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袁紹發飆了

第十四章 袁紹發飆了

……

在劉關張三人聯合解釋之下,陳曦終於弄明白了這一次為啥關羽收拾華雄三刀就解決了,並不是關羽實力遠超華雄,除了華雄大意,也是沒想過同級別會有人爆發出遠超同級別的力量。

本來都是內氣離體程度的兩人,就算關羽強一些,但是並沒有達到內氣離體的巔峰程度,要說擊敗華雄大概也就是百來招的事情,但是要斬殺,對方只要想跑關羽很難攔住,可是關羽上手就爆出了遠超這個層次的力量,尤其是最後一擊直接讓華雄有一種直面呂布的感覺。

「不過子川你不要這麼驚訝,其實到了我們這種程度沒有戰事很難進步,所以閑的無聊就各自開創屬於自己的絕招。」張飛眼見陳曦驚訝,於是就告訴了實情。

「其實二哥還有一招更凶的招數,可惜那一招威力太大,而且我們的馬匹並不好,據二哥估計要承受那種力量,胯下的寶馬至少也需要有鍊氣成罡初入的實力,要知道那可是馬啊,我這麼多年見過內氣初凝的馬都不多。」張飛個大嘴巴直接揭了關羽的老底,不過關羽也沒有在意,而且說到馬的時候,兩人都嘆了口氣。

「喂,說說,那一招有多凶啊!」陳曦眼見兩人嘆氣,將話題扯向另一個方向。

關羽睜了一下眼睛,沒有話說,示意了一下張飛。

「就是今天二哥那招的升級版,估計因為二哥動作太快沒有人注意到二哥的攻擊實際上是直線,這就是這招的弊端,只能走直線,實際上因為速度力量太強,二哥只能順着發力方向走。」張飛開始給陳曦解釋關羽的這一招,甚至於連最大的弊端都沒有掩飾。

「呃?還有這麼一說?」陳曦想了想,尼瑪,那時煙塵那麼大,誰知道二爺走沒有走直線,再想想當時場景,估計所有人都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二爺那巨大的光刃上面,還有華雄的掙紮上,誰會去注意二爺怎麼過去的。

再想想,二爺過去時的姿態,還有停下來之後的狀態,估計一大半人都認為,二爺就是那麼弔兒郎當的晃悠過去的吧,至於那瞬間的加速所有的人都忽略了吧。

「嗯,只能走直線,力量速度太大,一旦偏轉,控制不好我先就受傷了,而且胯下的馬肯定死了。」關羽點了點頭說道。

「哦,這麼說的話馬很重要了。」陳曦趕緊記下,「嗯嗯,二爺你以後一定會有一匹讓你隨便整的馬的。」陳曦已經給赤兔打上了二爺的標記。

「至於二哥另一招,實際上就是將氣勢,力量,各個方面積蓄到巔峰,然後猛力朝着前方斬去,很簡單吧,據二哥估計沒人阻擋的話,這一招連十米厚小城牆都能斬碎。」張飛眼見陳曦不解,給加上了威力評估。

「……」陳曦一陣驚恐,尼瑪啊,城牆都能斬碎,這是人類的力量?十米厚的城牆啊,一刀斬碎,這個世界有了氣,城牆都變得彪悍了,純粹花崗岩結構,十米厚的城牆啊,「二爺,以後攻城就靠你了。」

就在陳曦胡思亂想的時候關羽開口了,「子川,首先這種招數我只能使用一次,第二,我沒有能夠承受我施展出這種力量的坐騎,而且這種力量也只是估計。」

就在關羽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曦的大腦已經開始了邏輯拼接,很快靈光一閃,陳曦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純粹是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赤兔必須要有啊,估計原本歷史上的關羽也有這一招,不過在這個時代放大之後威力更顯恐怖罷了。】陳曦心中發狠,他已經猜到了顏良文丑這兩個倒霉蛋是怎麼死的,絕對是被這一招陰死了。

畢竟按照歷史的發展,到那個時間點顏良文丑估計也已經是內氣外放的頂級高手了,不過頂級高手又能怎麼樣,直接受到這種程度的攻擊,估計除了心有準備的寥寥數人能擋住,其他人再好的準備也是一刀兩斷,二爺精氣神外力凝聚一起釋放的招數啊,估計也就呂布能在沒準備的時候吃一招不死。

這段時間最好的馬必然是赤兔,而按照關羽張飛所說的,搞不好,赤兔還真是鍊氣成罡的超級馬,這已經屬於披着馬皮的怪物了,一匹馬莫名其妙有了這種程度的實力,按照比例,這匹馬估計能將音速當做自己的高速溜達的速度了,董卓抓它真心不容易……

另一邊在聯軍拿下汜水關不久之後,董卓就收到了戰報,頓時就掀桌子,摔碟子,好好地宴會將原本心驚膽戰的朝臣嚇了一個半死,隨後又上演了飯桌上砍死太傅袁槐的戲碼。

回頭一千多人頭就送到了聯軍大營,頓時原本還在樂呵樂呵的袁紹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和袁術這個嫡子不同,袁槐才是他真正最重要的長輩。

「董卓!我與你勢不兩立!」袁紹雙眼猩紅的望着洛陽的方向,整個人散發着冷厲的氣勢,當年敢提劍質問董卓的袁紹又回來了。

「給我調顏良文丑來汜水關,我一定要殺了董卓!」袁紹在自己的大營中咆哮道,禍不及家人,袁紹當初沒有死勸自己的叔父去他那裏,除了他叔父不願意以外也有這方面的原因,而現在現實讓他明白了陰謀詭計什麼的在實力面前沒有絲毫的價值!

「兵出泗水!拿下虎牢!」背負着血仇的袁紹整個人變得比之前凌厲很多,不過也因此對於整個聯軍的控制也強大了很多,公平公正的處理每一件事,在這種情況下甚至於連袁術都不敢和袁紹對視,也讓所有人明白袁紹不是靠着家族的紈絝,而是身具真才實學的英豪!

「玄德公,你看袁本初這人怎麼樣?」就連陳曦也對現在的袁本初感到震驚,能在歷史上被曹操稱為天下楷模的袁紹也不是鬧着玩的,確有過人之處,要不是陳曦知道這貨過幾年就會老糊塗,變得優柔寡斷,玩起平衡,說不定現在都要跟這傢伙混了。

「世之英雄,可惜優柔寡斷。」可能是和陳曦混熟了,劉備也沒有太多掩飾,直接實話實說了。

「是啊,是有些優柔寡斷了,而且有時候又有些剛愎自用,不算太好的君主對象,不過底子很好,世家大族的好處就在於這一點上。」陳曦嘆了口氣說,要是將曹操擱在袁紹那個位置上,早就統一了。

「子川出自潁川陳家,可對潁川英才有所了解?」劉備旁敲側擊道,對於陳曦現在這種情況,劉備也算看出來,對方已經上了他的船,不過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按照陳曦教給他的話說,陳子川在某些事情上有些呆。

「潁川陳家啊!好大一個名頭,我只是挂名旗下,說真的本家的地方是怎樣的,除了小時候模糊的記憶幾乎沒有了,至於潁川英才,我之前病弱,很少和人有所交流,並不是很了解,至於有名有姓的能人我倒是知道,不過玄德公不用報太大希望了。」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他可沒有絲毫的胡說,陳家太大了,潁川也太大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話版三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話版三國 神話版三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袁紹發飆了

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