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萬千星辰,只取一顆

第二十四章 萬千星辰,只取一顆

滿天都是星辰,無限光明,其間蘊藏着無數能量,又有無數縷細微的、若有若無的、玄妙的波動。

那就是所謂命運嗎?

陳長生的神識向著更高處飄去,掠過無數星辰,與四周無比空曠的空間相比,和那些星辰里蘊藏着的磅礴能量相比,他的神識是那樣的渺小,就像是狂風之中的羽毛,沙漠裏一滴快要乾涸的水珠,似乎下一刻便會被撕裂,會被蒸發成虛無,但奇妙的是,無論是那些星辰還是那些磅礴的能量,對他的神識都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他神識的左前方出現了一顆紅色的星辰,星辰的表面正在猛烈地燃燒,向著四周噴吐出恐怖的火焰,他不知道那顆星離自己有多遠,只能從那些火焰近乎凝固的形狀判斷,非常遙遠,可這顆星辰在他的神識里又是如此近,那麼只能說明這顆星辰無比巨大,快要把他神識能夠感知的空間佔滿。

燃燒的紅色星辰向著虛空裏噴吐著無窮的能量,給人一種很恐怖的感覺,彷彿只要離的再近些,便會被焚燒成最純凈的能量,但又給人一種想要融化在其間的渴望。

陳長生有些不安,不是因為恐懼,因為他確定星的海洋里沒有任何事物會對人類的神識形成傷害,這種不安更多的來自於他對這顆星辰形態以及氣質的抵觸,換句話說他不喜歡。

於是他的神識

2000

繼續向更高的地方飄去,越過一團似乎是星塵碎片的雲絮狀物事後,映入眼帘的是一顆藍色的星辰,那顆星辰顯得格外冷傲,格外冰冷,表層似乎還覆著淺淺的霜,給人一種強烈的感覺,它拒絕任何事物接近,他的神識在那裏飄浮片刻后,繼續向更遠處去。

修行者的神識離開身體,距離自然有局限,隨着境界修為的增長,逐漸加大,但唯有最開始點亮命星的時候,在空間向上的範圍內不受任何約束,這同樣是個未解之謎。

陳長生的神識繼續飄行而上,見到各種各樣的星辰與風景,也曾經路過數顆顯得格外沉默的星辰,他的神識想要靠近,便會被一道無形的力量推開,於是他明白應該是別人的命星。

越往星空的深處去,星星的數量便越多,也漸漸出現了很多奇怪的、不符合人類普通概念的星星,那些星星在虛空裏靜靜懸浮着,不停地濺射著星輝,有的彷彿生出了無數只旋臂,像孩子的玩具,有的星輝凝成了明亮的雙翼,像是某種神奇的禽鳥,也有的星辰給人一種猛獸般的威嚴感。

整整一夜時間,他的神識在星的海洋里飄行着,慢慢感受,生出很多難以形容的觸動,那些觸動與星辰有關,更多的則是來自自身,這種脫離肉身束縛的絕對自由感,本身便是修行的原動力之一。

修行者的神識穿過夜空,飄遊向星海的深處,這種情況在人間很常見,尤其是在藏龍卧虎的京都,每夜都有很多人嘗試點亮命星,所以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陳長生的神識。

忽然某一刻,他的神識看到了極明亮的光線,那與星辰灑落的光線不同,更為熾烈,更為渾厚,他生出想去看的更清楚的衝動,卻又隱隱想起了些什麼,知道到了該回去的時刻。

他睜開眼睛醒來,發現自己還盤膝坐在國教學院的藏書館里,神識飄了很久才走到星海的深處,回來卻只是一瞬間,轉眼望去,只見窗外天色隱隱作白,原來天亮了。

……

……

十四年來,陳長生的作息第一次被打亂,他白天的時候補充了一下睡眠,傍晚時分來到藏書館里繼續自己的星海漫遊之路,第二次神識離體,更有經驗,而且對夜空裏的那片星海也更熟悉,最開始那段星海里的風景他沒有再去仔細觀看,而是直接向更深處飄去,想要看看究竟能夠抵達哪裏。

天將亮時,那片驟然明亮的光線讓他再次醒來。

第三天夜裏,他再次重複這個過程,直到第四天,第五天,他每天夜裏神識都會走的比前一夜更遠一些,能夠看到更多的星辰,但他依然沒有停留下來的想法。

修道之路漫長修遠,他以為總想儘力走的更遠些才好。

第六夜,他的神識來到了以前從未到過的地方。他不知道,極少有人的神識能夠來到這麼遠的地方,一方面或者與神識的強度有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前面經過的那片星海,對修行者來說已經是足夠大的誘惑,很少有人能夠壓抑住點亮命星,馬上開始洗髓的渴望,從這個角度來說,他抵抗誘惑的能力確實很強。

——那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活在這個世界上真正的誘惑是什麼。

但他很快便確認這裏確實很少有神識來過,因為在這裏他的神識在這裏飄遊了很長時間,沒有像前五夜那樣,不時會遇到已經被他人神識點亮的星辰。

到處都是新的,空間是新的,星辰也是新的,等待着他隨意挑選一顆。

陳長生的神識依然沒有停下,因為他感覺自己還能去到更遠的地方,看到更多。

第七夜,他的神識終於遇到障礙,或者說,遇到了一堵牆,那是一堵無形的、透明的、甚至連存在感都沒有的牆壁,但

23c9

他知道那堵牆就在那裏,他第一次產生了猶豫。

那這堵無形牆壁的那邊是什麼?

他不知道這面無形牆壁,是分割空間的晶壁,自然也不知道,只有黃金巨龍這種最頂級的強大生物,才能穿行自如,但他能猜到這面無形牆壁,應該很難穿過去。

但他還是想試試。

如果這是南牆,他已經到了牆根,總得把頭觸上去,才能甘心。

他想試,於是試了,沒有抱任何希望,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他的神識就這樣輕而易舉地穿了過去。

那這依然是一片星海。

但和此前經過的那片星海比較起來,他的神識反而覺得這邊的星海比較熟悉,彷彿回到了家鄉一般。

他的神識繼續向上飄行,越來越淡渺,便是無心無物的狀態里,他也知道,神識與自己本體的聯繫越來越弱,也許下一刻便會中斷。

光線漸暗,星辰的數量漸漸變少。

陳長生感覺到,自己最遠只能來到這裏。

更遠處,隱隱約約還有一片星海,像是萬家燈火一般。

他看着那處,感覺有些遺憾,但知道,到了自己必須選擇的時候。

他的神識向四周掃去,想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那顆星星。

選擇命星,對每個修行者來說,都是一個難題,因為可以選擇的餘地太大,而且沒有一定之規,你可以因為喜歡那顆星辰的顏色而選,也可以閉着眼睛隨便指上一顆。

陳長生沒有遇到這種問題,因為他當想要選擇的時候,那顆星辰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一眼就喜歡上了這顆星星,於是他決定把這顆星星變成自己的星星。

那是一顆紅色的小星星,與他最初看見的那顆相比,明顯要小很多,表面也沒有恐怖燃燒的火焰星輝,所有光線與能量彷彿,都被那顆星星收斂在了最深處。

那顆紅色的星辰很圓,外表特別光滑,看着很像一顆小蘋果。

很可愛,很漂亮,很令人想要親近,讓人很想啃上一口。

陳長生這樣想着,神識便飄了過去。

……

……

國教學院藏書館里,夜風輕拂,窗外蛙聲早停,一片靜寂。

陳長生盤膝閉目坐在乾淨的地板上,神情平靜。

忽然間,他張開嘴,然後合攏,就像是啃了一口什麼。

隱約可以聽到他喉嚨響動的聲音,似乎在吞咽。

忽然間,他汗出如漿,瞬間打濕了身下的地板。

在遙遠的星空的那頭,一顆紅色的星星驟然間明亮起來。

他睜開眼睛,望向星空深處。

他看不到那顆星星,但他能夠感覺到那顆星星。

因為,那是他的星星。

……

……

正如魔族大學者通古斯所說,沒有人能夠看到那根線。

所以當陳長成功生點亮自己命星的時候,國教學院裏沒有任何異象發生,京都的夜空裏更沒有出現一道神聖的光柱,這片大陸依然像平時那樣,平靜而安寧。

而且他的那顆星星離地面太遠,雖然有過一瞬間明亮,也無法被看到,是的,那顆星星太遠了,遠到京都西郊觀星台的那些祭祀們都沒有注意到。

但終究還是被人看到了。

因為聖後娘娘今夜正在觀星。

這是很巧的一件事情。

只要天氣適宜,聖後娘娘每夜都會在甘露台上看會兒星星。

今夜下過一場小雨,所以她出來的稍晚了些。

她剛好看到了那顆星星被點亮的過程。

但即便是她,也不知道點亮那顆星星的人是誰。

那個人在京都還是在南方?

難道是雪老城?

聖後娘娘看着夜空深處,如墨般的濃眉緩緩挑起,聲音毫無情緒。

「有些意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萬千星辰,只取一顆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