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六章 1剑斩鬼!

第一十六章 1剑斩鬼!

让黑无常更为恼火的是,他发现场地内,那些被捕获来的祭品已经先一步被人杀掉了…

血水流了一地。

“不好意思…动了你的东西,不过…你也没少吃我的零食,咱们扯平了…”唐平弹了一下剑身,发出不绝于耳的清脆回响。

手上剑刃疯狂颤动,剑意远比之前更甚,似已摆脱了所谓黄泉水的作用。

这些成了精的生物,都是准备献给孟婆的,此番竟成全了一个外人。

“不碍事…只要杀了你,我们还是赚的。”

原本怒火中烧的黑无常忽然冷静下来,咧嘴一笑,自腰间扯下一条锁链。

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个小子多半就是长青观的受道者了。

能有本事醒来,并闯到这里…说明道行不浅。

将其干掉后,所能转化的法力将会十分显著,一定能平复孟婆的不悦。

想着,黑无常眼皮一跳,见唐平先发制人,骤然跨步袭来,一剑挥至。

他甩起锁链,与剑光撞到了一起。

又灵巧的一个平地翻身,舌头瞧准空隙,变长弹出,刺向唐平眼窝。

啪的一声。

一片雪白的银丝卷起,抽在了他的舌头上。

黑无常一声惨叫,将舌头收了回来,便瞧吐出的舌苔上道道血口。

疼得他脸皮都在抽搐。

两样宝贝!

他心有余悸的瞄了一眼那拂尘,心中大骂唐平卑鄙。

他以为那拂尘就是一个装饰的物件而已…

唐平得理不饶人,对方招式落空,他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当即身随剑走,飞扑过去。

篝火烧得炽烈,不断有火星弥漫,劈啪作响。

两人在地上腾转挪移,一时打得不可开交,锁链与长剑一次又一次的交锋,金戈鸣动。

但唐平始终处于上风,呈压制状态。

“该死!这混蛋怎么体力这么强横?”不一会儿,黑无常后撤几步,拉开距离,抬起手上的锁链一看,脸都绿了。

就见同为武器,锁链上被砍出了不少豁口,剑痕醒目。

反倒是那宝剑,锋芒不减。

他心中震惊,得益于那个女人的点化,这几日他可没少吸收‘尸气’,强化自身。

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各项指标都已达到了之前金牌运动员的水平…

即便如此,还没反制之力,着实憋屈。

唰!

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条条丝绦迎风而涨,扫了过来。

黑无常狼狈的一个驴打滚,头上的纸帽掉落,随石土一起被尘丝搅碎。

“臭道士!”

他一声叫骂,有些慌了。

自知不是唐平对手。

刚要转身逃跑,一抬头,迎面就是一抹刺目的剑虹斩来,吓得他神情剧变,下意识的双手举起锁链。

只听哐当一声,锁链被生生砍断了!

唐平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其蹬出数米,砸进了篝火架。

“啊!!”

黑无常身上的衣服被烧着,踉跄发出哀嚎。

唐平刚要将他擒下,忽的止住脚步。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墙…

白头沟的村民结成方阵,手持各种械具盯着他。

密集的视线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虽然这些人都已没了神智,但还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且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

双拳难敌四脚,更别提如此凶险的情形了。

人群朝两侧分开,

一道倩影缓缓渡步而出。

是一个女人。

唐平心知肚明,这位应该就是孟婆了。

女人手里端着一个碗,一头乌黑的长发及腰,青丝遮掩住了容貌,只隐约露出一对双眸。

从她外露出,吹弹可破的肌肤来看,年岁应该不大。

“长青观…”

女人的视线聚焦在了一丝不挂的唐平身上,呓语一声,声音空灵的问道:“你可有道号?我若没记错,长青观的天一道长,信奉的是真武大帝,亦称荡魔天尊…披发、黑衣、仗剑,蹈龟蛇,从者手执黑旗,气象庄严…你却没有他一丝法相显化,想必也只是门人…那个天一老道呢?”

“他死了…”唐平沉声道。

“……”

这时,有村民快步走来,端着几盆冷水泼到了已经被烧到面目全非的黑无常身上,浇灭火焰。

空中飘着一股肉香味儿…

“诛邪除妖,尚可理解,但你二人为何自封阴使?还对同胞下手?”唐平发问。

这个村子除了她与黑无常之外,其他人虽活着,但和死了没区别。

他很奇怪。

“你没受道?”

见他这么问,女人口吻诧异,“既没受道,你又如何驱使得法物?”

受道?

唐平一怔,什么意思。

“先天有灵?…”

女人瞄着他手里的剑锋与拂尘,疑惑呢喃。

“有意思…太好了,待你一碗黄汤入肚,为我所用,必能助我修成道果,重筑阴曹地府。”孟婆忽然诡异得笑了起来,也不见她发令,所有村民统一向前迈步,朝唐平靠了过来,并亮出手中武器。

“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有福报福,有债还债。”

“忘川河畔,彼岸花开,奈何桥头,断尔痴缠。”

同时,人群后方,女人还念着仿佛歌谣般的字句。

夜空中飞舞而来大片黑色蝴蝶,朝唐平落去。

歌声入耳,唐平本来紧绷的心弦突然松懈,竟有一种活着太累了,不如死去的念想…一死百了,什么忧愁、烦恼都没了。

他握住剑柄的手指,不自觉的松开几分,眼神也变得木讷起来。

胸前忽的一股暖意涌入,刺激着他的经络,让他一个激灵,变得清醒。

唐平后退,瞅着涌上来的一个个村民,心中五味杂陈。

这些人虽受到了蛊惑,但严格来讲,并非邪祟。

只是被控制了…与之前的阳轮方丈不同,如果唐平要出手,他屠戮的,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如今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逼得每一位幸存者不得不做出改变和应对。

但不代表,也可以轻易丧失掉人性。

“你要再不出手,我就死在这里了!”

唐平回头见没有了退路,眼神冷冽的看向隐入上空的画像,内心呼喊。

一直以来,他都有所察觉。

几件宝贝里,最不凡的,应该就是这画中的老神仙。

银龙寺也是,现在的白头沟也是…执意留下的,都是画卷。

而且,最初在长青观的厢房里,那些小纸人要加害他,出手的也是此画。

感知到了他的心意,画中的神仙动了。

他从祥云上飞起,伸手将才显化不久的‘斩’字托住,随意一抛,画中墨水宛如脱相而出,骤然化成一道锐利无双的剑势,划破气浪。

于数百人中,精准斩在了孟婆身上。

这剑势在唐平看来,虽只有一缕纤细的剑芒,却洋溢出磅礴的浩然正气。

远非他手中长剑能媲美的。

咔嚓一声,孟婆手里的碗摔碎在地,女人的头颅横飞了出去。

本要围攻他的村民,霎时保持各种姿势,僵在了原地。

不光是肢体,连带着他们脸上的神色,都酷似被冻结住了。

死掉的女人仿佛被杀得措手不及,连叫声都未发出…

“嗯?”

唐平瞳孔一缩。

观人群后方,飘起一股青气,扶摇直上,

这青气似有意识,想要御空飞遁,却被一股吸力卷走,摄入了画像之中。

青色的尸气…第一次见。

唐平回过神来,紧忙穿过众人,来到了孟婆的尸体旁。

呼的一声,画像从头顶飘落而下。

唐平伸手接住。

画中再次多了一个字,一个‘鬼’字,居于‘斩’字下方。

斩鬼!

唐平做着深呼吸,盯着又变成了死物的画像。

老神仙依旧站在祥云之上,微微仰首,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无论他再如何试探,都纹丝不动。

唐平也未想到这女人会瞬间毙命,他心中还有诸多疑惑,需要她来解答呢…

这下好了…

“那个黑无常!”

猛地,唐平想到了什么,转身奔向一具躺在地上的‘焦尸’,用手指探了一下对方鼻息,脸色一喜:“还活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教临时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道教临时工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六章 1剑斩鬼!

16.33%
目录
共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