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做局与破局

第一十八章 做局与破局

与黑无常交手之前,场上有二十余只妖物,死于剑下。

尸气大半都被长剑吸收,剩下的则经由玉佩滋养肉身。

本来雪亮无暇的剑刃,光芒愈发炫目,舞动起来的剑声也尤为悦耳。

仿佛宝剑本体又有增幅,以此化解掉了河水的玷污。

而唐平只觉得浑身血肉鼓胀充盈,从体态上看肌肉线条紧实,但躯体却恍如被打了气的气球,到了所能承受得极限。

如果玉佩再进一步将暖流导入百骸,届时,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变化。

“嗯…”

倏忽,一阵呻吟声传来,打断了思绪。

他连忙起身上前,扶住了黑无常的头。

“她…死了?”

男人被熏得满脸发黑,迷茫的睁开了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球。

一苏醒过来,他似乎就有察觉,眼珠死板的转动,与唐平对视着。

“我能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流失…我是受她点化成仙的,她一死,我也活不了了…”黑无常气若游丝道。

唐平闻言,心中一惊。

这岂不是与这些村民一样?

他又没有被孟婆勾魂,或喝了孟婆汤,怎会如此?

“你叫什么名字?”唐平开口道。

“张…谦…”

黑无常应着,气息萎靡,“你能给我点根烟吗?谢谢…”

“烟?”

唐平犯了难,从超市出来时,肖诚倒是带了几包,但落水后都被打湿了。

而且挑他们过来的村民,像连同扒下的衣服,一起给扔了。

“我那坐台上,有华子…”

黑无常斜楞着眼角的余光,瞥向木架。

唐平一个眼神,一旁的人参娃顿时扬手,胳膊上的条条长须射出,在架子上摸索了片刻,找到了一包香烟。

点着后,由唐平接过,递到了男人嘴边。

黑无常目光呆滞,仅吸了一口,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将死之人…

唐平沉默了。

这种状况,身旁的精怪可能理解不了,但在唐平看来,再正常不过。

这是人类特有的情愫。

也可以说是习惯或嗜好。

自知死亡临近,男人凶戾的神态也缓和了许多,口吻也不再以仙人自居,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他咳嗽的厉害,将烟抖掉,唐平又帮他拾起。

越咳嗽,男人就吸得越猛…

“她一直不让我抽的…让我必须戒掉,所以我始终偷偷背着她抽…她说苍生有灵,抽烟等同自散香火,只不过与庙里供奉的香火不同,庙里的香火是祈愿,孝敬神仙的…抽烟吸得是浊物,吐得是自己的人气儿,若能请得正神还好说,要是引来什么不干净的玩意,可就麻烦了…”

“她又哪里明白,抽了十几年,怎么可能说戒就戒…华子啊,这要放在几天前,还在太平时,我逢年过节都不舍得买一包…”

张谦躺在唐平胸口,宛如在唠家常一样,喃喃自语。

自嘲道。

“她是我媳妇…”

张谦笑了笑。

唐平一怔。

没想到孟婆和他是一对夫妻。

观张谦的瞳孔已经有涣散的迹象,仿佛沉浸在某种美好的记忆中,唐平紧忙叫道:“兄弟…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现在整个人还糊里糊涂的…什么是受道者?你二人又为何变成这般模样?”

张谦眸子愣愣的瞧了瞧唐平急迫的神情,

原本有些暗淡的眼光,重新亮起。

“你不是受道者…她是受道者,黑夜笼罩,红雾显现没多久,她整个人突然性情大变,说自己是被选中之人,开口就说她是孟婆转世…还说有一番难以想象的机缘造化,在等着她。”

唐平听得入神,不愿漏听一个字眼。

“她出去了一趟,又回来了…说城郊已有地府雏形…是她道场的不二之选,然后,她就让我自称是黑无常,还用手指点了一下我额头,我脑袋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她打开了,她让我吸食那种气体,说是能增长道行…短短几天下来,我就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对了,她还说什么要争分夺秒,唯恐有人捷足先登…她提到了银龙寺,还有长青观…还有那两汇江,她说这是一个局,她必须要成为掌局人,不能沦为…”

张谦的脑袋越来越不清楚了,说话都是断断续续,完全没有逻辑。

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

“还剩半包,给你了…”

片刻,张谦强撑着抬起手臂,状若将浑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搭在唐平腿上。

像带着一种嘱托,也有一种关怀的意味。

“这烟不错,但果然还是不适合我…我喜欢抽劲儿大一点的。”

“都死了…人都死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张谦嘴角噙着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

“喂,别死啊!你还没告诉我……”

唐平忍不住喊道。

“跑…跑得越远越好…这是…一个局。”

话声落下,张谦的眼仁就彻底没了光泽,呼吸也停止了。

他嘴里叼着的烟,刚抽了一半,还挂着一截烟灰。

一股冷风袭来,寂静无声。

“艹!”

冷不丁,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的唐平,一反常态…气急破坏的大骂,双眼泛起红血丝。

他的意志有些动摇…

眼瞅着自己就要触及到真相,下一秒,希望就落空了。

张谦的死也让他有些触动。

孟婆被画中神仙一击毙命也就罢了,没想到张谦会与孟婆生死同体,不然,这点烧伤绝对要不了他的命。

“没事…”

唐平将张谦尸体放下,瞅一边面露恐惧,被他模样吓到的男孩,不由揉了揉太阳穴,调整一下心情,安抚着。

起码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至少张谦的遗言,还是能推理出一些模棱两可的讯息。

第一,有人做局?

有什么人或事物隐藏在幕后,主导着一切。

这一点,与二爷爷留给自己的那封信,不谋而合。

第二,受道者很有可能就是指近似‘醍醐灌顶’一样,觉醒某种能力的特殊人士。

第三,银龙寺、长青观、白头沟…隐约间,可能存在某种关联…

唐平眺望着夜空,无形之中,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窥视着自己…

一道尸气从张谦体内升起,窜入玉佩。

“做局…她不成,那我便试试看。”

唐平淡淡道。

言毕,飞剑悬在头上几尺,闪动寒芒。

似与他的意念相呼应。

二爷爷的信上,让他尽快离去;

张谦让他跑…

可是现在往哪儿跑?

又能跑到哪里去…

张谦说了,孟婆在力求破局,那即表示…这所谓的局,是有破绽的。

他不喜欢这种好像无头苍蝇般乱转的感觉,也不喜欢被人当成棋子…

不管背后藏着的东西,是何恐怖的存在,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碰一碰!

好歹,死而无憾!

如果成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教临时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道教临时工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八章 做局与破局

18.37%
目录
共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