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重要的人

17、重要的人

第二天一早,新生们收到通知,前往四号大厅集合训练。

四号大厅是个全金属打造的密室,空间宽阔,差不多相当于一整个足球场大小,四周都是一股冷色调。

大厅中央,三道人影早已等候多时。

中间的那人萧玦认得,是昨天参加典礼时那位长发白衣,表情冷淡的少女。而左边那位儒雅的蓝发青年,则是已经见过两次面的师兄宇文越。

萧玦的目光又瞄了一眼右边那位女生,微微惊讶。

女生皮肤稚嫩,眼眸动人。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红晕,有一头柔软的金色长发,发梢刚到背脊,几缕发丝贴着耳朵温柔的垂到胸前。

值得注意的是,女孩浑身都裹得很严实,她身材娇小,上衣却大了一号,整个人像是缩在了睡袋里,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将她的双腿和臀部紧紧包裹起来,尤其是脚上,居然还穿了一双缝着小兔子图案的深色极地靴。

有这么冷吗?

萧玦有些傻眼,虽然现在是秋天,但她这全副武装的样子也太离谱了,更何况学院里还有暖气。

“在开始训练之前,我们先做个自我介绍。”中间的少女开口了,“我叫安安,第七科校长的助理。这两位是和你们同期的学员,也是你们接下来负责你们训练学习的老师——宇文越,可利薇尔。”

两人冲新生微笑点头示意。

“我就不浪费时间了,你们好好训练吧。”她转过身,径直走向电子大门离开了大厅。

安安走后,几人的训练也正式开始。

“好,开始吧。”

随着宇文越的话音落下,地面开始微微颤抖,一座展台从地下缓缓升起。展台长约五米,左右各摆着枪械和近战器具,上面覆着一层透明玻璃罩。

“今天我们学习的内容,是基础格斗和枪械的使用,以及一些理论知识。不过这只是你们要学习内容的一小部分,其他的课程还有器械维修、医疗和侦查等技术,后续经过测试,你们可以根据你们擅长的方向进行学习。”

宇文越抬起玻璃罩,从里面取出一副护具,微笑的看向众人:“现在我们先来学习基础格斗,谁想先来?”

短暂沉默后,一个男生站了出来。

他相貌平平,留着一头松散的黑发,脸庞有几分青稚。身材看上去还算结实,个子目测在175公分左右,比萧玦要高一些。

他走到宇文越面前站定。

“你叫什么名字?”

“罗啸。”

“你之前学过格斗术吗?”

“学过五年泰拳。”

“哦?泰拳?”宇文越挑了挑眉,随即快速打量了他一番,“泰拳是来自于泰国的一种古拳法,含有大量膝、肘、正踢等凶猛技术的格斗术,在格斗界很有名气,以威力巨大著称。”

宇文越将护具送到他面前,微笑道:“我曾经也和厉害的泰拳格斗家交过手,所以等下你可以用全力攻击我。”

罗啸听后自然不敢怠慢,他接过护具佩戴整齐,随后退后几米,摆出了泰拳标准的反架姿态。

“那我要开始进攻咯。”宇文越轻声笑着。

几乎是同一时间,宇文越身形猛的向前袭来,左脚踏地,右手收臂发力直冲他面目刺去。

罗啸没料到对方速度如此之快,急忙后撤步,左手手掌压向对方打来的刺拳,堪堪避过这一击。

但这还未结束。

“小心。”宇文越忽然开口。

他的攻击速度并未减缓,只是这瞬间的疏忽,一记左侧勾拳已经袭向罗啸的肋道。

后者心中一惊,急忙稳住身形,右臂下沉,以肘格挡。

“不错,反应挺快。”宇文越温柔一笑。

但就是这句话的时间,给了罗啸一丝反击的机会,他瞅准宇文越收拳瞬间的空挡,左手猛的朝他甩出一拳。

但罗啸心里清楚,这记摆拳的动作太大,很难击中对方。当下,他顾不得对方可能会发起的反击,以及自身的防御,右手立刻衔接攻势刺出一记直拳。

果然,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宇文越面对罗啸的攻势没有丝毫慌乱。一低头轻松躲过摆拳,微微侧身再次避开袭来的直拳。

罗啸直拳变肘,大力向他头顶砸去,但再一次落空。宇文越后退半步,轻轻后仰几乎是贴着罗啸的胳膊避开了这一击。

“有机会!”罗啸心中大喜,他左脚发力向后一蹬,右膝凶猛的顶向宇文越胸口处。

然而,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在膝击撞碎他胸口的前一秒,宇文越忽然出手按住了他的大腿,一股巨大的压力轰然倒来,右腿一瞬间被卸去了七成力气。

此刻的膝击不再凶猛,变得绵软无力……

“嗯,招式很犀利。”

罗啸之所以敢站出来,有底气和老生对抗,都是有原因的。

他是台湾人,从小在一个家境不错的环境里长大,父母都是老师。从他七岁上一年级开始,老师就发现了他过人的身体素质,耐力、力量、跳跃……他的成绩比高年级的学生还要出色,小学六年一直被父母当做体育生培养。

初中时,这种异于常人的力量愈发明显,他也获得了一个“牛斗士”的外号。终于在初二那年,一位武术家发现了罗啸,觉得他很有天赋,在经过父母同意后开始学习空手道。后来,这位武术家认为罗啸这种天才格斗手,不应该浪费身上的天赋,建议他开始学习所有格斗术里,最凶猛的拳法——泰拳。

往后几年的时间里,罗啸不断参加比赛,击败过无数敌人,获得了很多冠军和奖项。他的名声越来越响,很快这个少年英雄的事迹就传到了大陆……不久后,一个名为第七科的组织找到了他。

罗啸承蒙父母的教诲,为人谦逊,从不傲慢轻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认为他能够每战获胜的原因……

宇文越单手覆住罗啸无力的攻击,身形向左一偏,踢出一记快而凶猛的高扫腿。罗啸来不及退避,只能尽量抬手护住头部。

嘭!

下一秒,庞大的冲力狠狠击中了罗啸的头部,一股眩晕感立刻冲上脑门,整个人都被这腿力抬起几公分。他连退数步,再也稳不住身形,一头倒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戴了护具,这一击至少能让他昏迷几天。

宇文越上前将头晕目眩的罗啸拉了起来,摘下了他头上的护具。

“还能站起来吗?”

“没问题。”罗啸喘着粗气回答。

“你叫罗啸是吧?”宇文越平静的看着他,仿佛刚才的战斗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消耗力气一般,“你很有天赋。”

通过刚才的战斗,宇文越已经看出罗啸这名学生的资质了,在还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借助少部分魂力力量,虽然没有开发生魂,但也完全可以看出,他的血脉纯度是不低的。

宇文越转过身,面向众人:“热身环节结束,那接下来我就开始教你们基础格斗。”

时间一点点流逝,接下来的几天,萧玦几人按部就班的,不断学习着各种技术与知识,以接下来的任务做最后的准备。

……

一周后,大连港出海口。

夜已深,码头一片寂静。几艘货轮泊在海面,犹如几座漂浮的大山,远处车站的棚灯还亮着。

清冷的月光下,整齐堆砌的黑色花岗岩地板纹路清晰可见。四周还有码头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巡查工作。

新生四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乘坐直升机降落在港口,在经历了短暂训练后的四人,开始了加入第七科后的第一个任务。

远远的,飞琉的身影就出现了视线中:“哎呀,你们可算来了,等半天了都。”

毕竟是人生中第一次当特工,还是校长接驾,难免会有些手足无措,几人皆是神色紧张,绷直了身体。

“哈哈,放轻松。”飞琉上前笑着着安抚几人,“不必这么紧张,这次的任务很安全,挖掘工作什么有其他人负责,你们只要观察学习就行。”

“是。”几人回答。

接着他便带着几人,朝着目的地出发。沿着港口岸边走了一百多米,最终在一艘渔船边上停了下来。

“上船吧。”飞琉踩着踏板先一步上船,几人连忙跟上。

几人刚上船,一股夹杂混杂着鱼血的腥咸海风便刮了过来。甲板上空无一人,地面湿漉漉的,四周堆满了破旧渔网和空铁桶。

上错船了吧?这是萧玦的第一反应。

有没有搞错,这可是特工执行任务啊,未免也太寒酸了吧。按理来说特工不应该是在豪华游艇上,喝着香槟,吹着海风,吃着烤肉,等到了目的地再搬出16倍镜的巴雷特和敌人火拼吗。可萧玦看着这一览无余的场地,有些傻眼,就算没有游艇,快艇也行啊!

而且关于特工方面的知识他也是有接触的,他看过《碟中谍》,电影里的特工都是这么演的!

“这船能开到索马里?”萧玦问。

“当然不能,”飞琉转过身,“这艘渔船只是个掩护。”

他按下墙上的暗格,渔船的船舱自动开启,他带着几人往下走,在船舱地面的中心位置有一块宽两米的活动门。按下按钮,活动门开启,船舱之下不是海水,而是一副楼梯,链接着另一个船舱。

几人通过楼梯走进最底层的船舱,空间算不上广阔,但却十分明亮,有一条可同时容纳两人行走的通道,两边是金属墙壁和各种仪器管道。

“这艘是096式核潜艇,以俄罗斯的【北风之神】核潜艇为基础的改进版,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核潜艇,上面那艘渔船只是个伪装而已。”

“核潜艇?”胖子有些震惊,“真的假的,核潜艇都有?”

“哈哈嗝,这不算什么。第七科所有的武器装备都由国防部提供,除了核武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拿不出的!”飞琉叉着腰,笑的十分得意。

“我靠,不愧是异能者组织,屌爆了!”胖子感叹道。

“好了,不废话了,先跟我来。”飞琉咧着嘴,带着几人朝走廊尽头走去。

走廊不是很长,莫约几十米后,一道舱门就出现了面前,推开舱门,里面是一间控制室,空间大概篮球场大小。

控制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安安坐在驾驶座在控制潜艇的航向。

“这里就是中控室,有什么事你们可以到这里来找我,现在你们先去换制服,然后向我报告。”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几人很快回到了休息舱,换好了第七科的黑色制服。大约十五分钟后,几人又聚集在一起,一同回到了中控室。

推开中控室的大门,只见飞琉正坐在椅子上,专心致志的玩着手里的布娃娃:“发烧了,没关系,开一刀就好……”

“……”众人懵逼。

“哎呀,你们换好衣服啦?”飞琉回过头,一脸嬉笑。

“是,校长。”

飞琉点点头:“现在潜艇还有两天才能抵达索马里,你们可以趁现在去上面欣赏一下夜景,毕竟这说不定是你们人生当中最后一次了……”

“哈?!”

“哈哈哈,开个玩笑嘛,”飞琉捂着嘴偷笑着,“要有幽默感啊年轻人。”

喂,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乌鸦嘴啊……

午夜时分,夜空繁星点点。

萧玦四人围坐在船舱里,透过窗户可以依稀看到幽暗的星空,海面也风平浪静。

“海上的夜空还真美啊……”队里唯一的女生发出赞叹。

她叫小米,是陕西人,从小生活在内陆,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进入大海。

“风吹的好舒服,”罗啸望着天空,微眯着眼,“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在海上看夜景呐。”

水面忽然掀起几束浪花,有动物冲出水面,又快速的一头扎了进去,只留下一道优雅的身影。

“快看,是海豚!”胖子趴在船边喊着。

萧玦倒是没什么心情看这些,缩在最后面一言不发,耷拉着脑袋。

在开始训练那天之前,萧玦曾一直以为每个加入第七科的新人都和他一样,都是从一个平平无奇的人转变而来,大家都很普通,没有超凡的智慧,没有惊人的力量,没有特殊的能力……

可事实并非如此,罗啸的魂力波动很明显,虽然他并没有开发所谓的生魂,但这一点从他过人的体质就能看的出来。其次,另外两名学生,他们无论是身体素质、耐力,还是学习能力,都胜过自己。甚至就连那个女生,在格斗对练中都不止一次,把他打趴在地。

萧玦这几天想了很多,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们口中的魂力者,是不是他们找错人了?但每当这种时候,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还有重要的人在等自己,这些令人难以忍受的挫败感就又会消失不见。

萧玦加入第七科,是为了救杏子。那么他们三个呢,他们是什么原因坚持下来的呢,守护世界这种滑稽的台词吗?

“你们为什么要加入第七科啊?”萧玦终于还是开口问了。

“为了证明自己。”罗啸回过头,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这个理由很简单,但也很充分,对他这种人而言,也许挑战才是最适合他的人生,反正在这之前,他想要的荣誉也几乎都已经得到了。

胖子的理由则是比较实际:“我要出人头地,不想再被人瞧不起了。”

胖子讲述了一段故事,大致内容就是他作为一个农村孩子,孩童时期如何艰辛的经历。他在人生中因出身、因相貌、因学历受过种种的委屈、冷眼和鄙视,在这里就都变成鞭策他进步的,一块向上的石头。

几人的目光落在目女孩身上,她脸一红,这才支支吾吾的开了口。

“我爸爸是一名缉毒警,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执行任务牺牲了……我爸爸是为了救更多的人才牺牲的,我也想成为像他一样伟大的人,让爸爸在天堂也能为我骄傲。”

原来如此……

萧玦听完女孩的话,觉得遗憾难过的同时,看着这女孩,他忽然想起了杏子,想起了那个文件夹,想起了那张甜甜的笑脸……

“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小米说。

“我吗?”萧玦想了一下,“为了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意思?”

“我的朋友中了剧毒,有人告诉我,只有加入了第七科,才可能找到救活她的办法。”

“你的这个朋友,是女孩吗?”

“嗯。”

“她是你女朋友?”

萧玦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就是暗恋咯?原来是为了爱情呀,不过为了爱情牺牲自由和生命,值得吗?”

值得吗?这个问题他从未想过。

这段时间以来,除了撕心裂肺的痛苦,每天包围着他的,只有愧疚、自责……也许更多的是遗憾,不管是对于杏子的遭遇,还是对于自己没能表达,甚至永远也没说出口的话感到遗憾。

只要能让杏子活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喂,喂……”

萧玦恍惚了一下,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他慢慢开口:“因为……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7、重要的人

54.55%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