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這是個俗氣的名字,但,...

第三章這是個俗氣的名字,但,...

霜兒過了會兒才醒過神來。

她看得出來,這名少年道士,並不是刻意在嘲弄、戲耍自己,而是真的沒有把自己說的那些話聽進去,看着對方認真平靜的神情,她不知為何,越發生氣。

她恨恨說道:「你會死的。」

陳長生睜大眼睛,說道:「每個人都會死。」

霜兒說道:「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陳長生很認真地說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霜兒面色很難看,說道:「夫人要退婚,你答應便是,自有回報,何必非要賭氣,說自己是來退婚的?難道覺得這樣才能挽回些顏面?若真這般倒也罷了,為何最後又改了主意?反覆的模樣,實在談不上好看。」

「其實……我真的是來退婚的,你們信不信並不重要,只是我現在確實不想退了。」

「為什麼?」

陳長生歪著頭很認真地想了想,稚嫩的臉上漸漸現出笑容,因為確認找到了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說道:「因為……你們沒有問過我的名字。」

霜兒沒有聽明白。

「從進府到現在,無論夫人還是你,都沒有問過我的名字。」

陳長生看着她認真說道:「我叫陳長生,我知道這個名字很俗氣,但師父希望我能夠長生不老,意頭很好,所以一直用的這個。」

說這段話的時候,他的眼睛很明亮,神情很端正。

霜兒忽然覺得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道士,身上流露出某種光澤,大概是那種認真的氣質?她懂了他的理由,莫名生出自慚形穢的感覺。

從走進神將府到現在,沒有人問過他的名字。但他沒有表現出來憤怒、受羞辱的感覺,無論面對夫人還是霜兒,都表現的很有禮貌,不欠缺任何禮數,甚至顯得有些沉悶,但很妙的是,那些讓他不愉快的人,最終都比他更加不愉快。

不是他很擅長讓人不愉快,而是他在認真地做着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情,無論退婚還是改變主意,他都認為那是正確的,無比地肯定,以至於讓人產生一種難以否定的感覺,於是,那些讓他不愉快的人,最終都會鬱悶到無法愉快起來。

霜兒自幼生活在神將府里,因為小姐的緣故,地位極高,即便是神將大人和夫人都對她沒有什麼重話,她更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像陳長生這樣的人,她很不習慣這種感覺,下意識里生出不安的情緒,不知道是為了說服陳長生還是說服自己,加強語氣說道。

「整個大陸,只有我家小姐有真鳳之血,她是獨一無二的!」

「我家師兄的筆記里有一句話,我一直覺得很有道理,這時候送給你,希望你以後能夠認真體會,他說:每個人在世間都是獨一無二的。」

陳長生看着她認真說道。

……

……

長街盡頭有一處簡陋的石拱橋。橋下不是洛河,而是條不起眼的小河溝。陳長生走到橋上,回頭向將軍府方向望去,只見那處一片清靜,卻不欠繁華,無數大宅美院,徐府是其中最顯眼、最顯赫的所在,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進京都后,沒有去那些風景名勝,也沒有急着去天書陵,而是在洛河邊稍作梳洗后,便直接去了將軍府——他要退婚。他真的\u5f8

1000

8着急,如果他和將軍府的小姐成婚,如果自己那病治不好,何必連累對方?就算能治,大概也要花很多年辰光吧。

他不想耽擱對方的青春年華,卻沒想到,會在徐府里對上那些白眼、那些輕蔑、那些嘲弄。現在回想起來,從十歲之後,廟裏便再沒有收到對方寄來的禮物,雙方斷了來往,說明對方早有悔婚之意。他今日來京都主動退婚,本是水到渠成、彼此心甘情願的事情,卻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陣仗,於是乎他當場臨時改變了主意。

他沒有修行,也不是道士,但自幼讀道藏,深受影響,加上本身命途黯淡,所以大道三千,他求的是順心意——所謂順心意,就是心安理得。萬里迢迢來京都退婚,是順心意。不退婚,也是順心意——神將府無禮,他便不想讓對方順心意——因為那樣,他的心意就難順了。

當然,直到現在為止,陳長生只是想讓那位將冷漠藏在和藹面孔後面的將軍夫人和那個眼睛只會看天的丫環著着急,過些天,他自然會把婚書退給對方。人命關天,那位徐小姐一生的幸福,總比自己遭受的這點冷遇和那些白眼要重要的多,他依然這樣認為。

只是,終究還是令人很不愉快啊。有時候,陳長生自己都會忘記自己還是個十四歲的少年,但他終究是個少年,他有自己的驕傲與尊嚴,被羞辱了總會有情緒。

他走下石橋,在街邊攤上買了兩個燒餅,蹲到河溝畔的石板上,一面啃著燒餅,一面看着遠處的神將府,心裏有些微酸的情緒,他知道這種情緒從何而來,但更清楚如果任由這種情緒泛濫,會傷到身體,而且對解決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幫助。

遠處的洛河水面上,帆影如雲,河對面的長街上,有來自西方的狼騎,隔着極遠,彷彿都能聞到那些巨狼嘴裏的腐臭味道,有陰影在水面飄\u8

1000

fc7,他抬頭望去,只見一匹生著雪白雙翅的天馬正拖着一輛華美的巨輦向北方飛去。遠處城牆箭樓處,負責軍事傳訊的紅色蒼鷹不停起降,更遠處的碧空裏,有巡城司四方巡遊的飛輦,看着就像廟外那些煩人的蜻蜓……

這裏就是大周王朝的京都,有無數鄉野鄙民難以想像的神奇畫面,陳長生啃著燒餅,睜大着眼睛,津津有味看着這些畫面,與道藏上面的記載做着對比,心想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看到傳說中的那些神奇靈物,比如離宮裏那隻承著石柱三千多年的靈龜,不知道皇宮裏還有沒有那些傳說中無比高貴威嚴的龍,據說最罕見也是最尊貴的黃金巨龍,更是已經數萬年沒有在人間出現過,自己將來可有機會看到?對了,還有傳聞中的鳳凰……

燒餅很香,也很硬,吃起來很費神,陳長生本以為自己已經把在神將府里的遭遇盡數拋到腦後,成功地消解了那些微酸的情緒,然而想到鳳凰二字,他很自然地想起今天才聽說的真鳳之血,想起那個擁有真鳳之血的徐府小姐,又想起了多年前曾經收到的那些小玩意……

他看着手指間最後那塊燒餅,發了會兒呆,才送進唇里,仔細地咀嚼了三十二下再吞進腹中,從袖裏取出手帕將手上的碎渣擦乾淨,起身背起行李,消失在人群中。

他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的街角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在車轅不起眼的某處,有一個色澤微黯的血鳳徽記,當然,就算他看到,也不會知道這個徽記代表着東御神將府——徐家小姐出生后,聖後娘娘便將血鳳賜給神將府做為新的徽記,這是無上的榮耀,也是某種宣告。

車前的戰馬有獨角獸的血脈,眼睛看着橋下的流水,顯得很冷漠,車廂時那位老婦人的眼神也很冷漠,但其間也藏着些訝異與警惕不安。

從陳長生離開\

1512

u795e將府後,她一直跟着他,她沒有想到那少年在看到大周京都后,能夠表現的如此平靜,完全不像是沒有見識的鄉下孩子,那是因為她不知道那少年自幼看過無數卷書,在書里已經看過無數風景,行過無數里路。

……

……

徐世績坐在書房裏,魁梧如山的身軀,散發着淡淡的血腥味道,隔着窗,十餘丈外樹上的翠鳥,驚恐地把腦袋藏在翅下,不敢發出絲毫聲音。那道帶着血煞的強大氣息,證明了這位大周神將恐怖的實力,也表明了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

讓他心情如此暴躁的,是書桌上那半塊玉佩。

「當年父親在太宰位上,深得神后信任,奉命遠赴泰山主持告天式里的焚書,魔族為了破壞其事,派出公羊春暗中刺殺父親,父親身受重傷。教宗大人親赴泰山也無法治好,直到有位遊方的道人經過泰山縣,才治好了父親的傷勢,於是便有了這個婚約。」

徐夫人低聲說道:「如此看來,那道人確實有些本事。」

徐世績抬起頭來,看着窗外的碧空說道:「大千世界,風虎雲龍,強者無數,那道人在醫之一道上可稱聖手,當然不凡,不然父親怎會將容兒許配給他的後人?」

徐夫人有些不安,問道:「現在最關鍵的是那份婚書……如果那道人沒甚來歷,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事情操持起來,也不至於束手束腳。」

徐世績神情冷漠說道:「讓那小道士清醒些。」

徐夫人聲音變的更低,甚至如果不仔細,根本都聽不清楚:「那小道士似乎不是隨意好處便能打發的人,如果他死纏爛打怎麼辦?明年天書陵開園,南方諸聖肯定會派使團過來,到時候只怕便要正式向朝廷提親,可不能出岔子。」

徐世績微微眯眼,如猛虎將眠,說道:「那就把他燒成灰扔進洛河裏去。」

再過些天就是雨季,洛河即將漲水,無論灰還是骨,落進河裏,都會瞬間消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這是個俗氣的名字,但,...

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