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二十七章 能做到

第四千零二十七章 能做到

美帝六七十年代,进入经济黄金期的时候,剥削的程度并不比21世纪轻多少,甚至真要说的话,实际上那个时候的剥削程度比21世纪更为夸张一些。

可那个时候美帝的中等收入人口和中等收入人口占据的财富总额在不断地上升,甚至达到了所谓的70的中产阶级,进而也才有了肯尼迪在61年成为总统时演讲的那句流氓名言——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

这句话放在现在肯定没太多美国人去附和,但是放在那个时代,很多人都会扪心自问,因为当时美帝真的疯狂的发展,拉着中下层起飞,按照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的统计,在那二十多年的黄金期内,美帝的富裕阶层占国家总体的财富在逐年下降。

是这些人剥削的不够吗?实际上并不是,真要说的话,其实是盘子做大的速度太快了,二战的红利,布雷顿森林体系等等,让美帝做大蛋糕的速度超越了国内剥削阶级吃蛋糕的速度,使得红利逐级渗透,以至于让中下层也吃到了社会发展的红利。

所以,从理论上来讲,只要我发展的够快,剥削阶级来不及吃,宏观调控能管理的过来,下层也就能跟着时代一起收益。

这也是之前各大世家年年增长,最后发现世家在汉室的总体体量还在下滑的重要原因,因为这个是真的能做到的,虽说很难,但前后美帝的黄金期,中有本子的黄金期,后有中国的黄金期。

都从事实上证明了,只要蛋糕做的够大够快,就能将大多数的问题压下去,剩下的就靠拼管理和对内压制能力。

中央集权制度大政府管理能力,和帝制的对内压制能力,只要国家运营不失控这俩玩意不会比美帝更烂,所以理论上讲,陈曦是能持续性高速发展到第五个,乃至第六个五年计划的。

再加上有些问题,拖着拖着其实就解决了,尤其是某些政治性的问题,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压着不去解决,等人死了,这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所以陈曦精通拖字诀,结果还没来得及,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这种说法……”刘备嘴角抽搐,你这说白了不就是挑明自己的战斗力大于官僚整体的战斗力吗?

“实际上在之前几年就是这样做到的,今年是出了点小问题,又撞到了天变对于蚀刻技术造成了冲击,这一问题还会继续押后,因为发展打头,其他的都会被压回去。”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寅吃卯粮这种操作怎么说呢,不算是正确的做法,但如果下一年能撑住上一年,并且还能依靠上一年的操作获利的话,这就不是所谓的寅吃卯粮,而是标准的赤字财政。

甚至这种操作如果是国家预算上面的预算赤字,只要在运转到需要资金的时候,能从其他渠道流转出来,那这种赤字几乎可以认为只是财年计算节点的问题,因为回报这种东西,未必在当年,有可能在下一年,只要能稳定收回,那这就只是节点的问题。

陈曦的运转就相当于无限的押后问题,只要问题不出现总爆发,那分段解决,到最后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毕竟这世间能押后的问题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押后了之后,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积重难返,最后被拖死。

另一种则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问题变成小问题,小问题自然的消失在历史之中。

对于前者,只要发现,哪怕是萌芽,陈曦都是迅速的按死,而后者,陈曦则一点都没有当代解决的意思,能往后压,就往后压,因为越往后,这问题解决的难度就越小。

这也是陈曦轻易解决了很多问题的原因,靠历史经验直接处理,靠时间不断地淡化消除,就这两个答案。

“这些问题,一直押后,迟早也会爆发的。”刘备有些不解的询问道,“早一点,总好过晚一点,万一到时候挤压在一起爆发了,不是更难受吗?”

“怎么说呢?因为有些问题,拖着拖着就自己解决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反倒要是直接解决,还有些不太好解决。”

三十年欠的两万块钱,在不贴息的情况下,就算是还三万也是赚的不像话,再比如还有搞工程,现款和赊账的问题。

理论上来讲,三角债,有一个算一个都必须要死,可实际上最正确的运营方式是国家先印钱,寅吃卯粮,给工人先发钱,然后由拿到钱的工人去赋予这些钱应有的价值,而这份价值就在工人接下来的劳动之中,逐渐的被赋予了出来。

所以拖时间,在很多时候都是非常正确的一种解决方案,本来陈曦可以靠经济将这些官僚拖到自己手动和那些诈骗犯进行清算。

靠着经济运转,就能将之前搞出来的坑填掉的话,各级官僚还是比较愿意用正确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

相比于违法,这种填坑的手段,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最多是批评教育,毕竟损失已经填回去了,人也干掉了,就算是暴露了,上级来追究,也能说得过去,而且出现这种情况的人多了,这种小事,也真就大概率靠着法不责众这句话,最后罚酒三杯就过去了。

因为,如果有轻轻松松,按着上级的指挥,就能升官发财的方式,没有几个官僚愿意瞎搞的,相互串联的原因之中,有很大一部分在于,已经捂不住了,需要更多人一起捂盖子。

“玄德公,问你一件事啊,就拿叔治来说吧。”陈曦坐在车架上,看着窗外,“我们刚从泰山搬走的时候,叔治坐镇泰山奉高,其间也出现过失误,我想您也知道。”

刘备点了点头,人不可能不犯错,王脩当年运营奉高的时候,也曾出现过管制物品流出,实际上这种事情是很难避免的,再还有出现过有人做局,将王脩骗过这种事情,刘备也都知道。

“从本质上讲,叔治遇到的情况,和这些串联的官僚,所遭遇到的第一阶段是一样的。”陈曦平静的说道,刘备闻言,神色慎重了很多,“甚至真要说的话,叔治的第二阶段其实也是捂盖子。”

军用器械出现了倒卖的情况,在李优需要的时候,王脩查到了这件事,那么这个时候是该上报,还是先想办法凑齐合格的军用器械?

王脩选择了后者,提都没提这件事,将军用器械上缴之后,带人干碎了那群坑货,将东西能追回的追回,追不回的该清算清算,等做完这些之后,才进行上报。

理论上讲,这也是捂盖子,只是王脩的做法,所有人都没在乎,最多是批评了几句,但谁也没放在心上。

“在我看来冀州的官僚其实也差不多是这样,他们以前就有交集,这点可谓是必然,但闹成现在这种程度,只能说是因缘际会。”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冀州官僚串联,能变成现在这种结党营私,近乎一层天网的程度,其实也是一个意外。

以前肯定也在串联,但绝对不是现在这种,以前这些人的目的都是为了升官,哪怕串联,也是了解一下对方那边啥情况,能不能让自己抄一抄,将自己治下搞得好一些,然后上计的时候面上有光,以便于三年升任更好的地方。

至于相互遮掩坏事什么的?开什么玩笑,那个时候,谁有时间做这些,不努力发展治下,搞不好什么时候就淘汰了,哪里有时间去帮别人遮掩,当时就算是有所串联,也最多在违纪,被批评的程度。

真正开始串连的时候,其实应该是他们发现自己兜不住了,上报之后,自家大概率要被停职查办的时候了。

“子川是在给他们说情?”刘备看着陈曦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冀州百姓的日子可能比前年有所下滑了。”陈曦平静的说道,刘备闻言眼中出现了一抹寒光。

“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他们确实是将原本能处理的事情,给硬生生弄成大事了,现在长安和他们都没有台阶,所以玄德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行为。”陈曦微微摇头说道,“他们可不会有兖州那群人的底线。”

刘备闻言面色更为阴沉,然后思考了一下,看向陈曦,“那我们转道冀州去看看,豫州那边有袁公路,肯定不是问题,但冀州这边,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有些不太放心。”

“官僚体系这种东西,当他们运转起来之后,起本身就会有一种意志。”陈曦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

“那冀州如果乱成一团乱麻,你准备怎么办?”刘备最后还是问出了最核心的一点。

这关乎着接下来该如何处理,也是政院上下最忌惮的一点,杀多了,执行层面肯定出问题,可不杀,接下来就该地方联手对抗中央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话版三国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神话版三国 神话版三国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零二十七章 能做到

9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