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美男子司马迁

第六十五章 美男子司马迁

红色铅云在天边翻滚着,就像是一条盘龙变化着自己的形状。姜炎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一幕,对那里的血光感到微微吃惊。

“那里是北莽血云。”

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对他说。

姜炎回头,看见蔡文姬一步步走上了城墙,来到他身旁,女孩笑靥如花,任何时刻看都让人心底舒服。

“北莽血云?不会有什么危险吗?”姜炎怎么看都觉得那团血云充满了不详。

蔡文姬摇摇头,她并不清楚。“这血云存在很久了,听说北莽那边出现了地仙异宝。”

“地仙异宝?”姜炎微微张着嘴。

“不过也有人猜测可能是杀气过重。听说北莽那边政权血腥变化呢。”蔡文姬道。

姜炎若有所思。

这时,城墙突然一阵攒动,官兵们一个个激动起来。姜炎和蔡文姬面面相觑了一眼,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远方有一朵紫色祥云朝陈留飘来。那朵祥云甚是漂亮,紫雾弥漫,闪电奔驰。

接着就听见了马蹄声。

姜炎一看,脸上露出了微笑。

“紫燕骝。”蔡文姬认出了这匹神骏,女孩惊讶的看着姜炎。“这就是姜炎将军会武中得胜的神骏吗?”

“嗯。”姜炎点点头,看来紫燕骝应该已经把华佗送到安全的地方了。

看见女孩意动,姜炎问道:“你想不想一起去看?”

“可以吗?”蔡文姬紧张的问。

“当然。”

姜炎搂过女孩的腰,一步朝城墙上跳了下去,就像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安稳落在地面。

城墙上众官兵看到这一幕纷纷吹起口哨,喝起彩来。

蔡文姬脸微红,但还是按耐不住见到这大玄王朝七神骏的心情。

紫色祥云转瞬就到了面前停下,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兔子,姜炎摸了摸紫燕骝,抚慰了它几下,这来回送华佗也应该耗费紫燕骝不少力气了。

蔡文姬左看右看,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神驹,一时有些向往。

“你要不要去骑一下?”姜炎问。

“嗯。”蔡文姬腼腆的点点头,女孩身手矫健跨上马,紫云托起,氤氲重生,确是美丽非凡。“据说紫燕骝能和赤兔媲美呢。”蔡文姬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可以坐上这种灵兽。“但是很难驯服,姜炎将军真是太厉害了能将这种神驹都能驯服。”

“文姬小姐以后还是直接喊我的名字吧。”

“那你以后也不要叫我小姐了,叫我文姬就好了。”

“好。”姜炎点点头,在紫燕骝身上摸索了一阵。

紫燕骝接着就载着蔡文姬在城外草原上风驰电掣奔跑起来。姜炎自己退后几步,收敛起了笑容,从身上掏出了一本书,书名叫正是刚才从紫燕骝马鞍里找到的,看来华佗最后还是将这本毕生心血的医术留给了自己。

“北莽血云,地仙异宝……”

姜炎看了看远方那团翻滚的血云,突然有一种想去看看,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修炼青囊书了,青囊书记载了华佗一生行医创造的医术集成的精华,天下任何诅咒还是疾病都能驱除,可以说修炼者修炼青囊书便有了华佗那般神医之术。

有了华佗的医仙之书,这也算解决了姜炎最大的心病。

北莽驻守边陲的日子非常的单调,好在也给姜炎很多修炼的时间。

春去秋来,夏蝉冬雪。

时光荏苒。

修炼无岁月。

转眼,两年过去。

姜炎慢慢睁开眼,稍微运转命力,只见百窍一缕清气而升,从头到脚舒服无比,这缕清气带着一丝好闻的杏味转眼抚平身上所有伤口疲劳,身上带着一丝迷人的芬芳,香气阵阵。

成了。

两年时间,姜炎终于将青囊书修炼到了‘气血通透,百髓芬芳’的境界,当初张角下的诅咒旧神封印自然也被解除。没有了这个禁锢,如今姜炎的命力唰唰狂涨,吃了仙豆似的,从最初来到北莽的千骑修为已经到了司马境。

站在城廓上,姜炎义气奋发一扫撇了两年的阴霾。

底下正在吃着草料的紫燕骝也感应到他的心境,朝天嘶鸣了一声。

“姜炎长官,不好了。”

突然,几名千骑弟子急匆匆跑了过来,带头的正是李锋,这小子在北莽军营待了两年也到了大千骑的境界,只是比起姜炎飞速还是差了一些,不过这也是自然的,姜炎有道德经练地仙之气,又有青囊书修炼脏器百骸,更是黄龙会武魁首,大玄王朝长公主钦定的人物,命数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姜炎皱眉。

“蔡文姬小姐被羯族命者虏去了。”

北莽五胡最近大乱,羯族王石虎弑了前任呢羯族王石勒成为新的王,而这个新的羯族王对北莽明珠非常垂涎,这两年来一直有北莽五胡进攻骚扰。而这一次,蔡文姬和一行千骑在陈留外遭遇了羯族伏击,队伍几乎全灭,蔡文姬也被俘去了北莽。

北莽深处,那是胡族乱地,即使是大玄王朝命者也不敢深入。

姜炎一听,毫不犹豫飞身下了城墙,跨上紫燕骝便朝北莽追去。

紫燕骝如腾紫烟,化为紫电。大玄王朝第一神驹名不虚传,很快前方烟尘滚滚就发现了羯族命者。羯族命者一见神驹追来,叫嚷着,十多名千骑命者调转过头杀去姜炎。

姜炎意念一动,意剑在空中唰唰,寒光一闪。

羯族命者都有着天生蛮力,但是姜炎有了地仙之气,这些命者怎会是对手,抵了几下一个个被杀落马下。“姜炎。”蔡文姬被俘马上,看见姜炎原本愁云惨淡的面容顿时看见了一丝希望。

羯族百人不断阻止。

这些命者嘴里嚷嚷着,表情惶恐不安,不敢相信一个司空命者竟然如此强悍。

几盏茶功夫,羯族进了北莽丛林,心底顿时一安,此林就已经属于北莽势力范围,中原命者再厉害也不可能追进来吧。为首的首领还未松了口气,忽然背后又是接连惨叫,回头一看,那命者竟然义无反顾追了进来,首领魂飞魄散,不禁让他想起十多年前一名命者长驱直入北莽之中。

两人外貌竟是有些相似。

再说陈留城中,蔡文姬被俘,城中兵马一片混乱,朱隽听到姜炎追进北莽也是吃了一惊——这小子,还真是果猛和他当年父亲有得一比,虎父无犬子啊。

“立刻召集千骑,随本将军杀入北莽,救出小姐。”朱隽厉声喝道:“绝不能让北莽明珠被那蛮人玷污。”

所有命者响应大叫。

蔡邕感激涕零,作揖:“一切有劳朱将军和诸位勇士了。”

……

“好小子。”

北莽林中,首领一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全部被杀,怒极反笑,姜炎那匹神骏紫燕骝在林中宛若仙人坐骑,一路上紫气腾腾,煞是好看。

林子越来越深入,首领见到跑不掉了,一咬牙,这蛮人也是狠心,抓起已经昏迷的蔡文姬就丢了出去。

不好。

姜炎一蹬,身形一纵,在半空中将女孩一接,首领大叫一声,抓住了这个希望,一招‘茹毛饮血’刀法劈了出来,一条血色刀光苍苍凛凛,在半空中朝着姜炎绞来。

姜炎屈指一弹,云气射出,将血色刀光兜住,随之轻描淡写一挥,竟将刀光给化了。

“不可能。”这个首领也有总督的命,无法相信他的一招居然被区区司空命者给破解了,蛮子飞身一跃,扑向姜炎想将他斩碎,就在此时,突然听到马鸣长啸,神骏紫燕骝化为一道紫电撞在了命者胸口,将其顶飞,姜炎趁势控制意剑,一个瞬杀。

剑光一瞬。

绞过了首领的脖子,顿时首级飞天,首领身躯轰然倒地,死了。

“文姬小姐。”姜炎落地,抱住蔡文姬,女孩面无血色,他急忙注入了一道杏林青气,此青气是青囊书上修炼得到,得华佗一生医术,起死回生不再话下。慢慢的,蔡文姬恢复了一丝血色,望着姜炎,模模糊糊,倍感亲切:“姜炎吗……”

“小姐,没事了,已经安全了。”姜炎微微一笑。

“谢谢。”蔡文姬一听安心的昏死了。

眉月挂树梢。

蔡文姬才缓缓醒来,面前燃着一堆篝火,暖洋洋的,紫燕骝在旁边假寐,蔡文姬认出那是姜炎的坐骑。林子里一阵响动,姜炎从林子里走出,手里提着两只雉鸡。“你醒来了。”姜炎笑了笑。

蔡文姬有点茫然。

“这里还是北莽,不过周围没有危险。”

姜炎利索的去掉内脏,包上大片树叶,在地面挖出一个土洞掩埋在火下煨烤。

“你这是在干什么?”蔡文姬奇怪的问,姜炎把食物埋在土里干什么。

“我在叫花鸡。”

叫花鸡?

蔡文姬眨了下眼。

煨烤许久,姜炎将埋下的山鸡挖出,将中药树叶剥开,露出里面金灿灿的鸡肉,一股带着一点中药的药香香气四溢,蔡文姬心都酥了,便是紫燕骝都被这香气扑鼻给惊醒。

“哇哦,好厉害。”蔡文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做法。

姜炎在叫花鸡下了一些中药材做调剂,绝对算得上是顶级美食。

蔡文姬食指大动,有些不好意思,“你一定饿了,吃吧,明天我们好有体力出去。”姜炎道。蔡文姬脸微红,觉得姜炎十分体贴,女孩撕下了一片酥脆的鸡肉,入口即化,当真美妙。

“好香,好香。这么香的鸡肉要是再来一壶酒那就完美了。”

突然,树上传来了一个满足的声音。

姜炎一愣,抬头一看,不知道何时一名丰神俊朗,面如冠玉的美男子站在树上,似是被香味勾引过来,望着叫花鸡有些眼馋。

他装扮不是异族也并无敌意,不过姜炎已经全神戒备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心中暗暗吃惊。

“阁下如果愿意,这叫花鸡有多余的。”姜炎笑道。

“那就不客气了。”男人哈哈一笑,跳下了树,抓住一口叫花鸡咬咽起来,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让蔡文姬都不好意思了。

“果然还是需要美酒。”男子手腕一翻,拿出了两个酒瓶,酒香甘醇,芬芳四溢,姜炎只是轻轻一闻立刻就觉得全身细胞都快醉了。

“礼尚往来,这酒就就一起喝吧。”

男子毫无架子,面目和善,让人觉得十分亲切,姜炎也不客气,喝酒吃肉,大快朵颐。

酒过三巡,姜炎顿觉飘飘欲仙一般,命力居然在沸腾。

“在下姜炎,大玄王朝陈留千骑长。”

“小女子蔡文姬。”

两人想起还没介绍自己。

男淡然一笑,随意的道:“你就叫我司马迁吧。”

“司马迁?”

姜炎一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执掌天命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执掌天命 执掌天命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美男子司马迁

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