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臭名昭著刘德然

第四十二章 臭名昭著刘德然

刘怜的名声一直都不好。

原先在涿县,他就是驰名州郡的酒蒙子,与简雍合称雍怜二仙。

后来讨伐黄巾,入了洛阳,他又跟宦官张让、安平王刘续等人厮混在一起,谄言媚上,极尽狗腿子之能事。

另外,他还娶了同姓的安平郡主刘雯,更是让士大夫们不齿。

刘怜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老子娶妻关你们屁事?再说从中山靖王那辈算起,这特么都多少代了?别说五服,十五服都出了!

昨天,从尚书台传出消息:刘怜的爵位又升了!从乡候晋升为县候,原因是他要自掏腰包,去冀州河间为皇帝老爹修陵墓!

满朝公卿哗然!

这特么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么?真真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卢子干这两个弟子:刘玄德伟光正直,弘毅宽厚,雄姿杰出;这个刘德然与其兄一比,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卢植也被自己这个学生的操作弄懵了:之前刘怜离经叛道,要娶刘雯,他都是强忍着内心的不适,捏着鼻子认下的,这回说啥他也忍不了了!

刘怜本来打算歇两天再走,没想到被卢植叫到府上一顿痛骂,并责令他跪在府门外反省,不经允许不准起身。

洛阳城内来看热闹的极多。众人对着跪在地上的刘怜指指点点,嘲笑声不绝于耳。

刘怜跪的双膝生疼,内心极度后悔!

昨天出宫之后,他就应该直接跑路,不该在城内逗留。这下可好,被卢师留住责罚,还不知该如何收场。

至于名声什么的,刘怜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

要争霸天下的是兄长刘备,他自己要名声作甚?

相反此时刘备的好名声,一半是靠他衬托出来的!

直到天黑,卢植才把刘怜唤进卢府。看着这个臭名昭著的弟子,卢植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兄刘玄德还在河内前线鏖战,你在洛阳胡来,对得起他吗?”

刘怜这时候根本不敢还嘴,只说昨日头脑发昏,没注意才说错了话,现在悔之晚矣。

卢植又骂了他一通,直言让他赶紧离开洛阳,回老家躲一阵再说。

这个不用他提醒,刘怜早就打定主意,这次离开起码三五年之内不会再回来。他跪在地上叩谢老师,然后辞别离开。

回到自己的住处,魏延与杨帆已经不见踪影。正在他奇怪间,简雍笑道:“今天消息传出来,他俩嫌你名声太臭,不愿意跟在你左右,结伴回北军大营去了。”

“嘿,俩大头兵懂什么!”刘怜也被气笑了:“我这是自污,自污懂么!”

“我懂有个啥用,关键他俩不懂。特别是那个魏文长,执拗得很。号称已经及冠,明显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个字。”

刘怜无语至极,自己这回,劲儿好像真使大了。

当天晚上,他收拾好行囊,把宅子交给随简雍而来的一个管家看顾,然后带着媳妇和简雍,动身前往北军大营。

在魏延、杨帆俩人的传播下,那百十号人也都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看刘怜的眼神都有些轻蔑。

刘怜也不在乎:什么黄忠、魏延、文聘,目前就是三个无名小卒,我跟你们计较什么!

第二天,关羽带着所有人出发前往河内战场。一行人在孟津渡河,然后沿黄河一路向东,急行六天终于赶到汉军大营。

汉军大营扎在沁水南岸,背靠河内城;张牛角引大军驻扎在射犬,

两军隔河对峙。

听闻刘怜、关羽等人赶到,刘备亲自出大营迎接,几兄弟在大营门口客套一番,随即返回中军大帐。

这时候的刘备,可谓是兵多将广,人才济济。帅帐内文武左右分开,起码十来号人。

武将有关羽、张飞、士仁、牵招、乐进、乐就等,以及新加入的黄忠。文聘、魏延资历浅薄,没资格入帐议事,还得再磨练一番。

文吏这边,简雍、乐隐、乐详、史路、李严,除此之外,还有曾在大将军府上对峙过得陈纪。

刘怜一进帐,就看见了坐在文吏之首的陈纪,不由疑惑地看向刘备。

刘备脸色也有些无奈,给他介绍道:“陈纪陈元方,乃是大将军派来的纪事参军,辅助咱们破贼的。”

辅助?恐怕是来添堵的吧。

刘怜心中暗骂,看陈纪的眼神都有些狠辣。

陈纪丝毫不怵,与他对视:自己出身颍川陈家,又是大将军的人,老爹陈寔天下名士,你刘德然动我一下试试!

见刘怜还有些不服气,陈纪眼珠一转,想起昨天收到的消息,满面笑容地起身对着刘怜拱手道:“见过涿县候!”

“县候?”刘备奇道:“德然你又升爵了?”

刘怜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去。他狠狠瞪了陈纪一眼,然后使劲朝刘备示意,让他赶紧揭过这茬。

刘备何等剔透之人,顿时明白这中间恐怕有所隐情,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于是拉着众人坐下,并安排宴席给他们接风。

同属文吏,刘怜的案几正好挨着陈纪。

趁着倒酒的功夫,陈纪凑过来小声讥讽道:“涿县候,阿谀奉承之人纪见过不少,谄媚到您这份上的,还是头一次听闻。昨日收到洛阳传来的消息,纪还有些不敢置信,今日见了足下,才知道此事不假!”

“啧啧啧!”说完,他又坐正感叹了一句:“真是开了眼了!”

刘怜这几日被骂得多了,早就有了免疫力,自起身与兄长刘备等人饮酒,不去理会他。

陈纪看着刘氏兄弟与大家其乐融融的样子,突然有所明悟:这厮不会是故意的吧!

刘玄德在明,刘德然在暗;刘玄德收美名,刘德然收骂名;刘玄德行正道,刘德然行诡道。两兄弟一正一反,相辅相成,面子里子都有所保障。

他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帐内的众人,结合这几日在营中的所见所闻,内心不断坚定自己的想法。

这两兄弟,怕是在下一盘大旗!

酒宴散去,帐内只剩下涿郡的一干元老。刘怜把在洛阳发生的事情告诉众人,惹得他们一阵无语。

“德然你这……”张飞也被这消息刺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唉!”

刘备看着刘怜,叹息道:“你这样败坏自己的名声,恐怕会被天下人看不起。”

“无妨。”刘怜笑道:“只要兄长站得稳就行。怜的名声坏了,有些事儿更好处理!”

他在帐中扫了一圈道:“怜有诏令在身,不能在此地逗留太久。此去幽州山高路远,哪位哥哥愿意护送弟弟一程?”

话音刚落,简雍与士仁就站了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简雍笑道:“雍怜二仙自然要一路同行!”

“此间战事吃紧,云长、翼德在这儿有大用,就让仁陪你回去吧。”

刘备想了一下,同意了三人的请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吾兄刘玄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吾兄刘玄德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臭名昭著刘德然

37.17%
目录
共1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