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第7章:尽灭胡骑

第1卷:第7章:尽灭胡骑

听到母亲和姐姐们的惊恐尖叫,伏远煜空使劲的捏紧了拳头。他害怕!恐惧!可强烈的不舍、不忍、不甘和愤怒,冲昏了他的头脑!

伏远煜空浑身颤抖着打开了房门,他先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见周围并没有人在附近,而后小心翼翼的半开房门,悄悄地溜了出去。

伏远煜空凭借着身躯娇小的特点,一路躲躲藏藏。他看到伏远羽正被一个胡骑士兵,打的毫无招架之力,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又看到教他们习武的侍卫头领,被三个胡骑士兵围攻,已经多处受伤。但这侍卫头领,却凭着不要命的打法,以伤换伤。最终和那三个胡骑士兵,同归于尽!

也看到村民们,正和胡骑士兵们,在一边疯狂砍杀。而胡骑军官和姬赋治那边,却是诡异的安静!他们都在互相戒备,谁也没有率先发动攻击。

大概了解了现场情况之后,伏远煜空乘着没人注意到他,悄悄地向着伏远羽摸了过去了。

伏远煜空一边小心靠近,一边四下观察,本想寻找一下,有没有兵器掉在地上。可目之所及,虽然有几根长枪在地。可他要是去拾取长枪,就必然会被发现。

好在距离伏远羽不远处,就有一根木棍,不过几步路的距离。

借着周围杂物的遮挡,煜空很快就来到木棍附近。

伏远羽此时,正好被胡骑士兵一枪扫到墙壁上,正好看到了伏远煜空。本想出声呵斥,可又怕一出声,就会暴露伏远煜空的位置。

伏远羽看着煜空,正在观察周围,悄悄地向着木棍摸去。伏远羽瞬间就明白了,伏远煜空这是准备帮自己!

而后伏远羽尽量配合着煜空,不停地对胡骑士兵猛攻,同时有意的引导胡骑士兵的面向。让他始终背对着伏远煜空,让他不能发现伏远煜空的存在。

兄弟两人,没有任何言语,也没什么眼神交流,就这么默契的配合着。

终于,在多次抵挡之后,伏远羽被胡骑士兵,用枪尾猛的砸在脸上。这一击,不可谓不沉重!直接就将伏远羽,砸翻在地!头晕目眩!

看着倒地不起的伏远羽,胡骑士兵不屑一笑,举起长枪,对准咽喉,就往下刺去!

就在这时,伏远煜空已经摸到胡骑士兵身后,对着胡骑士兵的后脑勺,使出全身力气,猛地将手中木棍砸下!

胡骑士兵乍闻耳后,有阵破风声袭来!心中猛的一紧,手中动作,都不由得慢了一分!还未来的及反应,就被当头一棒,打晕在地!

伏远煜空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去搀扶伏远羽:“大兄,你没事吧?”

伏远羽晃了晃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回道:“无碍,那胡骑士兵,死了吗?”

伏远煜空急忙摇头回道:“没有,我刚刚只是一棍子,打晕了他,他并没有死。”

借着伏远煜空的搀扶,伏远羽起身走向倒地的胡骑士兵,手中佩剑挥下,一颗头颅随即滚动!

兄弟二人,结伴奔向正在被屠杀的女眷房间。可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令他们目眦欲裂的一幕!只见屋内,躺了十几个女人,只有俩个侍女缩在桌下,相互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哭声不断!

而那些屠杀女眷的胡骑士兵,正在一步一顿地慢慢靠近,这俩名侍女!

伏远羽当即二话不说,乘着这些胡骑士兵,还没有发现他们时,便将手中佩剑,投掷而出,接着快步奔向胡骑士兵。

当中的胡骑士兵,

正在享受他的杀戮盛宴,突然一柄利剑透胸而出。他楞楞的看着染血的剑身,还没回过神,就见那染血的剑身,又快速地缩了回去。就如它突兀地出现,刺穿他的身体一般,又突兀地收回,就好似不曾来过!

他只觉胸膛有点异样,连痛都没感觉到,就忽然天旋地转。在一阵翻滚过后,他终于看清了状况!只见一具无头尸体,正缓缓倒下!而那身体,是如此的眼熟,又如此的陌生!

另外俩名胡骑士兵,刚刚反应过来,身后有人时。左边的胡骑士兵,就被伏远煜空,当头一棒,直接砸翻在地,而后乱棒加身,活活打死!

右边的那名胡骑士兵,刚要后退拉开距离。就被伏远羽,一把抓住枪身,强行拉到近前,一剑挥下,砍断了半个脖颈!

胡骑士兵左手捂着脖颈,一脸不可置信地缓缓跪下,几个呼吸之间,便倒在冰凉的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了生机。

伏远羽兄弟二人,看着存活的侍女,心中五味陈杂。

能看到活人固然高兴,可那活下来的人,却不是自己的母亲跟姐妹,这又让兄弟二人非常失落!

他们赶紧在地上寻找,可找到的只是一具具尸体。伏远煜空当即趴在了,母亲的身体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虽未哭出声来,可他那时不时,就抽动一下地幼小肩膀,跟他那不由自主,所发出的哽咽声表明。

他,很心痛!未哭出声,只是因为,不能哭出声!

伏远羽默默地,将死去的人双眼合上,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帮人,血债血偿!

看了眼蜷缩在桌底,相拥而泣地俩个侍女,又看了眼,正趴在母亲遗体上抽泣地伏远煜空。伏远羽紧握手中佩剑,一步步向着屋外走去。

来到门口,大概看了下院内的战况,伏远羽立刻奔向胡骑士兵。此时的胡骑士兵们,只剩下七人,呈扇形分布。而他们,正好背对着伏远羽。

至于胡骑军官那边,已被姬赋治等人,逼在角落,他就算去了,作用也不大。不如偷袭胡骑士兵,而后迅速灭杀剩余的士兵。接着在集结众人,一起杀向胡骑军官。

唯有如此,才是最合适的!

伏远羽快速奔袭,尽量控制着脚步声,不能发出太大的声响。趁着胡骑士兵,还没有发现他优势,朝着去当中那人,疾步而去!

当来到中间那人背后时,忽然暴起发力!一刀向左劈下,当场将其,劈成两半!

左右相邻的两名胡骑士兵,当即被吓了一个激灵!接着佩剑回扫,一剑扫过!右边的胡骑士兵,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剑扫过,而后一阵天旋地转,身首分离!

这一下,动静不小!剩余五人,全都注意到了这边!他们下意识地转身,将手中兵器对着伏远羽。可他们看不到,不代表众村民们看不到!

村民们在看到伏远羽偷袭时,就加强了攻势!只不过,他们没想到,伏远羽竟然这么凶残!两剑之下,便是两条人命!这一壮举,瞬间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好在他们比胡骑士兵,率先回神。趁着胡骑士兵失神,调转了攻击对象的瞬间,暴起攻击!不过几息之间,原本打地难解难分的两波人,就这么分出了胜负!也分出了生死!

有几人立即更换了手中武器,接着众人冲向了,被包围着的胡骑军官。

这边的动静很大,一边冲,一边吼。

“兄弟们冲啊,就剩下一个杂碎了!”

“娘的!不能让他跑了,宰了他!”

“不能饶了这些杂碎!剁了他们!”

胡骑军官和姬赋治等人,同时往这边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姬赋治几人如沐春风,喜不胜收!而胡骑军官,则是满脸阴沉,阴桀之情,表露无遗!

胡骑军官愤哼一声:“没想到啊,你们本事不小啊!”

姬赋治满脸玩味道:“现在知道,也不晚啊,只不过,你走不了了而已!”

胡骑军官:“我知道,我走不了了。但就算是死,你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胡骑军官顿了顿,看下周围的人接着道:“你们的身手都很不错!能够跟我们正面拼杀的人不多!而你们不过这么点人,就能够跟我们正面拼杀,甚至是武器装备,相差如此之大的情况下,战而胜之!哪怕是同为边军的士卒,也不可能做到。”

姬赋治看着带领众人,跑来支援的伏远羽等人。又看了眼那,曾独自一人鏖战四名胡骑士兵的侍卫头领。虽然他已经躺在了冰凉的地面上,但他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姬赋治心中!

边军有多强,他深有体会。一对一单挑,都打的十分艰难。更何况,这侍卫头领,以一己之力,同时力战四名边军!虽然身死,却也同时带走四名边军。如此人物,死的太可惜了!本应有更好的前途,却折在了这里。

待得众人彻底将胡骑军官,给围的严严实实的时候。姬赋治这才缓缓开口:“我们可不是普通的流民哦!在被你们一次次的抢掠之后,早就发现不对劲了。每当有什么地方,有了足够多的财宝,亦或者有什么重大发现。而这个发现,又涉及到巨大的利益的时候。那么那个地方的流民,就会被抢掠,屠杀!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胡骑军官知道姬赋治再说什么,他一声不坑地点了点头,等待姬赋治的下文。

“这么多的巧合,出现的过于巧合。所以,就有人开始四下组织、调查。”

姬赋治顿了顿,又满是玩味地,看向胡骑军官道:“后来,听说伏远毅蔺大人被判,伏远氏被诛三族,其余族人,全部流放边疆!”

“所以,我等猜测。伏远氏族,那么庞大的一个家族。即使直系被诛,也会有大量被牵连的旁系族人,被发配边境。”

听到这里,胡骑军官恍然大悟:“所以,你们就打探消息,最后确定了伏远氏族族人,被安排到哪里之后,就开始布局,等着我们跳进来了。”

“啪啪啪”

姬赋治鼓掌,赞叹道:“你也不笨嘛,不过、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胡骑军官:“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识别出,我们安插在罪民中的探子的?”

姬赋治闻言,不屑哼道:“在猜到我们内有探子时,我们就开始仔细甄别了。就这俩人,胡骑杀来,也能安然躺在自家床上。如此显眼,妄我高估他们!真是辱我才智!”

胡骑军官点头赞同,这么明显的不同之处,若还不能发现,那真是蠢货了。

胡骑军官抬头望天,深深地吐出了口气:“你等若留我全尸,那我、便自裁于此;若不留我全尸,那我们便再战过。不过,我即便是死,也能再拉几个垫背的!”

姬赋治摇了摇头:“今夜,你们屠杀的,是伏远府之人。留不留你全尸,不是由我来定。而是,由伏远府之人来定。”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伏远羽倍感压力。他缓缓闭上眼睛,权衡得失。

家人被杀,他自是恨不得,将所有罪魁祸首,全都大卸八块!哪怕是剁碎了喂狗!也毫不为过!

可这些人,不是自己的族人,也不是自己的仆人。这些村民,为了帮助伏远府之人,已经死了十几个。现场还有好几人,都受伤了。

伏远羽了解胡骑军官的身手,他若反抗到底。哪怕最后伏诛,也只会平白多添几条人命。

若是这些人,是伏远府之人,那自是不在话下。可问题,偏偏就在于,这些人,跟伏远府没什么关系!但别人,却在伏远府危难之时,舍命相助!

最终,伏远羽深深地吐出几大口浊气,开口道:“按理来说,你屠我父母、杀我兄弟姐妹。我理当将你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愤。不亲自将你手刃,不足以告慰亡灵!”

说道这里,伏远羽顿了顿,使劲的攥紧拳头,又缓缓松开:“然,今夜生灵涂炭,我不想再徒增杀戮!你,自裁吧!我等必将,留你一具全尸!”

闻言,胡骑军官笑了笑,充满赞赏地看着伏远羽点了点头。

“诸位,亡命奔逃吧,明日点名。而我等一夜未归,尽皆葬身于此,自会有人前来追查。到时候,可就不是这几十人了!”

胡骑军官抱了抱拳:“言尽于此,望各位遵守承诺!”

言毕,胡骑军官架剑于颈,自尽而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生百态上战争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人生百态上战争篇
上一章下一章

第1卷:第7章:尽灭胡骑

15.22%
目录
共4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