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天下叫人无语

第一章 这天下叫人无语

“话说天下大势那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鞠躬尽瘁的诸葛丞相魂归五丈原后。死蚂蚁从此高枕无忧再无对手,至此天下归三国,三国归晋已成定局……”

大玄王朝十月凛冬正逢太平道,黄巾作乱,叛党领袖张角自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率百万义士横扫王朝十州百城,俨然逼近玄朝天都。

当朝圣上玄灵帝自持有北地魏门、南岭蜀道、江东吴派三大宗门勤王,天都又有人杰翘楚,无敌境界的吕布坐镇,于是依旧酒池肉林,歌舞升平。

朔风凛凛,瑞雪霏霏。

战乱所带来的刀锋寒意和鲜血炽热并未殃及华夏大6东州第一大城。此时,名为“闲谈”的茶楼上正传来了朗朗说书声,随之爆出了一阵火热的喝彩。

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在茶楼上说书,这少年唇红齿白,剑眉星目也是个俊俏儿,年龄不大,但是举手投足,有板有眼的成熟。他说的书名叫什么《三国演义》,里面三分天下,群雄逐鹿却是jīng彩纷呈,天都百姓从没听过,便是许多豪门望族都有慕名而来的。

只是这说书jīng彩是jīng彩,但总是有些奇怪。

“那诸葛丞相不会“天命咒”和“隆中大衍”,居然就这么病死,也太弱了。南岭蜀道的诸葛大人可是全都会啊。”

“这你就不懂了,赤壁之战没有“万焚疆土”之术,但是烧的也很爽嘛。”

“就是,那死蚂蚁也太不要脸了,居然龟缩城门,不敢应战。”

众人七嘴八舌,有叫好也有叫遗憾的,听到诸葛丞相命陨,不少人抹着眼泪,为这鞠躬尽瘁的老头觉得可惜。

台上的姜炎听着他们的抱怨,微笑着心底却大骂他们妖孽。

能不要妖孽吗?

魏门武王曹cao一招‘魏武挥鞭’能破半壁江山,蜀道诸葛亮‘隆中大衍’推衍天下格局,因果收囊;吴道孙坚“虎荒战意”翻江倒浪,一指断江,更别说那无敌吕布的‘豪斩’将一座大城眨眼毁于一旦。

这是三国?

也许是。

但绝对不是姜炎认识罗贯中或者陈寿笔下的三国。

就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虽然已经穿越到这个‘炎黄’的世界有数十年了,可是每一次人们毁谤姜炎说书那些诸葛丞相,刘小备,关小羽什么太弱,尤其是号称三国第一猛将吕小布自己都能轻易干翻,总是让姜炎嘴角抽搐——你们这群变态。

反而只有西游记才觉得还算过得去,算是一个正常的世界观,靠,正常你妹啊。

虽说如此,但是姜炎口才不错,言之有物,妙语连珠,加上吃惯了山珍海味,有时尝尝白菜豆腐也是一种享受,再说三国演义有些含沙shè影玄朝当今格局的意思,让人颇有代入感,因此正常版的《三国演义》反而取得了意想不到欢迎。

每天姜炎一到说书时间,那几乎是茶楼满座,叫好声能传遍临安街道。

“闲谈茶楼”的老板娘为此都笑裂了嘴。

话说到邓艾,钟会率军攻入成都,乐不思蜀的刘禅投降,蜀汉便灭亡,众人一阵唏嘘,姜炎今天的说书的时间也就到此为此了。

姜炎收拾着包裹,一名俏生生的女子走来,她带着面纱,双眸清澈,是个可人儿,轻声问道:“先生,小姐有个问题,想要奴婢来问。”

“问什么?如果高深的问题,我得收费。”姜炎笑着说,平心而论,没在玄朝上过一天私塾学院的姜炎绝对是个文盲,奈何穿越前也是传说中的大学生,文采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斐然。

华夏,文采就是金钱,要收费也是合情合理。

侍女早就料到,递上一片细碎金叶。

金叶赤红柔软,材质上等,这小姐的身份看来不是名门就是皇亲国戚,寻常的望族大户压根不可能拿出。

“你问吧。”

“那妖孽张角黄巾起义,和先生说书的“黄天起义”很相似呢。小姐想知道,先生是早料到这黄巾起义吗?”侍女眨了眨眼。

三国演义和大玄王朝有些相似,为了避免版权纠纷,唔,就是惹祸上身,姜炎稍微改变了不少人名。当真是盗版逼死正版啊,天可怜见。

“当然,这不是很明显吗?”姜炎奇怪的说,太平道创立之后,用符术,咒法蛊惑百姓,仙典《太平经》打出的“天下布衣为将”的口号更是煽动xìng极强,要知道,这太平世界有“人杰,地仙,天子”三个级别。

人杰之中‘大将军’又是仅次于‘无敌’的存在,谁不想高高在上,谁又想碌碌无为呢。

正好这天下又大旱了三年,被蛊动作乱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百姓在上层人中视若蝼蚁,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无敌吕布或许能杀百万人,可民心一乱,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杀亿万而不败的。”姜炎一叹。

侍女对姜炎博学委实佩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先生说的极好。那这黄巾起义,先生是怎么看的呢?”

“必败无疑。这民心只是蛊骗而来,能称雄一时,却不是长久之计。不出意料,玄朝三大宗门——魏门,蜀道,吴派都会派出“人杰”参战,黄巾军那群布衣卒子怎会是敌手。”

“这么说公主不必委曲求全吕布了?”侍女一喜。

“公主……”姜炎眉头一扬。

侍女自觉失言,纠成道:“既然三门出手,那天都是不是安然无恙了?”

姜炎yù言又止,瞄了瞄少女香囊。

侍女无语,又拿出一片碎金叶。“君子取财有道,先生如此这般,让杏儿很是失望。”

“我一个未成年人混口饭吃容易么。”姜炎无辜的道。

杏儿噗嗤一笑,未成年人?玄朝女子十二岁嫁人,红绣天下;男子十岁练武,指点江山,姜炎怎么看都不像十岁,反而老气横秋的。不过似乎没有“武命”呢,真是可惜。

“先生收了钱财,是不是指点迷津一番了?”杏儿笑眯眯的问。

姜炎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拉起杏儿的小手。

“啊,先生请注重斯文。”侍女脸红。

“这话不好明说,你把耳朵拿过来。”姜炎道。

杏儿露出疑惑,但见到姜炎神情严峻,也是好奇凑过耳朵,这亲昵姿态,杏儿也是从未有过,耳根直感到热。

少年阳刚之气入怀,侍女的心也是砰砰跳的厉害。

“得先拿下吕布才能保天都平安,张角不死,三门也不会出手。”

“啊。”杏儿听了一脸的惆怅。“先生,有何对策?”

“我一个说书人,又不是军师,这种对策怎么能找我呢,要问下回如何分解,这得去问蜀中卧龙了。”

侍女若有所思点点头,走了几步,又回头,问道:“先生,小姐还想问一个问题。”

“问吧,这次免费。”

“天下大势真如先生所说那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吗?”

要想维持一个不灭的王朝,那么必然需要永生无敌的实力。

所以。

姜炎的结论是:

要想永恒,请先不朽!

要想做梦,请先一宿。

用几句废话赚的几片碎金叶后,姜炎小心翼翼收藏起来,这些赤金叶卖相极好,虽然粗略只有百株,但是找个暴户,能卖出几倍成本的价钱。目前姜炎的小金库已经存了快要1oooo株,到时候就能买一本武学修炼武命,成为人杰,免得沦落到说书为生,实在是广大穿越者之耻啊。

“小炎,你还真是狠心啊。竟然把光复汉室的蜀国灭亡了。”

闲谈的老板娘人称糜夫人,是一个风韵犹存,颇为妩媚的少妇,少时丧了夫君,置身来到天都办起茶楼,生意本来比较清淡,勉强维持生计,不过自从姜炎在茶楼说书后,闲谈立刻就成为了天都最热闹的地方,糜夫人因此对姜炎也是颇为照顾,时不时调戏一番。

见糜夫人穿着抹胸开敞裙,露出雪肩,胸脯饱满,眼眉含net盯着姜炎,即使是拥有成年思维的姜炎都免不了被她那net情荡漾的笑容感到酥麻。

“诸葛丞相天命熄灭,蜀国灭亡也没办法。”姜炎耸耸肩。

“哼,丞相死不死还不是你一念之间。”

姜炎不置可否。

“看你这么小,哎,竟然能说出这番百般曲肠的故事,夫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糜夫人纤手托腮,似真似假含着情。

“我不介意娶夫人的。”姜炎敞开双手。

糜夫人哪敢在光天化rì下和男人拥抱,即使是个rǔ臭未干的臭小子传出去她寡妇的名声也不好听。“夫人才刚刚动心,你又变成rǔ臭未干的臭小子了,娶字哪能随便说出。”

“我这叫真情流露而已。”姜炎嘻嘻一笑。

“夫人知道你们说书人嘴巴利索,不和你争了,这是你的工钱。”糜夫人拿出一千株文钱交给姜炎。

平rì里说书一天也就十株左右,今天却是多了百倍。

糜夫人解释道:“如今太平道起义,天都也不安全,你多拿着点照顾好自己吧。知道你存一万株要去买武命,能成为人杰,夫人也为你高兴,这些钱算是夫人一点心意。”

姜炎心中有些感动,“多谢夫人。”

“对了,夫人这还有一本武学。是以前夫君留下的,也送你吧,也许对你修炼武命有所帮助。”糜夫人拿出一张上好丝绸包好的书籍,里面是一本有些泛黄的武学秘籍,名字叫《正气长舒卷》,不过页数不齐像是残篇。

“这是我夫君自己所创,他没炼命的天赋,我一个妇道人家也看不懂,你拿去看有没有帮助。”

姜炎知道糜夫人以前夫君是个读书读到死的秀才,炼命可不是读书那么简单,他不好弗了糜夫人心意,表示谢意接过。

“三国演义说完了吧,下一篇你准备说什么?”糜夫人问道。

姜炎想了想,四大名著这几年都已经说过,金瓶梅,聊斋等也说了。说书最重要是有新颖的故事来吸引人眼球,在他记忆中,还记得情节也没多少本了。“说《娘山1o8星少女》吧?”

“梁山1o8什么……水浒传不是说过了吗?”糜夫人不解。

“正因为说过水浒传,再来说娘山一定能吸引眼球,里面有美女,有香艳,而且里面有些系统等级和这炎黄世界颇为相似,我敢保证能大受欢迎。”姜炎微微一笑,立刻朗朗说道:“话说穿过天雷滚滚后,尔后是霞光万丈。坐在驾驶舱的苏星看到这一情景目瞪口呆。满天星辰仿佛触手可得,那一颗颗耀眼璀璨的明星就在眼前展开了一条银河一般美丽的画卷,形形sèsè,国sè天香的少女影像在画卷中不断凝视着他,有的幽怨如海、有的英气逼人、有的温婉似玉、又有的风华绝代……”

“好了好了,夫人相信你的眼光。你就先不要说了,免得夫人今晚又寝食难安睡不着了。”

糜夫人头痛揉了揉太阳穴。

把水浒传英雄变成美女,这小子还真是丧心病狂啊。

新书请帮忙收藏一个,感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执掌天命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执掌天命 执掌天命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这天下叫人无语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