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翻牆遇見黑袍

第二十八章 翻牆遇見黑袍

小姑娘叫落衡,小名叫落落,因為從很小的時候,她說話之前總習慣性地加些字,比如她喊蒼鷹落到自己小手上時,比如她讓河裏的巨鱷趕緊搭自己到對岸去時,總是會說:「咯咯,快點啊!」

落落今年十四歲,年紀還很小,因為某些緣故,容貌體態看着比真實年齡還要更小一些,稚態可掬。就像天真的模樣,她從出生開始便享盡榮華富貴,無憂無慮,即便遠離家鄉來到京都后也是如此。

她在京都百草園裏已經生活了近一年時間,與外界極少接觸,難免會有些孤單。

對此,她並不在意,因為她只關心怎麼修行——在修行方面她有些問題無法解決,即便她那位似乎無所不能的父親也解決不了,所以她才會千里迢迢來到京都。

她隱藏身份去天道院和摘星學院聽過課,私下也請教過那些聲名赫赫的教授,她甚至與大周皇宮裏的供奉討論過相關的問題,遺憾的是那些問題依然得不到解答。

就在她最失望的時候,一天夜裏忽然感受到夜空深處一顆星辰被點亮,她不知道那顆星在哪裏,但知道那道神識很強大、很寧靜,而且與一般人類修行出來的神識明顯有些不一樣的地方——能夠感受到這些,完全是因為她擁有一種很特殊的天賦,所以她確定自己感受到的是真的,於是她想找到那個人。

她想把困擾自己很多年的那幾個問題放在那個人面前,希望能夠得到解答。

然而二十天過去了,她依然沒能找到那個人。那些被派出去的下屬、甚至就連皇宮裏的供奉高手都在幫忙找,也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這讓她更加失望。

落落情緒有些低落,茶碗裏名貴的叢雨新茶也吸引不了她任何注意力。放在平常,擅於茶道的她,怎麼會對那些清香怡人的茶水做出無視——這樣無理的舉動?

便在這個時候,她聞到了一股香味。

落落睜大了眼睛,身體變得有些僵硬。

這股香味很淡,但進入鼻端后,卻驟然間放大,變得極為清晰,彷彿美酒一般令人陶醉,百草園裏有無數奇珍異果,入夜後散發着各種香味,卻竟是壓不住這股香味!

她小時候生活的那片山谷里有滿山野花,在夏初朝陽下一瞬盛放的時刻,竟也沒有這麼香!

她敢向滿天星辰發誓,自己這輩子絕對沒有聞到過這麼香的味道。

偏偏,這香味還這般淡。

這是什麼香味?這香味是從哪裏來的?

落落想着這些事情的時候,忽然發現那股香味消失了。只是瞬間,那股香味便不知去了何處,再也找不到絲毫殘餘,她有些悵然若失,總覺得錯過了生命里很重要的東西。

她順着牆沿向西走了數十步,走到青藤里花盛處,發現香味不是來自於此,下意識里向滿牆的青藤望去,隱約覺得那香味似乎是從牆那邊傳過來的。

牆那邊是什麼?好像是廢棄的國教學院。她住進百草園裏后,那邊一直安靜無聲,就像墓園一樣,只是從前些天開始忽然變得熱鬧起來,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要過去看看嗎?

隱約間,她覺得這股香味和自己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之間有關係,

落落的手在寬袖裏微微握緊,心情\u5

1000

3d8得有些緊張,沒有轉身,餘光往夜色里望去。

遠處吊籃花后的油燈散發着光線,落入夜色深處,消失之前有些變形。

說明那裏有人,或者有某種力量存在。

她知道那些人是誰,那是負責保護她的族人,但同時,也是這些族人限制着她的行動,每次要去天諭院和摘星學院都要提前準備很長時間,更不會允許她深夜離開。

落落看着牆上自己的影子,覺得自己好沒用,好膽小。

她忽然笑了笑,搖搖頭,從左襟上扯上一顆扣子,然後鬆開手掌。

那顆由犀牛角磨至渾圓的扣子,從她的小手裏落到地面。

只聽着啪的一聲輕響。

煙霧籠罩着院牆下方,從青藤里鑽進鑽出。

嗖嗖嗖嗖,十餘道身影從夜色各處如箭般射來。

為首一名中年男子伸掌一揮,將煙霧盡數驅散,卻發現牆下什麼都沒有。

這十餘人明顯境界不凡,放在世間都應該是有數的強者,然而此時他們的臉色異常蒼白,格外恐懼。

有人顫著聲音說道:「殿……小姐……不見了。」

那名中年男人,神情陰沉至極,低聲喝道:「趕緊報知宮裏!」

……

……

落落沒有走遠,她只是到了牆的另一邊。

她相信那些族人不會在短時間內找到自己——因為她剛才用的那顆看似普通的鈕扣是千里鈕。

千里鈕是一種法器,可以讓人瞬間之內走出極遠的距離,就算面對再強大的敵人,也可以憑此遠離,極為珍貴,甚至可以說就等於一條命,就算是大周皇宮和長生宗這種地方,也沒有幾顆。

但她就這樣隨意用了,而且只翻越了一堵牆。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暴殄天物的做法,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肯定族人們絕對想不到自己用了一顆千里鈕,居然只翻了一堵牆\uf

250e

f0c她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那股香味的來源。

只要能夠找到那個人,耗費一顆千里鈕又算什麼?

她向來都是很大方的人。

大半年前住進百草園的時候,因為好奇和對十幾年前那段舊事的興趣,她曾經攀在牆頭,向國教學院裏看過一次,時隔數月她第一次真正進來,發現與當時已經有很大的不同。

四周依然安靜,但湖畔的野草被剪平成了草枰,透過星光可以看到湖水裏的水藻也被清理了很多,最大的變化還是那些建築,除了正樓殘破的太過厲害,其餘的樓閣都快要被修葺一新。

夜色深沉,只有藏書館里有燈。

落落向那邊走了兩步,忽然有風拂面而至,她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終於捕捉到了風裏殘存的那絲香味,臉上頓時露出陶醉的神情,知道自己沒有找錯地方。

當她睜開眼時,陶醉的神情變成了警惕,稚美的眉眼間隱有寒意。

湖畔樹后,有一個人緩緩走了出來。

那個人穿着件及膝的黑袍,雙袖被裁至膝間,看着極為利落,頭臉卻被蒙在黑袍的帽子裏,顯得神秘十足。

落落看着那人微微一笑,右手悄悄伸到左襟,暗中用力,摘下一顆犀牛角做的鈕扣。

那也是顆千里鈕。

她不知道黑袍人是誰,但很明顯對方一直等著自己出現,這就是問題。

她從小受的教育就是,不要把自己置身於任何危險之中。而且她很清楚地感知到,那個黑袍人……尤其是他手裏緊緊握著的那個黝黑的物事,對自己會有很大的威脅。

所以她毫不猶豫準備動用第二顆千里鈕。

她真的很大方,很敗家,因為她有這個資格。

她鬆開手掌,鈕扣向地面落下。

然而就在此時,那名渾身籠罩在黑袍里的人,也鬆開了自己的手掌。

他的手掌里握著一把黝黑的事物,似乎是鐵做的,兩端很尖,中間微粗,表面光滑,看着像個梭子。

那個黝黑的鐵器,比鈕扣更快落到地面上,尖銳的尾端深深地插進了草坪鬆軟的土壤里。

喀喀一陣碎響,光滑的鐵器表面,以極快的速度生出細微的鱗片,然後鱗片瓣瓣乍裂,變成無數道細微的鐵片,向著四周的夜空裏悄無聲息疾射。

隨着那些鐵片飛舞而去,一道強大的氣息,瞬間籠罩住國教學院正中約數百丈方圓的位置。

煙霧漸散。

落落的身影赫然還在原地,唇角溢出一道鮮血!

千里鈕竟沒能幫助她離開!

她抬頭望向夜空,只見落下的星光有些微微曲折。

不知道那個像梭子般的鐵器是何法器,竟把如此大的空間都封鎖了起來!

她的笑容已經斂去,看着樹旁那名黑袍人,認真說道:「辛辛苦苦修到通幽上境……噢,我忘了……你們那邊沒有這種說法,但總之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你確定想要灰飛煙滅,而且你的家人族人都會被追殺一生一世,直到最後沒有一個人活下來?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值得嗎?」

這不是威脅,而是客觀冷靜的陳述,所以格外有力量。

任何試圖對她不利的人,都必將承受八百里紅河的無窮怒火。

「那麼,首先必須得知道我是誰。」

那名黑袍人緩緩解下帽子,露出一張樸實無奇的面容。

這是一名中年男人,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往京都人群里一扔,絕對沒有人能夠記住他的模樣。

尤其是當他梳起髮髻的時候。

今夜,他沒有做偽裝,黑髮披散在肩,於是,那兩隻黑色的惡魔角,在星光下是那樣的清晰。

這名來自魔族的中年男人,帶着不容置疑的虔誠說道:

「……而且如果能在人類的都城殺死殿下,不要說我的生命,便是靈魂,我也願意奉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翻牆遇見黑袍

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