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好大一盘棋

第8章 好大一盘棋

认识?

白烟织一头雾水。

按时间来算,她根本就还没见过齐钰。而齐钰就算已经在林府见过她,也不该反应得如此明显。

除非……

他和林子耘关系匪浅,是在替林子耘生气。

等等,若真是如此,那林子耘是在替齐钰,或者说,是在替齐宣侯做事?

脑海中蓦然回想起捉奸那日的场景,林子耘不知偷情的人是安娴郡主,安娴郡主亦不知对方是林子耘……

她心里一惊。

好大一盘棋!

顾时非表面上是因为安娴郡主处置林子耘,实则是在故意剪去齐宣侯的势力!

如此一来,她杀不杀张冯氏都无所谓,顾时非留下她,只是为了试探齐钰和林子耘的关系。

完蛋,这下不止林家,齐宣侯那边也该记着她了。她这误打误撞的,莫名就人嫌鬼憎,惹了一身麻烦。

想到这里,白烟织吓出一身冷汗,手指的动作不觉停下,惴惴不安地偷瞥齐钰。

好在齐钰的声音远远传来:“齐钰不曾认识这位姑娘,只是在等顾大人一句话。”如山峰皑雪般的冷淡。

“哦?”顾时非看向齐宣侯的续弦,“要本座放了你那蠢钝如猪的继母?”

美妇涨红了脸,想说句什么,碍着齐钰在,又不敢,只能死死掐住衣角。

齐钰默了一瞬,抱拳:“是,求顾大人高抬贵手。”

顾时非右手的白玉手捻转得更快了些,似乎有些心烦。

过了一阵,他才停下手指,幽幽道:“罢了,看在小钰儿曾叫本座一声师父的份上,放她一次。”

白烟织险些惊掉下巴。

势不两立的人,居然还是师徒关系?

而高矜的齐钰并没有因此难堪,反倒松了口气。

掀起前袍,规规矩矩跪下,对顾时非行礼道:“多谢师父。齐钰回去,定让人好好教继母规矩。”

“是得好好教。”顾时非微扬指尖,敷衍回应。

得到指令,齐钰再磕一头,起身引美妇离开。

那些少年郎也纷纷跟上。

剩下一帮无头苍蝇似的官太太,跪得双腿发麻,也没有人敢出声。

顾时非懒懒打了个呵欠。

“你这也太久了些。”侧目瞥了白烟织一眼,眸光深深,意有所指。

心脏紧了紧,白烟织心虚地看向跪在末尾的张冯氏。

抬眸的刹那,张冯氏脸色忽然变得酱紫,身体一绷,直挺挺往地上倒去。

“啊……”

那些官太太早就如惊弓之鸟,见张冯氏莫名断气,顿时又吓得昏倒一片。剩下睁着眼睛的,也是眼泪鼻涕流了满脸,喘气连连,几近晕厥。

“就这?”顾时非挑眉,“没意思,回去了。”

话音刚落,那些身姿曼妙的姑娘齐齐从贵妃榻下抽出几根大腿粗细的木头,稳稳举起,抬去肩上。

白烟织:……

走了?那她怎么办?

十七走在最后,回头看白烟织一眼,见她愣愣杵着,忍不住笑了笑。

到顾时非身边低声问:“督主可需要属下善后?”

顾时非屈指抵上额角,慵懒阖目。

“看她杀人的手法,是蛊术?”

“是。”

“南地的蛊婆竟敢跑到东淮来,你说如何处理好?”

十七:……

这是他能做的决定吗?

迟疑着开口:“是属下给她个痛快?还是请岐大人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顾时非斜斜看他一眼。

“去领罚罢。”

十七:?

贵妃榻快速离去。

一抹黑影幽幽出现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

“你这揣度督主心思的本事,还是不行啊,”那黑影欢快地笑,“督主的意思,是叫你把这小蛊婆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是哪支的蛊婆这般胆肥,悄没声儿地就跑东淮撒野来了。”

十七不屑抖肩,甩开他的手。

“少在这儿说风凉话,十八,明日起,就该你轮值伺候督主了!”

十八:“……”

wap.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折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折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好大一盘棋

20%
目录
共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