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隐秘的三号线

13、隐秘的三号线

深夜,走廊的灯忽然亮起,有人推开了医院监护室的门。

他走了进去,寂静无声地守候在病人床前,窗外昏暗的月光勾勒出他清瘦的轮廓,像一个忧郁的幽灵。

杏子仍在沉睡中,他微微抬头,注意到床头的花瓶里多了一束菊花,不知道是谁放的,金灿灿的色调与病房里忧伤的氛围格格不入。萧玦犹豫了一会儿,把那朵菊花取了出来,随手放在了花瓶旁边。

他后退一步,不小心碰到桌角,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被激活了睡眠模式,屏幕亮了起来。

看到电脑桌面背景,萧玦愣住了。

背景图里的女孩坐在长椅上,身上是件灰白色吊带,露出白净的脖子和肩膀,模样恬静可爱。她头发上扎了个白色的蝴蝶结发带,冲着镜头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乖巧的像一只精灵。

在女孩身侧,坐着个憨头憨脑的少年。他裹着件老旧的校服,绷直着身子,一脸尴尬的看着镜头……萧玦记得很清楚,这是去年春运会时和杏子拍的照片。

萧玦的嘴唇微微颤抖,一滴眼泪啪嗒砸在了地上。

他回过神,注意到桌面有一个位置很显眼的文件夹,名字是:“送给萧玦的礼物。”

萧玦愣了两秒,点开了文件夹。

文档里立刻弹出了许多视频,什么“拳皇97”“拳皇97风云再起”“拳皇2002魔幻版”“拳皇十周年特别版”……全都是拳皇各种版本的攻略和技能表。当初为了打赢小宇和阿信,萧玦也找过不少关于拳皇攻略的教程,对这些视频并不陌生。

最后一段视频命名很特别,是“笨蛋萧玦生日快乐”

萧玦有些疑惑,就连舅舅都不知道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她为什么会知道?

萧玦犹豫了一下,点开了视频。

这是一段自制的CVR,画面摇晃了几秒,杏子穿着那件红色的印花和服,正在摆弄手机镜头,很快画面定住,她后退一步坐在了床上。

她有些害羞的朝镜头招了招手:“生日快乐,萧玦。是不是被吓一跳,这么奇怪的祝贺方式,哈哈……先说好,你可不能把这个视频给别人看哦。”

女孩的收起笑容,把头发撩到了耳后:“其实这个视频是向你告别的——校庆结束我就要转学了,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RB了。之后我爸要送我去冰岛,挺远的,以后我们应该也不会再见了。本来想当面跟你告别的,可是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所以只能用录像代替了……”

杏子对着镜头沉默了几秒,似乎在等待萧玦的回应。

“那个……今天是你生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礼物,干脆胡乱收集了一些游戏攻略,还有以前我妈妈做的教程,希望对你有帮助。”

女孩的笑容有些苦涩,她抬起头强忍着眼泪:“还有以后你要少熬夜,少玩点游戏,别总顶着个熊猫眼了。你那么笨,病倒了可没人疼你……”

女孩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最后,祝你生日快乐。谢谢你陪伴我这么久,跟你在一起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开心。再见啦,萧玦。”

杏子起身,伸手摇晃了一下手机,就好像在揉萧玦的头发。女孩对着镜头笑了笑,视频结束,画面就定格在那个微笑上。

萧玦坐在电脑前,眼泪早已浸透了他的衣领,他大口呼吸着,分不清是伤口的疼痛还是分别的窒息感。

他转过身,紧紧握住了杏子冰凉的小手,萧玦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良久之后,萧玦缓缓抬起头,目光坚定,像告别,又像是在倔强的承诺。

“杏子,等我,我一定会救你!”

……

次日,天微微亮。

萧玦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了一眼手里的火车票,抬头望着BJ火车站宫殿似的穹顶。

他没带多少行李,只带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些零钱,外加身份证等其他证件,全部的行李一个行李箱刚好能装下。

命运之子、热血少年萧玦,一切准备妥当,独自搭乘东方航空班机,跨越大半个中国,降落在BJ国际机场。按照行程单的安排,他将在BJ火车站3号线月台,乘坐SS1958次快车前往第七科总部。

“按照惯例,新人加入组织应该有老人接送的,可惜今年人手不太够……”划风的声音十分轻松,“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了,不过不用担心,按照行程单里的位置来就行,我相信你不会迷路的对吧?”

不得不说,第七科的办事程度确实十分靠谱,三天后一个信封送到了萧玦手上,从身份磁卡到行程单一应俱全,附加一份《新人入学指南》,里面详细描述了如何高效便捷的找到总部位置,以及如何快速融入集体等等。

这份指南非常好用,直到萧玦到达目的地之前。

“SS1958次快车?没有听说过……也许是什么支线列车,不过你说的编号不对……而且BJ火车站的普速列车很早以前就停运了,现在只有动车和高铁,再说我们也没有你说的三号线……再去铁路局核对一下吧,车票好像是真的,但是真的不知道有这班列车。”这是不同车站工作人员给出的答复。

萧玦站在火车站大厅,跟个棒槌似的定在原地,他傻眼了。

“耍我啊,地址居然给错,混蛋!”萧玦站在人群中有些抓狂。

大唐皇帝对唐僧说,你去西天,那里有普度众生、救苦救难的真经,并赐给他锦斓袈裟和九环锡杖。唐僧骑着白马翻山越岭、斩妖除魔,渡过九九八十一难从长安走到灵山,九死换生。最后到了雷音寺,佛祖却坐在莲台上摇了摇头说他造化不够,刚出灵山又被老鼋甩到了河里,起来之后才发现好不容易得到的经书居然是白纸一张。

大概这就是萧玦此刻的感受。

萧玦口袋里只剩五十块了,来的时候舅舅破天荒的大方了一回,从口袋里掏出来几张皱巴巴的钞票,作为他路上的花销。对于长年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萧玦,难得体验到了一次当大款的感觉,还没上飞机就去大吃了一顿,想着反正来了这边组织肯定也是包吃包住,可没曾想这帮不靠谱的家伙居然来了这么一手。

如今这位不远万里的“唐僧”站在厕所门口,手里死死攥着那五十元思考着人生。他走到洗手池前,拧开水龙头带着怨气的猛搓了几把脸,抬头时却猛的发现厕所的墙上有一个大大的数字“3”

不存在的三号线……数字3?莫非……萧玦大脑忽然灵光一闪。

“不对,组织办事一向很古怪,难道这是暗示?也许这厕所里暗藏玄机!”

抱着这个心理,萧玦深吸一口气,转身朝着一间厕所里走去,他将门轻掩,目光仔细打量着厕所的角落,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咔哒——”

厕所的墙壁忽然弹出一个夹层,上面居然还有两个按钮。

萧玦心中大喜:“果然有机关!”

他正欲上前,只听那东西又发出声音:“你好,大便一元,小便五毛。”

萧玦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整个人险些当场晕厥过去。

萧玦走出厕所,又回到了火车站,他一屁股坐在候车厅的椅子上,心中万念俱灰。他双眼茫然地望着四周忙碌的人们,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死里逃生通过考核,飞跃了大半个中国地图,千里迢迢,最后只为了来这里上个厕所?

“大爷,行行好吧,行行好……”有人在他背后说。

都什么年代了,在BJ皇城根脚下这么繁华、富得流油的地方居然还有叫花子?

“你找错人了,我是你同行……”萧玦苦着个脸,就靠他兜里这50块大洋,恐怕买儿童票都不够。

萧玦回过头,看了一眼背后那个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年轻人。他衣着十分简朴,甚至是有些破烂,上身披着一件厚重的绿色军大衣,下身则是一条过时的黑色棉裤。脏兮兮的头发如同一顶毡帽似的盖在头顶,杂乱无章,像是一把干草,有的发梢粘连在一起甚至打起了结,看起来就像几个月没洗过头一般。稍一靠近,发缝间竟传来阵阵刺鼻臭味。

不是说BJ遍地是黄金,故宫墙上掉下一片瓦都能发财吗,面前这位少年老成的“帮主洪七公”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外地人?”对方似乎是察觉到萧玦的疑惑,连忙改口:“我不是乞丐,我是一个生意人。”

生意人?你这身行头说你是逃难来的都不过分吧,而且台词都这么专业,还敢说你不是乞丐?萧玦心想。

“杨再兴真不是乞丐,我真的是个地地道道的正经生意人!”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几本非常旧的书,书页是用线缝起来的,旧到不行,像是几十年前的东西。

萧玦有些吃惊:“这是什么老古董?”

“也不算吧,清朝的玩意儿而已。”对方轻描淡写的回答。

萧玦扯了扯嘴角,你当我傻啊?你要真有古董至于混得这么惨,要真是清朝的文物,哪怕是个尿壶也值钱啊。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书,武功秘籍吗?”

“嘿!还真让你猜对了!”

年轻人看着萧玦震惊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神雕侠侣总该看过吧?就是类似于里面《九阴真经》、《六脉神剑》之类的……很好理解吧?”

萧玦摇了摇头,表示蒙圈。

“哎,金庸你都不知道?”年轻人有点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不过很快他又堆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不过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惊奇,我这里有一本《如来神掌》很适合你,有了它你就可以惩恶扬善,现在优惠价只要十块钱一本……”

萧玦这才反应过来,心中暗自嘀咕:还武功秘籍呢,你怎么不卖生死簿呢?白痴才会上当!

“对不起,我没钱。”萧玦朴实简洁的回答。

“哎呀,大不了便宜点的,一块钱一本,买一送一也可以……就当支持大学生创业。”

“你是大学生?”

“当然。”年轻人又从口袋掏出一本字典般的课本,在萧玦面前晃了晃。

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的书页上,红墨水的笔记布满了各个角落,除了中文,上面似乎还有一些外语,看起来像是德语。

萧玦心头闪过一个念头,他在第七科给他的邀请函上看到过这样的笔记。

“你是在等SS1958次三号线快车?”

双方皆是愣了一下,各自从兜里掏出了一张身份磁卡和一模一样的火车票。

“我是新生,萧玦。”萧玦友好的伸出了手。

“哎呀,激动的心啊,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新生!”年轻人一下子有些语无伦次,他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握住了萧玦伸来的手:“你早说你是新人嘛,我可以免费送你两本啊!”

可我压根就没打算要啊……萧玦心中想着。

“小伙子我很看好你,来我们第七科前途一片光明啊!”杨再兴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兴奋的拍了拍萧玦的肩膀。

经过一番询问,萧玦才得知对方也是第七科的学生,之所以会是这幅模样也确实是在创业,只不过过程稍微有点艰难。杨再兴虽然长着一张英气勃发带点书生气质的脸,说话却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口音。

“师兄,你来第七科多久了?”萧玦问。

“让我想想……应该差不多十四年吧。”

“十四年?”萧玦有些吃惊。

“对啊,我是十一期的,到今年十二期开学刚好十四年。”

“一学期十几年这么长?”

“不,这是因为学院中途停学了一段时间,害得我一直毕不了业……”

萧玦对自己的未来有点担心,十几年都拿不到毕业证,也难怪他堂堂一个大学生当起叫花子。萧玦打了个冷颤,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些恐怖的事情。

“那这么说,你以前是坐过这趟车了?”

“当然!”杨再兴抹了把鼻涕,随手擦在了裤子上,“每年开学都坐,今年是第五次了。学院的一切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就连卫星定位都找不到,想去学院唯一的办法就是坐这班SS1958次列车,除了学院的人,没人知道关于这趟车的任何信息。这班车是在朝鲜战争以后开通的,为了隐蔽一直走的是运煤专列,表面上是运送煤炭的,但实际上最末尾的那一节车厢就是专门接送新生的专用车厢,等到进了郊区就会自动脱离顺着专用轨道从BJ一路开往哈尔滨。”

“哈尔滨?去哈尔滨干什么?”

杨再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学院的总部在哈尔滨啊,BJ火车只是换乘的地方,你的负责人没告诉你吗?”

“没有。”

“那你的负责人是谁啊,安安还是静静,还是那个老色狼大叔?”

萧玦连忙摇了摇头:“是划风。”

“什么?那个金发长毛怪?”杨再兴有些诧异:“难怪了……能从金毛怪手里走过来的学生了不多见啊,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他也是学生?”

“不是,他是老师,不过当初我进入学院的时候他还是学生,是大我一期的学长。”

“那他肯定很优秀咯,能当老师的话。”萧玦没想到划风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居然还有这一面。

“那当然了!那可真是太优秀了!”杨再兴有点激动,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萧玦的目光越过火车站的落地窗,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被渲染上一抹深蓝,夜幕降临了这座城市,车辆川流不息,万家灯火通明,如满天繁星缀缀。

他掏空了口袋和杨再兴总共凑出了五十一块,这点钱连最便宜的旅店都不够,他们只能躺在候车大厅冰凉的椅子上硬挨一个晚上。杨再兴还告诉了他一个坏消息,由于学院今年才恢复招生,所以列车可能会晚点,也许晚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晚一星期。

杨再兴倒是不在乎,他已经习惯了,休学这段时间他在BJ走街串巷讨生活,找路过的行人要两个硬币对他来说就是信手拈来,在火车站硬抗一星期完全不是问题。

萧玦心情低落,杨再兴拍拍萧玦的肩膀安慰他:“新人都是这样的,习惯就好,要怪就怪你选了划风当老师,他这个人抠的要命!你要是选的是其他几个老师,说不定他们早就派直升机来接你了。”

萧玦一脸诧异:“还能主动选老师?”

杨再兴被他问懵了,摸了摸后脑勺:“你不是吗?我当年报名的时候都是自己选的啊……”

杨再兴嘴角一咧笑了笑,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3、隐秘的三号线

42.42%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