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奕星大陸

第五章 奕星大陸

「你沒事吧?」寧城剛剛問了一句,紀洛妃就踉蹌了一下,寧城趕緊上前扶住了紀洛妃。紀洛妃的身體很柔軟清香,不過卻帶着一些淡淡的血腥味道。

紀洛妃不等寧城繼續詢問,就推開了寧城說道,「我沒事,我先去休息一下,一會出來再和你說。」

說完,紀洛妃自顧進入了旁邊的房間。

寧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手心之上赫然有一絲淡淡的血跡。

寧城瞬間就明白過來,紀洛妃受傷了。剛才他的手正扶著紀洛妃的背部,可見紀洛妃的傷勢在背上。

看了看紀洛妃的房間,寧城猶豫了一下,卻並沒有走進去。紀洛妃聚氣三層,修為比他要高的多,可見蒼秦二星學院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

……

紀洛妃是被飯菜的香味吸引出來的,她的衣服也換了一套。寧城看見她休息了一會後,臉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種蒼白。

「這是你做的?」紀洛妃看着小木桌上放着四菜一湯,驚訝的問道。在她的印象中,寧城什麼時候會做飯了?而且做出來的飯菜還如此養眼?

寧城笑了笑,「當然是我做的,過來吃飯吧。」

紀洛妃顯然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寧城會做飯雖然讓她訝異,卻並沒有多問。不知道是寧城做的飯菜可口,還是她確實餓了。一連吃了幾碗飯後,依然有些意猶未盡。

吃完飯,寧城趕緊起來要收拾碗碟。

「等等。」紀洛妃叫住了寧城,「這些等會我來收拾就好了,你沒有做過這些……」

紀洛妃話沒說完,就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些問題。寧城沒有做過這些,怎麼可能燒出這種可口的飯菜?

她及時改口說道,「你先坐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說一下。」

等寧城坐下,紀洛妃主動取出兩本古舊極薄的皮卷交到寧城手中說道,「這是你爺爺留下來的,他讓我以後交給你。你現在已經聚氣成功,應該可以給你了。」

寧城默然接過兩本薄卷,心裏很清楚是怎麼回事。那是因為他前身的爺爺雖然溺愛寧城,卻也知道寧城是什麼貨色。這皮卷必定是寧家的傳家功法,這才留給了紀洛妃代交。而紀洛妃之所以給他皮卷,絕不是因為他聚氣了,而是因為他和之前的那個寧城已經完全不同。

見寧城收起了皮卷,紀洛妃吁了口氣,似乎因為完成了一件事而慶幸。她再次取出一個木盒遞給寧城說道,「這裏面是一枚聚氣石,你拿去修鍊吧。」

現在的寧城已經不是菜鳥,他知道聚氣石的珍貴。一枚聚氣石可是相當於一百枚金幣,而且這還是表面定價,事實上一百枚金幣絕對買不到一枚聚氣石。就算是寧家也沒有幾枚,現在紀洛妃拿出一枚聚氣石給他,他立即就拒絕道,「洛妃,我已經聚氣了,你現在也是聚氣三層,正是需要聚氣石的時候,不用給我。」

紀洛妃強行將木盒塞到寧城的手中,「讓你拿着你就拿着吧,你也知道我聚氣三層了。以我的資質,想必很快就要離開蒼秦二星學院,以後這裏將是靠你自己……」

寧城聽了紀洛妃的話,不再拒絕這個木盒。他收起木盒嘆了口氣說道,「洛妃,以前我不大懂事,有讓你生氣的地方還請原諒。你也知道我的資質不行,你將來是要離開蒼秦國的,我們或者將再無見面機會。好在我們雖然幼時訂婚,還未完婚。等你聚氣四層之後,我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之前的那婚約就算了吧,這些年在寧家也是委屈你了……」

要不是寧府都被化成灰燼了,寧城甚至要將婚約還給紀洛妃。

紀洛妃怔怔的看着寧城,她完全沒有想到寧城會說出這種話來。但是她很清楚寧城說的是事實,她一旦離開蒼秦國,將再無和寧城見面的機會。

「我的命是寧爺爺救的,沒有寧爺爺,早就沒有我紀洛妃。你說的或者是對的,等我離開蒼秦國后,我們將再無見面機會。更何況我現在已經毀容,所以我們完婚的事情也不大現實,但是我也知道從一而終的道理。婚約是寧爺爺和我爺爺定下來的,沒有他們的話,我不會解的。只是將來我走了后,你自己保重吧,我確實是沒有辦法一輩子跟在你身邊了。」

紀洛妃說完,站了起來,端起幾個碗碟走進了低矮的廚房。她很清楚寧城說的對,等她離開蒼秦國后,她和寧城將再無見面機會。以她的資質,想要強行留下來照顧寧城,那是讓寧城死的快點。現在寧城已經聚氣一層,無論寧城是什麼原因晉級的,都讓紀洛妃心裏安慰了一些。

寧城聰明無比,豈能不明白紀洛妃的意思?他知道紀洛妃要離開蒼秦國,將來或者沒有辦法見面,他主動提出解除婚約,是讓紀洛妃將來不要有什麼惦掛而已。畢竟紀洛妃救了他一命,他能幫助紀洛妃的也只有這個。現在紀洛妃不同意,他也不願意多說了。

寧城回到自己的房間,第一時間就是取出了聚氣石,他的記憶中有聚氣石,可是他從未見過。現在紀洛妃拿回了聚氣石,寧城第一時間就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石頭,竟然如此值錢。一百金幣才可以購買一枚聚氣石,還不一定買得到,這價格着實不低。

在聚氣石被寧城拿出來的第一時間,紀洛妃就感應到了,她看了一眼寧城的房間,嘴角露出一絲弧度。寧城雖然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紈絝氣息,卻依然還是有些孩子氣。嘴裏說着不要聚氣石,然後第一時間就將聚氣石拿出來了。

紀洛妃感應到了寧城的聚氣石,寧城當然不清楚,當他看見只是一枚很普通的暗黃-色石頭,心裏就有些失望。這石頭裏面含有的靈氣似乎比較多,可是寧城感覺這種靈氣和他修鍊時感應到的,根本就無法相比。

將聚氣石收起,寧城取出了那兩本簿卷。一卷是介紹寧家的歷史,另外一卷是寧家的修鍊功法。

看完第一卷簿冊,寧城對所處的世界更是直觀詳細了許多。蒼秦國只是平洲一個極小的諸侯國而已,而平洲同樣也只是奕星大陸的一個角落。

在奕星大陸有九大洲,平洲靈氣最匱乏,居住的國家也大都以凡人國度為主,屬於低級洲。

在奕星大陸勢力紛繁複雜,因為寧家有史以來只是出過一個築元境的修士。所以寧家對整個奕星大陸並不是非常了解,寧城從這薄卷上只能知道奕星大陸低級洲的主要勢力是真國、諸侯國、學院、家族,還有低級洲的一些宗門。

學院和真國是寧家了解到的最強勢力,每一個真國下面又有許多的諸侯國。諸侯國也有強弱之分,一共分為三星,三星為最高諸侯國。一星諸侯國基本上就屬於凡人國度,最多還有一些普通的武修。

蒼秦國只是一個一星諸侯國,如果不是蒼秦國有一個二星學院,那蒼秦國就等於一個凡人國度。

而學院就不同了,在低級洲中,最高等級的學院也只是五星學院。在低級洲中,三星學院相當於一個三星諸侯國。如果一個真國之內有五星學院,那這個學院已經駕馭在真國之上了。

寧家的這個薄卷後面還有一個備註,那就是傳說在奕星大陸存在九星學院,只是寧家沒有出過什麼高手,無法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合起這一冊薄卷,寧城緩緩的吁了口氣。他還不知道奕星大陸到底有多大,從這薄卷中他已經猜到奕星大陸龐大無比。就算是蒼秦國,估計也只是相當於奕星大陸中的一粒塵沙。

寧家出過一個築元境修士,可是寧家依然無法走出奕星大陸的低級洲,可見他之前的想着到了築元境就能回地球是多麼幼稚。

寧家之所以能在蒼秦國立足,是因為寧家祖祖輩輩都在為蒼秦國的國君賣命。就算是這樣,寧家最後被人在國都滅掉的時候,蒼秦國的國君也沒有多說一個字。

哪怕寧城從地球過來,心裏也是極度不爽。蒼秦國的國君天性涼薄,實在是不值得為他賣命。

第二本薄卷和寧城想的一樣,是寧家的修鍊功法。開篇第一句話就是,這是一本頂尖的凡級功法。寧城看到這裏,就有些失望,再頂尖也只是一個凡級功法。聚氣九層在薄卷上面寫的倒是很詳細,而且還有一些註解。

寧城看了一下前面,和自己回憶起來的第一層功法大致一樣。他按照後面的行氣方式嘗試了一下,又是一股猶如溫水一般的氣流突兀從丹田升起。寧城嚇了一跳,正想停止修鍊,腦海中卻忽然出現了一個新的經脈真氣流轉線路。

這個新的真氣流轉線路顯然和寧家功法口訣中描述的不同,而且寧城感覺如果他按照腦海中突然出現的方法去引導真氣修鍊,效果會更好一些。

(今天的第一更送上,請求收藏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奕星大陸

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