说晚上你亲自下厨吗?就···就是个粥?!”唐寅略微不满道。

张佑保持着绅士般的微笑,指着那碗白粥,“唐兄你先尝一口,尝完再说。”

见张佑如此坚定,莫非这一碗白粥还能有什么奥秘不成,带着满心的疑惑,唐寅拿起勺子,轻尝了一口,细细品味。咦,这感觉竟是如此美妙,米香四溢,这米也熬的很烂很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白粥,竟能有如此美味,妙不可言。

见唐寅一脸沉醉的表情,张佑笑了,“唐兄,我这看你中午喝醉了,所以晚上特意给你煮了碗粥,暖暖胃,晚上就吃点清淡。”

唐寅闻言,很是开心,不住点头夸赞,“甚好,甚好啊!”

张佑拍了拍手,小九便从外面端了三碗菜过来,张佑介绍道:“唐兄啊,这三道菜也都是我们的招牌菜,可是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快趁热尝尝。”

唐寅闻着这菜香就不住点头,看了一下这三道菜,准确的说应该是两菜一汤,一道醋溜芽白,一道清蒸鲈鱼,一碗清汤越鸡。

“来来来,张掌柜你也来吃,咱们一起吃。”唐寅对站在一旁的张佑喊道。

“好咧~”能与偶像一吃用食,这可是件非常嗨皮的事情,张佑顺势就坐在唐寅身旁。

两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唐寅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张佑说道,“我记得中午醉酒后,你好像跟我说要带我赚钱?是··怎么回事啊?”

张佑心里咯噔一下,

唉,说什么来着,这愉快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啊。看了看唐寅,认真道:“这个唐兄啊,古人云,吃饭不谈正事,容易···容易吃不下饭。所以要不等我们吃完再说吧,来来来,先吃饭。”

唐寅闻言一怔,“古··古人?那个古人说过这种话?”

“估计是什么子吧,嗯,没错,来来来,先吃饭先吃饭。唐兄多喝点鸡汤,瞧你这身子虚的~”

“·····”

半个时辰后,汤足、饭饱、抹嘴。

“哎呀,今天这吃的可真是舒服啊。”唐寅一脸满足,“好了,张掌柜,你现在可跟我说了吧?”

该来的总是会来,好吧。张佑突然神秘一笑,对唐寅道,“唐兄可还记得中午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唐寅陷入深深地回忆,“我只记得喝了那鲜意醉之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这酒初入口感还不错,就是后劲挺大的,之后的事情就不太记得了,隐约记得你一直在摇我,说什么赚钱之类的吧。”

“还有吗?”张佑继续道。

唐寅摇头,“不记得了····”

“哎呀,唐兄啊!”张佑惊呼一声,“你喝醉后那是兽性··不对,是诗兴大发啊,作了十几首好诗呢。”

唐寅一脸懵逼,挠了挠头,疑惑道,“有···有吗?竟还有十几首?我怎么不记得了!”

“没错,你还让我给你记着,还嚷嚷要我去找个书坊给你印出来,然后放在我们如意楼售卖。”张佑一脸得意。

“什么!!”唐寅惊呼,整个人直接弹了起来,“这··这不可能,我···还要你去刊印?然后再给你卖?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张佑见他满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算是料定了一般,从怀里掏出一张合约,递给唐寅,“呐,你瞧瞧吧,你还非得拉着我,要跟我签什么合约,你看看,这还有你画押和签字呢。”

唐寅接过张佑递过的白纸,仔细一瞧,看着看着,浑身就开始颤抖,手也开始颤抖,双目圆睁。

只见那张纸上,白纸黑字写得非常清楚,唐寅将自己已创作及未来二十年内的诗词作品、绘画作品全部独家授权给张佑打理,允许其进行刊印并在大明境内售卖,所得利润与唐寅六四分成,合约期二十年!如若在此期间,因唐寅个人原因毁约,则需向张佑赔偿唐寅所分利润的五倍并且在整个大明文人圈子向张佑公开道歉。

“不!!!”看完后的唐寅一阵疾呼,“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佑,你一定是趁我喝醉,强迫我签的!”说完唐寅就像疯了一般朝张佑冲来。

张佑见状,连忙大喊一声“慢着!”

张佑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喊,唐寅还真被唬住了,停下脚步,呼哧带喘,怒目而视。

“唐兄,先别急,你看,这还有一份呢。”张佑嘴角微笑,将另一张纸递给唐寅。

唐寅这会是抖如筛糠啊,他哆哆嗦嗦接过纸后,再次仔细看了起来,只见这张纸上又写着,聘请唐寅为如意楼文化顾问兼张佑的高级助理,如意楼为其提供免费食宿,每月一两银子的月例,合约期二十年!如若在此期间,因唐寅个人原因毁约,则需向如意楼赔偿唐寅所分利润的二十倍,并且在整个大明文人圈子向如意楼公开道歉。

唐寅看完,只觉天旋地转,发出一声惊呼,哆嗦着手,指着张佑怒道:“这···这与卖身契有什么区别!!!张佑,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话音刚落,唐寅便晕了过去。

张佑出门唤来小九,小九刚一进门就看到晕倒在地的唐寅,吓了一跳,“张大哥,他··他这是怎么了?”

“没事,就是太激动了而已,你把他扶回我房间,让他好好休息。”说完张佑便走出了雅间。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不能坑爹的日子一晃而过。

五天后,如意楼再次成为全城的焦点,不,准确来说这一回应该是冲出绍兴,火遍整个江南了。

这日清早,在如意楼的大门上,赫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红色绢布,上面用毛笔写着“江南才子唐寅《伯虎诗集》预售活动”门口还摆了一排长长的方桌,上面摆满了一千册《伯虎诗集》,旁边还立着一块大大的牌子,“江南才子唐寅《伯虎诗集》预售活动,今日限量一千册,每册五百文,先到先得。”,另一边同样立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明日未时,将在如意楼举行《伯虎诗集》首发仪式,唐寅将亲临现场,为大家签售诗集,限量二千册,每册六百文。”

消息一出,整个绍兴沸腾了。短短一个时辰,一千册的《伯虎诗集》销售一空。

这诗集里每首皆可称名传千古之佳作,购者无不欢欣若狂,更有士子被感动得失声痛哭。未购者,捶胸顿足,唉声连连。

才子,名副其实的大才子,江南文人的骄傲!

尤其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句,更令无数深闺小姐如痴如醉,初读,眼眶泛红;再读,泪水连连;三读,哭得梨花带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翻滚吧,大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翻滚吧,大明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张佑,你好毒!

20.18%
目录
共1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