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超品

第六章 超品

距离“自强会”行动小队据点不远处的一栋高楼。

一个板寸头、目光坚毅的男子放下望远镜,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藤原君,鹰犬在几分钟前刚刚袭击了我们在杭州的据点。请节哀!”

片刻后,电话里传来声音:“大明国在各地布置的干扰装置让我没法精准定位……但是佐助还没死,我感觉得到。桂先生,拜托你出手,把佐助抢回来。”

桂先生没有直接拒绝:“藤原君,他并不是你唯一的儿子。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毕竟,组织花了那么大代价才让我隐藏下来。一旦暴露,许多心血就付诸东流。为了你的私心而暴露,组织里的另外几位巨头肯定会不满。”

藤原君说:“桂先生,你知道的,佐助虽然现在只有玄级,但他的异能有着很大的潜力。而且他很聪明,好学,我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他将是我事业的继承人。所以,请你出手吧,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桂先生道:“明白了。这样的话,我欠藤原家族的人情,就一笔勾销了。”

他们两人的交谈,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营救失败的问题。

或许在他们看来,这男子只要出手,就会轻松达成目的。

“是,拜托了。”藤原君郑重地说。

桂先生没有再说话,将手机一抛。

下一刻,手机开始扭曲变形,就像是纸一样,被揉捏成团。

桂先生翻身跳出阳台,却没有急速下坠,而是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地向前飘飞。

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张开双臂,整个人如同鸟儿一般,向着刚刚驶离“自强会”据点的车队飞去。

~~~~~~

来的时候是两辆车,回去的时候变成了四辆。

救护车打头,载着两个受伤的锦衣卫旗校。

然后是押送车,几名荷枪实弹的本地治安所巡捕虎视眈眈地守着受伤昏迷的藤原佐助。

方慎、纳兰雅欣和唐克昀以及曾总旗乘一辆车。

郭书航和段总旗、山口夫人以及小女孩山口芽衣乘坐最后一辆。

山口夫人把孩子抱在怀里小声抽泣,小女孩满脸哀伤和慌乱,无助得像是一只受惊的幼兽。

“你冲动了。他这人,睚眦必报,为人阴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在你背后捅刀子。”段总旗说。

郭书航苦笑一下:“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伤害小孩子。”

“哎,”段总旗说,“做事要讲究方法,你不能和他对着干,削他的面子。”

“当时哪能想到那么多。”

“他肯定会在写报告时阴你一下,本来你能首授个正八品校尉的,被他一搅和,说不定变成正九品力士了。听说你是侯爵家的儿子?家里要是有什么亲戚朋友,该找关系就找关系,该运作就运作一下。”

郭书航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刘校尉是怎么回事?”

段总旗的脸色马上阴沉下去,小声说:“还不是唐克昀。当时说好由他牵制橘次郎和藤原,我们其余人全力拿下山口健太。”

“橘次郎是个敢拼命的,看到山口健太情况不妙,舍身过来救。”

“那个时候,按理说唐克昀应该扛住那一下。”

“但那个龟儿子怂了,把橘次郎放了过来,差点让整条战线崩溃。”

“结果刘洛逸为了硬扛住橘次郎,丢了一条手臂。操,这狗币玩意也能当上试百户,上面的人真是瞎了眼。

郭书航跟着骂了一句,“这狗币绝对没好下场的……敌袭!”

话音未落,只听沉闷的爆炸声,然后是一阵让人酸掉牙齿的金属“嘎吱”声。

打头的那辆救护车像是被万钧重物压顶,几个轮胎一瞬间爆裂,车身被压成了又宽又扁的铁皮,暗红的血液被压力挤压,飚射了出来。

铁皮打着旋儿与地面剧烈摩擦,火花四溅。

车里的司机,两个伤员,人肯定是没了。

“马上跳车!”段总旗又惊又怒地叫道。

郭书航的反应慢了半拍,但他的实力更强。

一拳就打飞了车门,一手抓起山口夫人、一手抓起山口芽衣,飞出车外。

段总旗此时也跳下了车,翻滚了几下才站稳,刚站稳就抬手一道火焰向袭击车队的人攻去。

郭书航先飞到路边,将山口夫人和山口芽衣放下,这才转身去迎战。

却见唐克昀、段总旗和曾总旗已陷入苦战,就连方慎都过来帮忙了。

押解藤原佐助的车也停在路边,治安所巡捕全部下车,他们全身都是同僚的碎肉和血浆,像是被腥风血雨劈头盖脸淋过。

有人在向来犯的人开枪射击,也有人吓得魂都丢了,不知所措。

旁边有一双断腿,是他们一名同僚最后的残存。

过路的车辆都唯恐避之不及,就算逆行也要拐弯避开这沦为战场的地方。

郭书航匆匆一瞥,猜测来犯者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应该有一种念动力,因为能将行驶中的小汽车压扁;还有一种,能控制人从体内爆开,不知是操纵血液还是什么。

是个很危险的敌人啊!

不过此时肯定退缩不得。

郭书航一咬牙,脚一蹬,像出膛炮弹一样对着来犯者撞去。

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郭书航没有撞上那人,反而像是撞上了一层柔软的、似乎还有弹性的屏障。

莫非也是某种力场屏障?但又与自己的力场屏障有不同。

那人瞥了郭书航一眼,伸手做推的动作。

郭书航立刻在自己面前展开力场屏障,但是依然有一股柔和却坚决的力,撞在他身上,将他推出十几米远。

这是什么力!

竟然能渗透自己的力场屏障!

自己的力场屏障并不是只能偏转90万焦耳动能的炮弹。

那是他在测试时藏拙了。

实际上,他的力场屏障可以偏转11兆焦耳动能的攻击。

哪怕是现代主战坦克的火炮,也无法伤到他分毫!

郭书航倒没有惊慌,因为他感觉到,对方要伤到他也很难。

虽然透过了他的力场屏障,但应该是用的取巧的法子。

来犯者的身体像羽毛漂浮,飞行的速度不快,却十分灵动。

郭书航几次使用念动力对付他,攻击落到他身上,他却像泥鳅一样,一扭就卸了劲。

郭书航只好再次飞起,向来犯者飞去。

他此时的能力搭配,有远程能力,但近战其实更强。

十几米的距离,他飞过去仅需一眨眼的功夫,0.1秒都不用。

然而心中的警兆如同潮水般涌上,郭书航根本来不及细想,本能地一扭身子。

“呲!”

他的脖子上出现一道红线,片刻后鲜血如喷泉般,从断裂的颈动脉喷出。

郭书航手脚都有点发软,背上一片冷汗。

要不是刚才忽生警兆,自己应变又迅速,他的脑袋就会掉下来了。

能力再强大,脑袋掉了也没法活!

虽然,这张人物卡觉醒了凤凰之力,可能有着“浴火重生”之力,但他也没试过啊!

刚才郭书航分明感到自己是撞到了钢丝之类的东西。

不过定睛看去,他怎么也找不到空中的细线!

对方到底是用什么手段伤到他的?

莫非是纳米级别,肉眼不可见的钢丝?

他不敢再节约力量,更不敢再藏拙,立刻用力场屏障将自己全身包裹住。

然后手在脖子上一抹,伤口立刻合拢,不再流血。

而这短短几秒里,又有两名治安所的巡捕上身爆炸,只余双腿。

其余巡捕也不敢再射击,躲在车后瑟瑟发抖。

段总旗持续发出火焰,然而火焰还未近那人的身,就悄然熄灭,似是被无形之水给浇灭。

段总旗的异能被对方天克!

曾总旗的能力是力场屏障,但他的屏障也无法阻挡对方的能力,于是他只好凭借自身的身体素质和格斗技巧,尝试近战。

然而他完全不能近身,往前跑几步,就被吹得一个跟头翻出十几米远。

而唐克昀的无形风刃,也每每被对方吹散,根本造不成伤害。

方慎的异能应该是快速恢复,却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只能被动挨打。

“超品!这他娘的是个超品!这怎么打!”方慎急得直跳脚。

“只是初入超品,我们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纳兰小旗的神态也很焦急。

来犯者神色平静,碾压几个锦衣卫,对他来说似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郭书航准备再次向那人冲去时。

段总旗毫无征兆地炸开。

血肉、碎骨横飞。

一个几分钟前还在和郭书航有说有笑的人,只剩一双血淋淋的腿杵在原地。

郭书航睚眦俱裂。

同时脑海里灵光一闪,他喊道:“我知道他的异能是什么了!”

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人了。

而唐克昀,愣愣地抹了一把溅到他脸上的碎肉血浆,忽然转身撒腿就逃,嘴里嚷道:“我绕到后面去偷袭他!”

仅有的五名战力,一死,一逃。

逃走的还是现场指挥,职位最高的。

来犯者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微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加入锦衣卫后,我开摆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加入锦衣卫后,我开摆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超品

6.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