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舊書換新天

第三十章 舊書換新天

……

……

緊接着,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依然是四個字,四顆星辰,一個方位。

「宿樞、檀衛。」

落落手裏的落雨鞭,聞聲循位而去,夜色里的雨滴與風盡數凝居一道直線,來自鐘山的劍意,凝成風雨,彷彿無視時間,準確地刺中夜空裏的那個點。

只有漆黑的夜色,什麼都沒有,當落雨鞭刺中時,卻再次帶出一道血水,與一聲痛哼!與先前那聲痛呼裏帶着的震驚與憤怒不同,這聲痛哼里更多的是惘然,甚至隱隱還有些恐懼!

落落感覺著自己的真元在身體里高速地流轉,明明沒有按照劍訣里的要求流過那些經脈,卻依然能夠抵達握着鞭柄的手掌里,甚至要比平時練習的時候更加磅礴。

這讓她很不解,但更多的還是驚喜。

接下來的時間裏,那道聲音不停響起,有時候說的是鐘山風雨劍的劍訣,告訴她應該用哪一招,有時候說的是真元的運行方法,卻明顯和劍訣里說的不同,更多的時候說的是夜空裏的星辰。

聽着那道聲音,落落彷彿回到很小的時候,父親在崖頂的石坪上,指著天邊的流雲教導自己戰鬥的方法,她的情緒越來越平靜,越來越冷靜,根本不作任何思考,神識隨意而行,手裏的落雨鞭呼嘯而去,如一柄鋒利至極的長劍,不停向著夜色里刺去!

啪啪啪啪,看似空無一物的夜色里,響起無數聲撞擊聲,那是堅韌恐怖的落雨鞭落在人體上的聲音,隨之有數十塊碎布隨風飄舞,落到地面上,那些碎布都是黑色的。

嗤嗤嗤嗤,狂舞的落雨鞭前半段已經被染紅,無數道鮮血從夜色里噴灑而出,卻看不到受傷的人,彷彿有一隻無形的筆蘸着硃砂磨成的墨,正在寫着狂草,畫面看着極其詭異。

一聲痛苦而憤怒地暴喝后,那名魔族強者終於無法再隱匿自己的行跡,從夜色里跌落出來,雙腳剛剛觸地,便貼着地面滾了十幾圈,一直退到湖畔才敢停下。

這名魔族強者的身上到處都是落雨鞭刺出來的傷口,不停地淌著血,黑袍早已變成無數碎布,凌亂地掛在身上,看着異常狼狽凄慘,哪裏還有先前的威勢?

他從夜色里被逼出來的第一念頭便是後退,要離那把落雨鞭越遠越好,在狼狽後撤的過程里,還沒有忘了抽出插在草坪里的那件法器,因為他這時候已經被打的魂魄俱喪。

他像條狗般蹲在湖畔,右手拿着法器死死地護住頭,聲音就像破了的風箱一般,沙啞難聽之極,裏面滿滿都是震驚憤怒怨毒以及恐懼的情緒,因為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誰?是誰!給我出來!」

能夠得到黑袍軍師信任,承擔如此重要的使命,因為這名魔族強者擅長的功法乃是雪老城的絕學,極為擅長隱匿,如此方能在在人類的世界裏長期生存,同時也是他擁有難以想像的堅韌意志,絕對不會因為一時挫敗而沮喪,但今夜發生的事情,完全超過了他能夠接受的程度,已經快要摧毀他的意志。

因為他最擅長的隱匿行蹤,竟被對方完全看破!那個始終沒有現身的敵人,竟似乎對他的功法瞭若指掌,能夠完全判斷出他下一刻會出現在哪裏,這怎麼可能?!

「你到底是誰!給我滾出來!」

這名魔族強者看着漆黑的國教學院四周,又望向藏書館外昏暗的燈光,想起自己似乎忘記了些什麼,滿是鮮血的臉上流露出極度強烈的不安情緒,聲音顫抖的非常厲害。

藏書館外草坪上的光線變得明亮了些,因為門開了。

緊接着,四周的光線又變得暗了些,因為有人走了出來。

一位少年站在石階上。

他穿着舊道袍,握著一把短劍。

他臉色微白,有些緊張,但眼神堅定,沒有退縮的意思。

……

……

陳長生一直在藏書館里。

這些天的夜晚,他都在藏書館里。

他在引星光洗髓。

之所以從冥想的狀態里醒來,不是因為藏書館外這場激烈的戰鬥,而是因為魔族強者用的那件法器,對自夜空裏落下的星光造成了某種干擾。

他走到窗畔,才發現一場激烈的戰鬥正在夜色下的國教學院裏展開,他不知道那個小姑娘是誰,但看到了那名男子的魔鬼角,所以很自然地明白自己應該站在哪一方。

然後,那名魔族男子消失在夜色里。

那名小姑娘手裏的長鞭,悄無聲息地召來滿天風雨。

他最開始的時候,根本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幫助那名小姑娘,因為他連洗髓都沒能成功,而那名小姑娘和那名魔族男子明顯都是很厲害的人物。

他站在窗邊的角落裏,默默地觀看着戰鬥,為那名小姑娘加油,沒有出聲,因為他不想給這場戰鬥帶來什麼變數,不想因為自己的存在,讓那名小姑娘分神。

魔族自然不會在意一個普通人類的死活,但那個小姑娘可能會。

哪怕是這種細節,他也不會錯過,他是個很細心的人。

但下一刻,他有些吃驚地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可以改變這場戰鬥。

那個小姑娘手裏提着的長鞭明顯並非凡物,用的卻不是鞭法,而是劍法。

鐘山風雨劍。

在西寧鎮舊廟,陳長生曾經看過這套劍訣,他記的很清楚,那是在馭華經注第四卷里。

當然,那些劍訣更多是以道家賢者問辯的形式存在,直到前些天,他在藏書館里找到對應書籍,才明白原來那些字句都是運行真元的方法以及妙不可言的招式。

這套劍訣,他能倒背如流,加上這些天的重溫,自然能夠看出那名小姑娘運鞭之時暗藏的劍法,只有鐘山風雨淅瀝其形,卻無凄寒其意,而且她催動真元的方式明顯有些問題,不然不會如此生澀。

是的,他的身體里沒有一滴真元,但他已經開始研究真元運行的方法。

這些天在藏書館里與腦海里的修行知識相對照時,他嘗試着突破經脈的限制來摧動真元,為此做了數種假設——他的九段經脈無法相連,他如果想要修行,便必須找到一種全新的方法。

他不知道這種方法有沒有用,能不能馭使鐘山風雨劍,因為他只是個沒有真元的普通人,但那時候小姑娘已然渾身是傷,眼看着便要死去,他必須賭一把,希望能夠幫到對方。

便是那句話。

「天星映腑,真元隨意,平腕懸肩,風雨斂。」

幸運的是,小姑娘施展鐘山風雨劍時遇到的真元運行問題,與他的狀況非常相似。

更幸運的是,她不知道陳長生是誰,卻下意識里聽從了他的意見。

最根本的幸運是,陳長生做的那種假想,在她的身上成功了。

鐘山風雨劍,終於發揮出了真正的威力。

……

……

「但你怎麼能知道我在哪裏?」

湖畔,那名渾身是血的魔族男子盯着陳長生,憤怒而惘然說道。

落雨鞭威力驚人,尤其是在小姑娘得到陳長生指點后,能夠使用真元施展鐘山風雨劍后,那麼只要能夠發現這名魔族強者的位置,便一定能夠重傷到他。

問題就在於,陳長生為什麼能夠一言喝破他的行藏?

「朔雪,梅步,三千餘個方位,這些都需要硬背下來。」

陳長生走到小姑娘身旁,將短劍橫在胸前,看着遠處那名魔族強者,神色很是警惕,說話卻很隨意,「我以前不知道這就是耶識步,但我都背過。」

是的,這就是魔族最詭秘的身法——耶識步,藉助這種步法,可以在一定範圍內來去自如,更關鍵的是,可以藉由身法里藏着的風雪天機,隱藏自己的行蹤。

即便在魔族內部,這種身法也是不傳之秘。

但陳長生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把那三千多個方位還有其間的順序,都全部背了下來。

那時候,他以為自己在看一本叫做的宣教小說。直到八天前,在藏書館里他看到一本國教前輩記載着的與魔族強者對戰的實錄,兩相對照,才明白這本小說,實際上一本功法秘笈。

「所以你在撒謊,你不是摩河人,你不姓摩河。」

陳長生看着那名魔族男子嚴肅說道:「你是耶識族人,你姓耶識。」

那名魔族強者怔住了,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沒有想到的事情很多。

他本以為藏書館里那名少年,對今夜的計劃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因為那少年洗髓都沒能成功。

沒想到,那少年竟然險些破掉黑袍大人佈下的局。

他最沒想到的是,那少年似乎更在意自己撒了個無關大局的小謊。

這讓他很鬱悶,很憋屈。

然後,他開始傷感起來,喃喃說道:「軍師大人果然擁有無上的智慧,他算到我不想死,想用聖器護著自己離開……於是,他安排了這樣一個奇怪的你出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舊書換新天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