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学院的邀请

11、学院的邀请

萧玦从小就立志要成为一名伟大的漫画家。

但这并非他心血来潮,而是某一次连续看了好几本《知音漫客》的漫画后,定下的远大志向。比起日复一日上学放学无聊且枯燥的生活,他更向往漫画里天马行空的世界。不用烦恼写不完的作业,随时都可以和伙伴开启一段带着少年热血的惊险旅程。

可语文老师表扬他的时候目光轻蔑,他拧紧水杯盖子走到萧玦旁边,弯下腰露出一副假惺惺地微笑,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可以的。”

离开的时候他又语重心长地对其他同学敦敦教诲:“你们要向萧玦同学学习,看看人家多有理想。别看他成绩不好,但是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嘛,说不定哪天就……”

萧玦觉得有点受打击,他看着那片被水打湿的草稿纸,无奈的缩了缩脑袋。

没人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他只能把低沉的情绪和精力用在了游戏上,以此来消磨掉那些乏味的空余时间,也是因此认识了一些朋友,小宇、阿信……还有杏子,算起来也是因祸得福。

萧玦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出了客厅,舅舅还在为那封信纠结。他一时半会儿有点不敢相信,如果这封信是真的,那就是个天大的狗屎运,几十年都轮不到一次的机会,却落到了萧玦头上了。舅舅有些摸不着头脑,平日里那个蔫巴孩子忽然抖擞起来,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保送生?

但萧玦很清楚,自己没那个实力,这一切不过是划风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只是他没想到划风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来应付舅舅。由于这件事需要保密,所以萧玦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舅舅抓耳挠腮,不过他也十分好奇,信里这个大学是不是真的存在,又和他们的组织有怎样的关系。

萧玦回到自己房间,登上了QQ。【狂傲龙少】的头像是亮着的,旁边的状态显示他正在游戏中。萧玦打开信息栏,给他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对方立刻弹出了一条自动回复消息【游戏中,稍后回复】

小宇是个资深游戏迷,从小就热衷于各种类型的游戏,尤其喜欢街机的拳皇系列。他觉得游戏里的八神庵嚣张又帅气,十分符合自己的气质,于是便去理发店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夸张又非主流的红色,飘逸的红发也直接遮住了半边脸。

尽管如此,他却是个很靠谱的人。做事井井有条,很少出错,他数学成绩不错,在班里的排名也靠前。他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和野心,唯一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毕业了继承老爹的便利店和洗车店。也不用去上班,每天就在店里看看小说,打打游戏,有客人来就迎接,没客人就照料自己养的多肉。心情好可以坐一整天,心情不好随时关门回家睡觉,也没有工作压力不怕被老板批,想干什么完全凭自己心意。萧玦有的时候也真的羡慕他,比起自己那个死去的可怜巴巴的伟大志向,小宇这个朴实无华的想法就舒服可靠的多了,至少他还不用担心就业问题。

阿信和小宇认识的时间比萧玦更早,他们的想法大同小异,都是安稳读完大学,然后找个铁饭碗工作,娶妻生子,没事儿还可以和好朋友聚一聚,去网吧包宿找一找当年高中翻墙逃课时的感觉。萧玦对两人的想法有些意外,他以为爱玩游戏的少年心里都有扬帆远航的幻想,可事实并非如此,大多数人只把这当成无聊的消遣罢了。因为他并不向往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他试图向朋友们解释自己的心路历程,但他们却觉得萧玦的梦想就像泡影,太过虚幻和不切实际。

咸鱼也并非是没有翻身的理想,只是欠缺一些勇气。燕城的学校每年都会拿到政府补助的四十个免费留学名额,如果能努努力争取到,那就是出国镀金的大好机会,至于会留到哪去,那不重要了,关键是能在履历上留下一笔洋墨水。

“打完了,今天玩点啥?”【狂傲龙少】的头像跳闪起来。

“随便吧。”萧玦漫不经心的回答。

“那就玩两把KGY,怎么样?”

“可以。”萧玦有心事儿,忧心忡忡的,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最近发生的事。

如果只是告诉他自己退学的事,应该不算泄密吧?他手指敲下了几行字,刚想发出去,又停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算了。突然告诉对方自己这个盘踞万年吊车尾的人,忽然被一所双一流大学保送了,只怕会被当成神经病吧。他心里有点感激小宇,萧玦朋友并不多,能真正意义上算是好朋友的,也就是小宇阿信两个。

萧玦有些走神,派出去探路的猎人被对面的弓箭手埋伏了。损失个猎人不算什么,但他的部队会因此丧失大片区域的视野和资源,这是个战略性的失误。萧玦警觉起来,立刻升级了城墙,并在内外各布置一队长枪兵。

“怎么样?”小宇嚣张的问道。

萧玦有些纳闷,因为小宇平时基本不玩这个游戏的,对操作也不是特别熟悉。之前放假的时候他们一起玩过好多次,小宇一次也没赢。

“我故意的。”萧玦不想丢了气势,又加快了农田和矿场的生产速度,准备囤积兵力,厚积薄发。

真正的鏖战现在才开始,双方的主力逐渐从战士升级成了骑兵,法坛也升到了最高级,法坛的作用很大,在两军对垒胶着的时候发动雷电和治疗,在前期可以极大程度影响战局,有时候甚至可以直接扭转劣势,反败为胜。等到医疗兵和法师出场时,战况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双方不断进退,不断争夺着战场的至高据点,一时间僵持不下。萧玦起了好胜心,眼下他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老老实实升级主殿,到下一阶段就可以直接派出吸血鬼、不朽者和圣殿骑士三件套,但对方大概率也会这么做,到时候双方还是难分胜负。第二个选择就是冒险进攻龙巢,这是个险招,攻击龙巢会花光他所有的资源,不过一旦成功,他就可以快速孵化龙蛋直接让巨龙加入战斗,局势瞬间就会倒向萧玦这一边。

如果对方稍有犹豫,没有趁萧玦主殿空虚的机会攻击,萧玦必能取胜。

但萧玦犯了个错误,他在城墙外放了两队骑兵,想玩空城计镇住对方。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却暴露了萧玦没有升级主殿的情况。因为如果升级了主殿,在门口放置不朽者显然要比两队骑兵的防御力更强,而且花费更少。

萧玦大意了,这个错误一般只有新手才会犯。他的全部兵力都投入到了攻击龙巢,主殿就是一座空城,外面的薄弱兵力起不到丝毫防御作用。

龙巢的血量刚到一半,对方的十队重甲战士和两队圣殿骑士就已经杀到了门外,后面还跟着两队医疗兵和两队法师。

萧玦叹了口气,点了投降,退出了游戏界面。

“怎么样,服不服?”

“服。”萧玦有些郁闷。

小宇看出来对方有心事,不用说也能猜到萧玦是在想杏子的事,他想安慰几句:“没事的老萧,我之前看过新闻,植物人也有康复的病例,何况杏子这么善良,肯定能好起来。”

“嗯。”

小宇停了一会儿,又说道:“我之前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是个游戏高手,我那套连招也是他教的。”

“这么厉害?”

“那当然,我可以把你推荐给他认识……”

舅舅推开门,神色古怪的打量了萧玦一眼:“我和你妈妈商量过了,她给那个招生办主任打了电话,说后天有人会来接你,让你好好准备一下。”

第二天晚上。

“林……”

“林潇洒,叫我潇洒就行。怎么了,听说了我的威名,你也想拜师学艺?”

萧玦有些懵,他按照小宇给的联系方式加了那个游戏高手,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是那天医院里那个神经病。他点进了对方的主页,里面一片空白,主页背景图里只有一张他和一个绿色头发大叔的合影。

“你不是说你是警察吗?警察也玩游戏?”萧玦有些疑惑。

“你这话说的,警察就不能玩游戏了吗?”

“警察不是应该都忙的要死吗,又得调解纠纷,又要去社区送温暖……”

“那是民警,我是刑警。刑警懂吗,就是专门抓歹徒的,每天都要和各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火拼,在公路上和毒枭飙车,带人包抄恐怖分子据点什么的……总之凶险得很。”

萧玦并不相信:“那你就好好打你的游戏啊,为什么一定要帮我查案?”

“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为了转正。”

“转正?你不是管事的啊?”

这个话题对林潇洒来说有些沮丧,他在屏幕上贴了个流泪熊猫表情:“开什么玩笑,你见过哪个22岁就当领导的?我只是个预备警员,工作多、没提成、人家休假我加班,房贷没还清,保险自己买,不过好在我不用交停车费,因为我根本买不起车……”

“怎么忽然间抱怨起来了……”萧玦扯了扯嘴角,算是勉强相信对方警察的身份了。

“那随便你吧,我没兴趣,祝你早日破案。”萧玦摇了摇头,准备结束聊天。

“喂喂,你就不能热情一点吗,你难道不想抓到凶手?”

“当然想了,但是我最近得离开一段时间。”

“离开?为什么?”

“是转学。”萧玦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我被保送了大学了。”

林潇洒有些吃惊:“保送?没想到你还是个学霸啊,保送去哪了?”

“好像是……华北军工科研大学。”

“华北军工科研大学?”

“你知道这个学校?”

“我当然知道。”

这回轮到萧玦吃惊了,他以为这所学校是划风胡编乱邹出来的,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林潇洒居然还对这个学校有所耳闻。

“这个学校在国际上很有名啊,想当年我也……”

他紧张的盯着屏幕,生怕对方也蹦出一句他也是魂力者之类的话。

“想考没考上……”

萧玦松了口气,他不想再和对方纠缠下去了,他挪动鼠标,关闭了聊天框。

萧玦走出房间,舅舅已经回房了,他轻声穿过客厅,来到厕所的洗漱台前,刚准备打开水龙头洗把脸,就看到窗外飞舞着什么东西。

起初他以为是萤火虫,但显然不是。萤火虫只在夏天出现,并且发绿光,这个东西散发的却发着淡淡的蓝光,身体也比萤火虫大上几倍。

萧玦贴近砂窗,透过玻璃仔细打量,这才发现这东西并不是昆虫。它的身体大概食指长短的大小,翅膀高速振动,夜色下只能勉强看清一团模糊的蓝色阴影。除此之外,它身上覆盖着羽毛,长了一副尖锐的喙,喙锋很长,几乎超过它整个身体的两倍,更奇怪的是它居然没有脚。萧玦有些愣住了,它想半天也想不出这究竟是什么动物,但绝对不是虫类。

萧玦揉了揉眼睛,但是光线太暗了,他转过身想去开灯,那东西却一扇翅膀飞走了。

萧玦连忙冲出厕所,穿上鞋子冲到了楼下,那东西就停在不远处,似乎在刻意等他,见萧玦出现了,又扇动翅膀向前飞去,萧玦紧跟其后,一口气冲出了小区。

深夜的燕城寂静无声,马路两边的居民楼只有零星几家还亮着灯,街道冷冷清清,一个行人都没有。

那东西没有要停下意思,依旧不紧不慢的在前面飞着,萧玦环顾左右,只见路边停着几辆破旧自行车,他没犹豫直接骑了上去继续追赶。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萧玦已经差不多能看清这东西真正的模样了,它确实不是昆虫,而是一只鸟,一只没有脚还发着蓝光的鸟。

那东西的速度并不快,萧玦和它的距离已经离得很近了,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但奇怪的是,每次他要伸手去抓,却总会差那么一点点,被这东西巧妙躲过。

一人一鸟就这么不断追逃着,很快一道路标进入了视野,上面刻着:前方500米处高架桥

那东西忽然停住,萧再次伸手去抓,却又被它轻松躲开,它快速扇动翅膀飞到了高处。然而它却没有逃跑,而是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萧玦,几秒后,那东西的猛的朝萧玦俯冲下去。速度之快,犹如一支脱弓之箭。

“怎么说急眼就急眼啊喂!”

萧玦大吃一惊,急忙闪身扑向路边,几乎是在这只蓝色的鸟砸到他的前一刻滚进了路边的草丛。

“嘣——”

那蓝鸟仿佛一枚子弹,狠狠撞在了自行车上。巨大的冲击力立刻将自行车撞得粉碎,各种零件飞了一地。

萧玦趴在地上有些傻眼,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袭击他的是一只鸟,他甚至会以为自己被一架大炮盯上了。

片刻之后,周围重归寂静。萧玦颤巍巍的爬起来,他走到自行车前,刚才的蓝鸟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些蓝色光点,地上是一小片水渍和碎冰。

萧玦有些懵,但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嗡鸣声。他回过头,三只与刚才一模一样的蓝鸟正停在他的身后,蓝色的眸子里闪着渗人的寒光。

“完……蛋……了……”

萧玦身体一僵,面如土色,他挪动步子想要逃跑,但面前回家的路已经被挡住了,唯一逃跑的方向只有身后的高架桥。

下一秒,三只蓝鸟同时冲向了萧玦。

“KAO!有话好说!”萧玦抱着脑袋往后退,却一脚踩到冰块失去平衡,整个人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三只蓝鸟几乎是贴着萧玦的头顶飞过,冲出一大段距离,其中一只来不及刹车撞到树上碎了一地。

萧玦死里逃生,他一睁眼发现自己还没死,立刻起身朝着高架桥上冲去。两只蓝鸟也再度调转方向,以极高的速度追了上去,呼啸的凌厉风声一瞬间刮到了萧玦耳边。两只蓝鸟一左一右,完全封锁了萧玦逃跑的方向,最多三秒,他必死无疑。

“救命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要死人啦!!”

就在蓝鸟几乎要触碰到萧玦的瞬间,一道凌利的赤红剑气迅猛的从天空落下,只眨眼间便将它们斩成碎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1、学院的邀请

36.36%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