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寧城的工作

第七章 寧城的工作

「當然是廣播……」紀洛妃看見寧城站在那裏喃喃自語,不由無奈的說道。蒼秦二星學院的廣播陣法引進來並沒有多久,因為學院要申請加入三星學院,除了實力上要加強外,學院的設施也要加強。

學院外面的決鬥台就是因為這樣原因建立的,而這個廣播陣法也是學院高代價請化洲一個陣法師前來建立的。不單如此,學院還有音圭出售。蒼秦二星學院的音圭能夠播報平洲大部分範圍內的事情,這音圭的聲音傳播,也是由各種聲音傳送陣法構建起來。

「哪裏來的土鱉?連音域陣法也不知道。」一名留着長發的男生從寧城和紀洛妃身邊走過,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后,不屑的譏諷了一句。

寧城已經明白過來,這裏的廣播確實不是通過電流傳播的,而是通過別的方式。此時他聽到有人譏諷,正想回應一句,紀洛妃拉了一下他的手說道,「別管別人,走吧。」

「我說是誰,原來是醜女紀。」那說話的男生已經認出來了紀洛妃,更是肆無忌憚的繼續譏諷。

紀洛妃臉色平靜,沒有半分波動,似乎那人譏諷的根本就不是她。寧城遏制住了內心的怒火,被紀洛妃拉走。他知道以他的修為,如果衝突起來,十有**是被人秒殺的份。

「顧飛可真是沒用,連這樣一個醜八怪也打不過。」紀洛妃和寧城走後,背後的那人依然冷笑着說了一聲。他的目的已經非常明顯了,就是要激怒紀洛妃。

寧城可以感覺到紀洛妃在強忍着內心的怒火,這一刻,寧城差點忍不住回頭抓住譏諷的這傢伙一頓暴揍。

「他叫褚晨鈞,聚氣三層,修為甚至比我還要高一些。」紀洛妃在一邊淡聲解釋了一句。

寧城沒有說話,他知道實力不濟,說什麼話都是廢話,紀洛妃的話也等於在提醒他。如果他的實力強大了,那褚晨鈞也不敢在他面前如此囂張說話。他心裏一直在想着那個顧飛是誰,聽褚晨鈞的話,紀洛妃似乎和顧飛還打過一次,不知道紀洛妃之前身上的傷是不是因為這件事。

蒼秦二星學院面積極大,寧城知道紀洛妃將他帶到蒼秦二星學院的目的,是為了他的小命着想。所以他以為紀洛妃肯定會找一個偏僻的地方讓他存身,卻沒想到紀洛妃將他帶到了一個古樸厚實的塔形建築面前。

這座塔看起來極為雄偉,而且塔前的人還不少,有進有出。說是塔,只是外形有些類似而已。其實更確切的說這是一棟類似塔形的建築,因為塔頂也是平的。

在這塔形建築的中間,寫着幾個巨大字,蒼秦修鍊塔。

「你跟着我進來,不要亂說話。」紀洛妃叮囑了寧城一句后,已經先行走了進去。

這座塔形建築在外面看起來就已經極大,寧城跟着紀洛妃進入這建築的底層后,才知道這裏面比他想像的還要大數倍。

紀洛妃一直將寧城帶到第三層,這才走向三層角落處的一間黑色石門。

「穆老就住在這裏,這裏是學院修鍊的修鍊室,都是穆老管的,你見到穆老要恭敬……」

紀洛妃還在叮囑寧城,那黑色的石門就已經打開了。一個頭髮稀疏,臉上全是皺紋,甚至連眼睛都無法睜開的老者站在了門口,「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聲音竟然響亮清脆,如果寧城先聽到這聲音,肯定以為這不是一個老者而是一個二三十歲的年輕男子。

「穆老,他就是寧城。」紀洛妃先行走進了石門,並且恭謹的對這老者彎腰行禮道。

寧城跟在後面也躬身說道,「寧城見過穆老。」

「聚氣一層,倒也勉強可以來幫忙了,靈根如何?」穆老用毫無光彩的眼神掃了一眼寧城后說道。

紀洛妃趕緊再次說道,「寧城雖然沒有主靈根,卻有三系支雜靈根。」

「什麼顏色?」穆老再次問道。

紀洛妃有些惶恐的回答道,「濁黃……」

寧城對靈根並不懂,只是知道靈根代表資質,他的資質很差,想必靈根也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

剛才明明是這個穆老詢問紀洛妃寧城的靈根,此時紀洛妃回答后,穆老反而哼了一聲說道,「來這裏是清理修鍊室的,和靈根好壞也沒有什麼聯繫。好了,這裏沒你的事情了,你走吧。」

「是,晚輩告退了。」紀洛妃聽到穆老的話,趕緊低着頭躬身施禮,然後退了出去,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再和寧城說。

寧城卻感覺到有些不對,紀洛妃之前說穆老對她不錯,他之所以能來這裏做雜工,也是穆老看在紀洛妃的面子上幫忙的。可是以紀洛妃對穆老的樣子,似乎並不是很受穆老看重的,既然如此,穆老為什麼還要幫自己。

紀洛妃離開后,這看起來陰死陽活的穆老才冷聲對寧城說道,「修鍊塔的第七層正好現在沒有人去清理,你負責第七層。」

寧城一頭霧水,負責第七層什麼?這老頭只是一句負責第七層,然後就再無別的話,誰知道他要做什麼?還有他住在什麼地方?

「這個給你,自己去第七層,有事沒事都別打攪我。」穆老說完丟了一個木牌和一張薄紙給寧城。

寧城剛接住這一個木牌和那張薄紙,就感覺到一股極大的推力推來,他不由自的被推出房間。下一刻,穆老那黑色的石門已經關上了。

「這穆老看來也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應該也不是什麼好人。」寧城心裏暗自腹誹了一句,卻也不敢繼續上前詢問這個穆老。

紙片上寫的很簡單,每天凌晨卯時未到之前,必須將第七層沒有使用的修鍊室整理乾淨。有異常情況,必須要及時報告。木牌是開啟修鍊室大門的鑰匙,只要是沒有人停留的修鍊室,就可以用木牌開啟。如果違反了規定,重責。

寧城看着這簡單的幾句話,有些莫名其妙。違反了規定?上面根本就沒看見什麼規定啊。再說了,異常情況是指什麼情況?報告是報告給誰?整理乾淨到底怎麼整理?

對這些寧城一無所知,唯一了解的就是這個修鍊塔有七層,他在第七層工作,甚至吃飯睡覺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裏。

寧城很想找紀洛妃問問,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紀洛妃到底在什麼地方。蒼秦二星學院如此龐大,就算是他繞着轉一圈,似乎也不是一會時間可以完成的。

按照寧城想的,紀洛妃將他送到穆老這裏來了后,應該會在外面等他,可是他從穆老的石屋中出來后,並沒有看見紀洛妃。

寧城沒有出去尋找紀洛妃,他很清楚自己在這裏越少露面越好。紀洛妃能知道他得罪了咸元魁,就說明咸元魁在蒼秦二星學院地位不低,或者說救了他的簡素婕在這裏地位不低,否則事情傳不到紀洛妃的耳邊去。

寧城自己爬到了修鍊塔的第七層,第七層比他想像中的要小很多,修鍊塔雖然不是塔,卻按照塔形來修建的。這個修鍊塔一共才七層,上面小一些,也是可以預料到。

到了第七層后,寧城數了一下,一共有十八個修鍊室。寧城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已經自己了解清楚,只要修鍊室門口的紅燈亮着,就代表有人在裏面修鍊。門口燈滅掉的,那都是沒有人的。第七層修鍊的人顯然極少,只有三間修鍊室門口的紅燈是亮着的,其餘的全部沒有紅燈。

寧城嘗試着用木牌嵌進了一個空修鍊室門口的凹槽處,這修鍊室的石門自動的縮了進去。隨即寧城就看見了修鍊室裏面的情況,這間修鍊室面積同樣很大,而且修鍊室還分為兩間。

外面一間猶如一個小型操場,裏面不知道被人修鍊什麼法術,地上一片狼藉,還有一些火焚的痕迹。裏面一間似乎是休息的地方,還有一張木床。

寧城退出這間修鍊室,再去其餘的幾件修鍊室查看了一下。這些修鍊室大同小異,不是地上一攤水漬,就是各種焚燒痕迹,還有一些丟滿了枯死的植物藤莖。

大致看了一下后,寧城已經知道自己要乾的事情是什麼了,應該是每天將空下來的修鍊室打掃乾淨。說直白點,他現在是一個清潔工。

轉了一圈,寧城在第七層的角落找到了自己的住處,是一個只有幾平方的小石屋。和穆老一般,都是住小石屋,但他的這個小石屋連穆老的幾十分之一都沒有。

小石屋裏面除了一張床之外,還有幾件打掃工具。一把巨大的掃帚、一柄鐵鏟,外加一個簸箕,這三樣東西都佔據了小石屋的十分之一地盤。

寧城反而鬆了口氣,至少他有了一個存身的地方,這裏雖然在人來人往的修鍊塔中,卻相對比較偏僻。唯一讓他想要迫切知道的是,他吃飯洗漱在什麼地方。

去問穆老,寧城一個不敢去,還有一個也不想去面對那張陰死陽活的臉。他特意跑到了第六層同樣是打掃修鍊室的小石屋前,敲開石門后出現的是一個比他還要瘦的高個男子。

看見這高個男子一臉的不耐煩,寧城趕緊客氣的問道,「我是剛來的,現在打掃第七層的修鍊室,請問一下吃飯在什麼地方?」

「誰告訴你打掃修鍊室的有飯吃了?」這高個瘦弱男子不屑的回了一句后,嘭的一下,再次關上了石門。

(推薦票和收藏在收縮啊,請求推薦票,請求新朋友隨手來一個收藏!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造化之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造化之門 造化之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寧城的工作

0.92%