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三章 姑娘和公主都齐了 父亲在哪儿?

第一十三章 姑娘和公主都齐了 父亲在哪儿?

边境,荒原,大雾,与死神的约定,被父亲深爱着的女儿,疾驰的奔马,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似乎与心跳同频共振……

眼前是以姑娘命名的雪山,绿树,蓝得吓人的天,倒映着雪顶的浅湖,长风刮过百里山谷,鼓动耳膜呼呼鸣响。

安笛恍惚,哪个才是真的世界?

几十分钟前,他同时踏入两个新的世界,一个在纸上,一个在眼前,纸上那个情感澎湃,绝境中煎熬、忍耐中无望、无望中又寻得转机,转机却带来巨大遗憾,最终,巨大的遗憾和苍凉的希望并存,这样的跌宕起伏,让他眼前这个现实新世界一时黯淡无光。

从纸上抬头,阳光瞬间刺入双目,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直到身后走来一群游客,嘻嘻哈哈喧哗着,举起手机拍合影,红色蓝色的冲锋衣醒目到扎眼,他才回过神来。

——坏了,我的人呢?

他想起来了,他是个导游,他正在带团呢,他的团这次六个人。人呢?

他攥着那叠厚厚的故事纸,举目四顾,他的人应该是往景区深处走去了,往前找应该不会错。

他花了多少时间看这个故事?自己也说不清,此刻,太阳已向西偏移,光线似乎也变了色彩。

心里着急,他不再多想,快步往长坪沟深处走。

长坪沟不通公路,只能徒步,所以最大程度保留下了自然的沟谷地貌,沟底横七竖八躺着历次山洪卷来的巨大乱石,云杉从中长成高大乔木,行人只能捡林间空地下脚,阳光从树梢透进来,投下光斑,也留下浓荫。

迎面出来的徒步旅客不少,一个个兴高采烈,也有少部分人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发出成串呻吟,这些是高原反应严重的旅行者。

安笛更添几分担心,他怕错过严莉莉等六人,更怕她们严重高反。

他又加快脚步,匆匆往山谷深处寻去。

终于,在干海子景点,安笛看到她们了,一行六人都在,举止神态都没有异常,他才放下心。

“大家脚程很快啊,对不起,我贪心读这故事,没跟上大家。”安笛边喘气边道歉。

“安笛哥也读完啦,”刘许琳随即问,“你看哭了吗?”

安笛此刻还没喘匀,便摇摇头。

“刚小妹说她也看哭了,我们刚才还在说,有几个人看哭?——小唐,小仝,小妹,除了我之外,几个小妹妹都哭了。所以大家想知道安导会不会哭。”刘许琳说。

“我没有哭,但我看完后,是一阵恍惚,搞不清身在何处,我一度觉得我在故事里,这不,差点儿把你们给弄丢了。”

“你说怎么这么巧,我们六位姑娘,读着一个公主姑娘的童话,然后就到了四姑娘山,很少有雪山用姑娘来称呼吧?还这么美,你看,蓝天,白云,古树,冰雪,多么童话世界,”仝歌笑说,“这个公主童话故事,简直是我们今天行程的预告片啊!”

大家都点头,对,对,就是。

“嗯嗯,今天一天都太美了,童话美,人物美,姑娘们美,然后,这地方,简直是360度无死角的美!”刘许琳感叹,“导游,你看这座雪山,山形特别完美,几乎是个没有瑕疵的三角锥,这是幺妹峰吗?”

大家顺着刘许琳手指的方向抬头,果然,一座尖尖的雪峰顶直刺向蓝天,峰顶覆盖着厚厚积雪,在阳光下闪耀,犹如圣洁仙女。

“这座峰叫婆缈峰,

从这个角度看她,确实非常完美,但她是幺妹峰的贴身侍女,幺妹峰比她更高大,婆缈峰秀美,但幺妹峰除了秀美,还有一股英气,巾帼英雄的那种英武之气。”安笛说。

以前旅行团做讲解时,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介绍过幺妹峰,他想,自己无意中已经把幺妹峰和今天童话故事里那个英勇无畏的公主联系起来了。

“哇,我也是这么想的。”仝歌笑说,“那幺妹峰到底是哪一座?”

幺妹峰正是与婆缈峰隔着峡谷相对而立的那座雪峰,此刻,七个人正在幺妹峰的峰底,只不过,幺妹峰山体巍峨,比婆缈峰高出近千米,雪顶被自身山体遮挡了。

听了安笛的介绍,六人纷纷往峡谷另一侧走去,果然,移步换景,不多时,幺妹峰巨大山体完全出现在众人眼前。

巨大沉默的山体,巨大无声的威严和壮丽。

白雪皑皑的峰顶,必须抬头到85度角才能仰望,蓝天之下,锐利的峰顶,洁白的冰雪,黑色光泽的巨石,这色彩和光芒的强度,耀人眼目。

唐惟、孙小妹两人没有戴墨镜和护目镜,只能手搭凉棚,眯眼细看,所有人都神情敬畏,喃喃惊呼。

飘渺的云气像白纱,在峰顶上下翻腾,可以想见,此刻峰顶一定强风呼啸。

一道山石凌厉的山脊,从峰腰处突起,一路向上,向峰顶奔袭,越过雪线后,纷纷披冰挂雪。

“你们看,那道山脊,像不像无忧公主和巨龙搏斗的长剑?童话里不是说,长剑是黑色,没有开刃,是一把又长又钝的宝剑吗?”仝歌笑说。

像,真像,其他人出声赞同。

“导游,你说这山峰顶部,是一整块完整的大石头吗?”仝歌笑问。

这个,安笛只能说不知道了,他对这么深入的地质问题没有知识储备。

“我觉得像一整块巨石,超级巨大的石块,”仝歌笑自问自答,“我感觉那些积雪和巨石,下一刻就会松脱,就会朝你坠落,也许,下一秒钟,幺妹峰就会醒过来,站起来,然后她举起手,把这块巨大的石头,朝那头恶龙狠狠砸过去。”

大家都笑起来。

“笑笑,你被这故事洗了脑了。”严莉莉说。

“我也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一种特别奇妙的相似。”刘许琳说。

“对,幺妹峰的传说,和今天的这个童话,真是很像呢,”冯金娟说,“导游在车上不是说了吗,四位姑娘为父母报仇,和恶魔搏斗,用一个什么法宝,把恶魔镇压在冰山下,自己也化成雪山,这不就是我们今天读到的这个童话里,无忧公主斗恶龙救父亲吗?是不是,导游?”

还真是,安笛想。

“太美了,我要看哭了!”仝歌笑喊着,她说,“我也好想做童话里那个无忧公主,圣洁无暇的无忧公主,与巨龙搏斗的无忧公主!”

大家也笑,此刻心情又美好又辽阔,说什么都是开心的。

“你们说这雪山是幺姑娘,是无忧公主,那——那个生病的老父亲此刻在哪里?”刘许琳发问,赶紧又补充,“我说是童话中那个年迈又有智慧的老国王哈,你们觉得,这周围,有像他的吗?”

唐惟冲她点点头,笑笑,意思是我明白。

众人把目光从峰顶移开,左顾右盼,四处寻找,对啊,父亲在哪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故事旅行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故事旅行团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十三章 姑娘和公主都齐了 父亲在哪儿?

40.63%
目录
共3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