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塞缪尔之门(四)

4、 塞缪尔之门(四)

有一次连续看了三部的《龙族》,萧玦忽然觉得世界也许真的存在超能力者,存在那种类似异能的东西。那些人肩负着保卫地球的使命,只有当某天外星人突然入侵时,他们才会挺身而出。

忍术也好,魔法也好,总之,这个世界这么大,就应该存在这些东西。或许有一天,他会在某个机缘巧合下,遇到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异能者组织,并打通任督二脉,成为第二个李嘉图。

开启一场无比轰轰烈烈的人生。

然而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他盯着和杏子的聊天页面,聊天框里一片空白,上一条信息是三十多小时以前发的,他不敢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把刚才跟舅舅说的话再跟她说一遍?

能相信就有鬼了!

他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干巴巴的发了三个字:“对不起。”

他死死盯着屏幕,手心里渥出了汗,脑子里想象着杏子会有什么反应。会生气的责怪他,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又变成以前那个冷冰冰的样子?

就在他出神的当儿,屏幕忽然抖动了一下。

杏子发来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萧玦看着这个表情包,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消散了,还好,看样子杏子没有生自己的气。

他翻了个身,舒展四肢,在床上摆了个大字。

他算了算日子,正好明天开学,他特意买了礼物,打算在开学典礼结束后,认真对杏子道个歉。

可萧玦也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了这个清冷的女孩,也许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也许是去年冬天。

萧玦双手枕着脑袋,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

萧玦睁开眼,百叶窗透进几缕温热的阳光,颇为刺目,吵醒他的是一阵手机铃声。

他撑着朦胧睡眼打开手机,上面是小宇打来的四十几个未接电话,萧玦心中一惊,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半了。

萧玦后背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这么久,班主任非得活剐了他不可,他连忙穿衣起身,来不及洗漱,一溜烟冲出了门。

由于学校离家不是很远,萧玦跑步十分钟就到了。

他飞快的穿过操场,一口气上了三楼,等他冲到教室门口刚想跟老师说声抱歉,一抬头,教室里却空无一人。

“萧玦?”走廊上的罗老师十分吃惊,“你没去西校区参加开学典礼啊?”

罗老师是学校教务部长,平时里学生的请假都需要经过他批准,学生们自然会和他打好关系。一来二去,大部分学生都和他很熟,而且他人很好,从不刻意刁难学生,是公认的好老师。

西校区?萧玦心中嘀咕了一声,西校区是初中部,和高中部的东校区是分开的,往年开学典礼都是各办各的,没想到今年居然合在一起办了。

“呃……老师让我过来拿东西,马上就回去,”萧玦撒了个谎,“不过罗老师,开学典礼不是应该全体老师都要参加吗,你怎么回来了?”

“你以为我想回来啊,”罗老师无奈的摊了摊手,“你们班的那个插班生,叫什么川……什么杏……”

“栖川杏子。”萧玦立刻说道,但他立刻紧张了起来。

“对对对,没错!我就是回来给她整理学籍什么的,你知道,这些东西可麻烦了。”

“整理学籍?怎么回事,她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罗老师看了他一眼,“今天校庆结束,她就要转学了。”

“转学?!”萧玦抬高了声音,一脸不可置信。

“是啊,她爸爸前几天给学校打了电话,说家里面生意的原因,要回RB了,以后都不回来了,让学校办下转学证明,说今晚就走……眼下马上高考了,还这么折腾,一点都不把孩子的前途放在心上……”……”

罗老师悠悠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也是,有钱人嘛,对他们来说在哪都一样。反倒是我们,辛苦一辈子,到头来连他们家一个厕所都买不起。”

“之前她来教务部的时候我看见过她,学习又好又有礼貌,一看就是能上清北的好苗子,真是可惜……喂,喂,你听我说完啊,你要去哪儿啊……”

萧玦冲出了教室。

下楼的时候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就跑了起来。

原来杏子邀请他去海边,是为了和自己告别!原来去年冬天那个晚上,杏子的眼神也不是他自作多情。

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她其实也很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害怕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在意,害怕被人伤害。所以才会戴上面具,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真傻啊。

萧玦立刻掏出手机,给杏子打去了电话,但是电话响了很久,却一直没人接。

他不敢耽误,立刻朝着杏子家里的方向冲去。

去年元旦节过后,杏子曾邀请萧玦去过一次她家。也就是那一次,原本以为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的萧玦,直到今天,他才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冰川。

是啊,她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主,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家庭,自己只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儿,凭什么呢?

萧玦跑的很快,他的耳边只有风的呼啸声,即使双腿已经发酸发痛,他也不敢停下。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昨天说什么都要赶到杏子面前,就算被什么狗屁树追杀,哪怕最后什么结局依旧不会改变。

他越跑越快,感觉整个人都踩在了风里,好像只要他再快一点,就能突破物理的极限,就能让时光倒流,带他回到那个寒冷的夜晚。

如果那样,他一定不会再那么懦弱,不会不敢表达。

天空轰鸣着渐渐暗了下来,这座城市好像受到了什么诅咒,总是被接连不断的雨天包围着,沉闷而压抑,好像只要多呆一秒,都会随时窒息死去。

医院走廊里人来人往,杏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红色印花和服下摆垂至膝盖,露出两条白皙的小腿,脚下踩着一双木屐。

她微微低着头,几缕发丝滑落在她的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她的脸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

旁边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正襟危坐,偶尔低头看一眼身旁的少女。

“以后我们还会回来吗?”女孩开口问道

男人没有说话,余光注视着杏子,颇为神伤:“家里人都很想念你,都想见你一面……”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们会再回来的。”

女孩听着男人的话,乖巧而落寞地点点头,目光却转向漫长的廊道,好像在寻找什么。但这里到处都是忙碌的人群,到处都是陌生的欢笑,没有什么属于她,没有人会在乎她。

白炽灯的冷光倒映在走廊的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苦咸的味道,医院的墙壁洁白无瑕,它承载着比教堂更多的祈祷。

不知过了多久,萧玦终于停了下来,他的双腿早已麻木失去知觉,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那道铁门。

萧玦抹了一把眼泪,刚想上前敲门,忽然又愣在原地。也许在对方心里,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也许她只是单纯把自己当成朋友。

萧玦犹豫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开了。

“你找谁?”一个拿着雨伞的大妈走了出来,一脸狐疑,看样子像是楼里的住户。

“我找杏子……我是她同学。”

“杏子?是五楼那个RB小姑娘吗?”

“对。”

“你来晚了,她们已经搬走了。”

“搬走了?”

“是啊,听说好像是要搬回RB……你不是她同学吗,你不知道?”

仿佛一块巨石砸在头顶,萧玦只觉得呼吸困难,明明已经用尽了力气,却还是慢了一步……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双目失神。

大妈似乎看出了端倪,她露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用着长辈的口吻教训了起来:“你们这些年轻人,上学不好好读书,不好好学习,天天想着谈恋爱,十几岁的小毛孩,懂个啥啊?”

她一边说着,走到萧玦身后,甩了甩胳膊,撑起了手里的大红伞:“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张口闭口就是你爱我我爱你,没羞没臊,我们像你们这么大那会儿,整天就知道学习,哪会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谈就算了,还谈个女小鬼子,也不怕你家里人骂你,你不知道我们那会儿被小鬼子欺负得多惨,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小鬼子了……”

大妈说着说着便转过了头,但身后却早已空无一人。

此刻的萧玦已经坐上了出租车,朝着机场的方向冲去,燕城只有这一个机场,如果要出国除了这里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但持续不断的大雨严重影响了交通,整条马路被堵的水泄不通,好不容易能走了,却又被红绿灯拦在了路口。

萧玦坐在副驾驶,焦急万分,低声恳求道:“师傅,能不能开快点!”

“小伙子,这里是市内,又不是高速,再快我这单就得去交罚款了……你啥事啊,这么着急?”

“我要去追一个人,再晚就来不及了。”

“追人?”师傅来了兴致,“不会是追心爱的女孩吧?”

萧玦被师傅的话呛了一下,立刻涨红了脸,踌躇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嗯。”

“早说啊!”

一听到此话,师傅的眼睛里立刻闪起了光。他取下衬衣领子上的墨镜戴上,把烟放在嘴里猛吸一口,紧接着将烟头掐灭,弹出了窗外。

师傅缓缓吐出一口浓烟,低沉道:“坐稳了。”

萧玦心中立刻闪过一丝不妙,他连忙抓住了车顶的扶手。

车身发出阵阵嘶吼,仪表盘上的刻度立刻飙到了一百三,只听引擎一声爆鸣,一道绿色的疾影打破封锁,窜进了主车道。

后排车刚想跟上,却又立刻急刹停住:“操!不是绿灯啊!”

安全岛的交警只觉得背后刮来一阵凉风,腰间的测速仪发出了刺耳的尖鸣。

交警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疾驰而去的出租车,连忙掏出了对讲机:“六号主干道注意!六号主干道注意!发现一辆AE86……”

“我靠!”骤然加速让萧玦一下午有点反应不及,他死死抓着扶手,后背紧贴着车座。

“小伙子别紧张,这只是热身。”

萧玦有些蒙圈:“师傅……你不是说超速会交罚款吗……”

师傅摸了摸头发:“想当年,我也遇到过一个女孩,也向你一样追逐过爱情,但那时的我年少轻狂,不懂得珍惜,后来失去了她,直到多年以后才幡然醒悟……”

“呃……”萧玦愣住了,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司机师傅,也会有这样的过去。

师傅侧过脑袋,露出一个惋惜的笑:“小伙子,去追逐吧,千万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萧玦刚想对师傅的话表示感激,一抬头却看到后视镜里闪烁着彩灯,萧玦回过头,只见身后跟着好几辆警车。

“师……师傅,好像有人在追我们啊。”

师傅的表情再次认真起来:“没事,区区交警,不足挂齿,我在飙车的时候,他们还没毕业呢!”

话音刚落,司机猛的一脚将油门轰到底,仪表盘立刻冲到了一百六,并且还在不断攀升,整个车身都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前面拐弯,抓稳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师傅左脚点刹,双手猛打方向,绿色闪光犹如一道敏捷的魅影,以极为优雅的身姿越过弯道。

过弯结束,车速再次抬高,飙升至一百九十码。

“我靠!我靠!”

萧玦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他捂着嘴,拼命往回咽着要吐出来的早饭。

师傅丝毫不慌,从容开口:“已经甩掉他们了,前面就是机场,你直接从路口进去。”

“好……”

一分钟后,车子停在了路边,萧玦颤巍巍的下了车,刚想冲进机场,师傅叫住了他。

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勾,笑道:“少年,加油,我看好你!”

萧玦看着师傅坚毅的脸庞,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他一开口:“我靠,他们追上来了!”

“什么?!这么快!”

师傅惊恐的一扭头,只见四辆警车已经杀到了跟前,他连忙发动车子,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萧玦强忍着胃酸,头也不回的冲向了机场。

他一口气冲进了大厅,他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朝着候机厅的通道冲去,但高大魁梧的安检员立刻将他拦了下来。

“请出示登机牌!”

“我是来找人的!”

“没有登机牌不得入内!”

安检员一把将萧玦推了出去,萧玦没站稳,摔在了地上。但他顾不上疼痛,立刻起身,再次冲上前去,却再一次被拦了下来。

“退后!再靠近我们就电击你了!”

“滚开啊!来不及了!”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整个机场的注意,路人纷纷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他们看着萧玦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从动物园里跑出来的野兽。

轻视、不屑、还有嘲笑。

但萧玦此时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立刻回到杏子身边。

“动手!”

两只电击器立刻捅到了他肚子上,萧玦瞬间被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包围,每一寸皮肤都像是在被火灼烧,他的双腿一瞬间失去了力气,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杏子……”

两个高大的保安立刻压在了萧玦身上,他们捏住萧玦的双手,强行把他提了起来,他浑身都无比难受,但他已经没力气挣扎了。

杏子马上就要走了,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了。

很突然的,一股强烈的冲击感传来,他的双手被松开了。两个安检员已倒在了地上,他扭头一看,只见一高一矮两个少年正站在他面前。

“小宇,阿信?你们怎么会在这?”

“废话,给你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刚才我们在操场碰到罗老师,知道你往这来了,就立刻赶过来了,怎么样,够仗义吧?”

看着面前的两个死党,萧玦的眼眶红了,眼泪竟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别傻站着,赶快进去!”

“等你回来,我们周末一块去网吧通宵!”

地上的安检员爬了起来,掏出警棍准备挡住萧玦,但萧玦立刻闪退两步,转身冲进了通道。小宇阿信也立刻扑了上去,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安检员。

萧玦摇摇晃晃的冲进候机厅,却没看到杏子的身影,他立刻朝着最近的一个登机口奔去,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冲了出去。

广场上的工作人员看到有人闯进来了,立刻围了上来。

“飞机已经开始起飞了,不能再登机了,快回去!”

“滚开啊!”

萧玦想要挣扎,却被两个壮汉死死按住了肩膀,丝毫无法动弹。

他一抬头,跑道上的飞机已经在慢慢启动,来不及了,一切都太迟了……他想反抗,但已经没了力气,他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慢慢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刺耳的讥笑,他萧玦,终于成为了那只动物园里跑出来的野兽。就连老天爷都在嘲笑他,大雨说下就下,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落在脸上。

他的头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身体好像跌进了浑浊的水中,无论怎么挣扎,最后只会越陷越深,直到溺死。

就在他几乎的晕厥的前一秒,飞机停下了。

舷梯缓缓放下,一个女孩走了下来。

萧玦以为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睛,那个女孩还在,并且离他越来越近,是杏子!

女孩越走越快,木屐被甩在雨里,到最后是跑着冲到了萧玦面前,滂沱大雨中,两人都被淋了个透湿。

杏子跪坐在他面前,湿漉漉的发丝胡乱搭在肩上,眼圈泛着红:“你是傻子吗,这么大的雨,还来干什么?”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走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不想走了呗。”

“对不起……”萧玦想说点什么,但他的喉咙却被什么堵住了。

“笨蛋,我又没有怪过你。”

萧玦缓缓抬起手,轻轻抚在女孩的脸上,女孩一如既往的美丽,只是现在她已经有了温度,有了微笑,不再是以前那个冰冷而孤独的十七岁少女。

天空灰蒙蒙的,雨点一刻不停的坠落,风声和雨声不断交叠,在此刻却显得格外寂静,仿佛一切都停止了。

远处的飞机里走出一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他站在舷梯上,默默注视着两人的身影,他的眼神透着淡淡的忧伤,无数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眼里缓缓流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4、 塞缪尔之门(四)

15.15%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