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從百草園到國教學院

第三十九章 從百草園到國教學院

落落回到了百草園。族人們知道她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因為她一路跳着過來,輕靈的腳步像是踩在雲上,因為她哼著小曲,清脆的聲音像是黃鸝鳥,因為她的眉兒似乎要飛起來一般。

金長史和李女史對視一眼,趕緊跟了過去,他們自然知道殿下心情好的原因,只不過他們看不到藏書館里發生了什麼,不免有些疑惑,拜師成功就值得這麼高興?那個國教學院的少年到底有什麼好的?

落落簡單地梳洗了一番,換了身清爽的衣裙,從侍女手裏接過涼好的金眉喝了兩口,走回前廳,望向二人說道:「有什麼要問的趕緊問,我今晚得早些睡,明天要早起去做功課,可不敢耽擱。」

金長史心想殿下你什麼時候如此勤於功課了?當然,腹誹自然不能說出口,他陪笑着說道:「去的稍晚些也不算什麼大事,難道那少年還敢對殿下您如何?」

「那是我的先生,別那少年那少年的,以後……你們就稱呼他陳先生吧。」

落落想着先生閱讀修行時的嚴肅感覺,還有對時間近乎嚴苛的珍惜,看着二人可憐兮兮說道:「如果早課就去晚了,先生真的會生氣的,我可不想第二天就要挨教鞭。」

金長史聞言微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那少年居然敢對自家殿下動鞭子!如果這讓八百里紅河兩岸的人們知道,只怕京都城都要被掀翻!

他正準備把陳長生狠狠教訓兩句,忽然感覺衣袖被李女史輕不可覺地扯了兩下,才注意到小殿下沒有任何不高興,可憐兮兮的樣子更多是裝出來的,裏面竟有藏之不住的歡喜!

金長史的神情有些恍惚,他無法理解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他完全想不明白,那個叫陳長生的少年……好吧,那位陳先生,除了勇氣與善良,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竟能讓小殿下崇拜成這樣!

「先生不是普通人。」

落落自然知道族人們在想什麼,看着金長史茫然的模樣,看着李女史擔心的神情,平靜說道。

金長史不便開口,李女史與她更親近些,忍不住咕噥道:「連洗髓都沒成功……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吧?」

落落說道:「你們覺得,一個洗髓都不能成功的普通人,可以解決我父親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金長史有些猶豫,說道:「或者……是運氣?」

落落想着下午的經歷,驕傲說道:「不,先生最不需要的就是運氣。」

李女史不解問道:「既然……這位陳先生不是普通人,那他為什麼會進國教學院?他在隱藏什麼?」

「沉默地讀書修行,不顯山不露水,只在溪里做只無人聞津的游魚,只待某朝風雨大動,那隻魚兒躍過龍門,變成真正的巨龍,俯瞰著整個大陸,名聲顯於天地之間……」

落落的眼睛越來越明亮,聲音也越來越大,「先生的想法,真的很帥啊!」

金長史苦笑無語,心想這是現實的世界,哪來這麼多故事裏的情節?殿下看着成長了很多,原來還是個孩子啊。

第二日清晨五時,落落準時醒來——當然,如果按照平時的作息習慣,貪睡的小姑娘肯定爬不起來,但侍女在她的命令下從四時三刻開始便不停地在院子裏敲鑼\u

1000

6253鼓,她想不起來也不行。

她披着衣裳,揉着眼睛,推開房門,有些惱火地咕噥道:「吵死人了!」

那幾名侍女強抑著恐懼與不安敲著鑼鼓,臉色蒼白,此時聽着殿下發怒,更是嚇的跪倒在地,連連請罪。

「我就是隨便說說。」

落落打了個呵欠,示意她們起來,說道:「你們沒有錯,有功,呆會兒去李媽媽那裏拿賞銀……就按照昨夜定好的規矩,能在五時之前把我弄醒,就有賞,如果我醒不了,那你們當月的月錢就沒了!」

侍女們彼此看了看,確認殿下是真沒生氣,這才心有餘悸地站起身,趕緊端來各式用具,替殿下洗漱整理,又有人拿了十餘套衣裙,請示殿下應該穿哪件。

落落挑了套最素雅、最簡潔的裙子穿了,隨意用了碗青稉粥,吃了塊薰肉夾餅,然後掀開桌上已經備好的食盒,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滿意地點了點頭,拎起向院牆走去。

推開那扇嶄新的木門,便從百草園來到了國教學院。

牆那邊沒有木桶,自然也沒有洗澡的少年,昨日的遭遇讓陳長生記憶太過深刻,用過晚飯後,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木桶搬進了小樓里,同時也沒忘了給小樓裝上鎖,給廁所的窗子上拉了個簾。

國教學院悄然無聲發生著變化。

因為這裏現在不再只有陳長生一個人。

國教學院,現在有兩個學生了。

……

……

讀書,然後修行。

這依然是國教學院主旋律。

除了不能在露天洗澡,如廁的時候可以放聲歌唱……陳長生覺得現在生活最大的變化,是自己的飲食到了極大的改善,從落落拜師后的第二天開始,他便開始吃她從百草園帶過來的早餐、午餐以及晚餐。

對於百草園做的三餐,他非常滿意,無論是菜式的多樣性、果蔬雜糧精\u

1000

8089的搭配、營養均衡還是口味,他覺得已經超過了自己最好的想像——西寧鎮舊廟都是師兄做飯,營養沒問題,口感真的很一般。

他很滿意這些食物,更滿意於落落的表現,本質上,這些食物以及用心就是她的表現,她的心意。

落落很親近他,每時每刻都想呆在他的身邊,他稍不留神,小姑娘就會抱着他的手臂,湊到他懷裏不停嗅着,就像一隻可愛的小貓,而如果不是他堅決反對,她甚至不會回百草園去睡覺。

陳長生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年,並不是很習慣落落表現出來的尊重與依賴,雖然他直到現在還誤以為她只有十來歲,但和女孩子這樣親近,難免會尷尬,只是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好到他願意忍受。

只不過他的修行依然沒有任何突破,已經過去了很多天,引星光洗髓一直在做,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變化,便是意志堅定如他,現在也開始懷疑自己,至少他覺得自己的運氣似乎不大好。

他不知道落落曾經對她的族人說過,他是最不需要運氣的人。

落落的運氣則非常好,如果說有氣運的話,她的氣運所向披靡、無可阻擋!

從認識陳長生的那一夜開始,到拜他為師,再到現在不過數十天時間,暮春還未結束,陳長生便替她找出了三種真元運行線路,鐘山風雨劍訣,她掌握了十七式!

暑意剛剛到來,大朝試的預科考試也結束了。

京都城的大街小巷上一片熱鬧,無數來自大陸各地的學子,或者狂喜或者悲痛,或者借酒慶祝或者借酒澆愁,酒樓處處生意暴滿,還未入夜,那些出名的青-樓便已經掛起了彩燈。

陳長生最近因為修行的問題,情緒有些低落,他知道弦一味繃緊不是好事,自己需要舒緩一下心神,於是,他終於走出了國教學院,拿出寶貴的半天時間,去看些\u98

151b

ce景,有趣或者說令人無語的是,他沒有去離宮看長春藤,也沒有去奈何橋數石頭,而是……帶着落落,走到百花巷口,坐在井邊的檐下看着街上發獃。

落落一直對他言聽計從,無論他做什麼決定,她都毫無怨言,她認為他做的任何決定都是對的,就算看着有些荒唐,但背後肯定隱藏着一些自己暫時還看不明白的深意,直到今天,她終於不高興了。

「先生……」

她坐在石階上,看着井口的青苔,嘟著小嘴,百無聊賴地踢著身前的一片小青葉,本想抱怨幾句,卻沒有說出口,她總覺得既然難得出來一趟,總得走遠些吧?和先生逛街,想着就很有意思呢。

「怎麼了?」

陳長生拿着兩根冰棍,說道:「不想吃?我一個人吃兩根會鬧肚子的。」

落落心想先生還是疼自己的,於是便高興起來,從他手裏接過冰棍,與他並排坐着,看着街上的人潮人海發獃。

她舔著冰棍,問道:「今天怎麼這麼熱鬧?」

陳長生喀嗒一聲,把冰棍咬掉小半截,含混說道:「剛才買冰棍的時候,聽人說,大朝試的預科考試結束了。」

落落睜大眼睛:「啊!」

陳長生回頭望向她,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太涼?」

落落望向他,有些不確定說道:「我總覺得我們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陳長生開始認真地回憶,眉頭擰的越來越緊,然後某刻忽然放鬆。

「我想起來了,我們要代表國教學院去參加青藤宴。」

是的,大朝試的預科考試結束了,夏天來了。

青藤宴便要召開了。

落落問道:「我們要去嗎?」

陳長生想了想,說道:「還是去吧。」

落落問道:「但好像沒人來通知我們。」

陳長生說道:「如果教樞處忘了,我們剛好可以不去。」

落落美美地舔了口冰棍,說道:「嗯,聽先生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從百草園到國教學院

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