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五章 Crush

第一十五章 Crush

主要人物:

-冯强:主视角“我”,穿越到9年前的躺平青年

-蒋桐:大学时开始交往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后就消失了

-沈晴:玉兰中学校花,学霸,时间机器的发明者

-韩萌:发小,初恋,介绍我参加了时间机器的实验

-杨彩:咖啡厅老板,休学中的大学生,疑似创业者

-木桶雪:网友,号称天才女博士生,疑似网恋对象

-冰清:高一学妹,新任学生主席

-秦淼:高一学弟,新任学生副主席

-阿斌:同学,基友

-小胖:同学,基友

-戚雯:十班(学渣班)的同学,神秘才女

-许磊:即将入学的学弟,天才鼓手

------

“为什么问我这个?”

“既然聊到了恋爱的话题,我想问一下。”

“能不回答吗?”

“不行!”沈晴说这话时态度很强硬。

“为什么?”

“昨天小萌给我打电话时哭了,是你造成的吧。”

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接话。

沉默了一分钟后,沈晴说:“你还是没法当我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对吧?”

“这和你没有关系吧。”我低下头,端起碗把面汤一饮而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

我觉得自己这话说得还挺帅,而且是实话。

放下碗,抬起头,发现对面充满怒气的双眸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沈晴脸上虽然完全没有化妆,但面容极其清纯,焦糖色的瞳孔又大又亮。她明显对我的话很不满意,腮帮子的鼓鼓的,眼神里带着情绪,也有些期待。她这样子仿佛漫画里的气呼呼的萌妹子走了出来。

我从没见她这样。在大家面前,她总是一副冰美人的模样,跟我独处时也像个女汉子。现在一下子这么萌,我慌了神。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终于说:“恋爱话题啊。好吧,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几年后我们都长大成人,我和小萌成了情侣然后还结婚了,你愿意作她的伴娘吗?”

“诶?”

这一下沈晴有点懵,我有点感谢昨天的那个梦。

“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是没法说服自己去做新郎的,因为我根本没法让小萌幸福。你愿意看到小萌不幸福吗?”

我说这话时,心里想的是跟我分手前,蒋桐眼里的失望。毕竟我是个只看眼前,得过且过,没有未来的躺平青年。穿越回二周目,反而更糟,因为现在连大学都考不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贬低自己?”

“再过两周,高三就要开始了,你和小萌应该全力备战高考。这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希望能对小萌不造成干扰,她肯定有自己的梦想。”

“我能确定的是,现在小萌喜欢你,远胜过朱帅。”

我苦笑,然后说:“年轻人的情感来的快,去的也快。我希望周六拍完最后一个MV,大家就散伙了。你们专注学习,小萌也能淡忘我和朱帅,等高考结束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你呢?继续打工?你不打算参加高考?”

“嗯,我需要这份工作。但我也会学习,争取高中毕业吧。”

沈晴本来就不是话很多的人,到了这个时候,我俩都聊不下去了,开始保持沉默。

吃完饭,出了商场,我俩正好要走相反的路。她打算回家换了衣服去学校排练,

我需要直接去咖啡厅上班。

分别之前,她扯了下我身上的校服,让我脱下来还她。她也没还我的帽衫,最后把两件原本都属于我的外套带了回去。

一场原本梦幻般的约会,最后以奇怪、冷淡的方式收场。

----

下午在咖啡厅看店,我精神恍惚,眼里一直注视着沈晴常坐的那个座位。

今天的约会不欢而散,她也说再也不来咖啡厅做题了。这周六的拍摄也许是最后一次能跟她近距离相处了,然后暑假就要结束,摄制组的人也要散伙。想到这些,我心情更加落寞。

晚上回到家,我也没有心情制作视频后期,而是翻出拍摄的原始视频片段浏览,我发现我完全只能关注沈晴的镜头了。心里滋味也痒痒的,酸酸的。

我苦笑,这不就是常说的恋爱的感觉。此时我已经明白自己心境,我大概是对沈晴有了好感,不再只是之前的仰望。

同时我也提醒自己,作为成年人,不要幻想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而且我还需要找到消失的蒋桐。

“我跟沈晴,还是保持合适的距离,作为普通朋友比较好。”我自言自语道。

说完这话,心里有点一点刺痛,但些罪恶感也减轻了一点。从我自己的时间看,跟蒋桐才分开两个月而已,就喜欢上了别人。但这也是难免,谁让她竟然美的这么不可思议。

睡前跟木桶雪的例行聊天我也提不起兴趣。她貌似也很忙,号称组建了新的物理研究天团,科研工作进入了关键时期。

看来大家都有了自己的方向,只有自己还迷茫徘徊。这样的我哪里有资格思考恋爱的话题啊。

我打了几个哈气,漫不经心的,打算早点结束跟木桶雪的QQ聊天。这时一个消息发来,竟然是冰清来的。她几乎不会给我的发消息的。

冰清:在吗?想找你帮个忙?

我:在,什么事?

冰清:这么晚了还在忙?

我:嗯,我睡的晚。是拍视频的事吗?

冰清:嗯,是有点关系。我想买套新衣服,今天排练的时候,我发现穿的太土气了。明天上午能陪我去买吗?

我想了想,不觉的她穿着土气,但好像她总是穿运动服,有时还穿校服。跟韩萌,沈晴,戚雯比起来,确实朴素一些。

我:我明天有事,不能找别人陪你吗?

我明天确实还要去公园帮戚雯的小说取材。

冰清:那后天呢?

我:你不能找个女生陪你吗?

冰清:不行啊,就你最合适。怎么,陪我这样的美少女去购物,难道不是你的荣幸吗?竟然还推脱。

我:我不想去。

冰清:。。。

冰清:这样吧,明天不行的话,后天你陪我去吧。然后告白事件,我就原谅你了,以后再不找你的麻烦了。

我:。。。

冰清:你知道那件事给我造成了多少麻烦吗?

我:那好吧,后天上午,我只有半天时间,去哪儿?

冰清:中心购物广场,后天上午9点见。

得,又多了一个女孩儿约我,但我现在脑海里全都是沈晴了。有点不能自拔。

英语里有个词crush,本意是压碎、碾碎的意思,竟然也能用来形容一时的迷恋。我想我现在就是对沈晴有了crush。

或许跟其他女孩见见面能冲淡这感觉吧,我安慰自己。

----

关上电脑,我倒头睡去。昨晚没睡好,今晚很快就进入了梦中。

梦的一开始,我只身一人在一片荒漠之中,顶着烈日,漫无目的的行走。整个荒原很平,能看到地平线。

这时开过一辆双人摩托车,带斗的那种。司机是一个10岁左右小女孩儿。

“是你?”我问道。

她是我记忆中跟我学围棋的女孩,这还是第一次梦见她。

“上车。”她不容我分说,这架势倒有点像沈晴。

我坐在车斗里,她带上护目镜,一路尘土飞扬,向太阳的方向驶去。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太阳不刺眼,但特别大,不太真实的感觉。

“这些年,你去哪儿了?怎么不辞而别?”我问。

“环游世界,你呢?”她说。

“我啊,一直在等你。对了,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有长大。”梦中的我不知为何这么回答。

“你看看你自己。”她回头撇了我一眼,然后专心开车。

我发现我现在的身体也是个小孩,仿佛又来了一次穿越从17岁回到了10岁。

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远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一个城市,我们也从沙土路驶入柏油马路。

城市越来越近,但是个很奇怪的城市。

确实有很多高楼大厦,但不是常见的那种大楼。每栋楼都是形态各种建筑拼凑出来的,非常没有规则。如同乐高积木一般。

车最后停到到一栋大楼前,女孩儿让我下车。我走进大楼,但小女孩儿没有跟进来。

大楼的一层是一个咖啡厅,这布置不就我打工的那家吗?

我目光转到沈晴常坐的那个座位,她果然在那儿,而且还穿着第一来玉兰中学时的JK制服。

她看我进来嫣然一笑,站起来说:“等你好久了,我们走吧。”

“去哪儿?”我问。

她没有回答我,拉着我的手转到咖啡厅的侧面,上了楼梯。

到了二楼,竟然是个很大的剧院,剧院里的观众在看一场演唱会,大家都站了起来,非常激动。我发现沈晴不见了。

舞台上的歌手突然说话:“我邀请一位观众上台,就是刚进来那位。”

大家纷纷让开道,让我上台,台上说话的正是沈晴。

她站在舞台中央,一身摇滚歌手的装束,聚光灯也打向她,十分耀眼。

我上了台,不知所错,她拉着我跑到了后台。后台幕布旁垂下一条绳索,她说我们爬上去吧。

梦里我只能听她摆布,爬了上去。

上一层是个实验室,就是我穿越去的那个实验室?我身边的学生沈晴不见了,实验中央站着穿白大褂的成年沈晴。

“你终于来了,我们回去吧。”

我走到实验室中央,坐上那个传送我回17岁的时间机器。

然后我醒了,发现坐在飞机上。

“你醒了啊?”身边还是沈晴,但不是学生模样了。

我人生只坐过一次飞机,是大学毕业时跟蒋桐一起回她老家,但那是个夜里的红眼飞机,窗外的景象我完全没看到。

但这趟飞机是白天,我也正好靠窗。窗外可以连绵不绝的雪山,但是颜色特别奇怪,是彩色的,太阳也不耀眼,是紫红色的,仿佛身处异世界。

“这是在哪儿?怎么外面的颜色这么奇怪?”

“下面是格林兰岛。这窗户的玻璃是个滤镜,歪曲了色彩。”

转头看看沈晴,她挽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身上,我们是对情侣看样子。

我再次转到窗户,发现我们不是坐飞机,而是坐高铁,外面大雪纷飞。因为外面太冷,窗户结了一层水汽,逐渐的看不到外面了。

我用手擦了一下窗户上的水汽,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车内又很亮,于是窗户有了镜面的效果,映出了车内的映像。

从窗户镜面看过去,正好是沈晴的笑脸,笑脸的背景是窗外飞驰的昏暗的景象,有种神奇的朦胧感。

“赶紧醒醒!”

我再次醒来,我原来在开车,沈晴坐在副驾。可是现实中我还不会开车啊。

车行驶在广袤荒原的公路上,路两边是稀松的灌木,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把车停到了路边,开始徒步深入荒原。

“这荒原怎么似曾相识。”我问。

身旁的沈晴不语,只是拉着我手,朝着太阳的方向走。

果然走了不久,又回到最开始梦的城市。

咔嚓,一声雷响,我又醒了,这次是在卧室。

看看周围,我确定是真醒了,刚才全都是梦和梦中梦。

窗外雨声很大,是一场雷阵雨。

看看钟,也有3点多了,我睡意全无,爬起来继续做视频的后期。

刚才梦里的沈晴印象很深,像真的一样,我对比着视频里的沈晴,喃喃的自言自语:“跟沈晴在一起,会有那些奇妙的事情发生吗?”

我回过神,怎么能奢望跟沈晴在一起呢。

如果Crush是一种病毒,大概来的快,走的也快吧。

---

早上9:00,我准时来到市中心的公园门口,跟戚雯赴约。我很准时,但她已经提前到了。

她上身深蓝色的长袖衫,下身黑色的长裙,几乎快了脚踝。乌黑的长发,做了个扎发。这样的发型更显得很端庄。

按道理,她今天的穿着有点老气。但因为她高挑的身材,白皙漂亮的脸蛋,反而十分优雅,有一种古典美。只不过看不出来是个17的少女了,倒像个20出头的年轻姑娘。

我不禁暗暗赞叹,她果然是能跟沈晴媲美的“校花”级美女,但为什么在学校没多少人知道呢?

“跟女孩赴约,你竟然卡着点来,果然追不到女孩。”

她容貌虽然冷艳,但性格有些古怪,对我也有点毒舌。

“你吃了早饭吗?”我问。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要不到附近的店吃点吧。收集素材也不一定在公园,在餐馆也可以吧。”

今天约会的目的是戚雯想搜集我两次表白失败的素材,为她的小说提供思路。

“也好,不过吃完还是要去公园。我想找颗玉兰树复刻你跟韩萌的表白。”

我明白她为什么要约着来公园了,我俩总不能去学校的玉兰树下复刻表白现场。我指了指公园附近了一家“小7米粉”的店,她稍稍犹豫了一下,也同意去那儿吃早点了。

我照旧点了一碗牛肉份,多加了份牛肉和一个卤蛋。戚雯点了一份牛杂粉,而且放了大量的辣椒油。

“你的口味还挺重啊?”

“嗯。”她简单的回应。

“关于我失败的表白,你想了解什么?”

“从韩萌开始吧,你们怎么认识和熟悉的?”

“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还是同一个班。”

“那倒算是有缘分,但那不算是青梅竹马吧,青梅竹马至少应该是从幼儿园开始。”

“有那么严格的定义吗?”

“青梅竹马出自李白的诗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你觉得你和韩萌关系有诗里的意境吗?”

这几句唐诗我也见过,但从来没背下来过,戚雯竟能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那我们算发小吧,总之我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很要好了。我们双方家长也认识,经常去对方家串门。”

“发小也不算。儿时的玩伴,到了成年以后才算发小。你们还是未成年吧。”

“咱别扣字眼了,总之我们认识好久了,彼此熟悉。刚开始只是好朋友,但我上了高中后,大概是发育成熟了,对她有了超越朋友的好感。”

“嗯,那也正常。不过一般来说青少年会在小学高年级或者初中就情窦初开了,看来你比较晚熟。”

“别吐槽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嗯,'超越朋友的好感'是怎么样的感受?”

她一边问,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开始记录。那个笔记本已经很旧了,密密麻麻记载了很多。她的字也很好看。

“那感觉,怎么说呢?一开始是痒痒,然后是酸酸的感觉。”

“怎么定义痒和酸?”

“痒,就是特别想跟她在一起。时不时就想起她,幻想各种可能性。”

说到这儿我停了一下,我感觉我对沈晴目前就是痒的阶段。我和蒋桐也经历过痒和酸,然后是在一起的甜,但分手后是苦和涩。

“嗯,不错。”戚雯提笔快速的记录,“那酸呢?”

“酸,就是看见她跟其他男孩要好,就有点难受吧。”

“那你岂不是酸了两年了,韩萌从一开始就喜欢朱帅啊。”

“咦,你也知道?我是最近才知道的。”

“原来是这样,你一直不知道啊,还真是迟钝。否则你也不会去表白了吧?”

“是的。其实我是过度自信了,表白前我还以为韩萌和我是两情相悦呢?”

“有点意思。”

戚雯继续在本上记录。这时候店外面来了一辆黑色轿车,下来几个彪型大汉,一口酒气。他们睡眼惺忪,看样子是通宵喝酒了,来这儿吃个早点。

打头的是个剃着板寸的胖子,穿着白色T恤,大腹便便,满脸横肉。他点餐的的时候声音很大,很不礼貌。

在等餐的时候他在店里踱步,时不时瞄向我们这边,主要是在看戚雯,眼神有点异样。然后他突然来到我们面前,对戚雯说:“小姑娘,好漂亮啊。交个朋友吧。”

戚雯瞟了他一眼,说:“对不起,我没兴趣。”

她十分淡定,如果是其他女学生,这时候应该很害怕了。

那个胖子还是不放弃,流里流气的说:“小娘们还挺倔啊。”说着伸手要去摸戚雯。

我条件反射的站起来,伸手去挡胖子的手。

这时他突然炸了,对我破口大骂,扬言要揍我。

“大叔,我们俩是高中生,您这样欺负未成年不好吧。”我说。

戚雯这时候一点都不慌,看看我俩,然后继续在本上记录。

“我管你们成不成年。来,小子,到外面来。”说着他拉我出去了店。

我怕砸坏店里的东西,就跟他出去了。他们几个人瞬间围住了我。戚雯也跟了出来。店老板连忙出来劝架,说我们俩是小孩儿,让他们别动手。

这几个混混看样子是昨晚喝多了,完全不计后果,把了老板推了回去,让他别多管闲事。

戚雯这时候也停止了记录,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她还故意放了外放,说话还很大声。

“110吗?小7米粉,中心公园店,有一伙人猥亵并且殴打未成年人,他们可能还酒驾了。”她的声音全部人都能听得见。

但这帮人完全失去了理智,拳头向我砸来。幸好他们完全没练过搏击,酒后动作也慢,我来回格挡,躲闪,没有中拳。结果他们更愤怒了,发疯了一样向我攻击。

“啊!”这时,那个带头的胖子突然惨叫一声。然后看到他被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人拧着胳膊按到了地上。

其他几个人见状,也扑向那个中年人。

“你们最好别再动手,警察马上就来了。”中年人说。

我认出他,他就是我上搏击课的教练。

那个胖子貌似也清醒了过来,说:“兄弟,松手,松手。”

这时店老板也走了出来,说:“这里有监控,你们最好别闹事。殴打未成年人判的可不轻。”

那几个人貌似恢复了理智,但好像还是很愤怒,因为没能“教训”我一下。

我趁机马上说:“几位叔叔得罪了,我也是冲动了。她是我女朋友,所以我有点激动。咱别打了吧。不好意思啊。”

戚雯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不置可否。搏击教练和店老板都吃了一惊,看着我俩。

看我说了软话,那个带头的胖子说:“小兔崽子,想英雄救美啊。那我们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以后你小心点儿。”说着他们一行人开车扬长而去,连账也没结。

我转头问戚雯:“警察一会儿来了我们怎么说?”

她嫣然一笑:“我没报警,刚才吓唬他们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笑,也很好看啊。

“谢叔,多谢了!”她对健身教练说。然后她又对店老板说:“邹叔,给您添麻烦了。”

原来她认识教练和店老板。

“你和这小子谈恋爱了?”谢教练说。

我连忙想解释是忽悠那帮混混的,但戚雯拦住了我,说:“是,我们今天来公园约会。如果您见到我爸,告诉他我交男朋友了。”

她回头瞪了我一眼,示意我闭嘴。我想她一定有些隐情。

“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追上了小雯。你要欺负她我可饶不了你。”谢教练对我说,“我还以为健身房的那个女孩儿是你的女朋友。”

“嗯?你去健身房,什么女孩?”戚雯问,语调还有点夸张,好像是故意表现的嫉妒。

“是韩萌,我们正好都是一个健身房的会员。”我解释。

“哦,你的青梅竹马啊,那就没问题了。戚叔,邹叔,见到我爸一定告诉他我交男朋友了啊。”然后她拉着我离开米粉店,走入了公园。

“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情急编的瞎话,这样那帮混混有个台阶。”我解释,“不过,咱还是跟谢教练解释一下了吧。”

“哼,将计就计。就这么瞒着他们吧?”

“为什么?而且你还想让你爸知道?”

“这你就别管了,咱么赶紧找个地方去复刻你对韩萌的表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五章 Crush

75%
目录
共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