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塞缪尔之门(二)

2、 塞缪尔之门(二)

萧玦有些纳闷,平日里这个高冷的女孩,怎么会和自己扯上关系。

杏子是高一刚开学,就分到了萧玦所在的班级。无论是家境、成绩还是颜值,杏子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

女孩平时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看书、写字、听音乐……她性格温柔,很少和人说话,也从不参加社交活动,总是和其他人保持着距离。

萧玦和杏子的座位是挨着的,中间只隔了一条过道。萧玦觉得她是一个书呆子,对身边的一切都是一副淡然的态度,平日里和她基本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偶尔无聊发呆时,会偷看她几眼。

但她好像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不让别人靠近。而她的眼神总是似有似无的沉凝,眸子里透着十七岁少女不该有的孤独感。

萧玦很多次都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但最令萧玦惊讶的,是她神秘的家世。她的专车司机穿着高档西装,高大魁梧。就像英国贵族的管家一样优雅,每天准点开着一辆保时捷卡宴出现在学校门口,在旁人羡慕的表情下护送她离去。

在学校里,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从不刻意引人注目。

也没人知道她的身世,她就像一枚藏在蚌壳里的珍珠,神秘又美丽。

在同学面前,她就是这样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般的存在。

萧玦会注意到她却并不是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第一次家长会的事。那次家长会,全班只有两个同学的家长没来参加,一个是萧玦,另一个就是杏子。

萧玦很诚实,他自报家门,父母双亡。

而杏子给出的理由却是父亲很忙。

杏子没有撒谎,她父亲是真的很忙。其实他爸爸来过一次家长会,那天全班同学都一睹了他父亲的尊容,就和大家印象中的某个集团董事长的脸一样,犀利霸气。

但是不巧的是,那天的家长会才刚刚开始半小时,这位霸气的父亲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但男人接完电话后,只用蹩脚的中文丢下了一句:“公司有急事。”然后扬长而去。

从那以后,杏子再没参加过家长会,而同学们对她的身世就更加好奇了,各种捏造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的压向十七岁的少女。一些造谣者便借着这个空,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她其实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圣洁,我听别人说,她之前在别的高中跟人早恋,肚子被人搞大了,被退学了才来的这边……”

“我一猜就知道,他爸肯定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然他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上普通高中?不就是怕被调查……”

萧玦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她很可怜,也难怪她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你好像很惊讶?”

“我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会是我?”

女孩微微抬头盯着萧玦,声音却出人意料的温婉,让人想到山间流淌的溪水,萧玦感觉自己被电了一下。

“想去喝杯橙汁吗。”女孩开口问道,表情依旧平静,明明是在询问,口气僵硬像是在说陈述句。

萧玦捣蒜似的点了点头。

两人并排走着,很快就走进了一家饮品店,各自点了饮品后,相对而坐。

女孩转过头看向窗外,萧玦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生约会。

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尴尬,萧玦坐如针毡。他抬头瞄了一眼女孩的侧脸,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你在偷看我?”

女孩突如其来的话吓了萧玦一跳,一张老脸瞬间涨得通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只是不小心……”

“我是说在学校的时候。”

萧玦身体一僵,蹭的站了起来。完了,东窗事发……女孩今天找他出来,恐怕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脑海里瞬间卷起一阵头脑风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以后大家该怎么看他,长羽怎么看他,同学们怎么看他,舅舅怎么看……舅舅说不定会夸他是个可造之才。

“那是因为……”萧玦正苦恼着怎么回答时,女孩开口了。

“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杏子回过头,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一个度,“其实开学那天,我就注意到你了,不过你别误会,我可没有喜欢你啊。”

女孩睫毛忽闪,目光下垂,轻抚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那天我第一眼看到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大叔,我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你爸爸——你们的气质完全不符。”

“那是我舅舅。”萧玦有些意外,她居然会注意到自己?

“我不是在嘲笑你啊,”女孩接着说,“其实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我爸爸虽然还在,但和没有也差不多……”

“不过你也不用难过,”女孩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至少你还有个疼你的舅舅啊,不像我,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能真正被一个人爱着,本来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我挺羡慕你的。”

萧玦有些惊讶,原来她和她爸爸的关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原来有钱人也是有烦恼的。

“羡慕我?应该我羡慕你才对吧?在学校有那么多人喜欢你,而且你这么有钱,应该没有烦恼才对。”

“我宁愿有个人爱我,就算一无所有也没关系。”

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微笑着的,看上去漫不经心却又咄咄逼人。在她的注视下,萧玦有一种被人扒光了衣服看透了的感觉。

两人走出奶茶店,没走多远就分了手。

那之后,萧玦对于这个神秘女孩的看法改变了,杏子也不主动找她说话,只有偶尔在游戏上时,他们才会聊上两句。

比如现在——

萧玦揉了揉眼睛,消息是五分钟前发来的,幼敏的头像又变成灰色,她已经离开了。

“去啊,明天见。”

他等了十几个小时,只说了这一句话。低沉的情绪忽然像是蒸发掉了,一翻身躺在了床上,欢快的吹了声口哨。满脸笑容,忘掉了输给长羽的那回事儿。

第二天一早,萧玦就出了门,回来时拎着两个大塑料袋,一溜烟躲进了卫生间。

为了这次约会,萧玦算是下了血本,专门出去买了瓶高档的洗面奶,认真的打理起这张算不上多么好看的脸。

接着就是洗澡,沐浴露和洗发水也都换成了高级货,混着热水洗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是刷牙,里里外外反反复复刷了三遍,经过无数次干呕,确认没有口臭后,才放心的推开了门。

回到房间,他穿上心爱的运动鞋,用纸擦的干干净净。又拿起定型摩丝,给自己搞了个小鲜肉的三七分发型,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还算满意。

做完这一切,他抬头看了眼挂钟,现在是下午一点半。

萧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又往身上喷了点香水,然后推开了房门,大步流星的冲向屋外。

“站住!”

萧玦回过头,舅舅刚好走出房门,一脸诧异的盯着萧玦。

“你要去相亲?”

“我……”萧玦一时有些语塞。

舅舅掏了掏鼻孔,从屁兜里扯出一个信封,递到了萧玦面前。

“邮局五点前关门,你出门顺便帮我送个信。”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现在就去。难道还有比我《鑫瓶梅》出版更重要的事?”

萧玦拒绝的话还没出口,舅舅已经转身回了房间,嘴里还喃喃抱怨着:“这帮有眼无珠的家伙,这么好的画,我就不信没人要!”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萧玦嘴角动了动,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让他去送信。萧玦又看了一眼时间,才一点四十五,现在去邮局的话,三点前一定能回来。

他心里想着,拧开了房门,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午后的街道格外冷清,穿过熙熙攘攘的广场,迈着步子朝车站走去。马路上的车辆多了起来,人行道上的绿灯亮起,黑压压的上班族簇拥过来,一下子把他淹没了。

萧玦站在如潮水般的人群里,脑子里一团乱麻,正盘算着待会儿见到杏子要说些什么时,一道熟悉的背影从他面前晃过。

是错觉吗?

萧玦连忙揉了揉眼睛,但那个背影一闪而逝。他想到了昨天碰到的那个少女,蓝色发丝下那张美的不真实的脸庞,好像是打破次元壁,从动漫里走出来的女主角。

可恶,怎么在这种时候……

萧玦捏了捏自己的脸,加快脚步穿过人群。

就在他不小心撞到一个大妈的肩膀时——天空骤然暗了下来。

刺耳的叫骂从身后淡去,忙碌的人群渐渐消失,他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仿佛坠进了深不见底的湖泊,听不到任何声音。

轰隆隆——

雷电撕开云层,大雨倾泻而下,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的砸在他的脸上,砸在周围的地面,宽大的沥青马路被雨水冲刷的愈发漆黑。

萧玦回过神,他连忙奔跑着向前,寻找躲雨的地方。

他一口气冲进了公交总站,车站走廊漫长而空寂,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站台的电子屏,闪着红红绿绿的微光。

巨大的回声在车站里回荡,整个空间都是一种嗡嗡的声音:“有人吗……人吗……吗……”

无数车辆静默与他对峙,无人应答。

他茫然的向前走着,头发上的雨水顺着发梢不断滴落,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水痕。

不知走了多久,他停了下来,耳边似乎隐隐传来汽车发动的嗡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嘟——”

一辆公交车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沿着那条清冷的街道缓缓驶来,标着“915号公交”的滚屏发着绿色的荧光,车内白炽灯幽幽的冷光从玻璃透了出来。

终于,车停下了,停在了萧玦面前。车门开启,车内传出一道熟悉而粗暴的声音:“前门投币,后门下车,中间的往后靠靠,别在门口堵着!”

萧玦抬眼看了看,整个车厢空荡荡的,除了司机,只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妇女,眼神里透着几分傲慢。

真是奇怪,萧玦指的是这个司机,多滑稽的行为。

“小子,看什么呢,还不上车?”司机突然开口问道。

“我……我再等等吧……”

这个问题来的突然,他还没决定好。萧玦有些糊涂了,等什么呢?他也说不出来,可他就想再等等。

“别等了,这是今天最后一班车,错过了,就得等明天了。快上车吧,你不是还要约会吗?”司机催促道。

萧玦有些动摇,他注意到车内的妇女好像在打量他。他低头看了眼手机,时间是一点五十。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啊!我是出门帮舅舅去邮局寄信,然后要在三点前赶回去和杏子约会……时间不多了!

信呢?

他一着急,从屁兜里扯出了那封信,该死的,已经被水泡烂了。

“你到底上不上?”司机再次催促道。

“上!”

萧玦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他伸出两只手抓住门框,一只脚就准备踏上去。

“别过去!”

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耳边。

萧玦愣住了,是谁?他抬起头,司机还在催促他上车,他又看向那个妇女,她也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那会是谁?

他猛的转过身,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长发女孩,冰冷的脸,殷红的唇,漆黑的瞳孔——

是她,那个蓝发少女。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萧玦心里腾起一种说不清的诡异感。

“你怎么了?快上车啊。”司机焦急的吼着。

“别过去!”女孩又重复了一遍。

她的语调始终平缓,却让萧玦感到莫名的害怕。

但是司机像是没有注意到女孩似的,依旧不停的催促萧玦。

萧玦也不打算再去理她,时间不多了,杏子还在等着他呢!

他一只脚又往前走了一步。

“别过去!”这一次,女孩的声音明显加大了。

萧玦愣住了,为什么不能进去?

按理说他现在不应该去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抓紧时间送完信,然后赴约,和杏子一起去海边,但是……

似乎有哪里不对,是哪里呢?萧玦想不起来。

面前的司机还在不停地让萧玦上车,大雨、车站、司机、乘客……一切都是如此正常,一切都是记忆里的模样,只有身后这个少女,她才是最不真实的那个!

“有破绽的,”女孩冷凝的目光直视着萧玦,“想一想。”

破绽?

萧玦抬起头,司机看向他的眼神依旧炙热,看不出半点问题。只是逐渐激动、逐渐暴躁、逐渐扭曲……萧玦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他下意识后退半步。

车上的妇女立刻注意到了萧玦的不对劲,她立刻大声呵斥:“上车!”

萧玦没有回应,而是颤抖的向司机开了口:“你是怎么知道我有约会的?”

司机沉默了,短短几秒内,司机的脸在白炽灯下显得格外诡异。

轰隆——

犀利的雷霆破开苍穹,将天地照的透亮,强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摇晃。惨烈的白光一闪而逝,剧烈的轰响粉碎了朦胧的幻觉。

萧玦感觉身边的一切像是剧院舞台上褪去的帷幕,在飞速瓦解。一秒后,他的大脑重新运转,再次睁眼时,周围的一切变得陌生。

一股凉风袭来,他低头一看,高空的恐惧感令他几乎眩晕,他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这里是……天台,什么时候……

他完全想不起来了,记忆混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环顾四周,司机和妇女都已经消失,还有那个蓝发少女也是……他抬头看了眼天空,雨点还在下坠,只有这场大雨是真实的。

“我在做梦?”萧玦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梦,是幻觉。”

那个女孩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萧玦四下张望,却没看到人影。一扭头,他怔住了。

一条银白色的小蛇缠绕在围栏上,几缕柔和的晨光之下,它通身透着一股奇异的光泽。淡绿色的双瞳,被包裹在琥珀色的眸子里,全身的鳞片都像是精心雕琢的温玉,就像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不同的是,它是活的。

“他们还在这附近,快跑。”

声音是它发出来的。

来不及多想,萧玦几乎是下意识转身冲向楼梯,疯狂的向下,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他现在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是那两个人把自己引到楼顶的,如果刚才再前进一步……

萧玦顿时毛骨悚然,他一口气冲下了七楼。

穿过熙熙攘攘的广场,马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人行道上的绿灯亮起,黑压压的上班族簇拥过来,一下子把他淹没了。

他冲出人群,一口气冲到了公交站台。

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他正惊魂未定的摸着胸口的时候,远远的,一辆公交车朝这边驶来,停在了红灯前,915路。

怎么回事,难道这也是幻觉?

“不要担心,幻境已经解除了。”

萧玦转过头,蓝发少女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的看着,仿佛完全隔绝了外面喧嚣的雨声。

几缕蔚蓝的发丝垂下,女孩翻动书页时,萧玦才注意到,一条银白色的小蛇正缠绕在她纤细的手腕,尾端一直延续到少女指尖。

小蛇微微抬头,吐了吐蛇信子,浅绿的眸子上下打量着萧玦,好像在对他说:“愚蠢的人类。”

萧玦迟疑片刻,走到了女孩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缓缓开口:“刚刚是你……还是它?”

女孩冷眸微抬,强大的气场立刻碾压过来。

“你有一分钟时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2、 塞缪尔之门(二)

9.09%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