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塞缪尔之门(一)

1、 塞缪尔之门(一)

萧玦抓了抓头发,一脸烦闷,随后切出了游戏。

屏幕上的最后一幕,对手操作的八神庵在连招的最后接上豺华,将他卢卡尔的血条彻底打空。

他输掉了今天的第二局,一胜两败。最后一局,对方的八神使用百合折起手,打出了难度非常高的二十七连击,萧玦的卢卡尔被连的没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聊天频道里,对手得意洋洋,“百合折的后摇更短,控住了直接连续使用鬼烧和琴月,最后接八稚女,大神都这么玩,最多可以打二十八连击,再厚的血都扛不住……”

萧玦可以想象这家伙眉飞色舞的样子了。

萧玦没吭声,切到QQ上,那个黑白风幼敏的头像还是灰色的,一动不动,对方没上线。虽然是在预料之中,但还是有点失望。另一个头像倒是跳了起来,是个看起来有点非主流的红发少年的自拍,ID是“狂傲龙少”。

“老萧,不是我说你,”狂傲龙少就是打赢他的那个家伙,“你玩个卢卡尔只知道放技能,打打人机还行,对付我这种高手,简直是异想天开。”

萧玦很想反驳他两句,不知道这家伙最近去哪学了这套连招,用起来完全招架不住。

“还不是因为我网卡,要不然……”

萧玦只好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但对方的语气十分得意:“行吧,我先下了,后天开学,我作业还一个字没捞呢……”

萧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枕着双手靠在了椅子上。

狂傲龙少的真名叫小宇,俩人从初一到高三就一直是同桌,关系特别铁,平日里没什么事,就经常在一块打游戏。除了拳皇,他们平时偶尔也会去网吧打打CS,主要是太无聊了,不上课的时间他们也不知道做些什么。

可消磨了很多时间,她也不上线。

何必呢?他有时候也跟自己说,本来平时也聊不了两句,但是他总是愿意花十几个小时去等,好不容易等到对方上线了,却又一句话也不说。

好像是蛮不值的,但这种事,谁又算的出来值不值呢?

“下楼帮我买包红塔山,还有两瓶青岛,顺便去邮局看看有没有我的信……我说你小子,成天就知道打游戏,不务正业,老子以后还怎么指望你发财啊?”

舅舅突然出现在门口,蓬头垢面,满脸胡渣,由于经常通宵,眼里布满了血丝。嘴里叼着一截烟屁股,老旧的大衣斜垮垮的搭在身上。

萧玦尴尬的挠了挠头,一叠声答应着,站起身绕过舅舅高大的身躯,从门缝里挤了出去,一溜小跑出了门。

初秋的燕城起了一场薄雾,湿冷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凉意。寒风瑟瑟,街道一片萧索,只有偶尔驶过的汽车,碾过路面的积水时发出沉闷而单调的声响。

萧玦微微驼背,闷头前行。很快走出了小区,朝着街道边的便利店走去。

即将入冬,萧玦,高中三年级,已满十八岁。

他和舅舅住在一起,就读于当地一所普通的高中。生活平淡且毫无斗志,由于人缘一般,闲暇时间除了和死党打打游戏,基本没有其他社交活动。

他舅舅是个少女漫画家,但由于国内市场竞争太过激烈,再加上这几年行情不好,生活一直比较窘迫。等到萧玦父母离婚后,又把这个累赘甩给了他,以至于这套破旧房子到现在,差不多就是家徒四壁的惨淡情景,即便是萧玦想当个败家子也无从下手。

他爸妈以前在政府工作,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离了婚,在法院上,夫妻二人也很默契的没有争夺抚养权。

母亲的娘家是生意人,家境优越,本应该由母亲抚养最合适,但那个昏了头的法官最后却把萧玦判给了他父亲。不过他爸爸也没有坐以待毙,当起了甩手掌柜,借着探望的理由把萧玦往他舅舅那里一扔,直接玩起了失踪。

就按他的话来说,“你妈有钱,跟着她吃香的喝辣的,我这也是为你好,懂吧?”

他母亲离婚后移民到了美国,在旧金山开了一家公司,但他妈也死活不愿意把萧玦接过去,大概是不想看到那个男人的种。

于是,他这个悲催的舅舅就当起了冤大头。

母亲明面上没有说什么,但也会经常打钱回来,还会寄一些给萧玦穿的衣服,都是昂贵的名牌货……但这些东西萧玦却从没看见过,全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成了他舅舅的手办和游戏。

而他父亲则改行做起了流浪商人,就是那种走到哪,小摊就摆到哪的小贩。全世界旅行,从别的地方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再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卖,卖不掉的,就寄回来当做萧玦的礼物。

什么烂掉的电视遥控器啊、生锈的马掌钉啊、自行车上的脚蹬……记得十七岁生日那天,萧玦收到了父亲寄来的一个巨大的包裹,拿在手里轻飘飘的。等他拆开一看,里面装的却是一大堆写着法语的世界报旧报纸。

唯一能算的上礼物的,就是现在挂在他脖子上的这条亮银色的十字架项链,做工还算精细,只是有些破损了,但具体是哪一次寄来的,他已经记不清了。

萧玦双手抄着裤兜,晃晃悠悠的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舅舅要的东西。刚出门又转身进了一家书店,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翻阅区。

这是一个类似蜂巢结构的书架,满满当当的塞着不少书籍,各种各样的都有,杂七杂八的混放在一起,有些书因为长期被翻阅,已经卷起了边。

他伸手从书架的角落取下了一本《怪物大师》,翻开书本,白色的纸页已经泛黄,萧玦欣喜的吹了一口气,这本还没看过。

萧玦还是初中的时候,学校就经常会在出版社订杂志,许多学生都买了。当然,其中并不包括萧玦,由于囊中羞涩,他只能蹭别人的杂质来看。

那时候大部分都是红领巾、青年文摘、读者、花火这一类青春文学的杂志,内容看起来枯燥无味,却偏偏又有许多人订来看。萧玦觉得他们只是在老师同学面前,装出一副热爱文学的样子,在他看来,有那些钱不如去买两册《阿衰》。

但是杂志里有时候也会刊登一些科幻或者奇幻小说,萧玦对此十分感兴趣。只可惜篇幅太短,萧玦每次求爷爷告奶奶从别人那要来的杂志,不到十分钟就能看完,但他还是会假装认真阅读了那些生涩的文章和各种无聊的科普,然后把杂志还回去,坦荡荡的评价说越来越不好看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萧玦靠在书架旁,时间一点点流逝,一本厚厚的书很快被他读完,他合上书长舒一口气,觉得有股醍醐灌顶般的感受。

余光瞥向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他这才想起来还要帮舅舅看有没有回信,连忙出了书店,朝着报刊亭走去。

“有我的信吗?”萧玦站在报刊亭前探头探脑。

“没有,邮递员今天还没过来,你可以自己去邮局问问。”

报刊亭的大爷躺摇椅上,手里扯着一张报纸,说话时头也不抬。

“陈伯再见。”

萧玦挤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转身离去。邮局离这里至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只能坐公交去了,他一口气冲到车站,刚想上车,肩膀却被人撞了一下。

蔚蓝的长发从他鼻尖擦过,发丝下是一张白皙的少女脸庞。萧玦首先注意到的是女孩奇异的双瞳——漆黑的眼眸清澈的像是一泉清水。接着是她的嘴唇,冷若冰霜的神色下,鲜艳的红唇像是雪地里的一泼鲜血,绝美动人。

萧玦稍一恍惚,女孩就走远了,只留下一个纤细的背影。脑子里正走神时,一股凉风从身后刮来,公交车司机的粗暴的声音在身后炸开。

“前门投币,后门下车,中间的往后靠靠,别在门口堵着!”

……

回到家时,天已经暗下来了。萧玦推开房门,屋子里一片阴暗。舅舅歪七扭八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桌上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啤酒罐满地都是,电视也还开着。

萧玦无声的穿过客厅,把信封放在了茶几上,他回到房间,打开了他那台老古董电脑。

“有空吗,玩两把?”

黑白画风的幼敏头像跳闪起来,ID是【Kamiya】,聊天框里是对方刚发的信息。

“好啊。”

萧玦按耐住激动的情绪,打开了桌面上的拳皇2002,这个游戏通过第三方软件,在电脑上也可以联机,还能接上摇杆操作。

双方很快进入挑选角色的页面,萧玦还是和平时一样,首选了卢卡尔,草薙京和K999的新人三件套。

接着游戏开始,在萧玦密集的技能覆盖下,对手的两个角色很快就接连被打败。

萧玦得意的捏了捏手指,他有信心,觉得这次一定能打赢对方。

第三场,对手拿出了七枷社。萧玦不敢疏忽,他拉开距离,打算等待时机。但对方步步紧逼,把萧玦逼到了死角。尽管已经很尽力在防守了,但面对七枷社的抓投技根本防不胜防,他的卢卡尔一不留神就中了招,被对方抓在手里摔来摔去。

落地刚站起身又立刻被连续重拳打中,再次被抓住,吃了一个满伤害的“暗黑地狱极乐落”连招。

萧玦皱了皱眉,卢卡尔作为他为数不多会玩的角色,眼下被击败后,便只剩下了这两个他完全不熟悉的角色。

不过萧玦不是特别慌,七枷社也被消耗了一些血量,对方不知道他的底细,接下来的两个人物只要避战拖时间就行,他还是能赢。

萧玦感受到了胜利的曙光。

“还不投降吗?”屏幕上方跳出了一行字。

萧玦愣住了。

“我没猜错的话,你不会玩这两个角色,对吧。”对方接着打字。

萧玦懊恼的揉了揉头发,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一旦对方知道他在虚张声势,直接发起进攻,按他那蹩脚的操作,根本不可能扛得住七枷社的攻击。

萧玦退出游戏,回到QQ页面,发了个咧嘴笑的表情。

“明天下午有时间吗,一起去海边走走呗。”

对方忽然发来消息,萧玦停下了敲键盘的手,盯着那个黑白风的头像,怔怔出了神。

对方名叫栖川杏子,是个中日混血。

萧玦第一次认识她,是在暑假的某一天。他在大厅里无意中进入了她的游戏房,“0915”,但2P的位置是锁住的。

萧玦没有立刻离开,坐在了观众席看她玩,可她的操作滑稽笨拙,不断被人机击败,然后不断续币复活。而萧玦就这么看着,从第一场看到最后一场,一直看到她击败最终boss后,萧玦才在弹幕上发了一句“加油”,然后离开了房间。

那天后,萧玦就没再看到过她,本来都快忘记这件事了,结果在某个闷热的下午,她又出现了。

还是那个0915号房间,她依旧和之前一样,重复着笨拙的操作,只是使用的角色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次。

萧玦进入房间,这一次,她打开了锁位。

萧玦眨了眨眼,加入了游戏。

人物选定,萧玦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场高手虐菜的戏码在他脑海里浮现。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游戏刚一开始,对方的七枷社就像一条挣脱铁链的疯狗,冲上来抓住萧玦就是一顿疯狂蹂躏踩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卢卡尔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我靠!”

萧玦惊得两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抓着摇杆的手微微颤抖。

“换人了?”

萧玦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这几个字,但对方却悠悠回答:“再来一把?”

萧玦咽不下这口恶气,立刻开始了下一盘,他觉得是自己刚才疏忽大意了,才让对方钻了空子,这次认真一定可以打败她。

然而比赛开始不到三秒,对方七枷社的手又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接着便是按在地上一顿惨无人道的摩擦,不到十秒,他又跪了。

萧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合着这个家伙完全是在扮猪吃虎,他气急败坏的刚想问候对方一下,屏幕上却弹出了一行字。

“再练练吧,萧玦,加油!”

萧玦看着最后的加油两个字,心里猫抓似的难受。更让他疑惑的是,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既没用真名当ID,也没用自拍当头像,就算是同学,也不可能认出他来啊。

他连忙打字询问,可对方已经退出了游戏。

接下来的日子里,萧玦心中越发的疑惑,几乎每天都守在电脑前,不是在等她就是在等她的路上。可对方却像断了线的风筝,就这么消失了,一直没再上线。

直到几个月后的国庆假期,萧玦正如往常一样在大厅里闲逛,他目光忽然敏锐的发现什么似,一眼锁定了那个房间,“0915”。

他立刻加了进去,二号位依旧是上着锁,女孩的ID也没有变,还是【Kamiya】。

“上次,你玩的不错。”

萧玦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这句话,他以为对方还记得自己。然而过了很久,对方依旧没有回应,只是默默重复那呆滞笨拙的操作。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萧玦接着问道。

还是沉默,萧玦感觉自己被戏耍了,明明是对方先邀请的自己,结果现在却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

他怒火腾腾,对着键盘就是一顿输出。

“你大爷的,打赢我两把就装起来了?拽什么拽,装个屁的高深莫测啊,有本事发地址……”

萧玦虽然平日里在生活里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但在网络上,他却频繁重拳出击。

就在他疯狂输出的当,对方停了下来。

“明天上午八点,民和医院门口。”

萧玦的手猛的僵住了。

他盯着那几个冰冷的字,后背忽然起了一身冷汗,对方要跟他玩真的。他刚想解释一下其实刚才是自己表弟在乱按,但对方又和上次一样,离开了。

他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双腿发软,他已经能想象自己被对方掐着脖子暴揍的画面了,就像他的卢卡尔被对方的七枷社暴打一样。

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肯定是认识自己的,躲是躲不开了,大不了死一次,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而且就算退一万步来讲,说不定对方也只是虚张声势呢?

第二天,萧玦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医院门口,清晨的民和医院依旧忙碌,赶早排队挂号的病人挤满了大厅,一个个愁眉不展。

萧玦坐在医院门口不远处的长椅上,不断的在内心告诉自己要镇定,同时为了防止对方发现他,他还特意把上衣帽檐压的很低。

就在他脑海里想象怎么左右出拳,把对方打的屁滚尿流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玦虎躯一震,下意识就要弹射跑路,刚一起身,就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拽住胳膊。

冰凉柔软的触感瞬间传及全身,萧玦猛的回过头,就是那一眼,萧玦沦陷了。

没有想象中粗犷的肌肉猛男,也没有凶巴巴的社会青年。站在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娇俏的女孩。

女孩发梢刚到肩膀,发丝下的脸蛋精致小巧,眨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她的左眼角有颗泪痣,注目的样子像一只乖巧的小猫。

“你就是Kamiya?”

女孩点了点头。

萧玦摸了摸额头,有些发懵。那个一穿三,用七枷社暴揍萧玦的猛人,居然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孩?

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孩他还认识,栖川杏子,他的同班同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 塞缪尔之门(一)

6.06%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