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讀書的方法

第二十一章 讀書的方法

第一頁是扉頁,空白如雪,只有八個濃墨大字,異常清晰,無論是誰掀開這本書,都不可能錯過。

一般人看到這幕畫面,肯定會先仔細思考其中隱藏着什麼真義,然後帶着對這八個字的認知,繼續閱讀。陳長生卻與眾不同。他沒有繼續翻開下一頁,而是起身走到書架前,尋出數本與洗髓相關的書籍,快速翻動起來,發現這些書籍的扉頁都有相同的八個字,才又坐回地板上繼續閱讀,心神落於書紙之上,再無旁物。

洗髓論的文字很簡潔,他仔細讀著,不多時便已經讀完第一篇。這篇內容講的是如何培養神識。他沒有在此停下腳步,進行思考或者嘗試,而是繼續向後讀去,隨後數篇的內容也漸被他記在腦中——主要講述的是主要是培養神識、尋找命星以及引星光入體這三方面的內容。

他只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便讀完,然後合上書頁,開始閉目靜思。

過了十餘息時間,他睜開眼睛,再次翻開書頁進行重複閱讀。

這一次他用的時間比第一次更短,只用了數柱香的時間便再次讀完。

然後他再次閉上眼睛開始靜思書上的內容。

數息后,他睜開眼睛,再一次開始閱讀。

如此重複數次,從窗外灑下的陽光居然還是那般熾烈。

他最後一次合上洗髓論的書頁,再沒有打開。

他取出筆墨,不翻書卷,只憑腦海里的記憶開始記錄自己看書時的某些想法。

不多時,紙上便密密麻麻出現了很多字。

待他最終將筆擱到硯台上的那瞬間,整本洗髓論的內容,就像是刻石一般,被記在了腦海里。

最關鍵的是,這不是機械的記憶,而是真正的懂得。

這就是陳長生讀書的方法。

這種方法很特殊,是他和師兄餘人用了十餘載辛苦讀書生涯才獲得的寶貴財富--西寧鎮那間舊廟雖然不起眼,裏面的藏書卻是浩瀚如海,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背下這麼多書,自然需要一些很特殊的能力。

在這種讀書方法之前,一本書不需要先被讀厚再被讀薄最終再被讀厚——事實上,西寧鎮舊廟裏的那些書絕大部分現在還是嶄新如前,但書里的內容卻已經被他們師兄弟二人完全記住。

這種方法裏最重要的環節,是最後那步的筆記,無論是用筆記在紙上,還在記在自己的腦海里,都是對整個閱讀過程的再次梳理與確認,也只有完成了這一步,才能說閱讀者把書里的內容完全轉化成了自己的知識。

讀完洗髓論,合上書頁,自然不是結束。學而時習之,可以在腦海與筆記本上進行,但閱讀學習的目的是什麼?是實踐,他閱讀洗髓論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洗髓成功,開始修行。

洗髓的第一步是凝練神識——神識便是人類的精神力量,用更通俗的語言解釋,就是:「想」。只要想的念頭足夠強烈、足夠專一,便會變成某種力量。

聽上去這不難,彷彿只要拚命地把眉頭擠成山川,便可以想像壯麗山河裏自己在自由來往,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神識能否產生,完全依賴於神魂的強度,神魂強度是純粹的天賦,與努力沒有什麼關係,就算一個普通人再如何努力,難道他的神魂強度能\u591

1000

f比天鳳轉世的血脈更強?

陳長生準備修行已經準備了很多年,更準確地說,自從十歲那年身體出現異變之後,他一直在默默等待着這一天的到來,他知道自己的經脈有些問題,也就是師父說的自己有病——九段經脈無法相通,他的神魂無法在身軀內中繼循環,只能被迫由汗排出——雖然在十歲之後,被師父用藥物鎮住,神魂精華沒有再繼續流失,但這依然是個問題,不然在天道院考核的時候,那塊黑黑的感應石,不會在他體內感知不到任何神識。

神魂如果不夠強,怎麼凝結神識?

沒有神識,又如何發散?

這洗髓的第一步,該如何邁出?

陳長生沒有像那些剛發現自己無望修行的人們一樣失落,更不會絕望。

他堅信無數年前,肯定有無數擁有大智慧的人們已經提前解決了這個問題,因為像自己這樣的人有很多。在他曾經讀過的那些道藏書籍里,也經常有類似於某位失意者尋找到了天才的方法從而變成絕世強者的記載,比如王之策。但他不準備那樣去做,因為他的經脈問題在書籍里沒有看到相同的案例——師父都說沒辦法治好,那就是命——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與命運搏鬥,也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想到新的天才的方法。他喜歡順水而行,他認為自己按照世間既有的方法,也能凝結神識,開始修行,他比誰都更相信前人的智慧。

「讀書百遍,其義自見。」

所有洗髓相關的書籍上面,都有這樣醒目的八個字,很明顯,這八個字便是洗髓最關鍵的部分,也是那些前人想要告訴後人的部分,只不過要讀的是哪本書呢?

陳長生看着洗髓論封底密密麻麻的那些目錄,看着那些或中正平和、或劍走偏鋒的書名,搖了搖頭,沒有想到來到京都后,依然要繼續在西寧鎮上的\u6

1000

5e5子。

如果是在天道院或摘星學院這樣的地方,學生們如果需要突破洗髓這一關,自然有教師告訴他們,洗髓最關鍵的便是通過大量的閱讀相關書籍,以達到增強神魂、從而一舉凝結神識的目的。

洗髓論只是總綱,真正需要學習的對象,是封底的那四十九本書。

當然,這並不意味所有學生都必須把這四十九本書讀完百遍,才能把神魂養煉到凝結神識的程度,絕大多數時候,只需要進行到途中,閱讀者的神識便已經凝結如束,完成了這個過程。

這個過程並不是越早完成越好,如果只把一本書籍讀完十遍,便凝結神識成功,那個人想必會是歷史上神識最弱的修行者,相反,閱讀書籍越多,遍數越多,神魂被養煉的越來越強大,卻依然沒有破開那層薄紙,直至最後終於凝結神識成功,這樣的神識才真正強大。

如果有人能夠把洗髓論目錄里的四十九本書全部讀完百遍之後,才最終凝結神識,那麼他將來引星光洗髓才有可能做到最完美的境界,只是這種情況十分罕見,除了那些擁有天賦血脈的幸運兒,基本上沒有人能夠做到。

這是一個很刺激的過程。隨着時間的流逝,隨着閱讀書籍與遍數的逐次增加,你可以期待自己成為神識強大的天才,但也極有可能,最終你根本無法凝結神識,只能做一個普通人。

希望與失望,將會隨着閱讀的過程不斷被放大,終這會變成一個極大的賭局,沒有人知道賭局的結果,只有當你讀完這些書,讀完百遍之後,結果便會自動出現。

讀書百遍,其義自見。

便是這個意思。

……

……

洗髓論讀完一遍,陳長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任何變化,沒有感覺到神魂,自然更感覺不到神識,他沒有馬上便去閱讀封底抄錄的那些書,\

1652

u800c是開始做計算。

他相信自己閱讀的效率要比普通人高,那麼或者可能不需要真的讀到百遍,二三十遍或者也就夠了,註疏上一共有四十九本書,以他閱讀的平均效率來算,最開始的那一輪,一天最多只能讀完七本,七天看完第一遍,就算隨着時間流逝,速度逐漸加快,要把這些書全部讀完,至少也要花上半年時間。他有半年的時間嗎?沒有,那麼該怎麼做呢?來到京都后,他第一次感覺到有些苦惱。

如果讓別人知道他此時的苦惱,一定會有不同的感受,因為在他的計算里,很明顯是要把這四十九本書全部讀完才會開始凝結神識,如果他能夠凝結神識的話,換句話說——從始至終,哪怕是下意識里,他其實一直以為自己是和那些天才相同等級、甚至要更高一些的人物。

難怪唐三十六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覺得他很囂張——他看上去沉默寡言,謹慎守禮,但事實上,他在很多方面無來由的絕對自信,導致了他會給人一種極其囂張的感覺。

……

……

正想着的時候,忽然有風輕拂,有影落下,遮住了封底上那些字。

陳長生抬頭望去,只見一名俏麗的小姑娘,正冷笑看着自己。

他這時候坐在地板上,那小姑娘自然有些居高臨下。

小姑娘正是東御神將府的霜兒,她看着陳長生身旁書頁上關於洗髓的文字,明白他想做什麼,微嘲說道:「十四歲才開始洗髓,會不會晚了些?」

陳長生正色道:「聞道有先後,先發而後至,后發而先至。」

霜兒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回答,怔了怔,然後輕蔑說道:「四十九卷書,一百遍,十天,這是我家小姐四歲凝神識時留下的數字,后發而先至?你能先到哪裏?」

陳長生想了想,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讀書的方法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