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我叫落落

第四十四章 我叫落落

陳長生看着台上。.

台上是天海牙兒,他感受到目光,回望着陳長生,腥紅而薄的雙唇微微揚起,稚嫩而蒼白的臉上露出一道充滿嘲諷輕蔑意味的笑容,笑容里的意思不問而知。

身受重傷的軒轅破被背下石台,天道院的教習匆匆做了治療,然後便被摘星學院的學生們送離了會場。天海牙兒收回目光,看着群情沸然的台下,冷笑說道:「我知道,你們這些白痴廢物都不喜歡我,但那又如何?我根本不需要你們的喜歡,我只需要你們害怕我,你們就算再恨我又能怎麼樣?難道你們還敢向我出手?」

「青藤宴真的很好可笑,一群白痴想要魚躍龍門,卻沒想過,只有真正的龍才能躍過雲海里的那道門!你們這些來自窮鄉僻壤的可憐人,還以為自己真的有那個機會?」

天海牙兒嘲弄說道:「我來青藤宴,可不是為了好心打醒你們這些痴心妄想的白痴,我只是要來辦兩件事情,辦完了自然就走,免得你們瞪眼太久,把眼珠子都瞪出來。」

正如那些真正的大人物們沉默思考的那樣,宗祀所派這個瘋狂的小怪物參加青藤宴,自然不是為了拔得頭籌,必然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甚至有可能,這個小怪物參加青藤宴與宗祀所本身沒有任何關係!

此時聽到天海牙兒的話,場間變得安靜了些,人們很想知道,他今天要做的兩件事情是什麼。

與摘星學院那位妖族少年的對戰,很明顯是偶發的情況,想必不在他要辦的兩件事情當中。

「我今天來參加青藤宴,是因為唐三十六說要廢了我,所以我想來廢了他。」

天海牙兒望向天道院的座席,說道:「雖然他是你們天道院的學生,但我想,既然他能說出那句話,你們總不能攔着我,只是很有趣的是,那個鄉下來的白痴居然不敢出現。」

他望向角落裏的陳長生,鄙夷說道:「我要辦的第二件事情,和這個廢物有關。」

「前些天,除了聽說唐三十六想要廢了我,我還聽說了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國教學院……就是百花巷裏那個破墓園子……居然真的招到了新生。啊啊啊啊……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海牙兒像是聽到世間最可笑的事情,揉着肚子尖聲地笑着,聲音極為難聽。

忽然間,他斂了笑容,一聲暴喝,如雷般回蕩在天道院的校園裏。

「大膽!」

天海牙兒神情陰冷看着陳長生,又從教樞處主教大人還有很多人的臉上拂過,聲音寒冷低沉至極,完全不像是個十二歲的男童能夠發出的聲音:「我不管這件事情是誰做的,我只想問他一句,他想死嗎?」

天道院教諭向主席台的位置看了一眼,發現教樞處主教大人依然神情平靜。

按道理來說,即便是天海牙兒,也不可能對那些大人物發出如此居高臨下的訓斥甚至是威脅。

但他偏偏就這樣做了,偏偏場間還有一片沉默。

因為他可能代表着的是教宗大人,甚至可能是聖後娘娘,想要問問國教里的某些守舊勢力,想要問問那些想要借國教學院重開攪風攪雨的人們,你們究竟想做什麼?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你這個廢物,連洗髓都不能成功,還想讓國教學院重生?真是笑話!」

天海牙兒看着陳長生,很理所當然說道:「我知道你和唐三十六認識,既然他不敢出現,那麼你就上來讓我把你廢掉吧,剛好可以同時把這兩件事情都辦妥,比較節約時間。」

一片死寂。

人們先前曾經發出很多笑聲,刺耳的笑聲,那是針對國教學院的衰敗與寒酸,還有那對少年男女的沉默。

這時候卻不再有人發笑,因為天海牙兒先前表現出來的兇惡,也因為人們知道,那個國教學院的新生如果真的登上石台,迎接他的命運,必然要比那個妖族少年更加悲慘,甚至有可能是死亡。

「或者……」

天海牙兒看着他微笑說道:「你可以當眾宣佈退出國教學院,然後跪下來請求大人我的寬恕,也許我會放過你。」

……

……

陳長生不可能退出國教學院,因為這是神將府……準確地說,是隱藏在徐府背後的那位大人物給他唯一的選擇,如果沒有國教學院學生的資格,他便沒有辦法參加明年的大朝試。

聽完天海牙兒的話后,他自然很生氣,也有很多不解——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個來自西寧鎮的鄉下少年會被這個宗祀所的少年強者敵視,是的,就算被敵視也是需要資格,需要理由的。

這是因為他不知道,當他在國教學院裏平靜修行讀書不理窗外風雨、不看巷裏花草的時候,京都里已然暗流涌動,很多人開始注意他,比如天道院教諭,比如離宮裏的某些人,比如宮裏的某些人。

他和徐有容的婚約是無人知曉的秘密,那些人自然不知道他進入國教學院完全是誤打誤撞,那些人以為,國教學院眼看着便要成為歷史塵埃的關鍵年份里,忽然多出了一個新生,代表着國教內部某些舊派勢力——那些依然忠於陳氏皇族的勢力在進行某種試探,或者說那些舊勢力試圖進行某種宣告。更關鍵的是,那些人沒有看到陳長生的薦信,沒有看到教宗大人的簽名,所以教樞處在隨後表現出來的態度,讓他們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這種試探或者宣告,是那些人不能接受的,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他們選擇的時機,便是青藤宴,具體負責處理的自然便是主持青藤宴的天道院教諭,而最終選擇誰出手呢?

大周朝忠於陳氏皇族的官員以及教士還有很多,所以那些人不願意做的太顯眼,於是宗祀所的小怪物便成為了最好的選擇,因為他是聖後娘娘的侄孫,又有國教背景。

聖後娘娘和教宗大人也許根本都不知道國教學院多了名新生,但這並不能改變天海牙兒的姓氏和師承,而且最好的地方在於,天海牙兒只是個十二歲的男童……不要說羞辱打壓,就算當場把那人殺了,又能如何?

小孩子不懂事,向來都是最好的借口,不是嗎?

今夜青藤宴上兩位最重要的觀禮者,教樞處主教以及東御神將徐世績,很清楚這股暗潮,徐世績知道陳長生的來歷身份,但基於那份婚書的原因,他當然願意保持沉默,陳長生無論是被打落塵埃還是慘死當場,都是他願意看到的畫面,至於教樞處主教大人的沉默,則代表着更多的深意,因為他知道更多的一些事情。

比如陳長生身邊那個小姑娘的身份。

……

……

跪,或者不跪,離開,或者被打死,這便是天海牙兒給陳長生的選擇題,沒有太多選項,只是為了證明國教學院已然成為歷史,畢竟是個小孩子,他的手段粗暴直接,就是羞辱二字。

沒有人願意承受這種羞辱,陳長生也不願意。他更難過的是,落落也要隨着自己承受這種羞辱,這讓他覺得很對不起這個明顯從小錦衣玉食、沒有受過任何氣的小姑娘。

落落確實很生氣,她這輩子都沒有承受過這種羞辱,但陳長生一直沉默,所以她只好不動,為了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眉間漸漸凝起的怒意,她深深地低着頭。

便在這時候,她聽到了陳長生滿懷歉意的聲音。

「我說過,成為國教學院的學生,你可能會承受很多羞辱和打壓。」

落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裏聽過這句話,然後想起,這是那天在國教學院裏自己與先生的一番對話,她心想難道先生是在考驗自己?是的,不然以先生的天賦能力,怎麼會容忍那個小怪物如此羞辱國教學院?

她記得那天自己回答陳長生的話。

「先生,沒有人敢羞辱我。」

是的,從小到大,沒有人敢羞辱她,那麼,也不能羞辱她尊敬無比的先生,不能羞辱她漸漸越來越喜歡珍視的國教學院,任何膽敢這樣做的人,都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

落落站起身來,對着陳長生施禮,然後向石台走去。

夜園靜寂,鴉雀無聲,無數雙目光,隨着她而移動。

直到她站在了天海牙兒的身前,人們才確認自己看到了什麼。

國教學院接受了宗祀所那個小怪物的挑戰?

那個小姑娘是誰?

……

……

天海牙兒看着身前這個小姑娘,問道:「你是誰?」

落落沒有說話,看了台下的陳長生一眼。

「原來你也是那個鬼地方的學生?」

天海牙兒怪笑了兩聲,然後斂了笑容,用認真而恐怖的語氣說道:「放心,你長的這麼漂亮,我怎麼捨得殺你?等我把你弄完了,再把那個傢伙弄死,然後我再來接着弄你,好不好?」

這話很銀褻,從一個十二歲的男童嘴裏說出來,更加邪-惡。

落落很生氣,但神情卻越來越平靜。

參加青藤宴的人們,都看着台上,很多教授與官員的目光落在那個小姑娘的身上,確認她已經洗髓成功,倒不是陳長生那種完全的廢物,只是境界看不出有多高,自然不可能是天海牙兒的對手。

把這樣一個稚美的小姑娘與宗祀所的小怪物相提並論,本來就是件沒道理的事情。

人們覺得下一刻,便會看到小姑娘倒在血泊里的畫面,很多人生出不舍與憐惜。

庄換羽霍然站起,喝道:「住手!」

他知道落落來歷不凡,但再有來歷,又如何能比那個小怪物的背景深厚?而且那個小怪物的手段太恐怖,先前那名妖族少年被廢便是明證,他如何能夠眼看着她被那個小怪物凌虐?

宗祀所的主教微微皺眉,伸手想要讓天海牙兒不要出手,天道院教諭不知何時卻出現在石台的側方,有意無意間,隔絕了天海牙兒的視線,然後冷冷看了庄換羽一眼。

教樞處主教似乎準備說些什麼,徐世績忽然說了句閑話,有意無意地攔了攔。

天海牙兒看着落落忍地笑了起來,腥紅的唇間,牙白的像是森森的骨頭。

他想告訴她,你看看,有多少人想你去死,但我不會殺死你,我只會廢了你,然後再去廢了那個廢物。

他知道,如果自己慢些,便有可能被別人攔住,所以他不再猶豫。

他掠至落落身前,一拳轟落。

他的拳頭很小,卻挾著恐怖的颶風,還有刺眼的閃電。

他的拳頭很硬,目標不是落落的臉,而是她微微隆起的胸。

他的心思很殘忍,手段很下流,但他真的很強大,而且竟是毫不留情!

風與雷,是修行者的真元凝結到某種程度,然後在環境裏造成的異象,至少要修行到坐照上境,於細微處見星屑,才能把真元修鍊到如此恐怖的程度,才能轟出這樣的效果。

天海牙兒出手,便是全力。

先前那位魁梧強大的妖族少年,便是被這記拳頭所廢,更何況此時他身前只是位嬌弱的小姑娘?

石台下響起無數聲震驚的呼喊,夾雜着驚叫,很多學生掩面側身,不敢去看!

……

……

震驚的呼喊與驚叫聲里,忽然響起一道極為憤怒、極為恐懼、而且有些惘然的怪叫!

人們望向台上,發現這聲怪叫,竟是出自天海牙兒!

天海牙兒的拳頭之前,出現了一個拳頭!

那是落落的拳頭。

她的拳頭同樣挾著颶風,混著閃電,但她拳頭挾著的颶風更猛烈,閃電更明亮!

喀喇一聲脆響!

天海牙兒的手指表面瞬間出現無數道裂口,鮮血迸射,深可見骨!

那些裂口,轉瞬間來到他的手腕,他的腕骨頓時斷折!

痛!難以忍受的痛!

天海牙兒的瞳孔縮成一個小黑點,一道痛苦而恐慌的怪叫,從他腥紅色的唇間迸出。

隨之而出的,是一道血水。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個看着像白花般的、嬌柔的小拳頭裏,竟蘊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天海牙兒來不及思考,心神盡數被恐懼佔據,怪叫聲里,拚命地向後疾掠。

他知道,必須儘快離開這個拳頭,不然自己肯定會死!

但他退的快,落落卻進的更快。

她的拳頭,就像颶風一樣狂暴,就像閃電一般迅猛,擊在天海牙兒的拳頭上。

從石台的這頭到那頭,數十丈的距離,她的拳頭一直抵在他的拳頭上。

恐怖數量的真元,從她的拳頭,不停轟向天海牙兒的身體!

轟的一聲巨響!

天海牙兒倒在了石台邊緣,右手手腕盡碎,手指間儘是鮮血。

他的臉色蒼白如雪,眼瞳是滿是驚恐與惘然。

他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便敗了,徹頭徹尾的敗了。

……

……

夜樹里,忽然響起蟬鳴。

這是夏天的夜晚,不可能安靜。

石台周邊卻安靜的像是無雪的冬夜,沒有任何聲音。

然後彷彿積雪融化。

嘀嗒,嘀嗒。

鮮血從那隻小巧的拳頭上滴落,落在石地面上。

那個小姑娘站在夜風裏,看着四周說了一句話。

她是在回答天海牙兒先前那個問題,也是要告訴在場的人們一個事實。

「我叫落落,我是國教學院的學生。」

蟬聲愈發煩躁,場間愈發安靜,人們震驚無比地看着台上,看着那名裙擺在夜風裏輕飄的小姑娘,覺得所見並非現實,所有人都以為會看到這個小姑娘倒在血泊里,於是掩面側身,不忍去看,誰知道,最後倒在血泊里的,是那位宗祀所的小怪物。

沒有人能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結局。

被遺忘的國教學院,無人認識的小姑娘,給了這個世界,如此大的震撼。

……

……

這場戰鬥開始的突然,甚至有些無恥,結束的卻更快,令人痛快。

落落知道自己會勝,因為她本來就很強,那夜被魔族強者暗殺很危險,但不代表她在同齡人的範圍里也是弱者,不,在同齡人里她是絕對的強者,尤其是說到真元數量,更很少有人能比她更多。

如果天海牙兒更冷靜些,選擇用招式法門與她對敵,她或者無法用這種碾壓的方式獲勝,但天海牙兒習慣了用霸道壓人,卻哪裏知道,她的血脈本身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高貴、最霸道的血脈!

一切都結束了。

落落望向天海牙兒,再次舉起拳頭。

她記得很清楚,這個小怪物先前重傷那名妖族少年之後說的話,記得很清楚,這個小怪物對先生和自己的羞辱,那麼,現在便是把這些羞辱還回去的時候。

「住手!」

發現她準備繼續動手,很多沉默觀戰的大人物紛紛色變。

先前那名妖族少年可以廢,可以死,國教學院的人可以廢,可以死,但……天海牙兒不能廢,更不能死!

因為他姓天海。

凌厲的破空聲響起,包括天道院教諭在內的數名大人物出現在台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擇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擇天記 擇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我叫落落

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