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去見見這天下各路諸侯

第五章 去見見這天下各路諸侯

……

陳曦清楚地看到劉備一怔,心中暗笑,這個時候基本上沒有人認識劉玄德,這個時候的劉備還不是皇叔,更不是漢中王,白身一個誰認識?

「既然是士子,來我營帳之前可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劉備一喜,隨手就給了陳曦一個台階。

「只是陸行已久,看遠處有炊煙,想於此借宿一宿,不想卻是將軍的手下駐紮之地。」陳曦順手就給劉備遞了一個高帽,沒搭上曹孟德的順風車,劉玄德的也行啊。

陳曦能不知道劉備現在的情況?很明顯是混在公孫瓚的隊伍去天下諸侯面前混個面熟,要兵沒兵,要人沒人,要地盤沒地盤,要錢也沒有錢,一個要啥沒啥的無業遊民,說實在,陳曦估摸著這個時候劉備可能都沒有展望天下的想法,畢竟野心也是隨着實力而增長的。

「當不得將軍二字,當不得,當不得。」劉備訕笑道,不過面上很明顯有一抹喜色。

「曦聽聞孟德公發檄文,號天下義士共討董賊,想去見證一番,對我而言,遊歷天下少不得需要見識一下天下各路人物。」陳曦笑着說道。

劉備被陳曦忽悠的有些摸不著北,再看看自己身旁的兩兄弟,以及身後的兩千將士,想想也不怕一個士子鬧事,點了點頭開口道,「既然如此,子川可自備乾糧,隨吾之後,想來吾手下士卒不會有擾民之事。」

「多謝玄德公。」陳曦面帶微笑躬身一禮,「曦去去就來。」說完陳曦便又是一禮,然後退身離開。

「三弟以後切莫因為小事弄出如此動靜。」劉備在陳曦離去之後,看着依舊站在坑沿上的張飛說道。

「大哥,要我說何必要讓那小子跟在我們後面,軍隊開路,沒有將他抓了都不錯了,要我說還是將他驅趕了算了,我們去酸棗會盟,帶着他到了也進去不得,何必讓他白忙一場。」張飛摸著後腦勺瓮聲瓮氣的說道。

「胡話!」劉備斥道,「這天下能讀書識字之人寥寥無幾,我們何必為了小事開罪他們這等人。」

「我也識字的……」張飛被劉備一訓,縮了縮腦袋小聲嘟囔道,不過相對於他的大嗓門,小聲的嘟囔,所有人也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唉,翼德,你要記住,我們現在是寄人籬下,伯圭兄雖因同窗之誼對我極好,但是我們沒有必要為一些小事給他添麻煩,之前那個少年可是潁川陳家的士子,這可是天下有數的世家。」劉備眼見四周就剩下當初和自己平定黃巾的親衛,才小聲地給張飛解釋道。

「唉,大哥懷鴻鵠之志,卻為小人所制。」關雲長頗有些英雄氣短,自從黃巾之亂到現在五六年間,三人一腔報國熱血愣生生被這個大漢朝潑的拔涼拔涼的,愣頭青的劉備也變得圓滑了不少,至少再有一次他會忍住不抽督郵。

「哎,不說了不說了,這天下總有能用上我們的時候,二弟,三弟不要灰心。」劉備帶着一絲澀笑,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再一次恢復了鬥志。

另一邊陳曦溜回來的時候,陳蘭已經有些擔心了,不過在陳曦突然出現在她身邊的時候,依舊是嚇了一跳。

「少爺回來了。」陳管家握著馬鞭,見現出的身形是陳曦趕緊將握著馬鞭的那隻手藏在了身後。

「沒必要這麼擔心吧。」陳曦笑了笑說道,「好了,我們遇到好人了。」順手一張好人卡貼在了劉備的身後,「跟着前面的部隊就行了,他們也是酸棗會盟的部隊。」

「少爺這樣不好吧。」陳管家畢竟經歷的事情更多一些,自然清楚這個時代軍隊的破壞力,兵過如梳,匪過如篦,簡而言之,這個時代的部隊比匪能稍稍好點……

「還好吧,畢竟對方算是一個能人。走了,不要操心了,跟着就行了,運氣好,我們說不定能跟着各路大軍去見見董卓,讓我見識一下這個西涼勇士,年輕時候的他可是靠着氣概折服了不少人。」陳曦面上帶着一抹怪異的神色說道。

說起來不論是年輕時候的董卓,還是年輕時候敢劍指董卓的袁紹,亦或者中年掃平中原擊敗袁紹的曹孟德,實際上都很有雄主之風,可惜,當天下大勢的脈絡落到他們手上的那一刻,他們就像痴獃了一般,選擇了最不應該的道路。

歷史要是能選擇的話,董卓拿出當初的雄心壯志,拿出年輕時候的雄豪,說個實在的,擊敗十八路諸侯並不算太困難,李儒的狠辣,天下第一武將的強橫加上西涼鐵騎的強勢,以及并州狼騎的精銳,對於十八路沒有準備的諸侯來說能活着回去已經是萬幸了。

想到這裏,陳曦不由得有些熱切,天下第一名將呂布,天下第一寶馬赤兔,再類比一下之前看到的張飛,陳曦覺得呂布作為人形導彈估計沒有一點點問題,虎牢關前那部大戲,他可是一定要看看的,那可是非人之間的戰鬥!

陳曦優哉游哉的跟着劉備的部隊後面,除了偶爾張飛發神經跑過來問一下以外,不管是劉備還是關二爺,陳曦都沒有機會再次接觸。

有了這樣安全的環境,還有這樣悠閑地時光,陳曦覺得自己有必要思考一下未來什麼的,畢竟這可是一個亂世,萬一沒有防備就被卷進去,那可就連渣渣都不會剩下,這個時代很多人都注重名氣,不過歷史告訴了陳曦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不想像大儒孔融一樣被幹掉還是選一個好隊伍站進去,名氣什麼的不能當飯吃,能當飯吃的只有實力。

跟着混吧,陳曦望着了一眼前面的隊伍,反正除了曹孫劉三家以外,其他的是不用想了,這三家算是久經考驗,其他的傢伙總歸是差的有些遠了。

就如當初曹操的評價,淮南袁術,冢中枯骨;冀州袁紹,色厲膽薄,好謀無斷,做大事而惜生,見小利而忘命;荊州劉表名不副實,孫策藉父之名,劉璋雖宗室,然不過守土之犬,其餘者不過庸庸碌碌之輩!

一句話藐視了所有的諸侯,等後來孫權上位,曹操的評價就成了生子當如孫仲謀,這話解釋的話也就兩個意思,兒子應該像孫權一樣,再一深說,也就是,孫仲謀那個傢伙也就是兒子級別的貨色,比之袁紹的兒子,劉表的兒子強些,但也就這樣了,和他這種前輩還是很有差距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話版三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話版三國 神話版三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去見見這天下各路諸侯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