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走狗

第33章 走狗

那丫鬟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小声问:“郡主,要不要奴婢去跟着?”

安娴郡主蔑笑:“跟个丫鬟做什么?本郡主今日来找的正主,就是面前这位。”故意拖长了话音。

浅浅咽了口唾沫,白烟织没有抬头,声音柔弱:“承蒙郡主抬爱,不知郡主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若有民女能效劳的地方,民女定然全力以赴。”

安娴郡主双眸微敛,娇嗔杏眼顿时迸出阵阵杀意。

“好个会说话的贱民,”冷冷一笑,“当日在周府后院,你也是这么伶俐可憎!害得本郡主和林家二公子皆被南督套住!”

白烟织的指尖轻掐掌心。

就知道逃不掉。

不过那日的事委实怪不得她,要不是顾时非那倒霉玩意儿设局,她误中副车,也不至于现在被南督拿捏得死死的。

一想到这里,顿时鼻子一酸,委屈地连连抽噎:“郡主若这么想,可真是屈死民女了!当日民女久不见子耘,担心他醉酒迷了路,民女又人生地不熟,不得已才寻人陪同民女去找。正巧那个什么南督督主也在寻人,如此才结成一路……”

“撒谎!哪有那么巧!”那丫鬟道。

白烟织哭得更加大声:“民女何敢欺瞒郡主?民女从姑苏前来,住进林府月余都不曾上街,哪里识得几个人?何况那个什么南督督主,民女也是后来才听子耘说,他不是我们能招惹的。若郡主不信,可问子耘!”

安娴郡主冷哼:“好啊,本郡主的确有事要问他。”大袖一挥:“你让开!”迈步朝屋里走去。

此刻林子耘尚在昏迷中,若要催动忆梦蛊,还需一定距离。

白烟织迟疑一瞬,对面前最近的一个丫鬟略动手脚。

又稍稍抬头,道:“姑娘,屋中只有民女未婚夫婿一人,郡主千金贵体,独自进去,恐怕不太妥当。”

比起之前那位,这丫鬟面色要和善几分。想了片刻,走过去对横眉冷脸的丫鬟道:“香云,我进去陪着郡主,你和大家在这里等着。”

瞥白烟织一眼,压低声音:“你看住她,别让她捅什么篓子。”

香云满不在乎地叉腰:“饮竹你老是这么杞人忧天。就她这小身板儿,我一脚能踹三个!”

饮竹无奈一笑,摇了摇头,转身进去了。

白烟织微松口气,阖目驭虫感应。

屋中,安娴郡主站在林子耘床畔。

见林子耘双目紧闭,脸色发青,简直像个死人,她一时不敢上前。

眼风扫到饮竹进来,便开口:“你去弄醒他。”

“是。”

裙摆衣袂的木冷淡香掠过,得到指令,林子耘赫然睁开眼睛。饮竹吓了一跳,但很快稳住心神,回眸对安娴郡主点了点头。

“林子耘。”她语调冷漠。

林子耘脑子沉闷得厉害,眼前朦朦胧胧,看不清人脸,只听到有人叫他,迷糊地应了一声。

想到那夜荒唐,这区区六品不仅害她失身失名节,失了和顾时非的婚事,还坏了父王一盘好棋,如今竟又这般怠慢,顿时怒不可遏。

“饮竹,去!给他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饮竹瞧见林子耘满脸的伤,目露不忍,但还是重新上前。

两声脆响后,林子耘渐渐回神。

“你是……”

“呵,装傻?”安娴郡主笑得讥讽,“合作还没多久,如今你就翻脸不认人,难道是收了南督的好处,要去当走狗了?”

林子耘的脑子嗡一声炸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折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折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走狗

82.5%
目录
共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