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第一〇七九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十)

第1133章 第一〇七九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十)

“……武建朔九年之后,女真人第四次南下,一路过来的场面,大伙儿都知道了。”

孟著桃的声音响在宽阔的庭院里,压下了因他师弟师妹成亲而来的些许喧闹。

“大军过徐州后,武朝于江北的军队匆匆南逃,成千上万的百姓,又是仓皇逃离。我在山间有寨子,避开了大道,因此未受太大的冲击。寨内有存粮,是我在先前几年时间里处心积虑攒的,后来又收了流民,因此多活了数千人!”

“至于俞家村的百姓,我先一步唤了他们转移,百姓当中若有想做事、能做事的青壮,孟某在山寨之中皆有安置。当然,这中间也难免有过一些争斗,一些强人甚至是武朝的官儿,见我这边准备妥善,便想要过来抢夺,因此便被我杀了,不瞒大家,这期间,孟某还劫过官府的粮仓,若要说杀人,孟著桃手上血迹斑斑,绝对算不得无辜,可若说活人,孟某救人之时,比许多官府可称职得多!”

他的话说到这里,人群当中不少绿林人已经开始点头。

有人道:“官府的粮,即便留下,后来也落入女真人的手中了。”

又有人道:“孟先生能做到这些,确实已经极不容易,不愧是‘量天尺’。”

亦有人说:“莫非做了这些,便能杀了他师父么?”

孟著桃对于这些年的救人举动,显然也是颇为自豪,此时顿了顿,目光扫过周遭。

“孟某与家师的分歧,倒有两项,也不是不能说与大家听。”

他道:“其中一项,乃是家师性子耿直,女真人南下时,他一直希望孟某能率兵出击,进攻金国军队,仗义死节……”

这句话一出,人群中便又是一片轰响,均觉得这凌生威着实过于强人所难。金人杀来时,武朝百万大军尚且不断溃退,孟著桃一个小山寨,若真的杀出去,无非是在女真阵前死了,复有何用?

孟著桃摇了摇头:“家师的理念,是极好的想法,孟某极能理解他的心情。只是这世上各人的选择,在那等情况下,已经说不清对错了。孟某有自己的坚持,而且在这一点上,与几位师弟师妹的想法不同,凌老英雄虽然曾经有过劝说,但对我的想法,也是理解的……”

“可与此同时,师父他……一直觉得孟某有些时候手段过重,杀人过多,其实事后想想,有时候或许也确实不该杀那么多人,可身处前两年的乱局,许多时候,分不清了。”

女真离去之后,留下江南的这个烂摊子,随后是公平党的大规模起事,杀富民,夺吃食,在此期间,扬旗而起的各路枭雄又何尝不是勾心斗角、相互厮杀。这里头的腥风血雨,孟著桃虽然并不明说,众人几乎也能闻到那渗人的血腥味。

只听孟著桃长长地叹了口气。

“师父他老人家不愿随我上山,后来……江北情况恶劣,山下已易子而食了,我寨中的东西不多,手底下……出过一些乱子。师父他每次找我分说,大大小小的事情,已经搅合在一起,最后是没法说了……师父说,我辈武人,以武为道,既然嘴上已经说不清楚,那便以武艺来卫道吧。”

“……我们打过一场,是堂堂正正的比斗。凌老英雄说,这是谢师礼,从此,送我出师。。”

孟著桃在那儿静静地站了片刻,他抬起一只手,看着自己的右手。

“诸位英雄,孟某这些年,都是在激流中打拼,手上的武艺,不是给人好看的花架子。我的尺上、手上沾血太多,既然如此,功夫必定暴戾极端。师父他老人家,使出钢鞭之中的几门绝艺,我收手不及,打伤了他……这是孟某的罪孽。可要说老英雄因我而死,我不同意,凌老英雄他最后,也并未说是我错了。他只是说,我等道路不同,只好分道扬镳。而对于凌家的鞭法,孟某从不曾辜负了它。”

“杀了凌老英雄的,是这个世道!”

孟著桃转身,缓缓走上屋檐下的台阶,随后又转过来,朗声道。

“诸位,我与凌老英雄的分歧,是武道的分歧。老英雄他想要慷慨而死,孟某心中敬佩,可孟某的道路,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孟某让这些人,活下来了。”

他将手指指向庭院中央的四人。

“在山中,孟某让寨子里的人,活下来了……在俞家村,孟某让俞家村的人活下来了……女真人杀过来时,孟某让数千百姓,活下来了……此外还有公平党的数万人,孟某让他们活下来了。”

“你若说着活下来的过程里有没有人无辜者死去,孟某想说,那不仅有,或许还很多……这样的世道,你让一些人活下来,另外便必然有一些人,活不下去。为什么?这是因为女真人肆虐之后,这天下的米粮,已经不够吃了——”

“这样的时刻,有些人一人家中依然存了十人的口粮,你说他有罪吗?他无罪却又有罪!这无粮的十人眼看着就要饿死,我们便只能夺出这一人的口粮,令十个人能够活着。诸位英雄,公平党为不了无米之炊,整个江南,千百万人要死了!我们只能采取一些手段,让死的人能稍微少一些!等到事态稍微缓解,再尽力的,让更多人,甚至全部的人,活下来!”

“我方才听人说起,孟著桃够不够资格执掌‘怨憎会’,诸位英雄,能不能执掌‘怨憎会’,不是以情理而论。那不是因为孟某会做人,不是因为孟某在面对女真人时,慷慨地冲了上去然后死了,而是因为孟某能够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是因为孟某能在两个坏的选择里,选一个不是最坏的。”

“各位啊,怨憎之会,只要做了选择,怨憎就永远在这人身上交汇,你让人活下来了,死了的那些人会恨你,你为一方主持了公道,被处理的那些人会恨你,这就是所谓的怨憎会。而不做选择之人,从无业障……”

孟著桃望着下方庭院间的师弟师妹们,院子周围的人群中窃窃私语,对于此事,终究是难以评判的。

若孟著桃自称是个道德无缺的君子,那或许还能指责一番。可对方自承手上染血无数,他是亦正亦邪之人,与凌生威因做事分歧分道扬镳,并非是完全说不过去。最重要的是,他方才这一番说话,表面上从容大气,实则内蕴强硬无比,一时间却没有几人敢就此开口,拿简单的道德来“审判”于他。

几名师弟师妹面色变幻,那位去了师妹的四师弟此刻倒是咬着牙,憋出一句话来:“你如此巧舌如簧,歪理无数,便想将这等泼天仇怨揭过么?”

“并非如此。”

孟著桃摇了摇头。坦然道:“我与凌老英雄的分歧,乃是说给天下人听的道理,这对对错错,既不在凌老英雄身上,也不在我的身上,比武那日凌老英雄送我出师,心怀畅快,尔等何知?你们是我的师弟师妹,过往我将你们视为孩子,但你们已然长大,要来复仇,却是理所当然,情理之中的事。”

他道:“俞斌,你们往日里想着过来寻仇,却又瞻前顾后,担心我指使手下人随随便便就将你们如何了,这也实在太小看你们的师哥。武者以武为道,你们若心性坚定,要杀过来,师哥心里只有高兴而已。”

“那么,今日,此刻,你们要来寻仇,是一人来,还是四人其上,孟某也只一人接下便了……如何?”

孟著桃说到这里,朝着前方摊了摊手。

围观众人兴奋起来,知道虽然先前过了口舌,但孟著桃心底实则是动了怒,此刻终究还是会有一场打斗。

这凌家的四人武艺或许并不高强,但若是四人齐上,对于作为八执之一的“量天尺”孟著桃的武艺到底有多高,大伙儿便多少能够看出些端倪来。

孟著桃的话语落下,庭院当中沉默了片刻,那过来寻仇的四人虽然言语慷慨,但对于孟著桃直接的约架,却是微微的有些犹豫了。

人群之中一时间窃窃私语,二楼之上,平等王麾下的大掌柜金勇笙开口道:“今日之事既然到了这里,我等可以做个保,凌家众人的寻仇堂堂正正,待会若与孟先生打起来,无论哪一边的死伤,此事都需到此为止。即便孟先生死在这里,大伙儿也不许寻仇,而若是凌家的众人,还有那位……俞斌小兄弟去了,也不许因此再生仇怨。大家说,如何啊?”

“天刀”谭正道:“自该如此。”

李彦锋、果胜天等人也随之出声:“我等也可作保,谁若是没完没了,便是不给今日过来的众多英雄前辈面子!”

众人的话说到这里,人群之中有人朝外头出来,说了一声:“阿弥陀佛。”在场诸人听得心头一震,都能感觉到这声佛号的内力浑厚,仿佛直接沉入所有人的心中。

只见此时出来的是一名胡须斑白,穿着破旧灰袍,持月牙铲的高大和尚。这和尚走出人群,朝着场地中央过来,场地中央的四人便仿佛找到了救星,各自合十见礼。只见这年纪在五十上下的和尚向着前方竖起单掌,笑道:“孟施主,可还认得我么?”

“原来是昙济大师。”孟著桃抱拳行礼,“许久不见了。”

“十年前见凌施主时,你的武艺已然不俗,老衲当时便断言,你必有一日能令凌家鞭法大放异彩,却想不到,十年之后你我再见,却是这样的状况了。”

那和尚一笑之后,面容肃穆起来:“不久之前,你的这几位师弟师妹找到老衲,要老衲为凌施主的死主持公道,老衲忆及十年前所见,知道施主素有见识,因此今日让他们几位先行出面,激施主出来说话,辨明原委。此时看来,倒真是……一场孽债。”

听他如此说完,那边的孟著桃也微微地吐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我本察觉几名师弟师妹行得此事,背后或许有人指使,担心他们为坏人利用。想不到是昙济大师过来,那便无事了。”

“要说无事,却也未必。”

“……大师此言何意?”

孟著桃的神色,微微错愕。

对面那位昙济和尚竖着单掌,微微叹息。

“阿弥陀佛,老衲出家之前,与凌生威施主便是旧识,当年凌施主与我彻夜论武,将手中鞭法精义不吝赐告,方令老衲补足胸中所学,最终能杀了敌人,报家中大仇……孟施主,你与凌施主道路不同,但即便如此,你坦坦荡荡,老衲也不能说你做的事情就错了,因此对大道,老衲无话可说……”

“可除此之外,之于私怨这样的小事,老衲却囿于因果,有不得不为之事……”

……

老和尚的目光,略带疲惫地望向了那边的孟著桃。

……

孟著桃目光复杂,微微地张了张嘴,如此持续片刻,但终于还是叹息出声。

……

“……罢了。”

******

夜色迷蒙,火光照耀的金楼庭院之中,一众绿林人朝着后方靠去,给预备生死相搏的两人,腾出更大的地方来。

陈爵方、金勇笙、谭正、李彦锋等人此时也从楼上下来了。

原本以为接下来的打斗便是孟著桃欺负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朋友,谁知那位老和尚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这位出身五台山的昙济和尚在绿林间并非寂寂无名之辈,他的武艺高强,而最重要的是在中原沦陷的十余年里,他活跃于黄河两岸敌占区,做下了不少的侠义之事。

武艺加上名气,令他成为了在场一众豪杰都不得不尊重的人物,即便是谭正、金勇笙等人,此时在对方面前也只能平辈论交,至于李彦锋,在这里便只能与孟著桃一般自称晚辈。

这一次凌家的三男一女抱着牌位出来,表面上看乃是寻仇和求个公道,但身处八执之一的位子,孟著桃担心的则是更多有心人的操纵。他以一番话术将俞斌等人推到比武决斗的选择上,本是想要给几名师弟师妹施压,以逼出可能的背后推手,谁知道随着昙济和尚的出现,他的这番话术,倒将自己给困住了。

是他自己承认对方寻私仇的合理性的。

此时的场地当中,谭正等人使用话术稍作劝说,或是说两位都是有用之身,要保留力量为抗金携手,或是说冤冤相报何时了,那凌生威老英雄毕竟也不算是孟著桃打死的……然而昙济作为和尚明心见性,平日里又是打惯了机锋的,如何会被这等简单话术说动,众人劝说间,也只是无奈地摇头笑笑。

他与凌生威的交情太过特殊,凌生威死后,他也不得不为私仇就此出手了。这并非大义,却只能说是势在必行。

孟著桃于场地之中站定,拄着手中的铁尺,闭目养神。

他的身材高大健壮,一生之中三度投师,先练棍法、枪法,后又练了钢鞭的鞭法,此刻他手中的这根铁尺比一般的钢鞭锏要长,看起来与铁棍无异,但在他的体型上,却可以单手双手轮换使用,已经算是开宗立派的偏门兵器。这铁尺无锋,但挥砸之间破坏力与钢鞭无异,回收时又能如棍法般抵挡进攻,这些年里,也不知砸碎过多少人的骨头。

昙济和尚转身与凌家的几人叮嘱一番,随后朝孟著桃这边过来,他握着手中沉重的月牙铲,道:“老衲练的是疯魔杖,孟施主是知道的,一旦打得起兴,便控制不住自己。今日之事只为私怨,却是不得不为,实在惭愧。”

孟著桃睁开眼睛:“大师若是死了,我该将你葬在哪里?”

“且烧做灰尘,随手撒了吧。”

“……罢了。”

孟著桃叹了口气。

昙济陡然间执起月牙铲,在大喝之中,呼啸而来!

……

夜幕之中的这一刻,金楼外头的街道上,严云芝穿着一身蓑衣,正看着聚集的人群朝前涌动。

“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有人激动地说道。

“原本不就在打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次可不同,乃是昙济大师与‘怨憎会’的孟著桃做生死斗,要不死不休了——”

街边的好事者都属于想要混进聚会却因为武艺低微资格不够的那些,此时的话语之中充满激动。

严云芝蹙眉往前,她对于‘怨憎会’的孟著桃并无太多概念,只知道里头接风洗尘,为的是迎接他。但对昙济大师在中原所行的义举,这些年来却听父亲严泰威说过多次。

正疑惑间,只听得那院子里头便是一声暴喝响起,呐喊之声震荡四周,随后便是“嘭——”的一声巨响,也不知是两根铁器以何等大力的互击,才能发出这样的响声来。街边的人群里,当即又是一片惊呼……

******

同样的时刻,城市另一端,五湖客栈附近的街道,一队人马在夜色中靠近了这里。

“……说的就是前头。”

带路之人回头报告。

这支队伍的领头者,便是背负长短双刀,卫昫文麾下负责抓人的小头领卢显,卢显身边的副手年纪稍大,乃是带着卢显出道,众人居住村庄里江湖最老的李端午。

接了卫昫文的任务后,卢显每日夜间装模作样的巡查,白日里则放出人手四处打探寻找,如此过得几日,便找到了疑似那龙傲天与孙悟空居住的地点。

从城市外头进来的人,想要照规矩寻个像样的住所,可供选择的地方毕竟不多。李端午乃是老捕头出身,带出来的弟子卢显也是经验老到,嗅到两名少年身上露宿的臭味不多,便就此缩小了排查的范围。

“挂的是公平党下头农贤的旗子。”李端午仔细看了看,说道。

“农贤赵敬慈是个不管事的,挂他旗子的倒是少见。”卢显笑了笑,随后望向客栈附近的环境,做出安排,“客栈旁边的那个桥洞下头有烟,柱子去看看是什么人,是不是盯梢的。传文待会与端午叔进去,就装作要住店,打探一下情况。两个少年人,其中小的那个是和尚,若无意外,这消息不难打听,必要的话给些钱也行,传文多学着些。”

他如此说完,名叫柱子的年轻人朝着客栈附近的桥洞过去,到得近处,才见到桥洞下是一道人影正艰难地用湿柴生火——他原本的火堆可能是灭了,此刻只留下小小的余烬,这跪在地上衣衫褴褛的身影将几根稍微干些了小柴枝搭在上头,小心翼翼地吹风,火堆里散出的烟尘令他不停的咳嗽。

另外还有一道虚弱的身影,躺在桥洞里的上风处,病恹恹的睡着。

名叫柱子的年轻人走到近处,或许是搅乱了洞口的风,令得里头的小火苗一阵抖动,便要灭掉。那正在吹火的乞丐回过头来,柱子走出去抽出了长刀,抵住了对方的喉咙:“不要说话。”

小小的火光抖动间,那乞丐也在恐惧地发抖。

柱子仔细看过了这在长刀前颤抖的乞丐,随后前行一步,去到另一边,看那躺在地上的另一道身影。这边却是一个女人,瘦得快皮包骨头了,病得够呛。眼见着他过来查看这女子,吹火的乞丐跪趴着想要过来,目光中满是祈求,柱子长刀一转,便又指向他,随后拉起那女人破烂的衣服看了看。

江宁城内如今的情况复杂,有的地方只是常人聚居,也有些地方外表看来寻常,实际上却是凶人聚集,必须谨慎。卢显等人目前对这边并不熟悉,那柱子观察一阵,方才确认这两人就是普通的乞丐。女的病了,昏昏沉沉的眼看快死,男的瘸了一条腿,发起声音来结结巴巴含糊不清,见他拿着刀,便一直流泪一直求饶。

柱子看得心烦,恨不得直接两刀结果了对方。

过得一阵,河道上方有人打来收拾,唤他上去。

他小跑着跟随过去,却见卢显等人也在黑暗的街道之中奔跑,名叫传文的年轻人肩上扛了一个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历。众人行至附近一处破屋,将那昏迷了的身影扔在地上,随后点起火光,一番说话,才知道那五湖客栈当中发生了什么。

“娘的……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客栈,里头的人也不多,谁知道这小二竟颇为警觉,我们问他两个少年人的下落,他说不知道,但看他的样子就有些问题……端午叔拉着我出去,然后就折返回来,看见这小二往里头去,便是要报讯。我们赶快在走廊上截住他,一拳打晕了,找了个带窗户的房间跳出来……”

那名叫传文的年轻人口中絮絮叨叨,吐了口口水:“娘的,那里一准有事……”

有人点起了灯火,李端午俯下身去,搜索那店小二的周身上下,此时那店小二也恍恍惚惚地醒来,眼看着便要挣扎,周围几名年轻人冲上去按住对方,有人堵住这小二的嘴。李端午翻找片刻,从对方脚上的绑带里抽出个小布袋来,他开打布袋,皱了皱眉。

“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的捞着尖货了……”

李端午喃喃说着,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卢显,只见那布袋中掏出来的,却是两本手抄版的小册子。

卢显蹙起眉头,望向地面上的店小二:“读书会的?”随后抽了把刀在手上,蹲下身来,摆手道,“让他说话。”

堵住对方嘴的那名跟班伸手将小二口中的布团拿掉了。

卢显与对方对视了片刻,那小二口中喘息着,目光惊疑不定。卢显叹了口气:“这次过来,本不是为了找你们……看了几本书而已,何必反应那么大,将那龙傲天、孙悟空两人的消息告诉我们,放你回去便是。何苦呢?”

小二喘了一阵:“你……你既然知道读书会的事,这事情……便不会小,你……你们,是哪边的人?”

“平等王派出来的。”卢显随口道。

对方显然并不相信,与卢显对望了片刻,道:“你们……肆意妄为……随便抓人,你们……看看城内的这个样子……公平党若这样做事,成不了的,想要成事,得有规矩……要有规矩……”

他说着这番话,仿佛是在对着某种切口,卢显皱了皱眉:“我们不是来抓你们的,我们打听的是那两个人,一个叫龙傲天,一个叫孙悟空,孙悟空是个小和尚,你若是知道,便告诉我们,这事情就结了,成不成?”

“……我不知道什么小和尚……我以为、我以为你们是在抓我的……”

卢显站起来,叹了口气,终于道:“……再多问问。”他望向一旁,“传文,过来学学手艺。”

夜色中的街道上,过了一阵,有压抑得犹如鬼哭般的惨叫声发出。江宁城自大乱后废墟众多,这样的声音似真似幻,原也算不得什么出奇的事情了……

******

金楼。

庭院之中,昙济和尚的疯魔杖呼啸如碾轮,纵横挥舞间,交手的两人犹如飓风般的卷过整个场地。

沉重的打击声不停的响起来,疯魔杖力大势沉,进攻当中几乎有进无退。而孟著桃手中铁尺爆发出来的威力也是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他双手持尺时,能够将对方月牙铲的猛砸正面挡开,而若是他单手持尺,如钢鞭锏般挥砸时,爆发出来的大力则更是惊人。

双方交手的前半段,孟著桃似乎还有心想让,被昙济和尚追得以守势居多,但到的中期,打开了性子,他的钢鞭挥砸之势便愈发沉重。昙济和尚以疯魔杖进攻,孟著桃好几次竟挥舞铁鞭与其对攻,刚猛的挥砸之间,竟然几度将对方进攻的势头给生生砸退。

场地边上一根装饰性的石柱被两人兵器打中,爆出漫天石粉来,一张摆放在旁边的桌子在随后的呼啸中也被直接砸成破烂。场地两旁围观的人一时间都忍不住朝后方退去,知道若是卷入这两人的刚猛打斗中,一般人的血肉之躯,绝对挨不了一下重击。

这样的打斗里,众人也是暗暗心惊,均道偌大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昙济和尚成名多年,也就罢了,这孟著桃三十多岁,尚未至四十,竟能与对方比斗隐隐占据上风,也难怪他能成为一方枭雄。他虽入了凌氏门下,但包括凌生威在内,这整个门派加起来,恐怕都不够他打的,此时离开,也有道理。

双方疯狂的对打看得围观众人心惊胆战。那昙济和尚原本眉目慈和,但疯魔杖打得久了,杀得兴起,交手之间又是一声大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以铁杖压住对方铁尺,扑将上去,猛地一记头槌照着孟著桃脸上撞来,孟著桃仓促间一避,和尚的头槌撞在他的颈项旁,孟著桃双手一揽,脚下的膝撞照着对方小腹踢将上来!

这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昙济和尚挨了膝撞,当即便是一拳还击,两人在短距离压住兵器疯狂互殴,那昙济和尚嘴一张,照着孟著桃的脖子大口咬了上来,孟著桃挣扎脱身,避开了喉咙这处要害。他抽起铁尺,尝试拉开距离,老和尚抓起月牙铲凶猛地铲将过来,孟著桃的身形在疾退中猛地一旋,昙济和尚挥着沉重的铲子冲了过去,身体撞在对方肩上。

老和尚挥舞铲子便要回击,然而孟著桃身体旋在空中,也是同样的一记回头望月,那铁尺的前端嘭的打上了老和尚的脑袋。

老和尚没能回头,身体朝着前方扑出,他的脑袋在方才那一下里已经被对方的铁尺打碎了。

孟著桃艰难地落地,也是踉跄几步退开,这凶猛的打斗几乎是在转瞬之间便停歇下来,孟著桃一时间也有些怔住了。按照他的想法,若是有可能,自然以不杀对方为好,可打到这等激烈的程度,他又哪里受得住手,就如同当初跟师父最后的那次比斗一般,他收不住出手,终究将对方打出了内伤来,这一次昙济和尚的武艺更高,他也愈发的控制不住局面了。

围观的众人一时间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也就在这一刻,已经有人影从孟著桃的背后跃了出来,却是先前被孟著桃点名的凌氏二师兄俞斌,他奋起双鞭,照着孟著桃的脑袋用力砸下。

“住手——”

“小心!”

“竖子尔敢——”

周围的场地间,有人霍然起身,“天刀”谭正“戗”的一声拔刀而出,“寒鸦”陈爵方朝着这边猛扑而来,李彦锋顺手挥出了一枚果子……孟著桃身影一晃,手中铁尺一架,众人只听得那双鞭落下,也不知具体砸中了哪里,随后是孟著桃的铁尺横挥,将俞斌的身体当空打飞了出去。

“不要造次——”

孟著桃口中大喝,此时说的,却是人群中正要冲出来的师弟师妹三人——这凌氏师兄妹四人性情也是刚烈,先前孟著桃主动邀约,他们故作犹豫,还被周围众人一阵看轻,待到昙济和尚出手未果,被众人视作胆小鬼的他们仍旧抓住机会,奋力杀来,显然是早就做好了的计较。

然而一切,并不只是这样简单。

当是时,围观众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这凌氏师兄妹吸引,一道身影冲上附近墙头,伸手猛地一掷,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朝着人群之中扔进了东西,那些东西在人群中“啪啪啪啪”的爆炸开来,顿时间烟尘四起。

游鸿卓原本就在观察周围情况,此时陡然惊觉,那在人群中爆开的东西乃是过去名叫“霹雳火”的暗器,实际上是当量甚少的火药玩具,炸人不易,搅局倒是有些作用。这些霹雳火爆开的同时,一道身影从人群中窜出,口中叫到:“杀陈爵方——”

陈爵方的长鞭舞过院落上空,空中有杀手坠下。

那霹雳火的爆炸令得院子里的人群无比慌乱,对方高呼“杀陈爵方”的同时,游鸿卓几乎以为遇到了同道,简直想要拔刀出手,然而在这一番惊乱当中,他才察觉到对方的意图更为复杂。

在那庭院的前方,谭正长刀挥出,挡下了飞来的一柄飞刀,“猴王”李彦锋抓起棍子,呼啸间连出数棒,封住了一名图谋不轨的武者去路。而在众人身侧不远处,又是一道身影趁着大乱忽然扑出,掠过了……刘光世使团正使古安河的身前。

那身影掠过之后,古安河才捂着自己的喉咙,缓缓坐了下去。

众人看见那身影高速蹿过了院子,将两名迎上来的不死卫成员打飞出去,口中却是高调的一阵大笑:“哈哈哈哈,一群可怜的贱狗,太慢啦!”

“陈爵方!”这边的李彦锋放声暴喝,“不要跑了他——”他是刘光世使团副使,当着他的面,正使被杀了,回去少不得便要吃挂落。

“谁也跑不了——”陈爵方号称轻功天下第一,此时呼啸着追将上去

“一个都不能放过!”这边人群里还有其他浑水摸鱼的刺客同伙,“天刀”谭正亦是一声暴喝,走上前去,陈爵方离开后的这一刻,他便是院子里的压阵之人。

眼见那刺客的身影奔跑过围墙,陈爵方飞快跟去,游鸿卓心中也是一阵大喜,他耳中听着“天刀”谭正的喝声,便也是一声大喝:“将他们围起来,一个都不能跑了——”

他这句话一出,原本遭遇变故还在尽力保持平静的众多江湖老手便立刻炸了锅。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出了这等事情,等着公平党众人将他们抓住一个个盘问?就算都知道自己是无辜的,谁能信得过对方的道德水平?

当即便有人冲向门口、有人冲向围墙。

围墙外的街道上,严云芝混在人群里,只听得墙内的打斗在平静一瞬后,陡然化作混乱爆发开来。她还根本弄不清到底是什么事情,有一道身影大笑着“……一群可怜的贱狗,太慢啦!”冲出围墙,随后顺手一撒,又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洒出一波东西来。

炸炮噼噼啪啪的在街道上的人群里爆开,这些人本就挤在围墙边听里头的动静,此时烟尘一起,便是数不尽的毫无头绪的呼喊声,那身影投入混乱的人群,将一名迎上来的“不死卫”成员打飞。后方的墙上,陈爵方也已经冲了出来,他的斗篷在黑暗中便如一袭寒鸦,穿梭过街道上空。

那最先出来的人大笑着冲向远处,口中道:“来呀,小乌鸦,看是你厉害,还是周侗厉害!”

围墙上,院门口随即又有人影扑出,其中有人高喊着:“看住这里,一个都不能跑掉——”

街道两旁的不死卫成员此时都已动了起来,他们下意识地跟随着那个声音的呼喊试图堵住街道,阻拦别人的离开——不论事情的真相是怎样,这一刻控制住场面总是没错的。

况文柏此时持单鞭在手,冲向街道的远处,试图叫长街两头的“转轮王”成员设置路障、封锁街口,正奔跑间,听到那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一个都不能跑掉!”

他还以为这是自己人,转过脸朝着旁边看去。那与他并肩奔跑的身影一拳挥了过来,这拳头的落点正是他先前鼻梁断掉尚未恢复的面门。

况文柏的脸上便是一黑,整个人咕嘟嘟的滚了出去,砸翻了路边的几张破旧桌椅,满脸的血,开始从碎了的鼻子后头浸出来……

这一刻,“寒鸦”陈爵方似乎已经在前头与那刺客打斗起来,两道身影窜上复杂的屋顶,交手如电。而在后方的街道上、院落里,一片混乱已经爆发开来。

严云芝在混乱的人群里抱头鼠窜。

距离这边不远的一处街道边,名叫龙傲天与孙悟空的两名少年正蹲在一个卖煎饼的摊位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摊主给他们煎煎饼。

滋啦啦滋啦啦。

“师傅你煎饼煎得真好吃……你是武大郎变的吧?”

龙傲天在发表着自己很没营养的观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赘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赘婿 赘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3章 第一〇七九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万象去罢见众生(十)

9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