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塞缪尔之门(七)

7、 塞缪尔之门(七)

苍凉的北风在天地内呼啸而过,大地沉寂而荒芜。

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将苍穹分割的支离破碎,光箭乱射。远远望去,若雷神降怒,遍地哀鸿。

破碎的天幕下,火焰吞噬着大地,残缺的天使像脚下是崩坏的焦土,无数具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

萧玦抬头注视着那片混沌而鲜红的云层,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是哪儿,甚至忘了自己是谁。手里唯一的东西,是一只黑色的十字架,这是谁送的?他想不起来了。

“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

很突然的,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脸庞稚嫩的少年,狂风揉乱了他黑色的发丝,一双赤红色的眸子里,透着不安和恐惧。

他伸出手把萧玦揽进怀中,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这个拥抱,却让他感觉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温暖。

不知为何,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一滴水滴答落在他的手上,萧玦以为是自己的眼泪,他抬头望去,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

怀中的少年消失了,萧玦退后一步,眼睁睁看着他在风中被撕扯成碎片。强大的漩涡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高速的气流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当他回过神时,面前已经站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

“原谅我……”

虚弱的声音透着一丝愧疚,他站在烈风中,脆弱的身体几乎摇摇欲坠,那双血红的眸子,犹如地狱里嗜杀的恶魔一般妖异。

萧玦感到一丝恐惧,但只是一瞬,那恐惧感便消散了。

男人抬起手臂,锋利的刀刃刺进萧玦的心脏。

萧玦感觉自己像是田间里的稻草人,麻木不堪,逐渐被雷电点燃的火焰焚烧殆尽,一点点消散、破碎。

他忽然露出一副微笑,眼神温柔而怜悯:“还会再见的。”

萧玦睁开双眼,在逼仄阴暗的屋子里醒来。窗外是清冷而浑浊的天空,黎明已至,又是清醒而绝望的一天。

萧玦缓缓起身,茫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刚才的诡异梦境让他心有余悸,他摸着胸口,脑海里一片空白。

“你醒了?”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萧玦转过头,只见一个男医生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

“这是哪?”

“这里是医院,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医院……”萧玦有些疑惑,他习惯性的摸了摸额头,却立刻吃痛收回了手,这才恍然发现,左眉上多了一道伤口。

“现在有觉得好些了吗,有没有胸闷恶心的感觉?”

“没有,只是头有点疼……”

“那就好。”医生松了口气,转而对着身旁的警察说道:“他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能出院了。”

警察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萧玦身上:“我叫高俊,负责这次枪击案的侦办。过两天我们会传唤你到警局录口供,在此之前你先你好好休息。”

枪击案?

萧玦愣了一下,脑海里一瞬间涌进大量信息:白西装男人、枪击、游乐场、蓝发少女、还有……

他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杏子被人袭击,她受了伤流了很多血,蓝发少女救了他们!然后他拼命的跑,跑了很久,最后终于到了医院,他亲眼看到医生把杏子推进了手术室……

“杏子……怎么样了?”

空气突然安静了,无人应答,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你们……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杏子她……没事了对吗?”萧玦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期盼的目光望向了医生的眼睛。

“她的情况不太好。”

萧玦心里猛的一沉,仿佛已经猜到了答案,他激动的一把上前拽住了医生的衣领:“你在骗我对吧……杏子她没事,对吧?你们只是在和我开玩笑,她现在应该没事了才对啊!”

医生无力的拍了拍他的手,摇了摇头。

他的双手在颤抖,几乎是带着哭腔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心里千万次乞求不要听到那残忍的回复。

但是——

“她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不存在了,世界也失去了颜色。

萧玦的人生是由大大小小的等待组成的——等待父母的电话,等待放学,等待舅舅参加家长会,等待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高中毕业,等待长大成人……无数的等待他都撑过来了,可现在,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却像被世界遗弃了一千年。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别说什么狗屁话了啊!杏子……怎么可能会死!”

“节哀顺变。”

萧玦绝望的后退一步,坐在了床上。他抱住头,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他将脸深深地埋在手臂里,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那个讨厌孤独,害怕长大小女孩永远地消失了。

“他的父母都去世了,你的同学都说她生前和你关系最好……”

高俊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银白色的戒指,上前一步,递到萧玦面前。

“她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你能够永远幸福。”

萧玦抬起头,呆呆的望着这枚戒指,一股无法言喻的刺痛涌入大脑,萧玦只觉得天旋地转,胸口处好像在被一只恶犬疯狂地撕咬。

眼泪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冷了下去。

“杏子……”

他把戒指死死的攥在手里,这一刻他再也无法控制,眼泪不断从眼角滑落。

“她家里现在已经没有人了,房子要被国家收回,你可以最后去看一眼。”

说完,高俊带着医生转身离去。

咣当——门关上了。

萧玦抬起头,缓慢的呼出一口气,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了一副残破的躯壳。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杏子的笑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杏子也许根本就不会死,如果自己没有去找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也许她现在已经回到RB,已经重新开始生活。她会上一所好的大学,平淡的度过大学时光,毕业后会找到好的工作,将来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再生两个孩子,过上属于自己的自由幸福的人生……

不会再和他萧玦这样的垃圾扯上关系。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不会碰到这些事情,不会被伤害,不会就这么死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萧玦,他是个罪人,他才是杀害杏子的凶手!

胸口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划破,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滴,他深深低着头,眼泪很快就打湿了地板。

当萧玦重新抬起头时已经是下午,窗外乌云密布。凉风涌进屋子,灰白色的窗帘被高高吹起。

他刚走出医院,雨,又开始下了。

他没带伞,顺着汹涌的人潮往前走。无数忙碌的人们穿梭于这座城市,沿街的霓虹灯发出绚烂的光,大大小小的雨伞在街头窜动。他低着头慢慢挪动着步子,周围的一切都被隔绝开来,没有什么是他关心的,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在意。

时隔许久,萧玦再一次来到了那栋破旧老楼,他站在楼下,望着满墙的爬山虎,心中百感交集,一恍惚,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来杏子家里的时候。

那个灰蒙蒙的雨天。

杏子带着萧玦回到了这座老楼,她家住在五楼,老旧的电梯内灯光昏暗,上下移动时还会伴随着阵阵刺耳的嘶鸣。

打开房门,是一套老式的一室一厅公寓,家具简陋,甚至比萧玦家不相上下。屋子虽然寒酸,但窗净几明,干净整洁,看得出经常整理和打扫。

谁能想到,家境富裕的杏子,会住在这种地方?

杏子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拖鞋给萧玦穿上,便去浴室洗澡了。房间里的灯是暖色调的,看起来十分温馨。

萧玦站在客厅中央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半天,还是退了出去,坐在了阳台上。他抬起头,雨水顺着屋檐落在窗台外的铁棚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

“久等喽,你怎么坐在外面啊?”

“外面凉快。”

女孩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件纱衣,娇羞的走过来,走到萧玦面前时,还特意转了一圈。

“好看吗?”

“这是……”萧玦不认识这种衣服。

“真笨,这是唐服。”

“你不是RB人吗?”

“谁规定的RB人就不能穿唐服了,再说我也是半个中国人呢!”女孩嗔视地看了他一眼,“我刚刚怕你等的着急,头发都没梳,你帮我梳一下。”

“好。”

女孩坐在镜子前,一脸乖巧。萧玦站在她身后,认真的用一把小木梳给她梳着头发,柔软的发丝从指缝滑过,萧玦内心悸动,一不小心走了神。

“哎呀!”

“怎么了?”

“弄疼我啦!”

“对不起……”

镜子里,女孩撅了撅嘴,以示不满。萧玦脸一红,连忙低下了头,空气里顿时弥漫着尴尬的味道。

接着便是良久的沉默。

“你一直都和你舅舅住在一起吗?”女孩突然开口。

“不是,我八岁以前跟着父母,后来他们离婚了,我就跟着爸……跟着舅舅了。”

“为什么是跟着舅舅啊?”

“因为……我爸妈他们都很忙。”萧玦有些尴尬。

“喔……这样吗,真可怜……”女孩的声音有几分惊奇,有几分难过。

萧玦抬眼,看到镜子里的女孩微微低眉,睫毛忽闪着,不知道那双忧伤的眸子里在想着什么。

“以前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这个房子里。”女孩开口说道。

“那个时候妈妈还在京都留学,也是在同校认识的我爸爸。他们一见钟情,很快坠入爱河,可是爸爸的家里人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栖川氏在京都是大家族,家族里的人瞧不起我妈妈,因为我妈妈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爷爷逼着我爸抛弃我妈,否则就把他逐出家门——但是他才不在乎呢,没有人能阻拦他对妈妈的爱,他带着妈妈回到了燕城,在这里买了这座宅子,然后生下了我。”

女孩抬起头,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我们一家三口一开始很幸福……后来,妈妈查出肠癌晚期,我爸四处借钱,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是无底洞,不肯借。我爸卖了所有的家当,但还是不够。他想把房子也卖了,但我妈死活不肯,说什么一定要有个家。后来他走投无路只能去找我爷爷,结果他们家的人把他挡在外面,连门都没让他进。”

“没多久妈妈就走了,这里就只剩下了我和爸爸两个人。再后来,爷爷病危,想让爸爸回去看一眼,我爸去了,并且接替他成为了家族的族长。”

萧玦看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

“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他忙于工作,渐渐的也就顾不上我了。所以你那天说羡慕我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因为你还有人陪,不像我,要是哪天被人拐了,连个报警的人都没有。”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还住在这,我也不知道,好像只有待在这,我才睡得着,才有安全感……”

女孩的一笑一颦始终在萧玦脑海里浮现,恍惚间,他甚至觉得杏子还没死,只是躲起来了,也许某一天,那个女孩还会突然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他面前。

无奈而苍白的摇了摇头,萧玦缓缓走上楼梯,漫长的几分钟后,他又回到了那间屋子。

门已经打上了封条,萧玦用高俊给的钥匙开了门,一进门,一股淡淡的灰尘味扑面而来——看样子已经有段时间没人居住了。

萧玦穿过客厅,进入了房间,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屋子中间摆着一张大大的席梦思床,被套和床单平铺在上面,是无印良品的黑白格子风,看起来整洁舒适,只是有一点儿单调。房间右边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几乎占了一整面墙,拨开窗帘,可以俯瞰到整条街道。

床对面摆着一个书橱,里面零星摆着各种言情小说和杂志,有一个很大的透明玻璃瓶,里面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纸花。一旁的书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和奖状,几盆多肉被挤到了角落。

墙上挂着许多相框,大部分都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合影,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中间最显眼的位置是一张大大的婚纱照,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含情脉脉。男人正单膝跪地,为她戴上戒指……

萧玦移开视线,目光落在角落的相框,照片里似乎在举办什么活动,背景里拉着一条横幅。一个少女抱着奖杯正对着镜头笑,眉眼弯弯,卧蚕动人,甜甜的笑容看起来和杏子十分相似。

萧玦好像有点明白了,嘴角扯出一个苦笑。

挨着的另一张,是三人的全家福,中间的小女孩扎着丸子头,笑的格外开心,脸上陷下去两个浅浅的酒窝。

他转身,窗户下面是一张精致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架着一张圆形的镜子,桌面零散堆放着一些护肤品,一只没有照片的相框静静躲在角落,木质的框架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萧玦脑海中立即浮现出杏子每天放学回家后的情景——进门后在玄关脱鞋,放下书包,穿着白袜子走进房间,打开电灯,整个房间都是一股暖色调。

她换上那件红色的和服,趴在床上,戴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写作业,一直写到天黑……

萧玦喉咙动了动,微微抬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萧玦回头望去,一道纤细的身影倚在门框上,走廊的灯光从外洒进来,白衬衫被照的透亮,她整个人置身在那抹白光中,显得那么不真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至上魂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至上魂术
上一章下一章

7、 塞缪尔之门(七)

24.24%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