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家人不骂人

第八章 出家人不骂人

画卷动了。

它朝红雾穿过,涉入战场腹地。

唐平紧张的跟了上去。

来到近处,发现纸扎人已经了无踪影,天上也不再下纸钱了。

而那尊金色大佛体表伤痕累累,满是切痕,甚至连一条手臂都已碎裂。

在低头俯瞰到飞来的画像时,这金佛生硬的表情似有些吃惊和慌张,抬脚跨过高墙,返回了寺庙。

而原本敞开的佛寺大门,也砰的一声,自动闭合。

整个银龙寺灯光骤失,一片漆黑。

让唐平有种此地主人在闭门谢客的感觉。

画像在空中飘浮了一会儿,贴到了漆红色的大门前,好像要将门板推开。

这时,唰唰唰…

一条条藤蔓破土而出,不仅爬满了墙头,更将大门牢牢固定。

“……”

唐平眼皮一跳。

咦?

他注意到,随着这些藤蔓出现,附近一片没有遭到破坏的土地上,生长得植物竟顷刻间枯萎凋零。

而且连寺院围墙都滋生出了裂痕,鲜艳的大门也变得老旧不堪。

一炷香前,还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华贵佛寺,倏忽变得仿佛某种荒山深处的废弃建筑。

他转头看着一片狼狈的水泥平台,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坑洞,吸了一口冷气。

金佛和纸扎人的破坏力,极为惊人。

啪啪啪…

画卷撞了几下门板后,忽然翻转,面朝唐平。

“什么意思?”

画中神仙宛如嘴巴在蠕动,像是和他说了什么…但唐平什么也听不到。

将耳朵贴近,也毫无收获。

神仙见状,挥手自画中招来一缕云气,实则是画布上早就干了的黑色染料。

神仙指尖勾勒…

这下子,唐平看清了!

一个‘杀’字!

“是让我杀了这金佛?!”

唐平瞳孔缩如针眼。

随后,画中景象恢复原样,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唐平心潮翻涌,弯腰拾起,重新揣进怀里。

他抬头望着眼前布满藤条的大门,眯起眼睛。

画像应该不会害他…让他斩杀金佛,必有用意!

要是之前他兴许要掂量掂量,但现在金佛明显受创严重…而且这银龙寺的变化,分明就是不想让他进入其中。

与先前和尚请他入寺时,全然不同。

是在害怕?

趁你病要你命!

沉吟片刻,唐平打定了主意。

他现在有着很强的求知欲…或许杀掉金佛,能让他理清一些思路。

且这银龙寺…眼下来看,不像是什么正经的地方。

他走上前,抬手按在了门上,用力推了推。

一条缠住大门的藤蔓,生有倒刺,刺尖突然变长了几公分,开始分泌出一些汁液。

唐平立马收手后撤。

“施主请回吧,今日银龙寺不接客。”

大门后,一个声音传出。

“你是谁?”

唐平冷声问道。

“……”

对方未答。

“阳轮方丈?”

唐平迟疑的开口。

“……”

那人依旧沉默。

“佛家慈悲…我有一事不解,想要入寺请教,还望高僧指点。”

说着,唐平抓住了剑柄,一人一剑立于门前。

吱呀…

突兀,爬满了藤条的大门开了一条缝,

露出半张阴沉的老脸。

能窥见他身上披着的袈裟,正是方丈本人。

“何事?”

老和尚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

“天地异变,何故如此?”

“何来异变一说,周天寰宇本就这般…只是看山非山看水非水罢了。”

唐平咳嗽一声…不应该这么文绉绉提问的。

“什么意思?”

“你乃道教出身,与我殊路同归,若还不懂,只能说你参悟不透,境界未深…”

道家?

唐平知道他误会了,但也不解释。

他观老和尚一直只露半张脸说话,微微一笑:“既然大家都是出家人,方丈这般提防,是不是显得太见外了?”

“佛道不两立,回吧!”

干脆利落的一句话,门缝关死。

“佛不待我,我自来!”

唐平说了一句。

大门走不通,不是还有墙呢嘛?

想着,唐平一个助跑,直奔一侧墙头窜去。

似察觉到了他的意图,那些藤蔓霎时活了过来,纷纷激射。

嗖!

唐平手中长剑舞动,将一根根藤条斩断,同时对准一处墙面甩出符箓,符纸落后炸开,化成火焰焚烧。

将密密麻麻的藤蔓烧出一个空白的落脚地,也亏得他之前身体被玉佩强化过,体力惊人…

膝盖弯曲,踏着墙体,纵身一跃,整个人直接翻墙而过。

落到寺内。

背后那些追来的藤蔓,也如失去控制般落下。

唐平也瞧见了站在院内的阳轮方丈全貌。

“这!”

唐平心脏一跳。

就观老和尚上半身披着袈裟,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下半身却不是人体。

而是一具两米大小的蝎子躯壳。

他的半个肉身仿佛嵌入了蝎子头腔,腹部的撕裂口还在滴血,形似一种缝合怪。

“小小道士,给脸不要…你想入轮回,我便亲自将你超度!”

老和尚显得恼羞成怒,神色狰狞。

“出家人不脏言秽语,你怎么还骂人呢…”

唐平冷笑一声,话落,瞬间洒出一大把的符箓。

有些肉痛。

砰砰砰!

和尚体态高大,速度却十分灵活,蝎脚爬动,想要闪躲。

但没想这些符纸自带追踪效果,还是炸在了身上。

猛烈的火光,刹那吞没了他全身。

将他变成一具火人。

但是…哪怕烈火焚身,他似乎还能行动,也有意识。

生命力无比顽强。

嗖的一声,一抹携带巨力的阴影扫来,宝剑自主转动,挡在了左手边。

是蝎尾!

蝎子的毒针只差毫厘,就要刺中唐平。

剑刃将蝎尾砍出大股无色透明的血水,他本人也被重力打飞数米,摔在坚硬的地砖上,疼得龇牙咧嘴。

“混蛋!我要生吞了你!”

方丈怒吼,速度像鬼一样掠近,择人而噬的脑袋从红雾中显露。

状若火中恶鬼。

唐平来不及恢复,又甩出几张符箓,在其面门爆开。

使得他周身火焰更为汹涌。

和尚只是身体略微踉跄后退几步,那蝎钳就朝地上的唐平夹了过来。

同时,伤势严重的尾巴也从另一个方向抽来。

剑锋脱手而出,划出一道剑虹,将长长的尾巴斩落。

唐平则一个驴打滚,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蝎钳重击。

他原本躺着的位置,赫然被砸出一块洼地,碎石纷飞。

力量惊人!

让唐平心悸不已。

好在这一击过后,似受断尾影响,再加烈火灼烧之痛,老和尚终于顶不住了。

高大的身架轰然倒地。

溅起不小的火星。

“死了…”

见那熟悉的尸气冒出,唐平喉咙滚动了一下。

刚才…太凶险了。

“嗯?”

唐平还以为玉佩会像之前一样,将尸气吸收,却没料到飘出的尸气飞向另外一端。

竟入了剑身。

被宝剑给抢走了。

“它也能吸?”

唐平嘴巴微张。

与玉佩不同,在摄取到了这股尸气后,长剑发出清亮的剑吟声,似十分欢喜。

剑刃仿佛迸发出了一阵微光,一闪而逝。

唐平没有在意,起身走到阳轮方丈的尸骸前,此时后者已经被烧成了一团焦炭。

“奇怪…”

唐平眉梢轻挑。

这和尚的攻击方式与之前遇到的邪祟完全不同,而且这佛寺周遭的变化,包括那些被驱使的藤条,也不是幻想。

将自己的血肉之躯与异物融合?

还成功了…

嗖。

长剑飞回,嗡鸣不断,剑尖对准了一个方向。

唐平心领神会,朝前走去。

慢慢行至到了重新卧倒,保持睡姿的佛像前。

眼下这金佛浑身多出龟裂残缺,被纸扎人伤得不轻。

像又变成了死物一样。

企图蒙混过关。

让唐平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阳轮方丈所为。

“别装了…”

唐平淡漠道。

果然,话一出口,金佛张开了眼睛,嘴巴也动了,“佛本是道,你我同源…望道友能高抬贵手,结此善缘,加以时日,必得善果。”

“佛本是道?呵呵…”

唐平笑着:“刚才那老和尚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如果真是我所认知的佛,我自不会动手,但可惜…你不是。”

这玩意一开始,可是准备害他二人的。

“还有…佛是佛,道是道,真的…别来沾边。”

感知到了唐平的杀心,宝剑缓缓降落,释放出一种异常冷冽锐利的气息。

像是在期盼,这一刻,唐平能够握住它。

唐平将手搭在了剑柄上,他感受到…这把剑,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握住剑的一瞬间,这把剑锋,像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福灵心至。

他整个人的气场,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我自西天灵山来,功德大愿显世间;

凡人不知万般苦,只求七情六欲全;“

金佛忽然吟唱起来,下一秒,慈悲的五官浮出黑气,“人类本恶,人便是鬼,人间就是地狱,人类自私、贪婪、丑陋…当诛、当灭、当消!”

厚重的声浪正面袭来,红雾散开,唐平岿然不动。

只是耳窍流出了血水,他凝视着金佛:“苦有万种,人有百面,你只见其一不见其二,以主观恶意来看待一切,你能看到的,自然也只有恶…你没少受人类香火吧?这银龙寺能有这种规模,靠得是什么?你这一身金装,是谁给你穿上得?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你这佛修得真是妙哉!这么诋毁人类,你又高尚到哪儿了?就你这德性,真要成了人,也是下三滥…“

言毕,唐平挥剑朝金佛一斩。

剑之所向,一往无前!

“臭道士!!!”

早已金身破败的数十米大佛,发出咆哮。

瞬间被激荡的剑芒洞穿。

躯体崩裂,碎了一地。

“孽障!”

唐平眉眼低垂,小啐了一口。

出家人不说脏话…

但他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教临时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道教临时工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出家人不骂人

42.11%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