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选择

10、 选择

饮品店的门被推开,有客人走了进来,屋子里立刻灌进了一股刺骨的凉风。

“一杯龙舌兰。”

突然出现的男人坐在了萧玦对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亮到刺眼的金发,如丝绸般的发丝一直垂至腰间。

萧玦睁大了眼睛,面前的男人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好似古希腊雕刻一般唯美,微微昂首,高挺的鼻子下是一道优美的下颌线,和刀削般的唇角。

萧玦看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男人,如果不是喉咙凸起的喉结,他甚至会以为对方是某个童话话剧团的女主角。

未等萧玦说话,对方先开口了:“你好啊,萧玦。”

“你……你好。”

男人的声音十分温柔,萧玦有些慌乱,倒不是因为对方的美貌,而是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场,感觉像是被人用一把锋利的剑指着。

“我叫划风,抱歉让你久等了。”

“那通电话是你打的?”萧玦回过神来,急忙问道。

对方微微点头,看对方的气场应该错不了,就是他要找的人,蓝发少女果然没有骗他。

“我的朋友中了毒,现在危在旦夕,有人告诉我只要找到你们,也许就能让她好起来……”

“先生,您的酒。”突然到来的服务员打断了萧玦,服务员端上一杯酒,放到了划风面前。

“谢谢。”他端起酒杯,缓慢优雅地抿了一口。

萧玦缄口目送着服务员离去,这才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定有办法,只要你们能帮我救活杏子,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说完了吗?”

萧玦一愣。

划风放下酒杯,目光直视萧玦,嘴角带笑:“说完了就先点菜吧。”

萧玦一脸不可思议:“我现在真的很着急,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划风却答非所问,自顾自的拿起菜单翻了起来:“这家店的芝士蛋糕味道挺不错的,我推荐你试试,或者来份巧克力?他家的巧克力也很好吃。”

“不过你还是点份三明治吧,甜品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萧玦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脑袋无比沉重,双腿也如同灌铅般定在了原地。

他惊恐不已,用尽全力试图站起来,但是没用,两条腿就像完全和他身体分离了一般,无法挪动分毫。

划风这才稍微认真了些:“呵呵,别冲动,你想问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聊。”

萧玦深知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他想问的事太多了,但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杏子。

“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们在收纳魂力者。”

“知道的还不少,还有呢?”

“【树】在追杀魂力者,你们是专门对付他们的组织……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办法,求求你们救救杏子!”

“那个女孩对你很重要?”

“她是我……朋友。”萧玦咬了咬牙。

“是吗,只是朋友?”

“是很重要的朋友!”萧玦提高了声音。

划风语气柔和:“你就不想问问其他的问题?比如——她为什么会被袭击。”

“我现在不想管那些,我只想知道能不能救活杏子!”

“这样啊……很遗憾,不能。”

划风又补充道:“【树】组织的子弹都有剧毒,而且我没记错的话,这种毒目前没有解药,一旦受伤,只能等死。”

萧玦心里一沉,面色痛苦:“为什么……不是说魂力者都有超能力吗,怎么……”

划风却是摇了摇头:“如果真的存在起死回生这种能力,那这个世界早就面目全非了。”

萧玦不相信,他激动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可是,那个女孩告诉我说,你们有办法的!只要可以救活杏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划风无奈的叹了口气:“值得吗?”

“我们是朋友。”

“人一生会有很多朋友,不是每个朋友都能陪我们走完全程。”

“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朋友。”

划风的眼神有些怜悯:“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上演着悲剧,每天都有人出生和死去,没有谁是所谓的主角,也没有谁的人生可以一帆风顺。我们的命运早已注定,这是谁都无法更改的。”

萧玦定在原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不是这样的……”

“杏子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如果不是我,她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她醒过来。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让我去死……”

划风沉默不再说话,他转头望向窗外,眼神却不断流露出冗杂的情绪。

“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意见?”

萧玦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他红着眼颤巍巍的问道:“你们有办法救活杏子?”

“没有。”

萧玦绝望的看着划风,把头深深埋进了怀里。

划风有些无奈:“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总比你这么一直傻傻的守在她旁边要强,你跟着我们说不定以后可以找到治好她的办法。”

“那要是找不到呢?”

划风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

萧玦终于崩溃了,他冷冷抬头:“都是因为你们,什么狗屁【树】组织,什么魂力者组织,都是骗人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才发生的,因为你们,现在杏子马上就要……”

“还不明白吗?”

划风冷冷打断:“你只要活着一天,就会一直受到【树】的威胁,你的朋友已经因此而受到牵连,难道你还想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萧玦猛的僵在原地,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瞳孔微微颤抖着,强烈的懊悔与愧疚感勒得他喘不上气。

“你在她身边,只会让她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够了,别再说了!”

雨势渐渐小了,路面积了一层浅浅的积水。又有新的客人进入了店里,凉风灌了进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泥土的气息。

街边的路灯亮了起来,白色的灯光透过玻璃,照在萧玦消沉的脸上。

“我要怎么办。”

似乎是听到了想要的回答,划风的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微笑,右手握拳伸到了萧玦面前,一翻手,手心里躺着一蓝一黑两颗药丸。

“这是……”

“蓝色的药丸是一种神经系统药物,一旦服用就会人体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它会让使用者失去三个月内的一切记忆,并彻底抹去使用者体内的魂力。”

“你什么意思?”

“吃了它,你就可以忘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树】组织也好,魂力者也好……还有那个女孩。”

萧玦缓缓低下了头,他的身体在颤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不行……”

划风的语气出奇的轻松,甚至是有些玩味:“为什么?忘了她,你就可以回到你正常的生活了,好好读大学,毕业找个好工作,娶妻生子……这样不好吗,何必为了一个死人痛苦?”

“你懂什么!”

萧玦猛的抬起头,削瘦的脸庞愤怒的有些扭曲,鲜血顺着嘴角不断流出。

“杏子明明可以离开这里,明明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本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我没有接近她,她根本就不会出事……是我,是我毁了这一切,是我害死了她!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她!”

划风笑了笑,没说话,眼神复杂而怜悯。

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即使你不选择这颗,结果也一样不会变,那个女孩的死已经无法挽回了。”

划风把黑色药丸递到他面前,“既然如此,我大概清楚你的选择了,我可以让你加入我们的组织……”划风微妙的停顿了一下,“但是关于解药的事,你得自己去查。”

“好,我自己查,绝对不会拖累任何人!”萧玦激动站起来,差点撞到水杯。没有丝毫迟疑,立刻伸手去拿男人手中的药丸。

“等一下,”划风按住了他的手,“你要考虑清楚,一旦选择了这条路,便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时间还很多……好好想想吧,有时候感情用事只能把你带入危险之中,你冲动之下的选择,未必就是对的。”

萧玦的眼神出奇的坚定和灼热,他缓缓开口:“我只要她活着。”

萧玦一把夺过药丸,一下吞入口中。原本坚固的药丸在他嘴里快速溶解,变成粘稠的液态,一股流畅的气息从他喉咙中向下移动。

萧玦捏着脖子,低下头仔细感受着这股能量的移动,直到它一直沉入腹中。

他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复下来:“那我现在要做什么?”

“不着急,还有一个小小的考核等着你,这一点你应该有觉悟的吧?”

“考核?”

萧玦心里根本没底,他见识过那个蓝发女孩是如何跟【树】组织搏斗的,如果是那种程度的考核,他根本做不到。但是,他必须一试!对方已经给了机会,他要是再挑三拣四、讨价还价,恐怕连这个机会也没有了。

“有!”

“那就好,至于你家人那边,我们会替你处理好。预祝你通过考核。”男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考核的内容……”

“秘密。”

萧玦一愣:“那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划风嘴角微微上扬,“啊,刚才忘了说,考核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但是你刚才说你不怕死的。”

“不怕。”

“还有一件事,刚刚你吃下去的那颗是毒药,一周后就会毒发。”

“什么?”萧玦傻眼了。

“这是为了防止泄密,毕竟这些事情全部需要严格保密,你能做到吧?”

萧玦木然的点了点头。

划风眼底露出一抹微笑,他摸了摸食指上的戒指,起身拍了拍萧玦的肩膀:“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等你考核通过了,我会把解药给你的。”

……

第二天一大早,萧玦就接到了邮局的电话,说是有一封他的信到了。

萧玦没多想,以为是舅舅的画稿有了回信。因为舅舅平时不怎么爱出门,所以有什么信件快递都是萧玦在代劳,往出版社投稿,也都是留的萧玦的手机号。

邮局的工作人员经常能看到萧玦往杂志社寄稿子,心里都默默赞许,夸奖萧玦这孩子聪明优秀,是个热爱文学的好苗子,家里也一定是书香门第。

面对这种谬赞,萧玦从来都是不急不躁,心态如老僧入定,止水不波。只是在人多不好不开口的时候,露出一副三好学生的谦逊微笑。

如今他在邮局取信,别人都会觉得萧玦有文采,不知道又往哪家杂志发表了什么优秀文章。

“有我的信吗?”萧玦在邮局窗口探头探脑,拽着英文发音“DonNoz”。

“有,BJ寄来的。”工作人员递来一只信封。

萧玦一摸,信封里只有薄薄一张纸。如果是退稿的话应该会附带原稿件,如果是录用了,也还会有其他回信附件,绝对不会这么薄。

萧玦撕开信封,来信上工整的黑色钢笔字迹:

亲爱的萧玦,您好。

首先感谢您对华北军工科研大学的认可,我们已经收到了您的申请,经过我们认真评估,您已到达我们的录取标准,在此向你发出邀请。

请您在收到这封信的第一时间联系我校招生办主任划风先生,他将负责安排对您的面试。

有任何疑问,也请联系划风先生,我会协助他为您提供服务。再次感谢您认可我们华北军工科研大学,预祝您面试顺利。

您诚挚的,

安安

在信的最下方,写着一串数字,看样子应该就是划风的联系方式了。

萧玦放下信,摸了摸额头,有些发懵。他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划风在骗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划风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专程花时间来逗他这种小孩子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而现在,随着这封信的到来,这一切都将彻底被坐实。

“什么?大学邀请函?还是双一流?”

舅舅一脸诧异的坐在沙发上,不断将那封信翻来覆去,试图找到一点破绽。

“专门发封邮件,就为了邀请你这个“好学生”??”

舅舅不是不知道萧玦的成绩,以物理化三科加起来还不到二十分优异成绩,常年稳居倒数前五的宝座。如此优秀的人才,居然会有大学特地发函来邀请,这不是诈骗是什么?

但就像萧玦说的,他也并不是完全一无是处,他语文成绩不错,写的文章也总有一股文青风。他还画的一手好画,尤其是在角色身体塑造方面颇有造诣,文艺委员和语文课代表很赏识他,专门去和老师建议,把他编入了只有女生的文艺组。

老师在课堂上指责萧玦,拿着他的三张打满红叉的卷子告诉他,如果继续这样偏科,将来肯定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买不起车子房子,到时候哪个女孩子会要他?

萧玦当时有点想站起来,其实自己也是有人喜欢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0、 选择

33.33%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