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阴谋

19、阴谋

萧玦垂头丧气的回到船舱,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四周一片静悄悄的,显得脚步声格外单调。

“怎么这么安静?”萧玦忽然感到一丝不安。

他立刻加快了脚步,朝着顶层的办公室走去。没走多远,走廊另一边便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紧接着,两道人影便出现在了眼前。

“小薇薇,你千万挺住啊!”飞琉一把鼻涕一把泪,正背着昏迷的可利薇尔往这边赶来。

“校长?!”萧玦大吃一惊。

“萧玦?太好了,快过来搭把手!”

萧玦连忙上前搀扶住了可利薇尔。在双手碰到女孩的一瞬间,一股刺痛感从掌心立刻传遍全身,萧玦猛的打了个寒颤,差点松开了手。

“她身体怎么这么冰?”

“这是她使用魂术的副作用……先别说这些了,帮我把她抬到办公室里去。”

两人合力,左右搀扶着可利薇尔上了楼,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萧玦上前两步,推开了舱门。

一瞬间,他全身猛的僵住,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瞳孔在极度惊恐中放大。

房间里到处是一片猩红,墙壁和地板到处都是四溅的鲜血,宇文越、小米、罗啸……他们身体扭曲的躺在血泊中,血肉模糊,狰狞的伤口已经凝结成了暗红色,腥臭的刺鼻气味直冲萧玦鼻腔,大片大片的血渍一直漫到萧玦脚下。

“怎么……会这样……”萧玦倒吸一口凉气,极度的恶心和惊吓让他大脑一阵闷痛,他双腿一软当场跪倒在地。

飞琉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眼神里的光彩逐渐消失。

他缓缓低下头,身体颤抖着,一股极其浓郁的魂力从他体内渗出。

“萧玦,你帮我照顾好可利薇尔。”

“你要去哪?”

“我要……”飞琉抬起头,双眸此刻变成了绚烂的金色,“宰了他们!”

飞琉微微发力,裹挟着一层金色气息冲破天花板,踏落在屋顶之上。他抬起右手,一抹金色光晕在指尖凝聚。

“哈啊!!”

右手发力向下一挥——强大的气压瞬间爆发,整片大海顷刻间天翻地覆,宛如被一把巨剑劈中海面,破开一道近百米的巨大沟壑,激起数十米的浪花不断碰撞堆叠成海啸,铺天盖地的压向四周。军舰的船头被整齐的切城两半,无数海盗在汹涌的浪花中被拍成一摊碎肉。

巨大的海浪咆哮着向四周扩散,一瞬间奔腾出数千米。蓝发少女惊觉到身后的异常,猛地回过头,脸色微变。

蓝发少女拧动把手,试图加速冲出浪潮的范围,但这已经来不及了,浪潮的推进速度太过迅猛,只喘息间就追上了这艘渺小的快艇,磅礴如巨兽般将其一口吞没。

安安站在甲板上,狂风和颠簸似乎对她完全没有影响。她回过头看到了狂怒的飞琉,一脸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再这样下去船会沉的……”

安安纵身一跃,来到飞琉背后。

“住手吧!”

说罢,她一记手刀将飞琉砍晕过去。

之前的一番大战对海盗造成了不小的消耗,刚才飞琉的攻击更是几乎扫光了剩余的敌人。原本炮火连天的海面,此刻随着海浪的消散也完全沉寂了下来。

安安抱起飞琉,纵身跳下屋顶,接着便看到了办公室里血淋淋的一幕。

“这……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沉稳的安安,也不禁心头一震。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出去了一会儿,等我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萧玦惶恐的靠在墙上,双手抱住脑袋强忍着眼泪。

安安扫视了房间一周,满目鲜血淋漓。她再一抬头,果然,朱雀冕也已经被抢走了。

“连宇文越都……这些人真的是海盗吗……”

“他们不是海盗……”昏迷中的可利薇尔忽然苏醒过来,气息微弱。

“不是海盗?”

可利薇尔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弹壳,递给了安安,后者接过只看了一眼便眉头紧锁。

“果然是他们……”

公海。

大海重归寂静,海面四处漂泊着船只的残骸。四下里一片黑暗,一艘小型邮轮从远处驶来。

“法克!刚刚这边真的有人在火拼。”邮轮上的一位海员拿着探照灯,在海面上照来照去。

“难道真的是海盗?”另一名海员搭话道。

“谁知道呢,不过刚才那火力是真的猛,那火光四射的,搞不好碰到什么硬茬子了……等等,你看,那边水里的是什么?”

“好像……是个人!”

新加坡近海,军舰休息室内。

房间里,床上的少女仍在昏睡中。安安坐在床边,眉头微皱,她一改往日的沉稳冷静,眼神里流露着自责和愧疚。

“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承受着这样的痛苦……虽然我从未说过,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棒的男人……”

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睛。

“飞琉……”

少女坐了起来,神色凝重:“我睡了多久?”

“六七个小时吧。”安安说。

“睡了那么久……”少女一把掀开被子,只见床单上赫然是一大片水渍,“尿床也是正常的……”

安安先是一愣,腾的一下站起来,两只手一把掐住了飞琉的脸:“你这个煞风景的家伙真是欠扁啊!!”

“安安老师,校长有醒过来吗?”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萧玦端着饭菜走进屋子。

下一刻,萧玦僵住了,手中的盘子啪的一下掉地上。

他所看到的,是一个一丝不挂的青稚少女撅着屁股趴在床边,床单上有一大片莫名其妙的水渍,一向稳重的安安丝毫不顾形象,正龇牙咧嘴的揪着少女的脸。

这糟糕的环境,以及不妙的氛围,萧玦忽然觉得自己出现的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那个……我还有事……”

安安连忙解释:“这是校长啦!”

“啊?这是校长?!”萧玦大为震惊,“校长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青稚少女揉了揉被捏红的脸,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至于吓成这样吗,这只是透支使用魂术的副作用罢了……”

“使用魂术的副作用不是减少寿命吗……怎么还会变成女生?”

安安尴尬的笑了笑:“这是校长的能力的副作用,他的能力比较特殊,如果过度使用魂术导致魂力透支,就会变成这样。”

萧玦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少女。眼睛、鼻子、嘴巴,还有扎眼的绿发……真的是校长!

“我说你小子,干嘛色眯眯的看着我,”飞琉抠着鼻子,满不在乎的说,“虽然我承认我现在的样子是有点诱惑人,但你也不要这么直勾勾的看嘛,弄得人家很害羞……”

话未说完,安安忍无可忍,大力一拳锤在了飞琉头上:“去死吧!你这老变态!”

……

气氛很快又沉凝下来,飞琉也已经换上了一套水手服,对着镜子左看右看。

安安一脸忧愁地捂着额头:“难道你忘了学生们被杀的事吗,还这么悠哉?”

“并没有忘,而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才安心下来。”飞琉嘴角微微一勾,“入学的时候,我派人给新生服用了特制药,即使心跳停止了也能维持24小时的生命体征。”

“还有这么神奇的药?”萧玦微微惊讶。

“这不算什么。”飞琉说,“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得立刻把他们送去医院。”

“我护送校长他们去最近的岛上,萧玦你和中尉留在这里待命,我已经联系总部了,他们很快会派人来接应你们。”安安说。

“明白。”

简单准备后,飞琉和安安便带着受伤的几人上了潜艇,朝着最近的岛屿驶去。

而经历了一场激战后的雄伟军舰,现在也变成了一副破败的模样,到处都是被烧焦的残垣断壁。幸存的士兵正在清理甲板,整艘舰艇沉寂落寞,巨大地残破躯骸静静地漂泊在海面,如同一只将死的巨鲸。

萧玦靠在围栏上,眼神木然地望向大海,海风不断吹拂他的头发。

这件事无疑对他们所有人打击很大,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严重的心理冲击。明明几个小时以前大家还坐在一起欢笑,一起开心的聊着过去和未来。大家都是有梦想和抱负的人,是准备一同为了将来努力的伙伴……可现在,这一切都被彻底毁掉了。

“连朋友都保护不了,真是个废物……”

萧玦用力握紧了栏杆,脑海里接连不断闪过伙伴们遭到毒手的画面……

萧玦忽然脑子一闪,猛的想起了什么。

“等等,现场只有宇文师兄、罗啸和小米……阿佑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19、阴谋

60.61%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