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朋友和网友

第四章 朋友和网友

主要人物:

-冯强:主视角”我“,男主角,穿越回高中时期的躺平族

-蒋桐:大学时开始交往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后就消失了

-沈晴:高中校花,学霸,时间机器的发明者

-韩萌:高中同学,发小,介绍我参加了时间机器的实验

-朱帅:高一届的学长,校草,前学生会主席,前校足球队队长

------

9年后穿越回来的我终于知道了初恋告白失败的内幕,竟然是从沈晴的口里得知。

原来,韩萌一直喜欢朱帅,并且向他表白了,时间正好在我向韩萌表白的前一天。朱帅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约好期末考试结束后答复她。这解释了几乎所有的事情:为什么韩萌拒绝别人的时候说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我向她表白时她那么为难。

我表白时,韩萌还在等朱帅的回复,她断然拒绝我是不想让我作备胎。

“我觉得小萌并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她更喜欢朱帅。但朱帅这人很渣,我怕小萌受骗。”

“我早已经放下了,我对小萌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我说完有点后悔,这是我的真心话,但这是基于长达9年的时间。对沈晴而言,我才失恋一周而已,这么说显得薄情寡义。

沈晴又跟我说了她自己跟朱帅的恩怨。

沈晴是M市出生长大的。上小学后,她父亲开始做访问学者,在世界各地旅居,她只好跟随父亲去了海外。每过一、两年她就要换个城市,所以一直交不到什么朋友,感觉很孤独。

她高一上半学期读完,就执意要求回国。父亲拗不过她,只好让她独自回到M市,并且转入玉兰中学,但是聘请了两个保镖,就是王叔和李叔。

作为学生会的成员,朱帅对沈晴提供了很多帮助,帮她熟悉校园和环境。可是从那时,他就对沈晴展开了攻势,认识不到一周,就表白了。

沈晴那时刚回国,还不太熟悉国内情况,她觉得朱帅热情大方,而且人也看起来也不错,但是大家认识的时间太短了,就拒绝了他。拒绝的理由是双方还不太了解,可以先做朋友,等双方彼此熟悉了,又都有了心意,再交往不迟。

沈晴觉得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但朱帅竟然单方面宣布沈晴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她好几次跟朱帅摊牌,但朱帅还在死缠烂打,经常来班上找沈晴,放学后也常跟着她。

因为国内的高中不提倡早恋,而且沈晴和朱帅都是学生会成员,沈晴因为这事还被辅导老师约谈了。所有这些都让沈晴很恼火,一方面非常喜欢玉兰中学和回国读书,一方面要忍受朱帅的骚扰。

花了半年时间,拒绝了很多次后,沈晴才厘清跟朱帅的关系。朱帅貌似死了心,才逐渐不再骚扰她了。但朱帅到处宣扬沈晴甩了他,让他伤痛欲绝。沈晴因此得罪了朱帅的粉丝。很多女生们开始排挤沈晴,说她玩弄朱帅的感情,而且清高、绿茶、自命不凡之类。

慢慢的沈晴圈子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就只剩下韩萌一个好朋友了。

“我很抱歉跟你说这些。小萌其实不想让你知道。但我觉得她对你有感觉,只是被朱帅这个这个渣男蒙蔽了双眼。我也不希望小萌被占什么便宜。”

“不,谢谢你告诉我。你想让我怎么做?如果朱帅同意跟小萌交往,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吧。”

沈晴递给我她的手机,上面有朱帅给她发的短信。这是2010年,

智能手机还没有完全普及,我甚至还没有手机,但沈晴用的是那年最新款的iPhone4,而且连上了3G网络。

朱帅的短信说他对沈晴还没有放弃,希望明天开会之前能再谈一谈。

“会前约我谈,会后约韩萌给答复,安排的真是紧凑。”沈晴愤愤的说。

“你是想让我盯着他们,以免朱帅做些过分的事吧。”

“没错。而且如果小萌受到了伤害,也许你是安慰她最好的人选。”

“好,没问题。而且,我也有个主意。你有几个iPhone?”我说。

“我还有个3GS,为什么问这个。”

“iPhone上有个FindmyiPhone的功能,我们把一个手机丢到韩萌的书包里。在另一个手机用FindmyiPhone就能大致定位她的位置,就不怕跟丢了。”

“好,我回家研究一下,你对iPhone还挺熟悉啊。”

“我是在网上看到的,我可没有手机。”我搪塞道。

跟沈晴谈完,天已经完全黑了。

一辆彪悍野性的摩托车,骑手是一个苗条的姑娘,后面却坐着我这样土气中二的小伙儿。一路风驰电掣,沈晴把我送回了家。

我记得高中时,家附近时常有人半夜骑摩托,声音很吵。我一直以为是哪个富二代,今天证实那就是沈晴。原来她晚上经常出来骑车,放松和解压。沈晴表示非常抱歉,并且决定以后晚上不在居民区附近骑车了,只去旧的厂区或者郊区。

临别之前,我说:“你不是说,只有小萌这一个朋友吗?不如我做你第二个朋友吧。”

我看她还有有点犹豫,便补道:“放心,我绝没有非分之想。我保证一定不会向你表白。”

她摘下头盔,缕了下头发,还是没说话。

我觉得我的话还是有问题,接着解释:“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没有魅力。我是说经过韩萌这件事,我成熟了,我再也不会向任何人表白了。”

事实也是如此,那件事后长达9年,我没有向任何人表白,蒋桐也不例外。我对此很有自信。

沈晴向我微笑,脱下手套,并且向我伸出一只拳头。

“这是什么意思?”

“碰拳礼。Fistbump。”

美剧里的人物经常做这个动作,据说这是比握手更加亲密的礼仪,一般只有哥们儿之间才会这么做。沈晴也在美国上过一年学,大概也耳濡目染。

我伸出拳头,跟她碰了一下。她随即展开手掌,跟我握手。一只白皙得小手,手指纤细、修长,也非常温暖,但也很有劲。

“应该说点什么?”我边握手边说,“好兄弟,讲义气?对不对?”

我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愿,但沈晴还是轻轻笑了一下。

“不如说,今后请多多指教。”她笑着回应。

“好吧。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哥说,哥罩着你。”

她又笑了,看来她的笑点并不高,跟我想像的很不一样。笑的时候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么完美,腮上陷入两个可爱的酒窝。

那一瞬间我也明白为什么朱帅会那么疯狂的追求她,没有哪个男孩能抵挡这样的神仙笑容。我的心智已经26岁,而且也有过恋爱经验了,否则我早已被这天使般的笑容俘虏了。

“那姐也罩着你,有什么难事,一定来找我。”

“没问题。”

“明天见!”她带上头盔,随着马达的轰鸣声,消失在夜色中。

原来她还是挺平易近人的,只不过跟我不是一个阶层。

回到家里,果然没有人。

这是一栋90年代的六层的楼房,我家在四层。进了屋,熟悉的家具和陈设,跟回忆中没两样。这是一个两居室,总共大概60来平米。客厅很小,厨房也比较挤。但我一个人住,也算宽敞。

房间也比较整洁。我虽然没有洁癖,但没有那么懒,即使一个人在家,也经常做清洁。

我在屋里转了转,还是没什么真实感。昨天晚上还在帝都北四环的公寓里呢,现在在老家的房子里。

这需要时间来适应,让我一下就做回高中生也没那么容易。

我打开那台老旧的二手ThinkPad,上面的logo还是IBM而不是联想。操作系统竟然是WindowsXP。我竟然还记得开机密码。

没有网络,感觉干不了什么。

我在硬盘里随便翻看,也就是些看过的电影,照片的什么的。我在菜单里点开“显示隐藏文件”,C盘下一堆小电影还在。自从跟蒋桐交往后,我已经很久没看过那些玩意了。

电脑上也只装了一个游戏,是当年最新的一款Galgame,叫做“白色相簿2”。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款游戏的印象还很深刻。主要内容是男主在校园里组建了一支乐队,他跟乐队里的两个美少女,主唱和钢琴手,形成了三角恋。恋情和友情形成纠葛,让玩家非常揪心。我9年后还在玩的“穿越到武者世界”很多地方也借鉴了“白色相簿2”。

大学时回家,我蹭过邻居的网络。因为是短期,邻居大方的告诉了我wifi密码。是个日期,大概是他们家小孩的生日。我记得那个小孩儿现在是10岁,他6月的时候开了个生日宴会。

我用200006**的模式,试了几个组合,竟然真的连上网了。我欣喜若狂,来自未来的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

我登上QQ,界面让人怀念。好友并不多,常聊天的也就是韩萌,阿斌和小胖几个朋友。

大学以后我就很少用QQ了,跟蒋桐也只用微信联系。

这时候的学生族还少有人用智能手机,更不要说微信了。我想现在的蒋桐也应该用QQ吧。但我不知道她的QQ号,甚至不知道她的昵称。

我思考了一会儿,用了这些关键字搜索了一下:

-蒋桐

-桐酱

-木桶

其中木桶是因为蒋桐在微博上的名字是“二次元木桶“。不过那个是大学时我帮他开通的,所以现在这个微博不存在。

搜索结果出现了很多用户,昵称和年龄五花八门。

我对搜索结果前几页的用户都发出了好友邀请,邀请信息写的是:

-我是来自M市的小强,二次元爱好者,我最近在追《穿越到武者世界》这部动漫和小说,是个超级粉丝,希望能跟你做朋友。

蒋桐也说过她高中时就开始追《穿越到武者世界》。这部作品在我们上大学前,还算是比较小众,所以这么写邀请信,我想大概会引起她的注意吧。

我大概发了50多个加好友请求,没有一个人回复。

有些困,眼皮已经很难睁开了。我和衣躺倒了床上,沉沉的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我听见QQ里“滴滴滴”的声音。

我看看时间,午夜12点。我看看电脑,刚才发出去的好友申请里,有一个通过了。

这个用户叫做“木桶雪”。

我睡意全无,“木桶雪”的头像是《穿越到武者世界》里女主角的头像。蒋桐最喜欢这这个角色了,所以可能是她。

我:你好啊,你也喜欢看《穿越到武者世界》吗?你看的是动画还是漫画,还是小说。

木桶雪:当然是小说和漫画,动画的进度太慢了。喜欢谈不上,但这部漫画是我的生命。

真是个夸张的二次元。

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多大啊?我先自爆,过完暑假我就高三了。

木桶雪:你很不礼貌哦,怎么能问女孩子年龄?我博士研究生一年级。

我立刻失去了兴趣。看来跟蒋桐年龄对不上。算了这么晚了,随便寒暄几句就下线吧。

我:那是小姐姐了,你是什么专业的博士啊?

我说这话时犹豫了一下,26岁心智的我跟她应该是同龄人吧。

木桶雪:我是研究理论物理的,就是TBBT里谢耳朵那种。主攻方向是相对论,黑洞,白洞,虫洞,时空弯曲什么的。

木桶雪:我可不一定是小姐姐哦,我是少年班升大学的,今年才17岁。

我有点怀疑她说的真实性,毕竟网上骗子这么多。

我:哇,好厉害。我要去洗澡了。有空再聊。

我打算早点结束对话,然后睡觉。

木桶雪:你给我等等。

木桶雪:我目前在研究时间机器哦,等我实验成功,要不要体验一下。我在帝都,Z大的高能物理研究所。你在哪儿?

她这么说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Z大是著名的科研大学,不同于普通大学,Z大不招收本科生,而且是由多个顶级的研究所组成。不过她是真的在Z大吗?

我:我在M市。

我:时间机器当然想体验啰。我本人就是个时间旅行者。

木桶雪:呵,谁信啊。

木桶雪:不过发明时间机器没那么容易,需要点时间,这可是超越诺贝尔奖的成就。

木桶雪:你家那么远啊。

木桶雪:你有女朋友吗?

这话题也切换的也太快了,不过这个问题我有点难于回答。

我:我失恋了,女朋友离开了我。

这种事情,跟完全不认识得网友,反而容易说出来。其实我还没有放弃蒋桐,不过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了。

木桶雪:哦,好可怜。

木桶雪:为了安慰你,我做你的女朋友吧。

木桶雪:不过你需要正确回答一个问题。《穿越到武者世界》的两个女主角,赵露和钱茜,你支持哪个?

她不像是什么博士生,反而像个初中生。

木桶雪:快说啊,赵露和钱茜,你站哪个?

赵露和钱茜是《穿越到武者世界》的两个女主角。动漫一开始赵露是第一女主,钱茜是女二号。但是到了中期,为了剧情,作者雪藏了赵露一段时间,钱茜的戏份增多,结果他们的份量达到了平衡。

在动漫作品的读者阵营里,两个角色的拥护者分成了两派,称为露党和茜党,在二次元论坛里互相争论。这种现象称为“党争”。

这是一些动漫作品的常见手法,作者故意形成党争,造成话题。甚至有的作品里,女二号人气超过女一号,作者只好改结局让女二上位。《穿越到武者世界》的粉丝群体里,露党和茜党也吵得的不可开交。其实这些讨论,在我和蒋桐之间也经常发生,毕竟我俩都是二次元爱好者。

我:两个我都不站。我喜欢一个隐藏的角色,赵露的双胞胎妹妹,赵雪。

这个赵雪就是昨天游戏中把我吓的半死的那个角色。

木桶雪:为什么?

我:赵雪虽然戏份少,但我觉得她跟男主的羁绊却最深。不过赵雪肯定不会赢到最后了,他是个郭襄似的悲情人物。

木桶雪:不错哦。你答对了,我也站赵雪。

木桶雪:这么有缘分,我只好做你的女朋友了,不过你得赶紧来帝都见我。现在这么远,只好先网恋了。

木桶雪:不过我站赵雪的原因不一样。

我:你是什么原因。

木桶雪:既然我们都网恋了,就告诉你吧。我的真名里也有个“雪“字。

人的名字是每个人最看重的东西之一,”雪”又是个稀松平常的名字。恰好跟某个虚构人物重名确实容易产生共情和偏好。

我:这样啊,那为啥你的网名是“木桶雪”。你的腰很粗吗?

木桶雪:(>_<),我很苗条的,我可是个S级美少女。

我:不信,发个照片过来看看。

木桶雪:那岂不是没有神秘感了,你来帝都找我吧。

木桶雪:现在你只需要记住,你在帝都有个神秘、美丽的新女朋友。她还是少年天才,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

我也不指望她能发照片过来,即使照片也不能证明真伪。哪怕是视频聊天,也可能是通过滤镜。

木桶雪:亲爱的,我要下线了,明天还要论文预答辩。

木桶雪:你,可以去洗澡了。

跟她聊完天,我倒是轻松了不少。

我合上电脑,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蒋桐,韩萌,沈晴轮番出现,沈晴的样子清晰可见。梦里我跟杀马特打了一架,两败俱伤,金链子大哥在旁边观战却不出手,还笑我们是傻X。

不知为何,在玉兰树下遇到的那个高一女生也出现在梦中。

梦到最后,来到了新教学楼的钟楼。我在楼下,看到钟楼顶有两个人影,但是黑漆漆的看不清容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废柴青年的二周目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朋友和网友

20%
目录
共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