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虚荣心

第一十八章 虚荣心

主要人物:

-冯强:主视角“我”,穿越到9年前的躺平青年

-蒋桐:大学时开始交往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后就消失了

-沈晴:玉兰中学校花,学霸,时间机器的发明者

-韩萌:发小,初恋,介绍我参加了时间机器的实验

-杨彩:咖啡厅老板,休学中的大学生,疑似创业者

-木桶雪:网友,号称天才女博士生,疑似网恋对象

-冰清:高一学妹,新任学生主席

-秦淼:高一学弟,新任学生副主席

-阿斌:同学,基友

-小胖:同学,基友

-戚雯:十班的新同学,假冒的“女朋友”

-许磊:即将入学的学弟,天才鼓手

-佟惠:戚雯的妈妈,来自西域的美女。跟戚雯爸离婚。

-喻岩:佟惠的青梅竹马,第一医院的主任医师,疑似追求佟惠

------

“我只是个爱买打折商品,舍不得下馆子吃饭,穷酸小市民家庭的孩子。”冰清继续说。

“这有什么不好吗?”

“但是我身边同学们不那么看啊。她们总认定我家里条件肯定很好,父母也有关系路子,所以我才能当上学生会主席。”

“唉,那是嫉妒你吧。”

“所以我才不约她们去买衣服,她们只会去逛一些很贵的品牌店。”她若有所思,接着说:“而且,你不知道我是来自农村的孩子吧。”

“看不出来,但是来自农村怎么了?”

“有问题啊!”

对面这个身材娇小,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光彩的S级美少女,玉兰中学新任的学生会主席,竟然在我面前说出这些自卑的话,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我们边吃午饭,冰清边讲述她的经历。

---以下是冰清的自述。

我10岁之前都在农村,准确的说是山沟里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村。

从小我就向往外面的世界。电视上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太吸引我了。你们习以为常的东西:零食、游戏、漫画,对我来说只是电视上的东西。

现实中,只有那些徒步登山的背包客经过我们村子时,偶尔会给我一块巧克力什么的。我也只是他们发到社交网络上看似幸福快乐的山区少数民族可爱女孩儿。那些照片从来没有发给过我。

我家祖祖辈辈都在山里,父母从来没想过出去。我曾经觉得走出大山的梦想只是奢望。

没有什么意外,我中学毕业后,就会从这个山沟嫁到另一个山沟。

转机是家乡的扶贫工程,山里要建大坝和水电站,我们村的人都迁移到了镇上,还住上了楼房。我们家更幸运,M市三厂在扶贫工程提供了几个招工名额,我父母因为有高中文凭,进入了三厂工作,我们家也搬到了M市。

简直不敢想象,我的梦想竟然实现了:我也是城里人了!

可是我的新同学们不那么看。

那时的我个头小小,皮肤在山里晒的很黑,什么流行文化都不懂,也不会城里的口音。他们常常用“乡下人”,“山里人”来称呼我,还说我土气,还总说我身上有虱子。

村里小学的进度也比城里慢,所以我的成绩也不好,我就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妞。

为了赶上大家,我拼命的学习,到了小学毕业,已经是全校第一。我也填鸭般的学习流行文化,死记硬背那些明星的名字。

我经常分不清楚动漫的角色和真实的人物,经常闹笑话。

好不容易到初中,我考了家附近的实验中学。我以为换了学校,大家就不知道我来自农村和山沟里的事实。可是实验中学有好多我的小学同学,她们还是有意无意的对我居高临下。

在实验中学,我成了优秀学生,还参加了合唱团。经过几年的城市生活,我的皮肤也白了,我觉得我已经是“城里人”了。但是在那些同学面前还是抬不起头。

我本来是保送实验中学高中部的,但为了离开那些瞧不起我的同学,我还是报考了离家更远的玉兰中学。

在这儿,我再也没遭到任何人的歧视了,我也加入了学生会。听说我的人气不错,在男生中还有粉丝团。可是我没想到,有人谣传我家是富商,我是靠关系才进的学生会的。

我试图澄清,但大家根本不信。从心底里,我也真的希望家里家境好些,甚至有时候自己掩盖这个谣言。久而久之,谣言成了大家嘴里的“事实”。

---

冰清讲完,落寞的拨弄着盘子里的调羹。

此时此刻,如果是一周目17岁的我,恐怕会爱上她。

当然,二周目的26岁的我也为她动心,但没有那么强烈。

“是不是饭有点多,吃不完给我吧。”我说。

“不要,我能吃完。”

“不论如何,现在的你光彩照人,才华横溢啊。老天爷给了你绝顶聪明的头脑,还有这么漂亮的颜值,加上你自己的努力,不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吗?跟你相比,那些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城里人’才是可怜的,她们哪里有高高在上的资本。”

“你嘴巴真甜,你要是个学霸,我还真的会考虑你了。”

“你的苦恼,都是因为虚荣心吧。你这个年纪最需要虚荣心,因为虚荣心而烦恼,也正常。长大了,经历多了,就好了。”

“呸!”

“而且,不找其他同学,找我陪你买衣服,因为我也很穷酸,是吗?”我问。

“嗯,你看起来就很穷酸,又是比我高一年级的,正好避嫌。毕竟我也算个校园名人吧。”

“你的算盘还真打的还不错。”

“呸?”

“其实你找韩萌也可以,我很了解她。她肯定不歧视别人。”

“说到小萌姐,你怎么打算?继续追她吗?”

“不会了,我已经moveon了。”

“不错,你很佛性。”

“佛性?”

“我第一次跟你说话,你正好在玉兰树下打坐吧。”

确实,那是我穿越的第一天,我在玉兰树下整理思路,冰清也是我穿越后第一个搭话的人。

“可能吧。你呢?还打算继续追朱帅吗?”

“啊?你不说他,我都忘了。我也早就moveon了。”

“哈,你的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啊。”

“我觉得那不是爱情,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

冰清说出这样的话,我觉得非常有趣,好像漫画里萌系的角色一下子说出了有哲理的话。

“你也成长了,学生会主席大人。再克服一下虚荣心,也就快成佛了。到时候可以喊我一声师兄。”

“呸!”

她冲我扮了个鬼脸,接着问:“对了,你着急走吗?”

“嗯,不太着急,还有事吗?”

我已经跟杨彩打好了招呼,下午晚点去咖啡厅,因为预计买衣服会花很长时间。不过比我预想的快了很多。冰清买衣服不是很挑剔,这点跟蒋桐很不一样。

“我也不着急去学校排练。今天在商场遇到小萌和小晴姐,她们是要去看《盗梦空间》吧,我听说很好看。”

“嗯,挺不错的。你想去看?不过现在去电影院也太晚了吧。”

“去电影院看多贵啊。我用BT下载了,昨晚刚下完。要不陪我一起看?”

“但是,我看了好几遍了。”

“你真的很迟钝啊。这电影好几个男生买票约我去看,我都拒绝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好吧,再看一遍,有什么不懂,我可以给你讲解。”

冰清带我进了她卧室。

这还是多年来,我第一次去蒋桐以外的女生的卧室,感觉很新鲜。

她的卧室比较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放满了参考书。装饰有点孩子气,放了很多毛绒玩具。电脑是台式的,放在一个组合电脑桌上,还有看起来比较高级的麦克风和音响。

“你这装备,是做直播吗?”

“直播是什么?”

“这装备是什么,不是在语音平台唱歌用的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就是有时候自己练歌。”

我想起来这时候网络直播还没开始流行。

她打开电脑,开始播放《盗梦空间》,也让我坐在她床上一起看。

这感觉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寒假,室友都回家了,我就邀请蒋桐来宿舍一起看我电脑上的电影。

“我觉的你这样邀请男生来你的卧室,不是很安全。要小心点。”

“你不会想做什么不好的事吧。你不是成佛了吗?”她瞟了我一眼,笑呵呵的说。

在电脑上看《盗梦空间》,效果果然比电影院差了很多,不过剧情还是很精彩。我最近几天做的梦也很奇怪,而且很逼真,结合这个电影,我反而有了更多的思考。

思考的内容竟然全是沈晴,为什么她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甚至我身边坐着冰清这种S级的美少女,我脑子还是这几天梦里的沈晴,感觉我也被一样。

不论如何,我还是被剧情吸引,看了进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冰清突然锤了我一下。

“怎么了?”

“你还真看进去了啊,这有什么好看的吗?”

“你不觉的这电影脑洞很大吗?”

“我觉得你肯定会母胎单身一辈子。”

我这才发现,她手放了到我手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也有点不好意思。

“你还真是心如止水啊,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冰清脸上没有害羞的表情,反而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还是回去了,后面你自己看吧。”

“你也会害羞啊。”她嗔怒道。

我来到玄关,穿上鞋,想快点离开。她突然冲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了我。

“不是你没有魅力,我怕自己把持不住,你才16岁吧。”我说。

对我而言,她只是个15-16岁的萝莉,我心里上已经是26岁的大叔了。要说没有动心是不可能的,但同时感觉有罪恶感。

“你不只比我大一岁而已。”

“你又意乱情迷了吧。”我接着说。

“才没有!”

“那我意乱情迷了,好吧。”

“我只是。。。”她的声音有点颤抖,手也没有松的意思,“除了爸妈,还没人这么照顾我。”

“。。。”我无言以对。

“你可以加加油吗?不用名牌大学,上个重点大学就行。”她说。

“那还是挺难的。”

“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复读一年?到时候我辅导你。”

“高考什么真的好头疼啊。”

“你就想毕业后去流水线上当个工人吗?”

“其实,工人我也当不好吧。我只是个废柴。”

我叹了口气,如果我去工厂当个工人,有份正经的工作,蒋桐肯定也不会离开我。

我接着说:“以后超市做活动,需要攒人头,可以找我帮忙。但是我配不上你,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只是个谁都不想呆下去的山沟沟。”

她还是没有松手,我感觉她浑身发抖,声音也是颤抖的。

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去接电话吧,可能又是辅导老师。”

她只好放手,也终于放我脱身。

离开她家,我直接去了咖啡厅上班,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今天是被表白了吗?但是好像是有条件的表白,果然是冰清的风格,这姑娘还是挺现实的。

我注视着沈晴常坐的那个座位,多希望她能来啊。我有一肚子话想跟她聊。她没有出现,可能还在生我的气吧,因为上次的约会不欢而散。或许是误会我今天跟冰清约会,像个到处泡妞的渣男。

傍晚去了健身中心继续训练,我也希望韩萌能来,她总能让我平静下来,但她也没有出现。

---

晚上回到家,打开电脑。又是很多新消息,许磊拉了一个新群,只有他,我和秦淼。

许磊:今天排练时气氛好诡异啊,发生了什么吗?

秦淼:是啊,几个女生都不太对劲,我也不知道。@小强学长,你知道什么吗?

我:不知道,怎么诡异了?

许磊:我到的时候,韩萌和沈晴学姐就已经到了。他们没有练我们一直练的曲子,而是疯狂的练“摇滚卡农”。

秦淼:那曲子叫“摇滚卡农”啊,怪不得觉得有点熟,但是他们确实练得挺疯的。好像有点愤怒的感觉。

我:我知道那个曲子,带着情绪,才能弹成那样。

许磊:但是她们情绪也太大了,对我们也是不搭理。我们排练的间隙,她俩就练那个曲子,我们也没有表演摇滚卡农的计划啊。

秦淼:我觉冰清更怪,她今天来的有点晚,而且好像没睡好,精神有点恍惚。

许磊:她确实也很怪,时不时的没有理由的笑一下,有时候又发呆,问她话经常听不见。以我的经验,她这个样子可能是恋爱了。你们知道什么内幕吗?冰清学姐恋爱可是大新闻,她的粉丝团会崩溃的。

秦淼:[怒]不要胡说啊,她明确说过高中阶段是不会交男朋友的。

许磊:咦,这是怎么回事?

秦淼:哦,你是新人。@小强学长,你不介意我说吧。

我:。。。没事。

许磊把整个告白大作战的经过跟秦淼说了一遍。

徐磊:哈哈哈哈哈。小强学长,给力啊。

徐磊:今天好像就戚雯学姐正常点。

秦淼:她哪里正常了。排练休息时,她突然爆笑啊,笑了几分钟啊。她往常都是不苟言笑的啊。

徐磊:是是,好像是聊到什么事,她一下子就莫名其妙的笑了。

秦淼:好像是聊到了小强学长。

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淼:我们今天的合练还是不理想,我说拍摄时还这样,小强学长肯定又要出现那个表情了。戚雯学姐就开始笑,然后完全停不下来。

我:我的什么表情?

秦淼:就是每次拍摄NG时,你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啊,对不起啊小强哥,我们经常私下都模仿你。

我:好吧,戚雯的笑点肯定有点奇怪。但是如果这样,周六拍摄信心大吗?

徐磊:还是有不少问题,沈晴也觉得我们不够默契。

秦淼:好在我们请了学校最好的音乐老师明天过来指导我们。听说她曾经是专业歌手来着。

我:那太好了!

---

跟他俩聊着,突然又收到了冰清的消息。

冰清:小强哥,今天都是逗你玩的,不要当真啊。

我:。。。

冰清:哼,你倒是回句话啊。

我:蛋包饭的做法->(视频的链接)。

冰清:你就跟我说这吗?

我:还是不要跟男生开这种玩笑。高中男生其实是很危险的,荷尔蒙爆表,但心理上又不成熟。如果一时冲动,受伤害的往往是女生。

冰清:你哪里有荷尔蒙了?我拉你的手几分钟,你竟然完全没有注意。这很伤自尊啊。

我:不是那样的,我被剧情吸引了。后来我也在克制,你很有魅力,是个男生都会动心的。

我复盘那个时候,其实是恍惚间,仿佛回到跟蒋桐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蒋桐经常会拉我的手,我已经习以为常。冰清把手伸过来,我可能当成了蒋桐的手。

冰清:那个电影我最后还是看完了,还是挺有意思的。

冰清:希望今晚能进入你的梦境。

冰清:我一天都在想你,怎么回事啊?

我的心都快爆炸了,虽然冰清没有直接说,但这是人生第二次有女孩儿对我表达好感,而且是如此美丽可爱的姑娘。

我不知道如何结束对话,大脑一片混乱。

---

这时候收到一个新的好友邀请,是来自沈晴的。

我和沈晴虽然在同一个群,也是一起去打游戏的朋友,在咖啡厅也相处了一个多月,有时候还称兄道弟,竟然一直没有互加QQ好友。

我不加思索的通过她的好友申请,但她迟迟没有发消息过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Hi

沈晴:Hi

她秒回,但是也只是个“Hi“。

我俩的第一条QQ消息。

我被她的对话窗口吸引,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Hi。虽然又收到其他的消息,我都没有兴趣点进去。

足足过了5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响应,

我:那个,还在吗?

我终于没有绷住,发了一条没意义的消息。

沈晴:在。

她秒回,但也没有内容。

又等了几分钟。

我:电影好看吗?

沈晴:好看。

还是秒回。

我:哦,那就好。

又是沉默。

冰清,许磊和秦淼又发过来几十个消息,我还是没有点开看。

冰清突然发过来视频邀请,我只好接受了。

“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啊,我刚才有点忙。”

“我今天好凌乱,陪我说说话好吗?”

“那个,要聊点啥?”我问。

“大家看视频小样那天,你表白作战那次,如果当时我答应了,你会怎么做?”

“你不会答应的吧。”

“我说万一呢?”

“大概之后跟你解释清楚吧。”

“然后呢?”

“然后?”我问。

“在大家眼里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吧。”

“那就对大家说我们分手了,你甩的我,可以吧。”

“不打算交往试试,我是说,假设我当时接受了的话,只是假设。”

“冰清。听我说一句实话。”

“嗯。”

“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小萌姐?”

她竟然有点嘴角上扬,觉得有趣。

“不是韩萌,事情有点复杂,是你不认识的人。”

“哼,你还真是花心啊,你才向小萌姐表白几个月啊。那你成功了吗?”

“有点复杂,算是成功了吧。”

“那你有女朋友了?”

“那个,有点复杂。”

“到底有没有?如果有,我能和你女朋友交个朋友吗?”

“可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不过我现在也找不到她。”

“分手了?”

“单方面的,我还没有承认。”

“那你要跟她死缠烂打了?”

“不会,但我要跟她说清楚。”

“我觉得你说假话应该更逼真一些,你这个女朋友是Galgame里的吧。”冰清突然脸色暗沉下来,“不聊了,我还要温习功课,我今天只是有一点点感动,你别会错意了,我可没说要追你。”

她关了视频,我也长出一口气。看她最后的口吻,也许真就是一时感动。

我竟然还有一点点小失落,仿佛又被甩了。

这时候,沈晴终于发消息过来了。

沈晴:明天能来看我们的排练吗?

我:可以,那我需要跟咖啡厅老板请假。有什么问题吗?听说不太顺利?

我也是秒回。

沈晴:录制视频的背景音乐应该没问题,但拍MV的话有点差距,我们还是不默契。

我:问题出在哪儿?冰清今天找我去陪她买拍摄时的衣服时,她好像还挺有信心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跟她解释清楚跟冰清的事。

沈晴:买衣服?

我:是啊,她不好意思找你们,因为她预算有限,怕跟你们买太贵。这姑娘有点小“虚荣心”,别说是我说的啊。

沈晴:我不明白。

我:就是你们帮她选名牌的话,她买不起怕丢面子。然后她也不好意思让你们帮她买超市的打折商品。

沈晴:那你为什么跟我说?

我一时不知道给怎么回复,又沉默了一会儿,她主动发来消息。

沈晴:明天你不用来了,我们可以搞定排练,你也帮不上忙。周六来拍摄就行,不过最好要多几个机位,不同的角度拍。

我:这没问题,我找几个同学帮忙。

沈晴:其实,我是想谢谢你前天陪我去游戏厅玩,还有送我外套。

我:那没什么,对了,小萌怎么样?心情还不好吗?

沈晴:她好点了,化痛苦为学习的力量了。今天还拉我去看了电影。

我:是《盗梦空间》吗?感觉怎么样?

沈晴:挺好看,但是我觉得跟我最近做的梦有点像。我每天睡觉感觉像穿越了一样。

我:是么?什么感觉。

沈晴:我连续好几天都在梦里进入一个荒漠,然后还有。。

我:还有什么?

我觉得很吃惊,看来我连续几天做的梦不一般。

沈晴:还有你和小萌出现,真是奇怪。

我:真的啊,除了荒漠呢?

沈晴:还会进入一个扭曲的城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八章 虚荣心

100%
目录
共1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