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塞缪尔之门(六)

6、 塞缪尔之门(六)

白西装男人先是一愣,脸上的表情逐渐变成掩饰不住的欣喜,他细长的眼睛贪婪的盯着面前的蓝发少女,好像饿狼凝视着羊羔。

“真巧啊,随手清理一下垃圾,居然还能碰见你。”

少女挡在萧玦身前,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冰冷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两人,握在手中的断刃,在雨里散发着刺目的寒芒。

“跑!”

如同濒死的溺水者挣出水面,萧玦猛的清醒过来,他低头一看,怀里的女孩已经失去意识。

他抱着杏子,发疯似的朝外面冲去,杂乱的枪声立刻从他身后传来,但他不敢回头,只能拼命地迈动双腿。

萧玦一口气冲出去很远,顺着路标冲向游乐场的出口,阴暗走廊的尽头透着惨白的光,一道宽大的铁门遥遥在望。

温热的鲜血顺着女孩的后颈,流到萧玦的衣领,白色体恤被一点点染红。

“咔哒——”

萧玦一脚踢在门上,但大门被一把大锁锁的牢牢固固,他一步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他爬起来,颤抖着伸出双手,按住女孩的左肩,试图堵住出血的伤口,可是没用,细小的血流很快渗出指缝,不断的往外涌。

若不是亲眼所见,萧玦根本不相信一个瘦弱女孩的身体里可以流出那么多的血。

忽然间,女孩痛苦地咳嗽起来。萧玦的眼中重燃希望:“杏子!你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女孩孱弱地蜷缩在萧玦的的怀里,像一只被猎枪打中的麋鹿,安静地等待着死亡。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溢出来,她气若游丝,苍白的脸庞犹如一张白纸。

“杏子,杏子……”雨水胡乱的拍打着萧玦的脸,水珠顺着他的下巴滴落在女孩的脸上,萧玦轻抚着女孩的脸,想要阻止她闭上双眼。

很久过去,杏子终于颤颤巍巍地抬起右臂,手里抓着一只小袋子,鲜血染红了青绿色的布袋,也染红了木牌上“萧玦”两个字。

“我还想亲手给你系上呢……”

“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害了你……”萧玦用力握住她的右手,几乎在哀求,“别……别睡,杏子你别睡……”

杏子的目光温柔而又忧伤,她微微摇头,冲他无声地笑了笑。两秒后,苍白的笑容破碎了,女孩歪过头,紧握的手指慢慢松开。

“开门!开门!开门——”萧玦不要命地撞击铁门,接着用拳头猛砸,拳头很快被撞破,锋利的铁杆把他的双手划的血肉模糊,鲜血、眼泪和雨水混杂着流了一地。

不知砸了多久,萧玦的双手已经麻木,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他终于砸不动了,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身体不停地战栗,他在哭。

“怎么回事?”

保安大爷撑着伞出现在了铁门外,手电筒的光柱打在了萧玦的脸上:“还没到时间呢……”

“把门打开!”

大爷被喝住,正欲发怒,却他一眼看到了躺在萧玦怀里的杏子,来不及多想连忙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大门开启的瞬间,萧玦立刻冲了出去。

他发狂般的奔跑着,他一口气冲出了寂静的游乐场,冲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他的脚踩到泥浆上,踩到水坑里,四溅的水花像是无数片破碎的镜子。

天空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灰暗,数不清的汽车从旁边的马路上疾驰而过,有那么一刹那,萧玦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一个趔趄,萧玦猛的栽了下去,膝盖磕在水泥路上,传来骨肉碎裂的声音。雨水不断地冲刷着他和怀里的女孩,周围雾蒙蒙的,找不到出去的方向。

“杏子……”

下嘴唇被咬的血肉模糊,剧烈的痛感和麻木持续提醒着他,没时间了,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

他抬起头,医院大楼已经近在眼前,他拖着破碎的身躯向前,明明只是十几米的距离,可逃离这个地方,却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快来人啊!救救她!”

凄厉的声音响彻整座医院,值班的医生连忙冲了进去,几秒后,数十名医生护士走出大楼围了上来,为首的男医生迅速查看了伤势。

“情况不妙,伤到动脉了,需要马上手术。”

萧玦跟着十几名医生冲进电梯,一路冲到了抢救室,他小心翼翼的把杏子放上了手术台,护士们立刻推来了各种各样的医疗设备。

无影灯啪的一声打开,照在女孩脆弱的脸上,整个房间都被灯光打得透亮,让人目眩。两名医生和两名护士都已经准备妥当,戴着口罩站在一旁静静等候。

“验血,准备血浆,出血量太大,需要立刻输血!”

几个护士应声,酒精、棉布、针头各种工具被摆在了手术台上。

“手术马上开始,你现在去外面等着。”

萧玦点了点头,退出了手术室。

他回过头,杏子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那张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显得无比脆弱。手术室的大门缓缓关闭,杏子也在他面前一点点消失,就在大门合上的瞬间,萧玦突然觉得心脏被捏了一把。

有什么东西,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仿佛如释重负,萧玦心里一块巨大的石头落了地,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身子向前一栽,昏了过去。

但大雨还未停止,磅礴的雨势覆盖了整座城市,偌大的广场内,只有三道人影对峙着。

无数被斩断的子弹和弹壳漂在地面的积水上,白西装男人怒视着面前的少女,直到他扣动扳机,发现已经打空了弹匣,才怨恨般的把手枪砸进了水里。

“真是久违了,狐狸。”

女孩依旧是一脸漠视。

“嘁。”

男人有些不忿,从口袋里摸出两只亮金色的指虎,精致小巧,看上去不像是战斗工具,反倒像是一件艺术品。

“白狼,别轻敌,近战你不是狐狸的对手。”他身旁的矮个男人提醒道。

“少啰嗦!”

白西装男人捏着指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快速左右挥出两拳,却被女孩轻易闪身避开。

但白狼手中的指虎却不可轻视,尽管刚刚的两拳没有打中,但那几根尖刺从眼前划过时,仍带起了一阵尖啸的风声。

男人没有停下,他步步紧逼,不断的挥拳,女孩却只是淡定的退让,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最终,女孩趁着男人攻击幅度间隙,转身抬腿一记重踢,踢在男人的胸口,白狼连退数步,才站稳脚跟。

他摸了摸有些闷痛的胸口,气息杂乱,先是恼怒的看了看女孩,随即向身旁的矮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同时对付我们两个?!”

白狼暴喝一声,箭步冲了上去,矮个男人点点头,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两人一左一右,形成夹攻之势。

只是两三秒的功夫,两人已经冲到了女孩的面前,女孩低头听声辨位,在刀刃落在头顶的瞬间——她动了。

她收身一个滑步躲开包围,转身迅速捏住白狼的肩膀,屈膝发力,重重将他摔在了地上。矮个男人趁机刺向她后背,但女孩立刻转过身,一把掐住了他的手腕,下一秒一记凶猛的膝击轰在了他的腹部。

矮个男人表情痛苦万分,惨叫一声摔在了水里。

“你够了!”

白狼再次起身,此时的他浑身被水浸湿,狼狈不堪,嘶吼着朝女孩踢去一记鞭腿。

女孩迅速抬手挡住,捏住了对方脚踝,右手一拳直直的打中他的面门。白狼连退几步险些摔倒,双手捂着喷着鲜血的鼻子,碎成渣的眼镜搭在他的鼻梁上。

大腿忽然一阵酥麻,女孩扭过头,矮个男人已经爬了起来。没有多想,一记肘击轰在他的脸上,男人头一仰,再次倒下,彻底昏了过去。

砰砰!

连续两声枪响打断了这一切,接着便是短促而尖锐的鸣笛。

女孩抬头一看,游乐场的大门口突然涌进大批的警察。与此同时,游乐场外的马路上,十几辆警车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红蓝色的警灯在雨中显得分外夺目。

白狼却忽然笑了,脸上露出一道险恶的凶光,仿佛一切都已经在他掌控之中了。

“你完了,狐……”他抬头一看,瞬间愣住了。

女孩已经消失,大雨中,只剩下了躺在地上的同伴,还有那些飘在水里的弹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6、 塞缪尔之门(六)

21.21%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