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损阴益阳,李代桃僵Ⅳ

二百四十、损阴益阳,李代桃僵Ⅳ

原本明亮的天空逐渐阴沉下来,不是天黑,是一片乌云盖住了阳光。∮

帝国大厦底层的停车场门口,快速驶来了三辆黑色的运输飞行车。

头辆车的司机探出头来,看着那阴暗的天空,对看守门口的警卫说:“这该死的天气,看来要下雨了。”他将身份证件交给警卫,言谈之中充满了愤慨之意。

那警卫接过证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苦笑说道:“这天说变就变,一点准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头车的司机回应道。

就在这一刹间,杀机顿显。一枚尖刺从司机的袖底弹出,刺进了警卫的喉咙。警卫还没来得及说话,两眼暴圆。似是十分痛苦。

“你怎么了?”那司机连忙扶助将要倒下的警卫,然后若无其事的将他拖上了车。这时副驾驶的门打开,下来一个跟之前警卫穿一摸一样衣服的人。冲那司机点了点头。

“封锁这里。”那司机说道。

三辆黑色运输飞行车驶进停车场后,停车场的铁闸缓缓落下,与外界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一道隔阂。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的几个停车场入口处。

九辆黑色飞行车停妥,从后面的箱体当中,下来数十名全身武装的战士。

为首的一人,脸上涂得油彩如马戏团小丑一般。殷红的嘴部咧到腮部。让人看了不觉得可笑,只觉得有点阴森恐怖。

“我们来参加派对了。”他砸吧砸吧嘴,说话有些漏气。但是他的属下没有人笑。只是静静的等着他说完。

“走吧。让我们去会会那些名闻天下的科学家。”

帝国大厦的高层。派对的与会者丝毫没有感受到即将到来的一丝危险。

齐晓鱼说的有些累,舌战群儒在他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无疑,他将在场众人都镇住了。谁也想不到一个面貌清秀的小字辈,说起话来咄咄逼人,大有压的他们抬不起头来的架势。

这没办法,齐晓鱼最见不得就是被冤枉了。

气氛有些冷场,爱因斯坦这时出来打圆场。“相信刚才的一番唇枪舌剑,大家对齐先生没有任何疑问了吧?”

这下齐晓鱼算是出名了。没办法。碰到这么张扬的人想不出名都没办法。

齐晓鱼只微笑,不说话。嘴仗打赢了,咱也不能不依不饶不是。

这时,大厅的门被推开。

那小丑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闯了进来!

文森特的保镖见状,立马掏枪警告。

谁知道小丑掀开自己的衣服,里面露出数十颗高爆炸弹。

“开枪的话,这里的人都会被你的冲动陪葬!”小丑张开他那张有些恐怖到血红的嘴。

文森特的保镖有些慌乱,这难道是一个疯子吗?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是谁?”文森特有些慌乱,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一个瘟神一般的人物。

“我是谁?”小丑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员,“他竟然问我我是谁?”他的语气有一些无辜。有几个队员干笑了几声。算是对他的回应。

“难道你看不到吗?我是小丑。”小丑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衣服重新整理好。“哦。对了,我是听说在这里有一个盛大的派对,所以我来参加,难道你不欢迎吗?你,你,还有你,还不放下你的枪?”小丑盯着几个文森特的保镖说道。

文森特的保镖此时放下枪不是,不放枪也不是。他们从没有遇上这种极端的情况。

小丑走到一名保镖面前,将枪冲着自己的胸口一顶。“来来来,冲这里来一枪,我倒要试试你有没有这种胆量!”

保镖的手有一些发抖。

“把枪放下,对,放下。”小丑出奇的温柔,将手枪从保镖的手中拿了过来。仿佛这样做事天经地义一般。

“砰!”小丑拿过手枪,对着保镖脑袋就是一枪,然后不由分说的冲另外几个保镖都开了一枪。几个保镖都应声倒地。

“我最恨别人拿枪指我了。”小丑将枪扔给自己的属下,然后端起一杯酒,打量着场内的众人。

他的这一套动作做起来行云流水,仿佛“恶”在他骨子里一般,是一种极致。

齐晓鱼眯着眼,打量着小丑。内心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他从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小丑,是谁?

小丑摇晃着自己酒杯中的酒,一口气喝干,将杯子扔到地上。“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叫顺我者昌。一会我念到名单的科学家来我这边,我会保护你们。如果动作慢的……”小丑用手比作手枪,对自己的脑门“砰”了一下。

这时他的队员已经将场内局势都控制了起来。枪口指着场内所有的人。

小丑将一份皱巴巴的纸从自己的怀里掏了出来,然后念了出来。

“爱因斯坦博士、尤里博士、宗泽博士……”一共二十多号人,全部都是大陆上最顶级的科学家的名字,涵盖了各种科学类别。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场上的局势显然被小丑掌控,然后科学家们一个个都缓步走向小丑的身边。

“这就对了。”小丑念完名单,将纸扔掉。“至于其他人么,我要说对不起了,名额是有限的,你们被淘汰了。”小丑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不,我是雨果家族的,你到底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文森特慌了,他听出名单之外的人都要被干掉。他不想死。

“我们大概还有几分钟?”小丑回头问自己的队员,他没有理会文森特。

“十分钟。”队员回答道。

“那我们可以再玩一个游戏。叫你死我活。”小丑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两枚手雷,手雷保险栓上各有一根细线。

“想玩的人举手。”

有两个不想死的人颤巍巍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小丑将手雷交给两个人。但是两根线却交到了对方手里。

“来猜一下硬币的正反面。猜对的可以将对方的保险栓给扯掉。这个游戏是不是很好玩?”小丑不无恶意的对两人说道。

“我猜正。”一名科学家说道。

“我猜反。”另外一名说道。

小丑扔出硬币。硬币在空中翻滚了几下。

重新落到小丑的手中。

“是正面。”

选择正面的科学家面露狂喜。

“不过我觉得反面的花色更好看。”

小丑恶意的将硬币翻了一个面。

“我下不去手。”另外一个选择反面的科学家颤抖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

“砰!砰!”小丑要过手枪,将两个人都干掉。

“真可惜,明明有一个人有生存的机会的……”小丑不无可惜的说道。他环视了一下场内,“还有谁要玩游戏的么?”

场内一片沉默。

“我跟你玩一局,比谁跳的高。”齐晓鱼此时站了出来。刚才齐晓鱼在名单当中,已经站到小丑的身边。

“你?”小丑有些意外。“你是被选中的人,为什么还要做游戏?”小丑摇摇头。

“因为我觉得你很有意思。”齐晓鱼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认为你这里有毛病。”

所有人都惊讶极了,这算是挑衅吗?难道这个齐晓鱼不想活了吗?

谁知道小丑不以为意,反而开心极了。“没错,我一会不作恶就难受恶心,人生总要找些有意义的事去做,不是吗?”

“没错。”齐晓鱼认同的点点头。“所以,如果我赢了,我想再救几个人,可以吗?”

“当然。”小丑说道。“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游戏怎么玩?”

齐晓鱼要过一枚手雷,拉开保险栓。扔到窗边。“轰!”手雷将玻璃全部震碎。

一股夹杂着水汽的冷风刮进了大厅之中。

“猜硬币正反,我赢一局。我就可以救一个人,如果我输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你如果连输三局,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如何?”

“谁来掷硬币?”小丑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想救的人,谁就来掷硬币。”齐晓鱼回答道。

“有意思,可以。”小丑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不过神情有些遗憾,因为玩这个游戏,最终死的一定是齐晓鱼。

齐晓鱼随便在场内指了一个人。“就你吧。”

“你先选。”小丑说道。

“正面。”齐晓鱼眼神当中带着一丝坚定说道。

那名科学家颤颤巍巍的抛出了硬币。

“正面……”他说着结果。

小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站到活命的那一方科学家之中了。

“继续。”小丑说道。“这次我先选。”

“我选反面。”小丑说道。

齐晓鱼耸耸肩,表示可以。

他指向了玛利亚。“你来抛。”

玛利亚迟疑的咬住嘴唇,似乎快要哭了出来。作为一个智者,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没有任何能够破局的法子。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疯子。而现在,齐晓鱼看上去也疯了一般。

“墨迹什么。”齐晓鱼有些不耐烦。

玛利亚抛出硬币。她有些不敢去看。

“是正面……”她最终还是睁开了眼睛。大叫了起来。

小丑有些无奈。然后点头。

“这次轮到我了。”齐晓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是选正面。”

场内所有的科学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知道,假如第一次选择正面的概率是50%,那么第二次掷硬币出现正面的概率就只剩下了25%,而第三次出现正面的概率,就只剩下了15%。

齐晓鱼这是拿自己的命去赌那15%的概率!为了一些不想干的人去赌自己的命,这样真的值得吗?所有人此时都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

“看来你比我更喜欢赌博。”小丑怪笑起来,似乎他很享受现在这个样子。

齐晓鱼刚要选人,小丑摇了摇头。“这次我选人来扔。”

他指了指文森特。“给你一个机会。不管谁输谁赢,你都能活下去。”

文森特颤巍巍的接过硬币,然后扔了出来。

“是正面啊。”小丑别有深意的看了文森特一眼。听到这个结果,场上的科学家涨得满脸通红。竟然连续三次都是正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不是正面。”文森特恶狠狠的将硬币翻了一个面,原本落到他手上正面的硬币变成了反面。

“你这个混蛋!”玛利亚忍不住,大声斥责自己的哥哥。

“你看,结果是你输了。”小丑咧开自己的嘴笑道。

“我看见了,是你赢了。”齐晓鱼站到窗户边上,微笑着,然后纵身一跳!

“不!”玛利亚的眼泪夺眶而出!

小丑没有向下看。这是帝国大厦的高层,没有人能从这里跳下去而不死的。

齐晓鱼的行为给在场所有人都震撼了。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家伙,宁愿牺牲自己都要再救三个人。

至于文森特,在可以活命的前提下,他的行为等同于背叛!

两者的行为互相一比较,高下立判!

小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又探出头去看了一眼窗外,却因为天空越发阴沉,什么都没有看见。只能听见从帝国大厦下面传来的警笛轰鸣的声音。

“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他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自己的队员说道。“剩下的人,都杀掉。”

*******************************

从帝国大厦最高处坠落到最底层大概有几秒的时间?

齐晓鱼会告诉你,8秒。

8秒的时间够做些什么?睁闭两次眼,以及喊一声:救命啊。

齐晓鱼没有喊救命啊。

第1秒。他从空间胶囊里取出了一身随身的战甲。

第5秒,他将战甲穿在了身上。

第8秒,他将剑插入帝国大厦的窗户上,然后借力冲进了帝国大厦的第10层楼。巨大的冲力让他在墙上撞出了一个洞。

10楼是一个餐厅,这时餐厅的顾客正在用餐。看着这名不速之客,餐厅里鸦雀无声。一名顾客出神的望着他,咬了一半的面包掉在了自己的腿上而毫无知觉。

“大家好,我是来拯救世界的。”黑色的面甲下的人,却有着异乎常人的幽默。

一个小男孩兴奋地跳了起来。“妈妈,你看见了吗?是铁人!酷。”(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冒牌大军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冒牌大军师目录 冒牌大军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四十、损阴益阳,李代桃僵Ⅳ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