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北镇抚司

第二章 北镇抚司

三日后。

南都市。

锦衣卫北镇抚司南都千户所的政务大厅。

大厅显得有些空荡。

但不变的,是天子亲军的身份;

是行事酷烈的作风;

是可止小儿夜啼的名声。

郭书航观察了一下,快步走向柜台。

“办理业务请先取号。”

“我不是办理业务的,是来申请加入锦衣卫。”郭书航轻声说。

“举荐书呢?”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抬头匆匆看了打扮得像个普通白领的郭书航一眼。

锦衣卫有的部门,是要通过公务员公开考试进的;有的部门,比如南、北镇抚司,不公开对外招聘,只接受举荐。

若是前者,根本不会到这里来。

若是后者,至少也要有举荐书吧。

所以若是连举荐书都拿不到,那就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在这。”郭书航递了过去。

“让我看看……举荐人,陈凯之……东司房的陈佥书啊。”

锦衣卫的东、西司房是实权部门。

最初成立时,东缉事西捕盗。

经过几百年的演变,职责有所变化。

东司房负责国内安全,西司房负责国外的军事情报和渗透等。

这两个部门虽然不如南、北镇抚司那么令人闻之色变,但一般人也不敢招惹。

不过马尾女子的声音却没太多尊敬的意味。

“被举荐人,郭书航,年龄23,身家清白,武定侯嫡长子……武定侯?”马尾女子狐疑地扫了郭书航一眼,扭头问她身后的人,“有个武定侯吗?”

对方是个白白净净,带着细框眼镜的秀气女子。

她快速看了看表格,又快速打量了郭书航几眼,肯定地点点头,含笑说:“你怕是历史课没学好吧?初代武定侯是开国功臣,洪武十七年封侯,可不能怠慢了。”

马尾女子也不怕,她听都没听说过的贵族,肯定早就离开权力中心了,哪怕是开国功臣又怎么样。

现代社会,没有实权的贵族,虽然在【紫光议院】有个位置,可其实屁都不是,还不如一个上市公司老板。

于是她无所谓地一笑:“抱歉了,世子。”

郭书航心里有些着恼,只是面上不露声色。

在这千户所政务大厅里的女性工作人员,虽然没有品级,不是官身,军衔都是士官,但大多背景深厚。

说不定就是某郡王的侄女、或某公侯的儿媳。

没落的武定侯,还真拿捏不住别人。

也没必要把事情闹大。

眼镜女起身轻轻拍了拍同事的肩膀,对郭书航说:“刚刚怠慢了世子,请见谅。”

郭书航腼腆一笑:“世子之称不敢当,姐姐叫我小郭就行。”

按照大明礼制,只有亲王、郡王的嫡长子可称呼为“世子”。

像他这样的侯爵嫡长子,私下里叫一句“世子”没事,正式场合这样称呼就是僭越了。

如果是实权高级贵族还好,武定侯这种没落许久的贵族,还真经不起折腾。

他现在要加入锦衣卫衙门成为公职人员,这种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好吧,小郭。东司房的陈佥书举荐的你,你去东司房啊,来我们北镇抚司干嘛?”眼镜女似乎也没把他这个武定侯嫡子当回事。

郭书航继续保持腼腆笑容。

根据过往经历,他知道自己这样的笑容对下至十八岁、上至三十八的女性都有一定程度的杀伤。

“姐姐,我只想加入北镇抚司。”

女子扶了扶眼镜,带着探究的目光,似乎想把他看清。

又低头看了看举荐书。

过了会才点头:“那行,你跟我来,我带你走流程。”

她离开柜台,领着他离开政务大厅,穿堂过廊,绕过一个荷花池,走入办公楼,乘电梯上楼。

最终来到一个敞开的办公室门口。

眼镜女子敲了敲门:“镇抚使大人,武定侯的嫡子拿着东司房陈佥书的举荐信,来申请加入。”

“武定侯?”桌后抬起一张脸。

两条细长、英气勃勃的眉毛,一双带着精芒的凤目,一看就是个聪明精干的人。

她穿着改良版的飞鱼服,虽然肤白貌美,气质却是凛冽严肃,让人不敢轻越雷池。

偏生她又长着一张瓜子脸,在那凛冽严肃之下,又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媚态。

对此郭书航只有一句话评价:比我以前所有的女朋友都漂亮些!

郭书航不敢多看,连忙招呼:“见过沐镇抚使。我叫郭书航,我想加入北镇抚司,成为天子亲军。”

他来之前当然做过功课,一眼就认出,这是北镇抚司的沐织嬅。

沐织嬅嘴角微动,似笑非笑,“举荐书拿来我看看。”

眼镜女赶紧过去,将举荐书双手递上。

“你们坐吧。”沐织嬅倒是挺客气。

眼镜女不敢坐,郭书航却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沐织嬅仔细看着举荐书,他则趁机打量对方。

以前,北镇抚司的掌印官是镇抚使。

但是近代以来,从四品的镇抚使逐渐变成一种虚衔。

就像是正三品的锦衣卫指挥使,曾经是锦衣卫的最高长官,现在却是一抓一大把。

实际上,锦衣卫如今的掌印官是“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提督锦衣卫”。

以正二品之身,管理锦衣卫。

北镇抚司的掌印官,则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提督北镇抚司”。

锦衣卫指挥佥事乃是从三品,用郭书航上一世的思维来理解,就是“高配”。

掌印官下面共有佐贰官加镇抚使衔,各有分管。

其中四位在镇抚司总部任职,三位分管南都、北都和西京千户所。

还有一位,则是分管着“异能犯罪者监狱”和“未成年异能犯罪者惩教所”。

沐织嬅的级别是从四品镇抚使,职务是镇抚司佥书,同时享受正四品待遇,有正四品的武散衔“明威将军”。

用郭书航上一世的思维来理解,沐织嬅相当于军分区政委、副司令级别。

也可以理解为副师长来分管一个团。

这沐织嬅看上去正值青春年少,肌肤白皙细腻而有弹性,应该是25、6岁的样子,绝不超过30岁。

呵,不到30岁的军分区司政委、副司令。

不过想想她那耐人寻味的姓氏,倒也正常。

从她身上,郭书航感受不到什么压迫感。

若是她着便装走在大街上,会像个普通的白领美女,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

不过北镇抚司演变到现在,职能已经由缉侦刑事和诏狱,转变成针对异能犯罪者。

北镇抚司官员,大多有异能在身。

她能爬到这个级别,哪怕背景深厚,自身实力也绝对不俗。

应该能在开了人物卡的郭书航手下支撑十秒钟。

过了一会,看完举荐书,沐织嬅抬起头来,再次细细打量了郭书航一番,才开口:

“陈佥书的人?”

“只是刚刚认识而已。”郭书航可没说谎。

武定侯郭颙的朋友,挂了个指挥使衔,正三品官。

虽然不是掌印官,但也是整个锦衣卫系统的大佬。

人家位置太高了,不方便直接出手照顾郭书航。

这才在东司房,找了个正五品的陈佥书,来盯着郭书航的入职。

沐织嬅又说:“加入北镇抚司,最基本的条件,是要身具异能。”

“我觉醒了异能,我的能力有心灵感应,灵魂出窍,念动力,飞翔,力场。”

其实这张人物卡可不止这么点能力。

要知道,这可是觉醒了凤凰之力的琴·格蕾!

她有多厉害?

能从原子层面改变物质,手搓氢弹也不在话下。

举手毁灭,反掌创生。

郭书航是不想太高调,才把能力往弱了说。

沐织嬅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你在开玩笑么?复合能力的人不是没有,同时有这么多种能力?”

郭书航不慌不忙,微笑道:“镇抚使大人,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胡说八道给祖宗抹黑。反正是真是假,反正得验证一番,不是么。”

沐织嬅眸子微眯,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又问:“自主觉醒还是基因药物?”

郭书航笑道:“大人,我是家中独子,哪有胆子使用基因药物啊!那么高的死亡率。”

“自主觉醒多久了?怎么一直没有去登记。”沐织嬅似笑非笑,微微摇头,又轻轻点了点头,拧开钢笔盖在举荐书的下角“刷刷”写了几个字。

按照大明法律,觉醒异能后必须到北镇抚司进行登记。

如隐瞒或拒不登记,属于违法犯罪。

不过,沐织嬅显然不打算追究。

“你带他去唐百户那里,验证异能。如果通过了,就一步步走流程。”

“是!”眼镜女赶紧上前接过。

“谢谢镇抚使大人,标下告退。”郭书航不卑不亢地说完,跟着眼镜女转身离开。

已经激活了人物卡的他,能感到沐织嬅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他的后背,直到他出门拐弯。

“你真有那么多能力?”眼镜女饶有兴致地问。

郭书航微微一笑:“这可是北镇抚司,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说谎。”

“那倒也是。看来你很厉害,说不定能直授校尉。”

郭书航点点头:“托您吉言。”

他心里却想,你别诅咒我好吗,如果是授校尉,我就可死定了。

他之前和陈凯之通话时打听过,锦衣卫南、北镇抚司首授的品级,都是根据能力强度、训练表现以及试炼任务的表现。

最差的,也有一个“力士”,从九品到正九品。

往上是“校尉”,从八品到正八品。

而郭书航的目标则是“小旗”,从七品。

一个月内成为小旗,他就能清除体内的癌细胞,活下去。

至于直授正七品“总旗”,那就不敢想了,自从泰安维新之后,再未出现过。

正七品的官员,如果转到行政体系可为一县之父母官。

首授官职不可能给这么高的。

哪怕首授“小旗”也是极其罕见。

郭书航之前询问过陈凯之,近二十年,北镇抚司首授从七品的……一个也没有。

最近一次首授从七品,还要追溯到四十多年前了,而且当时也是因为特殊情况。

尽管注定艰难,郭书航还是要拼命去尝试,毕竟自己的小命维系于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加入锦衣卫后,我开摆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加入锦衣卫后,我开摆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北镇抚司

2.3%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