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不对劲

第82章 不对劲

而谢紫看到陈淳静离开,立即严肃起来。齐博文想坐正,谢紫摆手说:“就那样坐着吧!太子现在感觉可好?”

齐博文抱抱拳后,才说:“回禀母后,儿臣现在已经好多了,母后还是像以前一样称呼儿臣的名字就好了。”

谢紫拍拍她的手,说:“我知道你的孝心,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能给你添麻烦。而且,你也知道,我身体不知道还能拖多久,走了就走了,我这辈子别的我都不后悔,唯一后悔就是以前对静儿忽视太多。我希望她能快快乐乐的的过一生,你要是做不到,就让留在凤城好了,等我走的时候我自然带走她。”

齐博文心一紧,觉得有些喘不过来气,他深吸一口气,说:“母后,我以齐家列宗起誓,我齐博文唯一的妻是陈淳静,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女人会出现在我们之间。”说完看见谢紫神色好多了,才苦笑道:“母后,虽说家丑不外传,但是母后不是外人,而且母后对齐家的情况也是很清楚的。我怎么能让我的孩子受那些苦?也舍不得让静儿受别人的气?母后,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之后才会接静儿回京城的。”

谢紫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来这里本来就是要齐博文一个承诺,她已经感觉到身体的精力已经快漏完了,勉强多活这么多年她足够了。在她死之前,她只希望齐博文能重诺,再说她自己的女儿她知道,除了天下第一美女,她的性子绝对是男人的最爱,想到这里,她心里得意的笑了:她谢紫虽然没有选中一个好夫君,但她却有个好女儿!她的女儿比她聪明!

“我相信你能做到,但是我还是希望在我走之前,能抱抱我的外孙!”她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

齐博文想了想,说:“好,母后且等着。”

谢紫满意的走出了内室,看到在花园辣手摧花的陈淳静,走了过去,敲敲她的头,说:“静儿,多去陪陪太子。你现在可不是公主了,是太子妃!”

陈淳静撇撇嘴,说:“知道了,母后,你天天都说,不腻吗?”可不是,齐博文不在凤城的时候,她天天叫她多给他写信;他来了凤城,她叫她天天照顾她,难道她就长着一副弃妇的样子吗?她不服气!

“还顶嘴!快去!”谢紫一瞪眼,陈淳静一看母上大人发怒了,一溜烟的跑了。

谢紫看着她的背影,噗嗤一笑,林嬷嬷也笑了说:“娘娘,殿下真是孝顺,总是能让您多笑笑。”

谢紫点点头,嘴角上翘,说:“是啊,嬷嬷,你说我以前是不是魔障了,这么好的女儿怎么能忍心不管呢?”

“娘娘,千万别这么说,这也是以前元宫那位逼的。亲生的怎么会生分了呢?”

“对,所以现在希望她能想通,人活一世,有个血脉传承才会有希望的。我呀,也陪不了多久了!瞧,我这个女儿多聪明啊,她呀,也知道我活不了多久,每天变着法子哄我高兴,可是只要她抱着孩子到我面前,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娘娘,您别这么说,您会长命百岁的!”林嬷嬷有些哽咽。

谢紫拍拍林嬷嬷牵着她的手臂,语气平静的说:“嬷嬷,你是知道我的,要不是不放心静儿,我早就解脱了。嬷嬷,对我来说,我早就活够了!”

林嬷嬷自然知道她心里的苦,不在劝说只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她从小跟着她的主子,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她怎么能不知道她现在说的话是真心话?只要主子高兴,她绝对不会阻止。反正主子怎么样,她就怎么样?没有主子就没有她,其他的家人她们自有她们的路要走,她只需要走好她自己的路就好了。

陈淳静正坐在书房看京城的消息,皇帝对于齐博文的受伤异常的关注,圣旨要求他好好养伤,伤好再会京城,并将寒冬也打包过来了。这么看来,皇帝对太子还是不错的。

凤城的这些力量,齐博文绝对可以勤王的,毕竟寒冬和寒阳绝对是忠于齐博文。

问过传旨的太监德公公知道寒冬在五日之后才能到,陈淳静客气的将现行的这一部分人好好的安顿好,才靠在椅子背上,问初八:“太子知道圣上的意思吗?”

初八点点头说:“太子刚刚才醒,德公公就过去了。”

“还有被的消息吗?”

初八评述:“皇后娘娘要将其内侄女和远王妃的妹妹指给太子做侧妃,只等太子回京就下懿旨。”

“这样啊!”陈淳静摸摸下巴说:“太子艳福不浅啊!王家的女儿一向是知书达理,远王妃的妹妹更是以貌美如花享誉京城的。这下子红玫瑰和白玫瑰,太子都有了,嘿嘿,就是不知道怎么选的?”

早在京城的时候,这两个就有名声,只不过被赵莲心压着,后来又被她压着,要是进了一家门,她估计有得斗了。不过,她凭什么要斗?哼!

初八皱皱眉头,说:“他们不及殿下!”

陈淳静噗嗤一下,走过去摸着初八的脸,深情的说:“初八果然对本宫一往情深!”

“殿下!”初八无奈了,她长成这样,殿下也调戏得下去?

陈淳静可乐了,初八这张面瘫脸无可奈何的样子真的太让人发笑了。

“好了,不逗你。谢家、谢蓝还有赵莲心有什么消息?”

“欧阳家被族诛,谢家被削为庶民,赵莲心据说回了赵家。”初八言简意赅的说。

“继续探,赵家没有收到牵连还能掌握一部分兵权,可见赵家绝对不简单。可是赵莲心以什么打动他们回到赵家呢?我很感兴趣。”

谢家毕竟是世家,根深叶茂,所以削为庶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谢家有一部分也是和齐家有关系。只不过嫡支就要易主了。哼,谢添朝,这样宠妾灭妻的人活该!没有富裕的生活,看他拿什么养小老婆?还有不要亲妹妹,只要情妹妹的谢风,她倒要看他们得意多久?

“是。”

晚上给齐博文吃完药和抹好伤口后,陈淳静就起身准备到耳屋睡,谁知齐博文拉着她的手,说:“以后我们一起睡,我的伤都不碍事了。”

陈淳静故意瞅着他的下面,说:“你忍得住?孙太医可是说要两个月你不能胡来?”

齐博文不满的说:“什么叫胡来?静儿,我们是夫妻!再说了,我还要和你长长久久的呢,干嘛和自己的身体过不起呢?你放心吧,我喜欢抱着你睡,心安。再说母后也叮嘱我,要你照顾我呢!”

这家伙,倒学会告状了!陈淳静瞪了他一样,他立即眨着眼睛做无辜状,清澈的眼睛里卖弄清楚的倒影着她的身影,她心一软,说:“你就会拿捏我!”

齐博文知道她这是答应他了,美滋滋的说:“那也是静儿心疼我!”

今天德三带来了消息,气得他恨不得回京砍了那些不安好心的人,好吧,想往他府里塞人,也得看她们有没有命进来?养伤,好啊,他就慢慢养,还能和静儿多多培养感情,务必让她心里都是他!他们要是赶来热,以为他战神的名声真是吹嘘的吗?哼!

谢紫的身体他也看出只是在熬日子了,觉得不能让她带走静儿!

一晚上,齐博文睡了久违的安稳觉,连睡梦中都是笑着的。

自从齐博文伤改善了后,陈淳静日子也是过的“充实”,每天他一醒,她就陪聊,聊完了陪睡。只要她消极怠工,谢紫绝对会念叨两个时辰不带重样的。

这样两个月过去了,孙太医宣告齐博文完全好了,上战场绝对没有问题。可是齐博文对外却说他这疼那疼的,宣称他还要养个一年半载,接着皇帝就下圣旨让他安心养伤。

被他折腾了几天,看他生龙活虎,陈淳静终于冷笑说:“你就不怕你这太子被过河拆桥了?”这家伙哪里疼,她完全没有看出来。

齐博文一把搂过她说:“谁敢?我自然是要留给我们孩子最好的东西,其他的人,凭什么?”

这家伙,对齐博远一系看来完全是失望了。

说起来,这两个月,王家的女儿和裴家的女儿竟然相继出事,王家的女儿据说出痘疹了,好了之后一年的麻子,这样的人即使再多知书达理,皇家也不会要了。而裴家的女儿竟被人撞见和皇帝两个人单独呆在一个屋子近一个时辰,随即就被皇帝纳入了后宫。这下子两个人选都不成了。一看这样,其他的人估计都要掂量掂量了。

要说其中没有齐博文的手笔,陈淳静是绝对不相信的。哪能正好两个人都出事了?

他倒是没有隐瞒她,高傲的说:“我人不在都敢撺掇,真以为我是好欺负了吗?”

陈淳静揶揄他,说:“那可是美女!”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太多了,我可消受不起!”齐博文说这话倒是很认真。

陈淳静也就懒得说了,这家伙也不知道谁提点了,简直无时不刻的在表白自己。看着谢紫对他跟亲儿子似的,就知道他的计策成功了。

她呢,也就抱着顺其自然吧,他现在还不是皇帝呢?说不定等当了皇帝,想法又会变呢所以避孕药她是坚持吃的。

关于孩子的事情,这倒是他这次来到凤城后第一次提出,她吃的避孕药这么多年证明是有效的,所以她也高枕无忧。

于是毫不在意的说:“那也得有了孩子再说!你考虑得太早了。”

齐博文看着她,说:“你可是说真的?有了孩子一切听我的?”

陈淳静抬起头看他,说:“你这话好像有坑?”

齐博文笑容不变,心里却暗暗说:这么多年,敏感这点一点都没有变。但他怎肯认输,说:“我只是想有一个像你或者像我的孩子,好好的教育他,好好的培养他,等他能独胆一面,我就带着你走遍大江南北,这不一直是你的愿望吗?”

陈淳静真的惊讶了,成亲到现在,她这个愿望一直埋在心里,她一直不喜欢斗来斗去,可是却被迫的和人斗,身心俱疲,本来她的打算是等陈敏渊成年之后,她就放下一切,好好在这个时空旅游一下。

没有想到齐博文竟然知道,难道她这么容易懂吗?谢紫并没有猜出来啊?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劝着她对齐博文好点再好点。

不过即使齐博文知道了,她也不准备承认。笑盈盈的看着他,说:“谁告诉你的?我可没有这想法!”

齐博文意味深长的说:“是吗?我是想去看大江南北,你是我的妻,自然是要和我一起的。”

陈淳静懒得看他,也累了,于是闭上了眼睛。

齐博文目的没有达到,自然也不允许她睡觉,凑到她耳朵上吹了一口气,满意的看到她睁开了眼睛,说:“静儿,你还没有说呢?我们的孩子可是听我的安排?”

陈淳静实在累了,敷衍道:“听你的,听你的!”

不听也不行吧?到时候他可是皇帝,要是真有孩子,她也不能断了他的前途是吧?不过,孩子,嗬,肯定不会希望投到他们这样的家庭。就想她第一个孩子一样,战场上生孩子的比比皆是,生出来健健康康的也不少,可是在她很小心的情况下,仍然不愿意让她当母亲,可见这个是要缘分的,况且她还一直避孕呢!

齐博文达到了目的,满意的抱着她睡着了。

陈淳静本以为齐博文最迟半年年以后也会回到京城,谁知一年过去了,他压根没有回京城的意思。

她一问,他就敷衍她,要么就无辜状,说她不要他;要么就低落的样子,说他回去也是送死。好吧,她虽然有消息,但是齐家内部的情况只有齐家人知道,外人只能镜花水月。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脾气越发大了。谢紫已经只能躺在床上等日子了,所有的人都没有办法,面对生命的流逝,她只能干着急。

她已经连着发作了很多人,连寒阳都避着她了。有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就发起火,齐博文也不说她,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她。

她更烦,于是搬到谢紫的侧屋去,谁知谢紫压根不见她,并说如果不好好过日子,她还不如立即死了呢!

没有办法,她只好搬回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她突然就好了。她叹了一口气,她这样不对劲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所有妹纸的支持~~争取正常更新到完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公主生存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公主生存记 公主生存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章 不对劲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