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徐有容

第十四章 徐有容

(故事劇情沒有問題,一切盡在掌握,但文字感覺有些問題,不怎麼順,昨天晚上一直在修改,改的好了些,大家若需要,可以把昨天的兩章再看一下,看看是不是通順了很多,上章十一歲來鶴那裏,並不是bug,但和序章對比起來,確實容易產生誤會,我在思考之後,決定還是不改,按照原定大綱去辦,在書評相關傳了篇關於推薦票的教程,不了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另外,這些話就不放到作者的話里了,為了更顯一眼一些,另外,我愛陳長生,但我也是愛徐有容的,只是他們彼此不愛罷了。明天兩章,謝謝大家。)

……

……

當今世間,國教上承天書之澤,一統宇內信仰,因為天書陵在京都的緣故,教壇自然也在京都,大周之前,教宗皆是商人,商滅周立,每任教宗必然是周人,以京都建國的中原王朝實力本就強大,再加上國教護持,自然成為了人類世界的中心。

與以往的大商以及隨代之的大周相比,中土大陸南方勢力叢多,諸國諸宗派各領其域,相對鬆散,但強者的數量並不少,甚至隱隱要超過大周,其中尤以聖女峰的南溪齋以及長生宗還有秋山家等勢力最為強大。

人類與魔族之間慘烈的戰爭結束后,同樣做出很多犧牲的南方勢力,自然想要獲得自己應有的地位,他們認為天書陵應該是人類世界共有的聖物,不應該由周國單獨掌握,同樣,天書的解釋權也不能由以教宗為代表的國教正統控制。

為此,南方諸勢力在大朝試的流程以至名稱上與周朝前後三任帝王進行了不懈的鬥爭,並且在國教內部也分裂出了南方教派——南方教派依然屬於國教正統,但只奉教宗大人為精神領袖,實際事務則是由聖女管理。

南方教派聖女,自然都是境界超凡的至高強者,只是歷任聖女需要平衡南方林立的諸多勢力,又沒有強大的軍隊以為後盾,所以實際權力和地位自然不如北方教宗,但依然是南方最尊貴的大人物,在精神層面上與教宗南北抗禮、地位彷彿。

因為南方教派聖女的特殊地位,所以歷任聖女都是由南方女性出任,數千年來無一例外,直至當今,終於可能出現例外。

歷任南方教派聖女都出自南溪齋,這也是為了什麼這個傳承無數年的宗門所在的山峰,就叫做聖女峰。而如今的南溪齋只有一名傳人。

那名少女叫做徐有容,乃是天鳳真身轉世,修道天賦舉世無雙,精通道藏真義,十二歲初赴聖女峰,便能解得天書真跡,聖女峰諸位長老驚為天人,最終竟是不顧她是周人,昭告世間,收她為南溪齋內門唯一女弟子。這意味着,如果沒有意外,這名叫做徐有容的少女便會成為下一代的南方教派聖女,會成為與北方教宗分庭抗禮的宗教領袖!

……

……

夜色深沉,繁星滿天,彷彿永遠不會移動,又似乎每時每刻都在移動,肅穆的令人陶醉直至心悸,飄着淡淡霧氣的夜峰一片安靜,忽然間,一聲清亮的鶴鳴破雲而落,片刻后,一隻白鶴從夜空裏降了下來。

夜色下的白鶴,被星光照耀的很不真實,彷彿紙做的一般,沒有一絲污垢。鶴鳴傳遍空幽的山崖,破雲而落,震霧而飛\uf

1000

f0c或者只是時間到了的緣故,夜色就此漸漸消退,東方天際出現一抹白色,晨光就這樣突兀地來到人間。

坐在崖畔的少女,從白鶴身上解下錦囊,取出那封信,隨意拆開,平靜閱讀。讀信過程里,她如畫的細眉偶爾挑起,大多數時間都很平靜,映着熹微晨光的眼眸明亮的就像是湖水,美麗的眉眼間還有未褪的稚意,卻沒有懵懂。

晨光漸盛,南方濕意極重,於是霧也重了起來,光線被濕潤的水汽驅散,落在她的臉上時,變得更加柔和,於是她的容顏沒有變得更清晰,但卻更美麗,美麗里甚至隱隱帶上了某種神聖的意味。

……

……

「那個傢伙很奇怪,口口聲聲說是來退婚的,卻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又不退了。真不知道他是在玩什麼手段。我本以為他是覺得臉面上過不去,才故意這麼說,但事後想來卻不是,因為他說那些話的時候很冷靜,沒有任何憤怒的感覺。」

「婆婆盯了他幾天,聽說那個傢伙每天凌晨五時都會準點起床,做事情一絲不苟,就像個木頭人一樣,而且有潔癖,聽着總覺得像是小姐你以前和我說過的那些陰險變︶態之人,令人有些不寒而慄。好吧,小姐,我得承認,那個傢伙其實生的不難看,我當時和他說話的時候,就覺得他挺討喜的,讓人很想親近,但這就更可怕了,那可是我第一次見她呀,不是嗎?」

「婚約的事情,那個傢伙應該沒有對外說,也不知道他是聰明還是笨,不過反正家裏一直派人盯着他。小姐,我總覺得那個傢伙很虛偽,心機很深,圖謀很多,我看最近情況,如果他還這樣糾纏,老爺太太可能準備做些事情。」

「小姐,我雖然覺得那個傢伙罪不至死,但想着他拿着婚書便對府里冷眼相加,有恃無恐的樣子,就覺得他很可恨,而且……聽說\u7

278c

9cb山家明年就會來京都提親,如果那個無賴到時候鬧事怎麼辦?」

……

……

少女坐在崖畔,靜靜看着信,披在肩上的衣裳隨晨風輕揚,黑髮如絲輕飄,飄過側臉,將令人悅目的稚美添了些許凜然之氣。

看完信后,她沉默了會兒,喃喃自言自語道:「居然真的來京都了?」

那隻白鶴在她看信的時候,一直靜靜等在一旁,即便蹲著,也有半人高,此時見她合上信紙,白鶴轉身,不知從哪裏銜來一隻筆,筆尖蘸着飽滿卻不會流溢的墨汁,那墨汁不知產自何地,竟透著股幽香。

少女微笑着伸手摸了摸白鶴光滑的細頸,接過毛筆便要回信,卻一時不知該寫些什麼。

她與祖父自幼親近,若不是祖父去逝,或者她也不會十二歲時便離開京都來到南溪齋問道,便是身旁這隻白鶴,也是祖父留給她的,如果是別的祖父交待的事情,她肯定會照辦,但……婚約肯定是不行的。

記得那個西寧鎮的小道士應該姓陳吧?

她微微蹙眉,回想着小時候聽說的那些事情,發現對那個小道士真的沒有什麼印象了。

她記得那份婚書是祖父專門請託當代教宗大人加持為鑒,只有男方才能退婚,又想起信里霜兒說的那些話,細眉微挑,默默想着,那個小道士真的這般虛偽無賴嗎?記得小時候感覺他不是這樣的人啊。

她知道京都里有很多人,包括父親在內,都希望自己代表大周與南方聯姻,絕對不會允許那個姓陳的小道士影響到這一切,甚至,極有可能會殺死他。想到這裏,她覺得那個小道士真的很愚蠢很白痴,難道他真覺得憑自己這些小聰明小狡猾就能從神將府里獲得更大的好處?

想到此節,她有些不悅,對她來說這是很罕見的一種情緒,卻不知道是因為那個小道士不懂得自愛自保,還是因為……那個小道士,真的很讓人討厭啊——好吧,不管那個小道士變成什麼樣,婚是肯定要退的。

只是……不要害他。

……

……

一聲清鳴,白鶴帶着她寫的兩封信破雲而去,在晨風相送、晨光相伴中,向著遙遠的京都飛去。

少女將墨筆擱到石間的水窪里浸著,站起身來,披着棉衫走到崖畔,負手而立。

她眉眼猶清稚,氣度卻不凡,不是說她像陳長生那樣,擁有超過年齡很多的成熟與淡定,而是形容她擁有一種名為大氣的東西,身材嬌小的少女,站在崖畔被晨風吹拂,竟給人一種淵停岳峙的感覺。

淵停岳峙,一般用來形容活了數百年的宗師級人物。

她今年才十四歲,但已經可以配得上這四個字。

晨風繼續吹拂,拂動她肩上披着的衣衫,肩上垂落的黑髮,髮絲在她稚美的臉頰上飄過,帶起一絲微笑。

她只用了五息時間,便忘卻了先前的那封信,忘卻身外之物,只余寧靜,於是微笑。

她在春風裏一笑,於是滿山野的花都開了。

無數異鳥飛來,清鳴不絕,甚至還能看到三隻青鸞。

百鳥來朝。

她是人間獨一無二的雛鳳。

她是下一代南方教派聖女。

她是青雲榜第一。

她是徐有容。

她依然天真,但那種天真不是調皮,而是無邪。

她笑的爛漫,但這種爛漫不是情緒,而是春光。

她不想在乎世間的人與事,世人以為與她相關的,其實並無關聯,比如那份她快要忘記的婚約,甚至也包括秋山君。

她承認秋山君師兄很強大,甚至很完美,是所有人眼中最好的伴侶,但是那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但不是她要的。

當然,那個小道士更不是她想要的。

她現在要做的事情,只是臨崖、賞雪、聽雨、採藥、讀書、讀書、一直讀書。

書中有大道,一卷便勝過情愛無數。

她一心奉道,誰能動搖她的心意?

……

……

陳長生離開客棧,向著師父給自己名單上的倒數第二間學院走去。

他很想知道,今天那位徐大小姐又會用什麼手段來讓自己失敗。

當然,就算再次失敗,他也不會動搖。

他自幼做的事情,便是守廟、掃雪、遮雨、吃藥、讀書、讀書再讀書再三讀書。

書中有大道,一卷便勝過千山萬水。

他一心問道,誰能留住他的腳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徐有容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